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社交网络如何影响了书籍封面?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喜欢拍一些带有自己书本的图片发到朋友圈,分享自己的生活细节,那么,设计师是否会因此让书籍封面变得更鲜艳、大胆、简洁,以便从屏幕上脱颖而出?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美国导演约翰·沃特斯(John Waters)曾经戏谑道:“我们要让书的地位变得再酷一些。如果你和一个人回家过夜时发现ta家里没有藏书,那就千万不要和ta睡觉。”这一带有玩笑性质的观点,如今可能在某种意义上将要成为现实,因为书以及书的封面正在开始成为现代人彰显个性的象征。

几十年以来,书籍封面设计的潮流经历了很多变化。20世纪90年代初的封面太过炫目和繁复,看起来就像喜剧《茶煲表哥》里的衣橱一样拥挤。这一状况在十年以后得到改变,蒂姆·克赖德在《纽约客》上写道,图书封面设计在2010年代早期恢复了暂时的平静,人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清新的白色封面,上面配着简简单单的文字标题(比如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或村上春树的作品)。

村上春树主编的《生日故事集》英文版封面

实体书的地位一度受到电子书和kindle的冲击,后来实体书出现了回归之势,杂志亦开始复兴。数字媒体对人们生活的入侵导致了大众对精美包装和艺术审美的怀念,出版社通过提高书本的设计感来对抗枯燥的电子书封面,以提高销量。让书本在短期内变得更抓眼球,当然要从提高美感入手,使它们的封面变得更具艺术表现力。Instagram是封面美学的另一大推手,#bookstagram等话题标签引领了时尚人士追逐漂亮书本封面的潮流。当人们想要判断一个人的品味时,再也不需要跟别人回家去看他们的书柜了。

封面设计师蕾切尔·威利(Rachel Willey)认为,“通过社交媒体,人们可以在书架以外的地方展示自己的书籍,甚至可以成为一种生活的点缀。”(帕特里夏·洛克伍德的《神父爹地》的标题像一条项链一样写在一个满是斑点的女人的脖子上,而梅丽莎·布罗德的人鱼恋小说《双鱼座》的封面则是一个女人在狂热地拥抱一条鱼。)

“如果我不喜欢一本书的封面,我就不会把它拍下来放到博客上,”@booksfemme的博主Femke Brull说。虽然她不会因为书的封面平淡而拒绝推销一本受人喜爱的的书,她也会为她认为好看的版本“额外付费”。

“我承认有时重复买一本书是因为我看到了一个更漂亮的装订本,”艾米丽·克伦普说,“当我收到帕特丽夏·洛克伍德的《神父爹地》时,发现封面不是威利设计的,我也会感到很失望。

《神父爹地》

出版商Faber最近也对新书的封面设计倾注了更多关注,比如向预订者免费赠送莎莉·鲁尼(Sally Rooney)新书《普通人》(Normal People)的内嵌海报(一幅画有一对夫妇被包裹在沙丁鱼罐头里的水墨插图)。在蕾切尔·卡斯克(Rachel Cusk)的《法耶》(Faye)三部曲中,设计师罗德里戈·科拉尔(Rodrigo Corral)则采用了摄影师查理·恩曼(Charlie Engman)的作品。恩曼的作品经常出现在《Vogue》杂志上,因此卡斯克的封面让人想起咖啡桌或艺术书籍。科拉尔直言,社交媒体对他的设计产生了直接的影响,“我们的书封艺术通常会考虑到网络传播效应,我们经常会创建动画gif、头像图标和移动影像,它们在书的封面基础上展开,并被设计成更易于在互联网上传播的形式。”

克里斯·克劳斯(Chris Kraus)的作品《我爱迪克》(I Love Dick)最初于1997年在美国出版,2015年首次在英国发行,随即掀起了一股新的热潮。除了人们对于克劳斯时代精神的复古怀兴,它的成功也可以归功于一个新的、令人难忘的封面“我爱迪克(dick也有男性性器官的意思)”,几个大写的大胆的字母。在为《伦敦书评》中写的相关评论中,珍妮·特纳(Jenny Turner)把这本书的推广与流行乐曲类比,“好的歌曲、乐队、标题,再加上完美的封面,便可以打造时下热门单曲。”

《我爱迪克》

奥利维亚·莱(Olivia Laings)的新作选用了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的作品作为封面,这是一只螃蟹的照片,它光滑干净、却又破碎有裂缝,上面还有一只苍蝇在暗示着腐烂。莱说这是她第一次清楚地知道该选用什么照片作为封面(照片让人想起了主角凯西用锤子打开螃蟹的场景)。通常来说,封面和书之间的共生关系是很罕见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两者应该完全分离,封面不能改变书的内容,但它却决定了读者对这本书的第一印象,这种印象又在社交媒体上被再次放大。正如威利所说:“人们在新书发行之前,甚至在去到书店之前就已经看到封面了。”

纽约公共图书馆新推出的“Insta novel”展表达了平台、设计和文学之间关系的演变过程。该展览上,《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等小说的动画被浓缩成Instagram小故事发布。

时尚界也开始关注书本配饰的潮流:在2018年秋冬系列中,Loewe打造了一些由模特扮演的文学经典形象,包括德古拉和唐吉诃德,由摄影师史蒂文·梅塞尔(Steven Meisel)拍摄。如果你还在担心书本的内在被它们的外表光芒所掩盖,那么Loewe的活动也提醒了人们书本身的庄严——书籍封面不仅仅是精心设计的装饰,它们还暗示了蕴含的智慧。“暗示”则意味着,不管沃特斯怎么说,如果你不能懂得封面底下的智慧,那么依旧没有人愿意和你上床。

(翻译:瑀可)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来源:卫报

原标题:Is social media influencing book cover design?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