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继南航、国航后海航下线第三方值机服务 航空公司要夺回服务用户主动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继南航、国航后海航下线第三方值机服务 航空公司要夺回服务用户主动权

“禁令”在某种程度上是牺牲了旅客的便利,从本质上来看,这是一场移动端流量和用户数据的争夺战。

继南航和国航“封杀”第三方值机平台之后,海南航空也继续跟进。

5月12日晚间,海航发布一份声明,内容和南航以及东航之前发布的大同小异,强调一些第三方平台没有获得公司的许可,扰乱了航班运行秩序,同时也造成了一定的航空安全风险、旅客信息泄漏以及服务保障风险。

与此同时,海航同时还鼓励旅客通过官网渠道(包括海航官方网站、海南航空APP、官方微信公众号)办理提前选座、网络值机,或直接前往海航指定值机柜台现场办理选座、值机等业务。

事实上,早在2014年,一些大型航空公司就以同样的理由要求第三方平台下线值机功能,但是并未最终落实,但是此次不同,航空公司是在动真格。

在南航发布声明之后,包括携程和飞猪这样的大型OTA,同时也包括人们经常使用的“飞常准”以及“航旅纵横”(中航信旗下)等APP都不约而同宣布下线南航的值机功能,这也意味着乘坐南航航班的旅客必须通过南航的官方渠道,或者是指定的柜台现场办理值机手续。

“航空公司开始意识到自身数据和APP活跃度的价值。”一名业内人士表示,此举目的是为了提高航空公司APP的下载量和使用率,从而夺回服务旅客的主动权。

如今,无论是购买机票还是查看航班动态,人们都更习惯第三方平台,值机也成为一些平台的标配,相比之下,人们对于航空公司官方APP的依赖程度却不高,用户粘性不足,这不仅影响了航空公司直销的业绩,从而也让航空公司在服务旅客的战役中丧失主动权。

这跟当初国资委的要求背道而驰。2015年,国资委要求三年内三大国有航空公司的直销比例要提升至50%,代理费要在2014年的基础上下降50%。因此,三大航空公司纷纷投入资金发力直销业务,不仅是推出APP,而且还在平台上提供旅游度假、酒店租车以及接送机等产品,目的就是为了将更多旅客留在自己的平台上,提高活跃程度的同时,也探索其他收入来源。

但是,三年时间过去了,航空公司的APP虽然比以前做的更好,但是依然很难将用户从第三方平台拉回来。在购票环节,许多航空公司在OTA上设立旗舰店,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直销的比例,但是流量依然还是牢牢地控制在OTA手上,给人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环球旅讯CEO李超在一篇文章提到:“在旅客到达机场之前,可以通过这些第三方的App选座、追踪前序航班信息、了解登机门信息,甚至在关舱门之后了解飞机的排队情况和预计起飞时间。而旅客下飞机打开手机,第三方的App已经将行李提取转盘、目的地天气、专车接送信息推送到旅客的指端。”

众所周知,使用第三方平台的好处就是可以不用同时下载多家航空公司的APP。此次,南航、国航和海航同时下达“禁令”在某种程度上是牺牲了旅客的便利,但从本质上来看,这是一场移动端流量和用户数据的争夺战,航空公司以前在这方面做的不够好,现在它正在慢慢追上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海南航空

70
  • 海航控股:前4月载客人数2189.44万人次,同比增长18.98%
  • 海南航空开通重庆直飞西雅图国际客运航线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继南航、国航后海航下线第三方值机服务 航空公司要夺回服务用户主动权

“禁令”在某种程度上是牺牲了旅客的便利,从本质上来看,这是一场移动端流量和用户数据的争夺战。

继南航和国航“封杀”第三方值机平台之后,海南航空也继续跟进。

5月12日晚间,海航发布一份声明,内容和南航以及东航之前发布的大同小异,强调一些第三方平台没有获得公司的许可,扰乱了航班运行秩序,同时也造成了一定的航空安全风险、旅客信息泄漏以及服务保障风险。

与此同时,海航同时还鼓励旅客通过官网渠道(包括海航官方网站、海南航空APP、官方微信公众号)办理提前选座、网络值机,或直接前往海航指定值机柜台现场办理选座、值机等业务。

事实上,早在2014年,一些大型航空公司就以同样的理由要求第三方平台下线值机功能,但是并未最终落实,但是此次不同,航空公司是在动真格。

在南航发布声明之后,包括携程和飞猪这样的大型OTA,同时也包括人们经常使用的“飞常准”以及“航旅纵横”(中航信旗下)等APP都不约而同宣布下线南航的值机功能,这也意味着乘坐南航航班的旅客必须通过南航的官方渠道,或者是指定的柜台现场办理值机手续。

“航空公司开始意识到自身数据和APP活跃度的价值。”一名业内人士表示,此举目的是为了提高航空公司APP的下载量和使用率,从而夺回服务旅客的主动权。

如今,无论是购买机票还是查看航班动态,人们都更习惯第三方平台,值机也成为一些平台的标配,相比之下,人们对于航空公司官方APP的依赖程度却不高,用户粘性不足,这不仅影响了航空公司直销的业绩,从而也让航空公司在服务旅客的战役中丧失主动权。

这跟当初国资委的要求背道而驰。2015年,国资委要求三年内三大国有航空公司的直销比例要提升至50%,代理费要在2014年的基础上下降50%。因此,三大航空公司纷纷投入资金发力直销业务,不仅是推出APP,而且还在平台上提供旅游度假、酒店租车以及接送机等产品,目的就是为了将更多旅客留在自己的平台上,提高活跃程度的同时,也探索其他收入来源。

但是,三年时间过去了,航空公司的APP虽然比以前做的更好,但是依然很难将用户从第三方平台拉回来。在购票环节,许多航空公司在OTA上设立旗舰店,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直销的比例,但是流量依然还是牢牢地控制在OTA手上,给人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环球旅讯CEO李超在一篇文章提到:“在旅客到达机场之前,可以通过这些第三方的App选座、追踪前序航班信息、了解登机门信息,甚至在关舱门之后了解飞机的排队情况和预计起飞时间。而旅客下飞机打开手机,第三方的App已经将行李提取转盘、目的地天气、专车接送信息推送到旅客的指端。”

众所周知,使用第三方平台的好处就是可以不用同时下载多家航空公司的APP。此次,南航、国航和海航同时下达“禁令”在某种程度上是牺牲了旅客的便利,但从本质上来看,这是一场移动端流量和用户数据的争夺战,航空公司以前在这方面做的不够好,现在它正在慢慢追上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