正在阅读: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新能源仍将是中国新经济的重要引擎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新能源仍将是中国新经济的重要引擎

2020-2060年四十年间,仅低碳电力系统、氢能和生物质系统、CCUS以及工业领域配套基础设施的投资需求总额就将超过80万亿元。

摄影:田鹤琪

界面新闻见习记者 | 田鹤琪

“统筹规划好发展路径,新能源仍将是中国新经济的重要引擎。”

5月16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壳牌集团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举行发布会,双方联合发布的“面向未来助力增长——构建中国新型能源体系”课题成果,得出上述结论。

该课题研究预计,2020-2060年四十年间,仅低碳电力系统、氢能和生物质系统、CCUS以及工业领域配套基础设施的投资需求总额就将超过80万亿元;考虑到电动汽车、工业减碳、节能建筑领域的投资和消费需求以及由于技术变革带来的竞争力提升的影响,低碳化对经济增长的将有重大带动作用,仅能源电力建设及装备制造业可贡献超过5%的GDP增加值。

此外,虽然能源转型也会造成煤电等传统电力行业就业岗位的消退,但综合来看,风光电全产业链就业岗位将大幅增长,电力系统的总就业岗位数仍将呈现净增加态势。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与壳牌自2011年起开展了系列关于能源问题的战略合作研究,《面向未来 助力增长——构建中国新型能源体系》是双方第四期合作研究的成果,本书对中国能源发展的未来蓝图进行了综合研判,提出了面向2060年的新型能源体系的愿景和政策建议。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副部长许召元代表课题组中方团队对研究成果展开介绍。他表示,近年来,中国新能源发展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但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上述课题研究指出,中国新能源时代正在到来。截至2023年底,中国的风电、光伏累计装机量达到10.5亿千瓦,占全球新能源总装机量的四成。新能源还在加快发展,终端能源利用将由传统化石能源为主转换成电力为主,到2060年,电气化率将由2023年的26%左右提高到60%左右。

新能源发电将成为电力的主要来源,风电和光伏的装机规模将成倍增长,预计到2060年分别达到32亿千瓦和35亿千瓦,是2020年的11.3倍和13.8倍。

此外,非电能源将主要依托氢能和生物燃料,预计到2060年中国氢能需求总量在8000万吨至1.2亿吨之间。氢能的供应逐步由化石能源制氢转向可再生能源电解制氢为主,生物液体燃料替代有望持续增长,到2060年生物燃料乙醇、生物柴油和生物航煤的供应总量将超过1亿吨标准煤。

研究认为,构建中国新型能源体系,“安全”是底线,“创新”才能创造更好未来。在新型电力系统构建过程中,可控电源始终是安全的“压舱石”。在用足抽水蓄能、电网互济、需求响应、电动汽车以及电化学储能等调节资源的基础上,中长期直至2060年依然需保留并合理布局一定规模的火电,主要用以提供电力和调节能力。

解决由新能源资源分布与负荷中心不均衡问题带来的安全风险,需持续强化电网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构建“大电网+中小型区域电网+智能配电网及微网”的柔性互联架构。但从根本上看,更大力度推进新能源技术成熟与突破才是保障安全之本。

研究指出,根据技术重要性及所处发展阶段,2030年前应侧重零碳电力系统相关技术的研发和应用;2035年左右氢能技术、生物燃料、CCS技术可以实现商业化;2050年左右受控核聚变等新型核电技术及其他概念性技术力争派上用场;2060年前二氧化碳CCU循环利用技术及未知重大技术等推广应用。

构建新型能源体系也将面临能源系统稳定运行难度加大、能源成本可能提升、大量传统能源行业就业和资产转型难等系列挑战。

研究建议,发展好新能源需构建“一个先行、三大战略、五维支撑”政策体系。应按照“长期愿景、中长期战略、短期规划”的总体思路,始终重视规划先行提出“概念图、设计图、施工图”,扎实有序推进能源转型和新能源发展;并始终坚持节能循环优先、促进电能替代和能源去碳三大战略,高度重视技术创新、用好电价和碳价两个价格、适度超前推进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做好区域协调和国际能源合作,以及完善法规制度保障。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环所所长、研究员高世楫在上述发布会上表示,关注中国的能源绿色低碳发展就是关注人类的能源低碳转型。中国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不但加快了中国能源转型的步伐,也加快了全球能源转型的步伐。

高世楫指出,当前要实现的是如何在经济能力迅速增长的过程中,又要达到低碳要求。此外,还需要关注能源负担、清洁低碳等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只有在中国才可能有这么丰富的情景去做各种探索。

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常务副主任、研究员王金照则表示,在碳达峰到碳中和的路径中,能源和基础设施是一个长期投资,具有很强的锁定效应,往往需要站到明天来看今天,“希望能把碳达峰到碳中和的能源发展路径描述清楚,这是我们当时做研究的一个初衷。”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党组成员张顺喜在上述发布会上表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作为专门从事综合性政策研究和决策咨询的国务院直属单位,一直把加强能源与政策研究的国际合作作为重要职责。其和壳牌集团的第四期合作研究只是一个阶段性的成果,还有很多课题需要进行更加深入和系统的研究,现在双方已经正式启动了第五期合作研究。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壳牌

