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体制内专家:减税是必须的 而且我们有空间

杨伟民呼吁,减税要进行结构性的调整,最核心、最关键、最重要的是要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的税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8月18日召开的南开金融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表示,减税是必须的,减税、减费,最后消灭费,这是长远的方向。我们要从长远的国家竞争力的角度来考虑发展的问题。

“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就提出稳定宏观税负,但凭直观的感觉来看,财政收入占比和中央财政占比在大幅度提高,而且提高的速度很快。”杨伟民说:“积极的财政政策既可以是多收钱多支出,也可以少收钱,把钱留给企业、居民、市场主体,让他们决定该怎么样花。决定13亿人和1亿市场主体的钱该怎么样花,搞得清楚吗?这不符合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要大幅度减少政府对市场资源的直接配置的要求。”

他进一步表示,中国的财政制度存在问题,降成本不是企业内部的成本怎么样降,而是全社会宏观的成本怎么样降。另外,地方债务问题的根源在于财税制度不合理。

“财权和事权不匹配,地方政府承担很多事,但是没有财权,财政部给你财力,后面发下去,造成很大的浪费。然后工业去补贴、增加支出,不愿意去减税。减税更多是供给侧改革的内涵,因为供给侧改革的目的是增加三大主题的活力,国企、民企、外企。”

杨伟民呼吁,减税要进行结构性的调整,最核心、最关键、最重要的是要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的税率。

“金融业收入那么高,金融业占GDP的比例、金融业的利润也很高,上市公司中几个银行的利润超过其他实体经济企业的利润,但金融业税率是6%,这不合理。那么高的利润,那么低的税率。高技术企业却要交15%所得税,制造业16%,是否合理?等于是压制造业,鼓励金融业。为什么现在大家都愿意把钱投到金融业,税少,利润高。”

在论坛上,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徐林也表示,中国减税的空间是有的,特别是给企业减税。

他指出,中国的税收制度和美国比,中国的企业除了要交所得税还要交增值税,所得税和企业增值税有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有自动稳定期的功能,当你企业经营不好的时候或者亏损的时候可以不交,但是流转税还要交,不管你企业是否盈利,只要赚钱就要交。

“我们与美国相比要多交一个税,同时企业的所得税比美国现在要高。特朗普减税后,美国企业税降到21%,我们是25%。再加上增值税,虽然可以抵扣一部分,但是不是所有的可以抵扣。这样弄下来之后,中国企业税收的痛苦感比较高。”徐林说。

他表示:“我不单纯的主张积极的财政政策一定要扩大政府支出,但是应该为企业进一步减税。营改增的方案里面有值得进一步完善的地方,因为不是所有的服务行业的企业都通过营改增减少了税收,有的还增加了税收。比如抵扣比较少的服务业企业,税收反而增加。”

来源:凤凰财知道

原标题:杨伟民谈减税:企业没有活力,还谈什么宏观政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