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欧洲城市在解决难民危机里的作用

当地政府通常只负责接纳难民,无法参与资源分配和政策制定。欧洲市政和地区理事会秘书长弗雷德里克·瓦利耶聊了聊为什么城市也应该在谈判桌上占有一席之地。

现已被拆除的巴黎“千禧年”营地 图片来源:Barcroft Media/Getty Images 拍摄:Sadak Souici

意大利新的内政部长,强硬派的马泰奥·萨尔维尼刚上任就宣布意大利港口对移民救援船只关闭,为此,629人被困在海上。西西里首府巴勒莫“忤逆”了新部长的意思,市长莱奥卢卡·奥兰多表示,他已经做好准备,在巴勒莫港口迎接水瓶座号靠岸,但是得不到意大利海岸警卫队的支持。

意大利南部诸市和中央政府之间矛盾重重。巴黎的移民营地不断在更换位置,市长安妮·伊达尔戈和总统马克龙也就谁该对营地负责的问题产生了分歧。这些都只是九牛一毛,在如何应对移民的问题上,欧洲城市和民族国家之间早已陷入了长期的紧张关系。

自从三年前百万难民登陆欧洲以来,城市和城镇的地方当局一直战斗在救援第一线,市长和其他地方长官也一直呼吁,他们担负着越来越重的责任,既要提供难民服务,也要帮助难民和移民融入欧洲社会,但是他们始终没有充足的资金,在制定难民和移民政策方面也没有话语权。

欧洲市政和地区理事会(Council of European Municipalities and Regions,简称CEMR)秘书长弗雷德里克·瓦利耶(Frederic Vallier)正在试图解决这种脱节。CEMR为整个欧洲数以千计的地方和地区政府提供支持。就难民问题,我们与瓦利耶聊了聊地方创新、国家政策和欧盟预算。

欧洲各地在处理难民移民问题时存在着巨大分歧,地方政府在这些分歧当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瓦利耶:欧洲各国之间可能会有分歧,但各个地方政府之间却并不见得。难民危机开始的时候,CEMR倡导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接待难民和组织援助的过程中,地方政府需要得到更多的授权和支持。那个时候,大概在几年之前,国家会很清晰地表态:“不,这是我们的责任,地方政府无权干涉。”但是人们已经到城市里来了,城市必须为他们提供庇护所,迎接并安置这些人。

在整个欧洲,很多城市都有紧急援助的监测项目,有些是当地政府一力承担,也有些项目得到了民间社会组织的支持,很多志愿者都参与其中。在危机的高峰期,成千上万的难民来到维也纳和慕尼黑这样的大城市,当地的市民和市长无法袖手旁观,于是他们承担起了自己的责任,也尽职尽责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地方和国家之间的冲突依然在发生。举个例子,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和马克龙总统领导的政府在难民的责任归属问题上存在一些矛盾。

瓦利耶:这确实是非常矛盾的,因为市长们是真的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既是出于一种人道主义,也是为了共同生活的便利。成百上千号人来到你的镇上,你不可能不给他们任何的支持和救助,就让他们睡大街。所以就城市方面而言,这个问题必须解决。

当然,国家方面是不希望城市干预的,不仅仅是说法国。因为国家想要控制移民问题,他们想要知道难民在哪里,最好这些移民能都待在一个地方,集中解决问题。但是我们认为,如果国家愿意与地方政府合作,问题会更好处理。

现在来看,这些情况还是很不明朗。几个月前,马克龙总统在斯特拉斯堡发表了一篇演讲,说欧盟应该直接向市政当局拨款,用以解决移民问题。这也是我们多年来的立场。但与此同时,他自己的行动却与这番话背道而驰,他与巴黎市政府就当下的责任归属问题发生了冲突。

巴黎市市长安妮·伊达尔戈和法国总统马克龙

市长需要更多的权力来处理难民问题吗?

瓦利耶:他们确实需要更多支持。各方需要协调一致,弄清楚谁应该对什么负责。难民危机出现得很突然,没有任何条约对这个问题有所规定。就各个政府部门现有的规章制度而言,照顾难民既不是欧盟的责任,也不是城市的责任。

但我们已经看到,如果在难民问题的处理上各方不能达成一致,这个问题就更难得到解决。因此,如果现在召开一个圆桌会议,地方政府的代表、国家的代表,还有欧盟的代表都得出席,大家需要一起协商、组织工作,推动问题得到更顺利更公平的解决。

自2015年以来,你在欧洲城市看到过情况好转的例子吗?