3.9k
  • 壳牌将收购新加坡液化天然气公司Pavilion Energy
  • 壳牌将收购新加坡液化天然气贸易商Pavilion Energy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新能源仍将是中国新经济的重要引擎

2020-2060年四十年间,仅低碳电力系统、氢能和生物质系统、CCUS以及工业领域配套基础设施的投资需求总额就将超过80万亿元。

摄影:田鹤琪

界面新闻见习记者 | 田鹤琪

“统筹规划好发展路径,新能源仍将是中国新经济的重要引擎。”

5月16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壳牌集团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举行发布会,双方联合发布的“面向未来助力增长——构建中国新型能源体系”课题成果,得出上述结论。

该课题研究预计,2020-2060年四十年间,仅低碳电力系统、氢能和生物质系统、CCUS以及工业领域配套基础设施的投资需求总额就将超过80万亿元;考虑到电动汽车、工业减碳、节能建筑领域的投资和消费需求以及由于技术变革带来的竞争力提升的影响,低碳化对经济增长的将有重大带动作用,仅能源电力建设及装备制造业可贡献超过5%的GDP增加值。

此外,虽然能源转型也会造成煤电等传统电力行业就业岗位的消退,但综合来看,风光电全产业链就业岗位将大幅增长,电力系统的总就业岗位数仍将呈现净增加态势。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与壳牌自2011年起开展了系列关于能源问题的战略合作研究,《面向未来 助力增长——构建中国新型能源体系》是双方第四期合作研究的成果,本书对中国能源发展的未来蓝图进行了综合研判,提出了面向2060年的新型能源体系的愿景和政策建议。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副部长许召元代表课题组中方团队对研究成果展开介绍。他表示,近年来,中国新能源发展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但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上述课题研究指出,中国新能源时代正在到来。截至2023年底,中国的风电、光伏累计装机量达到10.5亿千瓦,占全球新能源总装机量的四成。新能源还在加快发展,终端能源利用将由传统化石能源为主转换成电力为主,到2060年,电气化率将由2023年的26%左右提高到60%左右。

新能源发电将成为电力的主要来源,风电和光伏的装机规模将成倍增长,预计到2060年分别达到32亿千瓦和35亿千瓦,是2020年的11.3倍和13.8倍。

此外,非电能源将主要依托氢能和生物燃料,预计到2060年中国氢能需求总量在8000万吨至1.2亿吨之间。氢能的供应逐步由化石能源制氢转向可再生能源电解制氢为主,生物液体燃料替代有望持续增长,到2060年生物燃料乙醇、生物柴油和生物航煤的供应总量将超过1亿吨标准煤。

研究认为,构建中国新型能源体系,“安全”是底线,“创新”才能创造更好未来。在新型电力系统构建过程中,可控电源始终是安全的“压舱石”。在用足抽水蓄能、电网互济、需求响应、电动汽车以及电化学储能等调节资源的基础上,中长期直至2060年依然需保留并合理布局一定规模的火电,主要用以提供电力和调节能力。

解决由新能源资源分布与负荷中心不均衡问题带来的安全风险,需持续强化电网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构建“大电网+中小型区域电网+智能配电网及微网”的柔性互联架构。但从根本上看,更大力度推进新能源技术成熟与突破才是保障安全之本。

研究指出,根据技术重要性及所处发展阶段,2030年前应侧重零碳电力系统相关技术的研发和应用;2035年左右氢能技术、生物燃料、CCS技术可以实现商业化;2050年左右受控核聚变等新型核电技术及其他概念性技术力争派上用场;2060年前二氧化碳CCU循环利用技术及未知重大技术等推广应用。

构建新型能源体系也将面临能源系统稳定运行难度加大、能源成本可能提升、大量传统能源行业就业和资产转型难等系列挑战。

研究建议,发展好新能源需构建“一个先行、三大战略、五维支撑”政策体系。应按照“长期愿景、中长期战略、短期规划”的总体思路,始终重视规划先行提出“概念图、设计图、施工图”,扎实有序推进能源转型和新能源发展;并始终坚持节能循环优先、促进电能替代和能源去碳三大战略,高度重视技术创新、用好电价和碳价两个价格、适度超前推进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做好区域协调和国际能源合作,以及完善法规制度保障。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环所所长、研究员高世楫在上述发布会上表示,关注中国的能源绿色低碳发展就是关注人类的能源低碳转型。中国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不但加快了中国能源转型的步伐,也加快了全球能源转型的步伐。

高世楫指出,当前要实现的是如何在经济能力迅速增长的过程中,又要达到低碳要求。此外,还需要关注能源负担、清洁低碳等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只有在中国才可能有这么丰富的情景去做各种探索。

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常务副主任、研究员王金照则表示,在碳达峰到碳中和的路径中,能源和基础设施是一个长期投资,具有很强的锁定效应,往往需要站到明天来看今天,“希望能把碳达峰到碳中和的能源发展路径描述清楚,这是我们当时做研究的一个初衷。”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党组成员张顺喜在上述发布会上表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作为专门从事综合性政策研究和决策咨询的国务院直属单位,一直把加强能源与政策研究的国际合作作为重要职责。其和壳牌集团的第四期合作研究只是一个阶段性的成果,还有很多课题需要进行更加深入和系统的研究,现在双方已经正式启动了第五期合作研究。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