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马丁·路德·金逝世50年】他的真实梦想是什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马丁·路德·金逝世50年】他的真实梦想是什么?

50年前的今天(4月4日),美国民权斗士马丁·路德·金遇刺身亡。他曾言辞激烈地表示:经济正义是实现种族平等的关键。50年后,美国白人和黑人之间依然横亘着一条持久稳定的财富鸿沟。

马丁·路德·金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的林肯纪念堂前向游行人群发表演讲《我有一个梦想》

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 1929.1.15-1968.4.4)被人们尊为英雄,他领导的非暴力民权运动推动了美国社会的改革和进步。1986年,里根总统宣布每年一月的第三个星期一为联邦法定假日,以纪念他的生日。每年四月,人们都会在他遇刺纪念日这天为他献上鲜花。另外,人们还用多种方式向他留下的政治遗产致敬。

作为一名研究宗教和民权运动的历史学家,我(指本文作者Paul Harvey)认为马丁·路德·金思想中蕴含的真正激进主义依旧未得到社会的充分重视。如今人们将马丁·路德·金塑造成“民权圣人”,但他在社会改革领域和经济领域的观点都很激进。他曾经言辞激烈地表示,美国有必要为了追求种族平等而实现经济正义。

1957至1967年间的三份作品清晰地展现了马丁·路德·金如何在政治领域从怀有希望的改革家演化成思想激进的批评家。

支持温和派白人:民权运动的目标“不是击败或者羞辱白人,而是赢得白人的友谊和理解”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马丁·路德·金始终相信南方的白人牧师能为民众提供道德上的引导。在他看来,支持种族平等的牧师能将南方的白人种族主义者劝说回正途。那时,对实现经济正义的担忧只是他演讲和政治主张的次要主题而已。

1957年在田纳西州的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演讲时,他宣称自己相信“南方白人中思想开明的温和派是主流,表面上认同种族歧视观点的种族主义者只是少数。”他呼吁温和派白人站出来,领导南方社会完成必要的过渡转型,最终实现平等对待所有黑人公民。他再次向所有人保证,民权运动的目标“不是击败或者羞辱白人,而是赢得白人的友谊和理解”。

马丁·路德·金对自己的愿景充满信心。他与田纳西州劳工培训中心主管、民权运动组织者迈尔斯·霍顿(Myles Horton)等白人自由主义者合作,还与全国其他地区的白人支持者成为朋友,结成关键性的同盟。他希望实现美国梦中最基础的自由和平等。

《来自伯明翰监狱的书简》:针对愿意为了“秩序”而牺牲公平正义的温和派白人展开猛烈讥讽

《来自伯明翰监狱的书简》手抄本。图片来源:AP Photo/Richard Drew, file

上世纪六十年代早期,民权运动达到顶峰,马丁·路德·金的观点也出现显著变化。1963年早些时候,他来到以种族暴力历史而闻名的伯明翰市(Birmingham)领导民权运动的游行活动。

1963年4月,正在领导伯明翰民权运动的马丁·路德·金对外发表一封笔法老练的公开信,解释了自己提倡社会改革背后的动机。相比于1957年充满希望的布道讲话来说,这封信的态度出现了剧烈的转变。

当时八位来自伯明翰的牧师在报纸上刊登广告,试图说服马丁·路德·金同意市政府逐渐开展改革。作为回应,他发表了《来自伯明翰监狱的书简》(Letter From a Birmingham Jail)。

在这封与早年观点完全不同的信件中,马丁·路德·金针对愿意为了“秩序”而牺牲公平正义的温和派白人展开猛烈讥讽。他说在压迫的环境中,避免冲突也许看起来的确体现出“秩序”。但实际上,这是对否认基本民权行为的支持。

马丁·路德·金写道:“社会上原本就存在冲突和矛盾,我们仅仅是让隐藏在深处的紧张情绪暴露出来而已。”他提出压迫者永远不会自愿将自由拱手献给被压迫者——只有通过“追求公平极端分子”的努力,被压迫者才能感受到公平。