瓦利耶:有啊。很多城市都已经制定了政策以应对紧急问题,比如说对女性的暴力行为,还有儿童无人陪伴的情况。很多地方的状态也越来越好了,希腊就是其中之一。那个时候的希腊已经走上了国家破产的道路,难民危机也十分严峻,但是各个城市还是向新抵达的难民提供了非常有力的支持。如果没有市政当局挺身而出,一场人道主义的灾难可能就无法避免了。还有欧洲大陆的很多其他地区,维也纳也做了很多,还有慕尼黑和其他德国城市也做了很多,比如帮助难民融入欧洲社会,提供语言学习。

欧盟2021-27的预算提案对居住在欧洲城镇的难民和移民会带来什么影响?

瓦利耶:这个问题还在协商当中,但我们要求欧盟明确地留出一部分预算来支持地方城市。可以开设一个特定的基金,也可以从现有的某个难民基金中拨款。如果资金先流向了国家政府,就再难交到地方政府手上了,所以我们希望欧盟能够直接资助地方政府。我们已经得到了一些国家和欧洲议会成员的支持,我认为这一点很有希望实现。

关于如何处理难民问题,或者是涉及到地方政府的问题,你希望全球范围的难民和移民协定中能够出现哪些具体规定?

瓦利耶:有许多问题都涉及地方政府,第一个就是应急住房。我们希望城市能够改变观念,不要再让几百位难民挤在巨大的避难所里,可以让他们搬去更小的地方,有社工陪伴,还可以学习当地的语言。

我们还希望难民能够工作。我们能够理解为什么国家要让他们保持难民的身份,因为他们总想着有朝一日祖国形势好转,他们就能回家了。但我们都知道事实并非如此。明智的做法是从长远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而不是让人们一直脆弱地依附于社会福利。

你提到了有些城市在应急响应方面做得很好。那你有没有看到过城市在帮助难民移民融入欧洲社会的过程中有哪些创新之举?

瓦利耶:我认为这场危机已经证明了,民众是愿意提供帮助的。比如说比利时有一个项目,建议当地居民欢迎难民的到来,有时还会给无人陪伴的儿童找寄宿家庭,这个项目得到了民间组织和市政府的共同支持。

大城市被谈论得比较多,但是看看一些小村庄的做法也很有趣。举个例子,难民危机到达顶峰的时候,许多法国城镇都主动提出“我们愿意接待一个家庭,给他们提供援助”。国家并不支持这一计划,因为难民只有集中住在大型避难所里才易于控制。但确实有一些小城镇接待了难民家庭,这种救助方式非常有效,而且对于没有直面过难民危机的救助者而言,也是利大于弊。他们有机会了解到,难民并非都是小偷或危险分子,他们只是一群需要帮助的人。

几年前我就曾说过,如果每个城市都能接待一两个难民家庭,难民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整个欧洲有大大小小共计13万个城市,如果每个城市接纳5位难民,总量就能接近100万。但是国家当然不愿意这么做。

讨论过城市如何帮助难民融入当地社会之后,我们的下一个话题正好相反:城市和地方政府如何帮助当地居民更好地接受难民呢?

瓦利耶:结对建立伙伴关系和欢迎仪式非常重要,并且不要有任何的隐瞒。很多时候,国家会突然点出一个地方,然后说“我们要把100位难民安置到那里”,这通常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因为居民对此毫不知情,有时甚至连市政当局也不知情。这样做容易造成恐慌和不安,一群人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突然闯进了自己生活的地方,人们难免会觉得害怕。

所以,建庇护所或者难民营的时候,就要事先告知当地居民,还要和当地的民间团体协作,建立起难民和居民之间的联系,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这些工作都完成了,难民问题的重担就会轻松很多。

(翻译:都述文)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来源:NewsDeeply

原标题:How Cities Can Help Solve Europe’s Crisis Over Refugees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