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桔子水晶及艺龙前董事暨Uber新任COO:中国市场很难搞 业务标准化很重要

曾任桔子水晶酒店、艺龙董事会成员及Orbitz CEO的Harford,如今联手Expedia前CEO Dara,会给Uber带来怎样的想象空间?

本文编译自Skift  编译:Nic

Uber近日任命在线旅游公司Orbitz前CEO Barney Harford为Uber新任COO,Harford和Uber现任CEO Dara Khosrowshahi曾一同合作和竞争长达16年。

Harford在2015年将Orbitz以16亿美元卖给了Expedia(当时Dara还是Expedia的CEO)。尽管Harford担任Orbitz的CEO时,Orbitz从未挑战过Expedia在美国市场的主导地位,但业界广泛认为他当时正极力挽救挣扎在破产边缘的Orbitz,并将其股价从2009年他加入Orbitz时的每股3.77美元,上升到被Expedia收购时的每股12美元。而在加入Orbitz的同时,Harford还曾于2009-2012年担任中国桔子水晶酒店(2017年2月被华住以36.5亿元人民币收购)的董事会成员。

过去几年Expedia和Orbitz一直在酒店市场(由Expedia主导)、机票预订、争夺自有品牌客户、忠诚度计划等领域进行角逐。

以下是Harford如何在一堆候选人中(其中包括数位备受瞩目的硅谷高管争相竞夺)被选中担任Uber COO的幕后故事,同时也体现了Harford和Dara过去多年的关系和迂回的职业生涯。

Harford和Dara​关系的由来

其实早在Dara离开Expedia并履任Uber CEO几天后,Harford就已开始和Dara商榷加盟事宜。Harford是一个数据控,而Dara向他提供了几个Uber的内部数字供其分析。随后两人之间的对话一直在持续。

Dara一开始认为他CEO的角色也会涉及运营,但后来意识到需要日常运营方面的帮助。于是,今年10月初,Harford每周来Uber上两天的班,担任Dara的高级顾问,提供核心业务方面的帮助,尽管他们最初讨论的是Harford有可能成为Uber的CFO,而不是他最终履任的COO。

随后,今年10月下旬Harford和Uber的高管团队一起参加了一次会议,在会议中途休息期间,Dara提出了让Harford在Uber全职工作的想法。今年12月20日,Uber宣布任命Harford为COO。

Uber投资者Altimeter Capital的创始人兼CEO Brad Gerstner也支持Harford加入Uber,这并非巧合。2008年,PAR Capital Management总裁兼董事Paul Reeder和当时还在职的Gerstner(Crunchbase资料显示,2005-2008年曾就职于PAR)曾协助聘请Harford为在线旅游公司Orbitz的CEO(2009年履任)。2016年,Gerstner和Reeder成功让Harford成为美联航的董事会成员。

除了Gerstner之外,Uber董事会成员Benchmark和TPG Capital的代表也支持Harford加盟Uber担任COO。

2001年初,Dara和Harford在Barry Diller(Diller于2005年至今担任Expedia董事长)的家庭聚会中结识,当时Expedia早已上市,而他们正在为微软所持有的Expedia股权寻找买主。当时,Diller是USA Networks的董事长兼CEO,而Dara则是该公司的运营和战略规划执行副总裁,Harford则是Expedia战略规划和企业发展总监。

Expedia创始人兼时任CEO Rich Barton、CFO Greg Stanger、USA Networks副董事长Victor Kaufman,以及National Leisure集团联合CEO Brad Gerstner也参加了那次聚会。2001年7月,USA Networks宣布收购微软所持有的75%的Expedia股份,控股Expedia。

Harford和Expedia的关联由来已久:1999年10月,Harford被Expedia创始人Barton任命为Expedia的战略规划和企业发展总监;2002年1月,Harford晋升新渠道开发副总裁;2003年3月,晋升机票、租车和自有品牌高级副总裁;2004年7月,晋升亚太区总裁。Harford掌管Expedia亚太区初时,就投资了中国OTA艺龙,并在2004年底艺龙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时,行使认股权证,将其在艺龙的股权增加到52%。

直到2006年12月,Harford结束Expedia的职业生涯。而在2004年8月-2008年12月的4年多时间,Harford一直担任艺龙的董事会成员。Harford离开Expedia后的多年,艺龙由于在中国市场竞争中遭遇亏损,于2015年被Expedia卖给了携程。