他在信中表示:“我对温和派白人感到深深的失望……他们一副家长制的做派,认为自己能掌控其他人的自由。”在马丁·路德·金看来,相比于3K党(Ku Klux Klan)和其他白人激进种族主义者这样的白人至上主义团体而言,温和派白人对种族平等造成的威胁更大。

现在是非常急迫的时刻:重点强调经济正义是实现种族平等的关键因素

1967年,马丁·路德·金开始重点强调经济正义是实现种族平等的关键因素。此时,他已经清晰地认识到美国在越南犯下的暴行和美国国内的不平等之间存在联系。

在孟菲斯遭遇暗杀前一年,马丁·路德·金在全美最著名的讲道坛之一——纽约河滨教堂(Riverside Church in New York)讲道坛发表演讲。在这里,他阐述了为什么争取经济正义的民权运动和处于发展早期的反越战抗议活动之间存在联系。

他义正言辞地说

“现在情况已经非常了然——任何对美国团结完整性和美国人生命安全心存忧虑的人都不能忽视眼前的战争。如果美国的灵魂已经彻底腐败,那么部分病因一定是‘越南战争’,只要美国还在全世界各地摧毁人类的希望和信仰,它就无法得到拯救。”

1964年1月18日,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右)在白宫接见了民权运动的领袖

这一举动让很多重要的盟友感到气愤。1964至1965年期间,马丁·路德·金和时任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President Lyndon Johnson)结成关键同盟,一同在立法领域取得意义重大的胜利。约翰逊总统提出的“伟大社会计划”(Great Society)中包含一系列政策措施,重点解决美国国内贫困人口的问题。但是到了1965年年初,发现约翰逊政府向越南增兵后的马丁·路德·金变得更加激进。

他继续探索分析国内国外贫穷和暴力之间的关系。虽然此前也曾就殖民主义的影响问题畅所欲言,但他现在对贫穷和暴力之间的关系有了更清楚的认知。他说:

“我代表国土遭到损毁、家乡遭到破坏、文化遭到颠覆的人民发言。我代表为国内支离破碎的希望、越南战场的死伤和越南政府的腐败而付出双重代价的美国穷人发言。”

讲话最后,他用那句著名的“现在是非常急迫的时刻”结尾。通过这种方式,他强调了经济正义和种族平等之间联系的紧密性。

时至今日:美国白人和黑人之间始终横亘着一条持久稳定的财富鸿沟

1963年8月,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特区的游行活动中发表题为《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每年马丁·路德·金纪念日,人们都会回顾这篇荡气回肠的精彩演讲。但是,他的梦想最终演化成呼吁美国社会对经济力量和资源进行根本性再分配。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在1968年4月出席支持孟菲斯垃圾清洁工罢工活动时遭到刺杀。

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他都保持着一个非暴力抵抗运动提倡者的形象。但是,上述三个人生中的关键时刻证明马丁·路德·金的观点看法在十多年的斗争过程中发生了剧烈变化。

认识到马丁·路德·金观点的变化意义重大,对今天的我们尤其有启示价值。很多州要么已经通过,要么正在考虑通过限制很多美国人行使基本投票权的措施。1965年的《选举权法案》(Voting Rights Act of 1965)让少数族裔享有投票权,提高了美国公民的政治参与率。但是如今,各州的做法无异于大开历史倒车。同时,我们还要注意美国白人和黑人之间始终横亘着一条持久稳定的财富鸿沟

只有政府持续的不断关注才能解决上述问题——这也是马丁·路德·金在生命晚期始终强调的观点。

马丁·路德·金不只想为少数族裔争取“机会”,更想为他们争取保证经济平等和政治权利的积极政策。如果忽视了这一点,实际上也就背叛了每年马丁·路德·金纪念日上人们以充满仪式感方式回忆起的“马丁·路德·金的梦想”。

(翻译:Nashville Predators)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来源:The Conversation

原标题:Martin Luther King Jr. had a much more radical message than a dream of racial brotherhood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