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国同志市场用户看得见 盈利摸不着

在现实中,传统观念、社会现状的束缚,都让同志市场的创业者们时时感到困惑——即便是获得了数亿投资的行业领先者也不例外。

图片来源:华盖创意

“撑同志,反歧视”是华人同志圈流行的一句口号,这种歧视令同志之间很难公开交往。并且在很大程度上,这种情况也决定了一个正在受到资本热捧的市场,也很难在短期内收获果实。

在2014年一整年中,中国同志交友应用软件市场涌入了大量资金,行业领跑者Blued和Zank都得到了大额投资。以Blued为例,一年内就获得两次投资:2月,它获得清流资本的数千万人民币A轮投资;10月底,它又获得了国际投资机构DCM的3000万美元B轮融资。而Zank也在过去一年获得2000万人民币的A轮投资。

国内同志的生活状况普遍压抑、谨慎小心,而移动交友App的出现为他们的社交提供了可靠途径,因此这类App一上线就快速累积起了用户和口碑。Blued从2012年11月首次上线到2014年9月注册用户累积达1500万,其中海外用户300万,DAU(日活跃用户数,即每天打开并使用应用的用户数量)20%以上。Zank自2013年5月起下载用户数约为1000万,DAU为24%。

Blued创始人耿乐说,“因为离同志更近,更了解同志,我们做的不仅是产品,更是一种同志的体验。”

耿乐与另一家同志移动交友应用Zank的创始人凌绝顶都是同志。两人决定进入同志线上社交市场,都与早期自己作为同志的需求有关。耿乐早在2000年就开设了自己的同志心情博客“淡蓝色的回忆”,此后慢慢变成中国最大的同志门户网站“淡蓝网”。凌绝顶则是因为想通过网络寻找同志驴友共赴泰国却不可得的经历,才决心开发“靠谱”的同志社交网站。

根据国际上通行的推算同性恋人数的常用比例5%来推算,拥有13亿多人口的中国至少有6500万同性恋。也就是说,至少从理论上看,耿乐和凌绝顶等一批同志市场创业者面对的是一个广阔的市场。

同志人群有自己的特殊性,尤其在中国社会现有的文化观念和法律框架下,绝大多数同志都不会有属于自己的“真正的”的婚姻,于是社交成为了他们终生的需求。也因为没有结婚生子带来的经济压力,同志普遍购买力更强。他们自己赚的钱通常都花在自己身上,更舍得花钱享受生活。

据美国调查机构“旧金山社群营销和视角(CMI)”公布的数据,异性恋每花158美元,同性恋会消费878美元,后者的购买水平是前者的5倍左右。另外,同志的爱好趋同性强,比如中国同志最爱结伴去泰国旅游。

其实同志和异性恋在生活中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他们也有衣食住行、柴米油盐的现实烦恼。换句话说,尽管社交是刚需,但同志需要的不仅仅是社交而已。耿乐和凌绝顶都看到了这一点,他们想做的,就是构建以社交为核心的同志消费生态,通过做针对同志的生活服务社区,将同志“黄页”的内容嵌入,为同志群体解决生活上的烦恼。

“黄页”会为同志找餐厅、找服饰店、找商品,也可以为同志提供金融、法律、移民等咨询和服务。这种消费生态的建立能在多方面帮到同志人群,同时增加他们对社区的黏性,也为日后将同志人群的市场潜力转化为切切实实的营业收入。目前,Blued已开始尝试和各领域的品牌合作,为建立“黄页”试水。比如Blued和滴滴打车最近就合作发起了抢专属同志的打车红包的活动。

但现实中,传统观念也让耿乐和凌绝顶的想法在实践中阻力重重。要做生活服务社区,就会涉及到更为具体的、生活化的服务和商品,到底有多少商家会加入同志社区网络仍然是个未知数,一些品牌和商家也可能会因为社会舆论、品牌形象等的考虑,拒绝同志社区的合作邀约。

在国外,同志社交应用是通过更直接的方式变现的——已进军中国市场的海外应用代表Jack'd和Grindr,就通过向会员提供增值服务来收费盈利。但耿乐却排斥这种方式,他认为Blued之所以能在行业领先,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免费”。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Blued会坚持免费,这对于保持国内市场份额、进军国际市场都有好处。他说,“Blued走的是‘屌丝’路线,不靠收会员费盈利’。”

行业里有“免费”的竞争者,那么收费的参与者日子总不会太好过,甚至会出现“谁先收费,谁先出局”的惨象。事实证明,Jack’d和Grindr尽管在海外市场表现不错,在中国市场却有些水土不服。而成功融资的Blued和Zank也都有了进军国际市场的计划。

这些都使得中国同志社交应用的盈利之路显得困难重重,他们只能先扩大和稳固自己的用户群体。到目前为止,这看上去还只是一个单纯的市场规模的竞争。

市场的许多不确定性也需要时间来验证。同志市场在中国仍然处在灰色地带,不知哪天会来的“一纸禁令”会瞬间把蓬勃的市场变成一汪死水。耿乐近年来带领团队做与艾滋病相关的公益活动,其中就有提升社会形象以及公众认知度的需求。

另外,用户黏性还有待进一步提升,毕竟与商家合作很可能使得单纯追求社交功能的用户因为商业化氛围而弃用产品。所以耿乐才会说,现在只希望把Blued先做成最好的社交软件。

想要做出中国最好的同志社区,要利用拿到手的投资完善现有产品,开发衍生服务,为中国同志提供全方位、更立体的产品和服务——现在,耿乐与凌绝顶都这么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