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亚马逊员工成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亚马逊员工成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这位无家可归、以车为家的流浪汉,被逼上绝境后,她决定公开指控她的雇主亚马逊公司。Allen向亚马逊CEO贝索斯喊话:我无法相信我在为世界上最有钱的人工作,但是我住在自己的车上。

图片来源:LiveMint

今年49岁的Vickie Shannon Allen坚持在YouTube上更新《无家可归的亚马逊员工》视频,通常她的车作为拍摄背景,杂物堆在一起,显然是为了腾出睡觉的空间,但是长期居无定所和多次工伤仍然使她面色憔悴。几百米开外,德克萨斯州哈斯利特市的亚马逊物流仓库亮着灯,“Amazon”的黄色公司牌子立在夜幕中,十分耀眼。

这位无家可归、以车为家的流浪汉,被逼上绝境后,决定公开指控她的雇主亚马逊公司。

Allen接受了《卫报》的采访。从2017年5月工作至今,她的心态一步步垮下来,直到绝望。一开始,想到能够为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公司工作令她感到兴奋和自豪,几个月后,现实浇灭了热情火焰。她注意到,“经理们总是问员工各种各样的问题,例如休息时间、绩效和工作效率,这一切就是为了让员工时间实现利益最大化,方便随意更改员工时间安排。”这就是所谓的亚马逊管理方式。

她的故事起于一场事故。因为工作台安全防护措施不到位,清点货物时,货物掉落砸中她的背部两次。第一次是2017年10月24日,受伤换来的是,亚马逊医护人员贴上背部加热带的忠告和专人护送回家。当她发现受伤影响了右手的正常使用,持续三周跟不上进度,驱车60公里上班却拿不到报酬。第二次是2018年1月,她重返工作,甚至出事地点就是同一台工作台,后来通过核磁共振扫描结果显示旧伤未愈。

这时候亚马逊工人补偿保险公司Sedgwick的医生才开始将她视作病人看待。整个过程中亚马逊的态度一目了然,单单就Allen而言,她不仅没有获得收入或公司的任何财政支持,在她受了两次教训后,今年6月工作台顶部才安装上滚刷规避装置。

这家以惊人速度成长的网络电子商务公司,三年前在《纽约时报》报道中以残酷无情的形象示人:他们无视员工健康,处罚请病假员工。今年4月,Business insider采访了世界各地的亚马逊员工,描绘出了一幅员工持续受监视以及对不达标严重恐惧的图景。一名前亚马逊仓库工人发现周围萦绕着一股“可怕的气味”,他确定恶臭来自垃圾桶,随后意识到始作俑者可能是他的同事。——为了节省时间,一些人在垃圾箱里小便。他接受采访时说,“我从未目睹任何现场,但我看到了结果。”还有一名员工因为与夜晚轮班作斗争,哮喘发作。

Allen的gofundme页面

但是最近,亚马逊向Allen主动提出要付她24小时报酬和3500美元,作为交换条件,她必须签署一份保密协议,承诺不可以对外诉说自己受伤的经历和发表任何贬损亚马逊的言论。Allen拒绝了这种不合理的要求。

对上述种种指控,亚马逊发言人Melanie Etches对Business insider说,“那不是在亚马逊工作的真实写照,我们为我们的安全记录感到自豪,成千上万的亚马逊人每天都在努力创新,使其变得更好。”继而补充道,“仅去年一年,亚马逊就创造了超过130,000个就业岗位,目前全球员工人数超过560,000人。确保这些员工的安全是我们的首要任务”。而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相信,在一个有高透明度和准确度的工作场所中,应该明确指出谁在做出贡献、谁没有?这种理念下,他塑造出了一个精英员工帝国。

而亚马逊基层员工们生活在各种声音里。近五年里,7名亚马逊仓库员工因公而死,近三年里,他们至少听到过600次救护车拉长的呼啸声。被人看作神奇企业的亚马逊,提供速度惊人的在线购物配送服务,所以运营核心在于仓库效率。每天,成千上万的员工从货架上挑选产品,将它们装入正确的盒子,然后将运送给客户。仓库工人为这种效率付出了代价。

最新的YouTube视频中,Allen向亚马逊CEO贝索斯喊话:我无法相信我在为世界上最有钱的人工作,但是我住在自己的车上。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正是亚马逊物流服务中心的收益,使贝索斯的净资产已超过1500亿美元,成为世界上迄今为止最富有的人。而Allen开设了一个GoFundMe页面筹集第一个月的房租和押金,她还在停车场里自己车上睡着,想有一个永久的住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亚马逊

