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
爱尔兰作家马克·奥康奈尔:都柏林不需要乔伊斯遗体

整个都柏林城都被乔伊斯的作品萦绕,就让苏黎世留着他的骨头吧。

《大墙下的红玉兰》作者、作家从维熙去世,享年86岁

《大墙下的红玉兰》发表于1979年第2期《收获》杂志,在读者中引发强烈反响,也为中国新时期文坛增添了新的名词——“大墙文学”。

当代艺术家黄永砯逝世,曾言“不消灭艺术生活不得安宁”

目前,黄永砯于早年创作的两件作品正在MoMA新馆展出,而他的声音已离我们远去。

都柏林市议员发起迎回詹姆斯·乔伊斯遗体提议

2022年是《尤利西斯》出版100周年,两名都柏林市议员希望届时能将乔伊斯夫妇的遗体迎回故乡。

为自己读而不为社会读:哈罗德·布鲁姆眼中的孤独读书人

他邀请读者寻找真正贴近自己的东西、可以被用来掂量和思考的东西。

美国文学批评家哈罗德·布鲁姆逝世,享年89岁

“管它是什么,我都反对,”布鲁姆的信条正是美国喜剧演员格鲁乔的这句庄严警告,他为我们留下了美妙的作品,也始终伴着严厉的批评。

【逝者】哲尔吉·康拉德:任何对生活的庆祝都看起来像一种自我妥协的媚俗

“我避免做决定,任自己被扫进婚姻(和工作)中,把生活的进程托付给偶然。我觉得通过做某事,我能比不做时对它了解得更多。我始终能感到一种逃离时光流逝的邪恶诱惑。”

纪念托妮·莫里森:她的笑声是她对世界的复仇

权力让暴力像电流一样从一个身体流向另一个身体……作家爱德华·路易斯回忆了他与托妮·莫里森畅饮伏特加的那个午后。

《了不起的盖茨比》译者巫宁坤去世,享年99岁

巫宁坤把自己的人生归结为“我归来、我受难、我幸存”。

《宠儿》、共同体与恐怖主义:托妮·莫里森今天为何依然重要?

我们不能把种族主题的小说简单化地理解为黑人与白人的对立,在莫里森的《宠儿》及其他作品里,其复杂性都远不止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