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围观世界杯】欧洲红魔比利时的“南北战争”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围观世界杯】欧洲红魔比利时的“南北战争”

“在比利时,只有瓦隆人和弗拉芒人,而不存在所谓的比利时人。”

6月18日,俄罗斯索契,赢下巴拿马后,比利时球员庆祝胜利。左起:卢卡库、登贝莱、德布劳内、阿扎尔。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编者按:俄罗斯世界杯怎么打开?喝着啤酒看球侃球的同时,界面天下也推出了“围观世界杯”系列报道。在这里,我们聊的不止是足球,我们把视角挪到了这项运动背后,“围观”赛场上各国身后的政经社会生态,漫谈世界杯外围之事。这是围观世界杯的第【6】篇。​

在6月18日举行的俄罗斯世界杯G组的一场小组赛上,“欧洲红魔”比利时首战以3:0轻松赢下巴拿马。当前的比利时国家队无疑正处在自己的“黄金时代”:埃登·阿扎尔、德布劳内、卢卡库等球星都在当打之年,球队现高居国际足联(FIFA)排名第三,被认为是本次世界杯夺冠热门之一。

然而,开赛前几天流出的一段小插曲却给这场胜利蒙上了一层阴影:当家球星德布劳内在一场赛前队内训练中,疑似故意一记飞铲将队友贾努扎伊放倒在地。此事似乎坐实了外界对于队内团结长期存在的担忧,连主帅马丁内斯也不得不出来发声,强调“比利时队是个大家庭”。

过往的几届大赛上,内讧一直都是比利时国家队的“保留节目”。队内长期存在的两大帮派——北部的弗拉芒人和南部的瓦隆人——在语言、习惯、认同等方面的差异,时常擦枪走火、矛盾丛生,给这支从不缺少天才的球队带来不少困扰。已经连续参加两届世界杯的德布劳内就是弗拉芒人。

而这种分歧也并不是比利时足球的专属:它发源于比利时社会南北对峙的民族主义情绪。这要先从弗拉芒人与瓦隆人的世纪拉锯战说起。

比利时地处欧洲大陆的十字路口,是欧盟总部布鲁塞尔所在地,也是多民族的熔炉。历史上,凯尔特人、罗马人、德意志人、西班牙人、奥地利人、法兰西人、荷兰人等多个民族与文化都在这里留下过痕迹。但该地区从未形成过一个强大的帝国。尽管多民族的生态丰富了该地文化的多样性,却也带来一个绵延至今的影响:统一认同的始终缺失。

现代意义上的“比利时”是一个相对晚近的国家概念。拿破仑时期,比利时成为法国的一部分;随着拿破仑一世战败,比利时并入荷兰。1830年,比利时爆发独立运动,脱离荷兰独立成为世袭的君主立宪王国。这是今天比利时的开端。

然而,形式上的国家却并未解决文化认同的问题。在过往的多种文化之中,最终扎根下来的主要有两支:以首都布鲁塞尔为界,向北是的弗兰德斯地区(居民为弗拉芒人),与荷兰南部接壤,讲类似于荷兰语的弗拉芒语,文化上与荷兰更近;向南是瓦隆地区,与法国北部接壤,讲法语、近法国文化。二者之间长期的紧张关系,让比利时始终萦绕着国家分裂的阴影。

弗兰德斯区(上)与瓦隆区(下);首都布鲁塞尔是联邦辖地,原则上为法荷双语城市;一小部分人使用德语(绿)
 

一个近年的例子便是2010年议会组阁难产。2010年6月议会选举后,当时赢下议会最多数席位的荷语区分离主义政党迟迟不愿就组阁达成协议,僵持了543天。这也创下了组阁时间最长的世界纪录。该次组阁还最终导致宪法修正案出台,赋予比利时南北正式的自治权;下议院的荷兰语区有87席,法语区有63席,两部分拥有相等的权力。

然而在现实中,弗拉芒与瓦隆的地位却并不是完全对等的。在今天来看,弗拉芒占据优势:首先,弗拉芒拥有远多于瓦隆的人口,约为600万对340万。其次,弗拉芒的经济要好于瓦隆。因此,相对富裕的弗拉芒人需要为贫困的瓦隆人大量拨款援助、提供支持。多年以来,弗拉芒人的目标是中央权力下放地方、加强地方财政自主,但这遭到了瓦隆人的反对。

但在历史上,情况却是反过来的。由于法语曾在欧洲拥有“贵族语言”的地位,政治、经济、文化上的关键发言权几乎都被法语使用者掌握,来自弗兰德斯的精英也需要习得法语才能获得上流社会的入场券。经济上,瓦隆也由于煤炭资源丰富而率先步入工业革命进程,长期领先于弗兰德斯。这些情况在二战之后出现了反转,弗拉芒背靠重要海港安特卫普,得以较快开展工业现代化。

除此之外,瓦隆人还指控弗兰德斯地区政府对法语的不友好政策。起因是,越来越多讲法语的居民迁入布鲁塞尔周边的弗兰德斯地区。布鲁塞尔是比利时的联邦辖地,原则上是法荷双语城市,但由于作为欧盟主要工作语言的优势,法语在布鲁塞尔占据绝对主导地位。过去几年中,布鲁塞尔周边有三个城区选出了讲法语的区长,却一直没有得到地方政府的承认。一位弗拉芒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弗拉芒人通过奋斗所赢得的地盘。讲法语的人在这里没有发言权,他们本来就不该到这里来。”

(资料图,年份不详)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数千人在议会选举前举行游行反对根据语言“分裂”国家。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如此针锋相对的战火,也蔓延到了比利时国家队的更衣室里。已故的国家队传奇教练居伊·蒂斯(Guy Thys)便曾因其对瓦隆球员招募条件的苛刻而闻名。蒂斯出生在靠近荷比边境的安特卫普,深受弗拉芒文化的影响,他曾带领比利时队在1980年代创造过辉煌的成绩。他在1992年卸任时,曾给过继任者范希姆斯特一句“忠告”:“千万不要召入瓦隆人进入国家队,无论他有多优秀。”

比利时的联赛长期被弗拉芒球队统治:在2017-18的比利时甲级联赛中,16支参赛球队里只有4支来自瓦隆。弗拉芒区的领导人还曾公开支持和足球有关的独立言论:既然大不列颠能有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足球代表队,我们为什么不能有弗兰芒和瓦隆队呢?

几乎每一任比利时队主帅上任之初最重要的任务之一,便是厘清队内帮派林立的状态。值得一提的是曾任国家队队长的马克·威尔莫茨(Marc Wilmots)。2012年,威尔莫茨被比利时足协邀请担任国家队主教练后说道,“政治将人们分离,但作为比利时国家队主帅,我能够让这个国家团结。”

精通荷兰语、法语和德语的威尔莫茨是瓦隆人,妻子则是弗拉芒人。他对战术和人员的安排也常能体现“团结”的思路,比如,进攻核心阿扎尔是瓦隆人,而防线上的维尔马伦、维尔通亨以及阿尔德维雷尔德都是弗拉芒人。

尽管威尔莫茨已经不再担任主帅,但他尝试过的努力仍在继续。此次世界杯前,比利时队长埃登·阿扎尔就曾表示,球队会团结一心:“我的队友不是弗拉芒人,不是瓦隆人,我们都是比利时人。”

(界面新闻驻欧记者王磬发自荷兰阿姆斯特丹)

专题:2018年FIFA俄罗斯世界杯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