Harford在开展国际业务和整顿全球业务方面的经验,与其加盟Uber后的任务非常匹配。

Harford曾在任职Orbitz CEO期间,负责解决eBookers业务在欧洲的重重困难,该业务于2009年被Orbitz收购彼时,Harford尚未加入公司。事实上,2004年9月,Cendant以12.5亿美元收购美国六大航空公司发起成立的OTA网站Orbitz。2006年2月,当时Orbitz的母公司Cendant为两年前收购的eBookers支付了4.25亿美元的减值费用。

Harford经过多年努力,将eBookers整合到Orbitz的技术平台上。

“关于不同地区业务保持一致性和标准化的重要性,这方面有不少教训,”Harford认为中国市场很难搞(tough),也吸取了不少教训。“如果不专注于业务的一致性和标准化,会对企业创新造成负担。而Uber由于早期发展就坚持去中心化的策略,在这方面有独到的机会。”

Harford在2009年担任Orbitz的CEO时,公司正濒临破产的边缘,负债累累,最终Harford通过几年的努力还清了债务。Orbitz过度依赖机票业务和美国市场。

Harford在2015年把Orbitz卖给Dara(时任Expedia CEO)时,Orbitz的酒店业务大幅增长,而国际业务占总收入的比例从21%左右上升到了26%左右,增幅较小。

虽然现在Dara和Harford是Uber同一屋檐下的盟友,但在Expedia收购Orbitz之前,他们也曾分别作为两家OTA同行的CEO,经历过多年的激烈竞争。

2009年5月,Expedia为提升竞争优势,宣布永久取消机票预订费。当时观察人士认为,此举为严重依赖机票预订业务的Orbitz带来了重创。

Orbitz的应对措施是降低酒店预订费,但这对Expedia造成的损失远小于Expedia对其机票业务的冲击。

后来,Harford不仅让在交战受到重创的Orbitz存活下来,还帮助该公司带来“扭转乾坤”式的增长,据说Dara因此对Harford颇为赞赏。

另一个Orbitz和Expedia激战的例子是,Orbitz在2013年推出了一个忠诚度计划,作为增加客户数量和与Expedia竞争的手段,Orbitz多年来投入了大量的营销费用。

2014年9月,Dara接受Skift采访时说:“我不会把Orbitz推出的这个奖励计划称之为忠诚度计划,因为忠诚度计划实质是培养客户忠诚度。它更像是一个交叉销售计划。如果你购买机票,然后收到Orbucks返现,那么这种奖励不一定能培养客户忠诚度,这只是一种交叉销售策略。”

不过,Dara在2015年2月宣布同意收购Orbitz之后,对该奖励计划有更积极的看法,他称之为“创新”。

“我们认为Orbucks奖励计划非常创新,这也是我们非常感兴趣的一部分业务。Orbitz团队已建立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平台,在忠诚度和自有品牌业务方面实施了一些银行积分计划,这也属于忠诚度计划的范畴。”

Uber未来挑战重重

尽管Uber更换了管理层,但仍源源不断遭遇丑闻和监管利空消息,使其面临着重重挑战。

近期欧盟法院将Uber裁定为一家出租车公司,而非利用科技手段提供信息中介的平台。此举意味着Uber在多个欧洲国家需要按照出租车公司的运营监管规定运作。

尽管Uber被曝对员工存在性别歧视,但也不乏Rachel Holt(Uber北美业务总监,直接工作汇报对象是Harford)这样的拥有大权和影响力的女性。据报道,Uber正在寻找董事长,会不会是女董事长呢?

Dara要解决的其中一个棘手问题是Uber董事会的深层分歧。投资者让Dara掌管Uber的其中一个原因是,Dara有经验和能力扭转Uber每况愈下的局势。一位了解Dara的高管说:“他不是那种用锤子敲打你的头的人,而是通过深思熟虑的论点来赢得你的支持。”

Harford也被称为技能娴熟的会议策略师,他在黑石(Blackstone)控制Orbitz的时候,在董事会分歧严重的情况下,稳住了公司。消息人士说:“Barney是一个超级巨星,在出现董事会意见不一的难题时,依然能坚持原则立场。”

数据控Harford和拥有CFO背景的CEO Dara,将合力帮助Uber力挽狂澜,向2019年上市的目标前进。

来源:环球旅行

原标题:桔子水晶及艺龙前董事暨Uber新任COO:中国市场很难搞,业务标准化很重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