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商业赞助冲突,个人与集体利益的权衡仍是大问题

职业俱乐部的很多做法是值得借鉴的。

又到了国际足球比赛周,而全新的欧洲国家联赛也会正式亮相,不过有一支国家队却面临着无人可用的尴尬。丹麦本周分别会与斯洛伐克和威尔士进行一场友谊赛以及欧洲国家联赛,但是很多球员与丹麦足协在商业权利问题上产生分歧,丹麦国家队可能被迫征召五人制足球运动员组队参赛。

丹麦足协与丹麦足球运动员协会之间的分歧主要涉及国家队赞助商与球员个人赞助商之间的竞争,以及球员的出行条件也存在问题。在双方谈判破裂的情况下,丹麦的许多大牌球员就被剥夺了参加国际足球比赛周的资格。

丹麦足协与丹麦足球运动员协会已经进行了为期数月的谈判,不过丹麦足协拒绝了丹麦足球运动员协会提出的延长上一笔交易条款的协议。这就造成了如今的尴尬局面,很多参加过俄罗斯世界杯的国家队队员不会出现在本周的国际比赛日里。就连主教练哈雷德以及助理教练托马森都暂时离开了自己的位置,前阿森纳中场约翰·延森(John Jensen)会带队参加接下来的两场比赛。

这场风波可能为丹麦国家队带来欧足联的一纸禁赛罚单,甚至让其错过两年后的欧洲杯,因为这不是丹麦足协第一次被卷入类似的争端。然而哥本哈根已经被选定为2020欧洲杯的比赛城市,如果因为这样的原因导致国家队丧失参赛资格,那才是大写的尴尬。

同样是因为与丹麦足协的合同纠纷,丹麦女足去年抵制了一场与瑞典的世界杯预选赛,丹麦足协因此收到超过两万美元的罚款,欧足联还对这类事件提出了最后警告。有了这个前车之鉴,丹麦无论如何也不能缺席比赛。

丹麦足协首席执行官克劳斯·布雷顿-梅耶尔(Claus Bretton-Meyer)就表示:“无论对于球队、球迷还是整个丹麦足球,这都是一个令人深感遗憾的局面。”“然而如果放弃参赛,我们可能要为此付出数百万美元罚款的代价,丹麦很多足球地区将会回到石器时代。”

在国家队身上发生这样的纠纷终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另外,东拼西凑的丹麦队战斗力也无从谈起。在正常情况下,丹麦应该是B联赛第四小组中实力最强的球队,现在,恐怕只能任爱尔兰和威尔士这两支球队宰割了,毕竟连丹麦国内头两级联赛的球员都不会被征召,丹麦能派出的几乎是一支半业余球队。

按照欧足联的奖金分配机制,B联赛每支参赛球队都会获得90万英镑的奖金,小组头名奖金翻倍,还能保留升级到A联赛的可能。当下的丹麦国家队究竟会面临怎样的损失,现在还无从考量,这主要取决于欧足联的态度。

丹麦当家球星埃里克森坦言,他和他的队友们都愿意按照世界杯期间的合同条款为国出战。他在丹麦球员协会网站上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现在必须解决这场冲突,而不是让沟壑变大。”“让我们把旧合同再续签一个月吧。我们将在本周进行两场国际比赛,在那之后,我们还有时间对整个协议进行谈判。”

“我们来到这里,因为我们喜欢为丹麦队效力。我们为数百万孩子们踢球、为丹麦足球推广而努力、为整个丹麦足球所做的工作感到自豪。”不难看出,在这场纠纷之中,球员也都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

其实这种个人与集体商业利益冲突在职业体育领域很常见,在成熟的体育商业机制下,劳资协议会成为大家遵守的固定法则。随着职业体育联盟商业化速度猛增,球员工会或者运动员协会之类的组织会要求扩大话语权,并在商业谈判中占据更主要的位置。像NBA联盟的劳资协议在规则制定上就变得越发灵活,因为代表球员的工会需要尽可能掌握主动权。

在美国的职业体育机制下,联盟停摆并不是什么特别稀奇的事,因为事关劳资协议的问题不能有半点马虎。在职业足球领域会有所不同,因为这里没有封闭的联盟,但是如果触及到国家利益,很多商业上的盲点还是司空见惯的。

相信很多人对萨拉赫与埃及足协之间的商业纠纷还留有印象,这件事甚至差点影响萨拉赫参加俄罗斯世界杯。这次争议的起因源于埃及足协与其商业伙伴擅自使用了萨拉赫的形象,据有关信息透露,埃及足协与移动网络公司WE达成了合作协议,结果萨拉赫的形象和WE品牌一起印在了一架埃及航空公司的飞机上。

而萨拉赫个人已经与沃达丰签署了代言协议,很显然,WE和沃达丰在商业上是直接竞争对手,矛盾也就因此而来。萨拉赫经纪人拉米·阿巴斯曾在事出之前警告过埃及足协,不能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使用萨拉赫个人形象。

这场商业纠纷也让萨拉赫与埃及足协关系紧张,事件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平息,这也让萨拉赫的国家队生涯蒙上一层阴影。近日,萨拉赫又在个人社交媒体上炮轰埃及足协,并阐明自己并非要求特权。阿巴斯则表示,关于萨拉赫的肖像权问题应该在世界杯前得到合理的解决,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萨拉赫团队去年11月份就联系过埃及足协,但是没有得到明确回应。

埃及足协对于萨拉赫方面的炮轰从来都是正面迎战,但是这并没有推动问题的解决。在这个国际足球比赛周,萨拉赫也回到埃及国内,他计划与新主帅阿吉雷进行一番深入沟通,以决定未来在国家队的规划。看起来萨拉赫被埃及足协伤得不轻,而埃及足协也的确让过多的商业化元素与足球掺杂在一起。

阿巴斯坦言,埃及国家队球员西装上的商标权也被出售了,这在之前是闻所未闻的。“我们从未要求得到特殊的对待,如果萨拉赫得到的待遇同其他国家队成员一致,那么我会感到很开心。”

运动员与国家队或者协会在商业利益上产生冲突是在所难免的,这就要求各方在商业合同谈判中尽量细化规则,考虑到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用具体条款加以规范。漫长的口水仗或冷战只会让事情向不利的方向发展。在这方面,职业俱乐部的很多做法是值得借鉴的。有潜在风险的商业合作还是不可取的。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