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优步对付伦敦交通局:软硬兼施

逾70万人请愿抗议伦敦撤销Uber营运牌照。

在与当地监管机构的小规模过往冲突中,Uber(优步)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奉行的剧本很简单:回击。

现在,正当新上任的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在处理来自伦敦令人震惊的责备时,这本剧本翻开了新的一页:回击,但态度多了一丝温和。

上周五,因缺乏企业责任,伦敦交通局决定不再续约Uber的营运牌照。这之后几个小时内,Uber开始了它的第一次回击。几乎下意识地,它采取了熟悉的策略,马上向广大乘客寻求帮助,发起了一个在线请愿书,以七十多万个乘客签名向监管机构施压。它还承诺将会上诉并公然指责监管机构钻进了出租车的利益当中。

接着,科斯罗萨西在Twitter上写道,“亲爱的伦敦:我们离完美还差得远,请和我们一起把事情做到完美吧。”

哪种策略更成功还需要时间去检验,并且Uber也冒着激怒伦敦官员的风险送出了态度不一的回应。“不过,采取卡兰尼克的反面策略才是科斯罗萨西的正确方法,”Jackdaw Research在加利福尼亚的首席分析师简·道森(Jan Dawson)说,“和解,很可能需要让步,但也会为这个拥有4万司机和350万乘客的巨大市场带来和平。这个市场占据了Uber全球市场6500万乘客的5%还多。”

“事实上,Uber在伦敦如此成熟和广泛的使用意味着它不太可能永久被禁——政治后果将会太大。”道森说。

随着Uber在过去七年中以闪电般的速度增长,它经常未获许可进入美国城市。当出租车司机抱怨时,Uber仍强悍地拉着乘客。通常卡拉尼克的强硬战术占上风。他说:“我们完全合法,但即使完全合法,政府也在叫我们关闭。”他在2014年《名利场》的文章中说。“你可以按他们说的去做,也可以为你所相信的而战。”他称此战略为“原则对抗”。

这个战略去年在芝加哥进行得很顺利。在那儿谋求严管Uber却失败了的阿尔德曼·安东尼·贝尔(Alderman Anthony Beale)表示,至少到目前为止,该公司使用Uber乘客和政治关系赢得了对抗司机指纹背景搜查的斗争。“你在谈论一个重达800磅的大猩猩,”贝尔说,“这家公司需要监管,而且是严格的监管。因为他们正在失去控制。”

科斯罗萨西上个月从旅游预订巨头Expedia被挖走。星期一,他公开为过去的错误道歉。声称Uber在扩张全球市场时“做错了事”,但它愿意做出改变,以便可以继续在伦敦的业务。他在晚间标准报刊登的公开信中说,“我们将期待与我们服务的城市建立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将以谦卑,诚信和激情运营我们的业务。”

市长萨迪克汗(Sadiq Khan)欢迎道歉,并表示很高兴看到Uber承认问题。伦敦交通局监管机构上周表示,在9月30日到期时,Uber的执照不会续期。Uber可以在上诉期间继续经营。

Uber今年遇到了一系列丑闻,从被指责性别歧视到被揭发使用软件对监管机构隐藏信息。伦敦交通局表示,由于该公司不适合在该市经营,将不会续订Uber执照。当局表示,Uber没有向伦敦警方报告严重的犯罪行为,包括一起性侵案,也没有对司机进行适当的背景调查。监管机构还提及Uber使用虚构应用程序来欺骗美国监管机构的前科。一些Uber的支持者说,批评很可能是一个烟幕弹,出于政治动机来安抚伦敦的士司机,而不是保护公共安全。 Uber长期以来一直是出租车司机的眼中钉,他们抱怨说,Uber司机凭着乘坐服务的优势,不必遵守相同的许可标准。

伦敦居民Abs Dawodu表示,如果迫使Uber离开伦敦的街道,传统黑色出租车的低成本替代品将不复存在。“我可以坐Uber坐一个小时,两个人分摊那就是20镑。而如果这是黑色出租车,如果坐着它在伦敦穿行,开销就高多了。”他说。

沃里克商学院教授约翰·科利(John Colley)指出,除黑色出租车外,伦敦人还有其他选择,包括预订的汽车服务,如艾迪生-李(Addison Lee)。他怀疑Uber是否能够证明它已经改变了运营方式,因为卡拉尼克仍为董事会成员,拥有相当份额的表决权。科利说:“短期来说,预计会有大量的公关行为,但是只要卡拉尼克依然在位,Uber文化改变的可能性比较小。”

翻译:黄雅倩

来源:ABC

原标题:Uber wields new weapon in fight with London: diplomacy

最新更新时间:09/27 15:16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