5k
  • 美国FTC正准备对亚马逊提起可能的反垄断诉讼
  • 科技早报 | 亚马逊昨日股价收跌超8% 歌尔股份称未接到客户恢复AirPods Pro2订单的消息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亚马逊员工成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这位无家可归、以车为家的流浪汉,被逼上绝境后,她决定公开指控她的雇主亚马逊公司。Allen向亚马逊CEO贝索斯喊话:我无法相信我在为世界上最有钱的人工作,但是我住在自己的车上。

图片来源:LiveMint

今年49岁的Vickie Shannon Allen坚持在YouTube上更新《无家可归的亚马逊员工》视频,通常她的车作为拍摄背景,杂物堆在一起,显然是为了腾出睡觉的空间,但是长期居无定所和多次工伤仍然使她面色憔悴。几百米开外,德克萨斯州哈斯利特市的亚马逊物流仓库亮着灯,“Amazon”的黄色公司牌子立在夜幕中,十分耀眼。

这位无家可归、以车为家的流浪汉,被逼上绝境后,决定公开指控她的雇主亚马逊公司。

Allen接受了《卫报》的采访。从2017年5月工作至今,她的心态一步步垮下来,直到绝望。一开始,想到能够为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公司工作令她感到兴奋和自豪,几个月后,现实浇灭了热情火焰。她注意到,“经理们总是问员工各种各样的问题,例如休息时间、绩效和工作效率,这一切就是为了让员工时间实现利益最大化,方便随意更改员工时间安排。”这就是所谓的亚马逊管理方式。

她的故事起于一场事故。因为工作台安全防护措施不到位,清点货物时,货物掉落砸中她的背部两次。第一次是2017年10月24日,受伤换来的是,亚马逊医护人员贴上背部加热带的忠告和专人护送回家。当她发现受伤影响了右手的正常使用,持续三周跟不上进度,驱车60公里上班却拿不到报酬。第二次是2018年1月,她重返工作,甚至出事地点就是同一台工作台,后来通过核磁共振扫描结果显示旧伤未愈。

这时候亚马逊工人补偿保险公司Sedgwick的医生才开始将她视作病人看待。整个过程中亚马逊的态度一目了然,单单就Allen而言,她不仅没有获得收入或公司的任何财政支持,在她受了两次教训后,今年6月工作台顶部才安装上滚刷规避装置。

这家以惊人速度成长的网络电子商务公司,三年前在《纽约时报》报道中以残酷无情的形象示人:他们无视员工健康,处罚请病假员工。今年4月,Business insider采访了世界各地的亚马逊员工,描绘出了一幅员工持续受监视以及对不达标严重恐惧的图景。一名前亚马逊仓库工人发现周围萦绕着一股“可怕的气味”,他确定恶臭来自垃圾桶,随后意识到始作俑者可能是他的同事。——为了节省时间,一些人在垃圾箱里小便。他接受采访时说,“我从未目睹任何现场,但我看到了结果。”还有一名员工因为与夜晚轮班作斗争,哮喘发作。

Allen的gofundme页面

但是最近,亚马逊向Allen主动提出要付她24小时报酬和3500美元,作为交换条件,她必须签署一份保密协议,承诺不可以对外诉说自己受伤的经历和发表任何贬损亚马逊的言论。Allen拒绝了这种不合理的要求。

对上述种种指控,亚马逊发言人Melanie Etches对Business insider说,“那不是在亚马逊工作的真实写照,我们为我们的安全记录感到自豪,成千上万的亚马逊人每天都在努力创新,使其变得更好。”继而补充道,“仅去年一年,亚马逊就创造了超过130,000个就业岗位,目前全球员工人数超过560,000人。确保这些员工的安全是我们的首要任务”。而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相信,在一个有高透明度和准确度的工作场所中,应该明确指出谁在做出贡献、谁没有?这种理念下,他塑造出了一个精英员工帝国。

而亚马逊基层员工们生活在各种声音里。近五年里,7名亚马逊仓库员工因公而死,近三年里,他们至少听到过600次救护车拉长的呼啸声。被人看作神奇企业的亚马逊,提供速度惊人的在线购物配送服务,所以运营核心在于仓库效率。每天,成千上万的员工从货架上挑选产品,将它们装入正确的盒子,然后将运送给客户。仓库工人为这种效率付出了代价。

最新的YouTube视频中,Allen向亚马逊CEO贝索斯喊话:我无法相信我在为世界上最有钱的人工作,但是我住在自己的车上。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正是亚马逊物流服务中心的收益,使贝索斯的净资产已超过1500亿美元,成为世界上迄今为止最富有的人。而Allen开设了一个GoFundMe页面筹集第一个月的房租和押金,她还在停车场里自己车上睡着,想有一个永久的住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