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
难懂如戈达尔,理解是否可能?| 逝者

在1968年的一次专访中,记者问戈达尔作为导演是否想要改变观众,他坚定地说:“不,我在试图改变世界。”

《侠隐》作者张北海逝世 | 从美国老嬉皮到北平思乡客

他曾总结东西方文化对“侠”的共通理解:一是不要以武功逞能,二是不投靠官府。纵然侠在当代依然隐没,张北海仍然强调要坚守侠客打抱不平、为弱者说话的精神。

法国插画家桑贝去世:“当我开始画画的时候,我想画幸福的人们”

“脆弱是人之常情,我的脆弱反映在我画的人身上。”

人文主义地理学奠基人段义孚逝世:在“小王子”眼里,地理亦有人情与浪漫

他被称作地理学界的“小王子”,他在以科学实证为主流方法的地理学界扛起了人文主义的旗帜,他认为地理研究亦可以浪漫。

哲学家眼中的三宅一生:他的设计指向“人要如何自立于世界” | 逝者

日本哲学家鹫田清一对三宅一生十分推崇,他认为三宅更加关注“穿”这个动作的原点,不去刻意“包装”,让衣服的形状随身体的运动而变化。

“我把我的故事放在这里,明天会有人拣起它”|彼得·布鲁克逝世

“戏剧总是能够刺入恐惧和绝望的最深黑暗之中,理由只有一个:不是在此前,也不是在此后,就在当下,此刻,确有灯在黑暗中亮着。”

“一流的好朋友”:倪匡与金庸的友谊

倪匡预支卫斯理系列小说的版税,非小数目,通常都逾十万之数,七八十年代,天文数字耳。金庸从来没有一次皱过眉头,偶然会带点劝告口吻对倪匡说:“倪匡兄,钱不要乱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