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分拆计划和大额订单,都挡不住蒂森克虏伯下挫的股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拆计划和大额订单,都挡不住蒂森克虏伯下挫的股价

自9月公布分拆路线图之后,这家工业巨头的股价下挫约25%。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分拆计划以及大笔订单,都未能让德国工业巨头蒂森克虏伯的股价上扬。

12月6日,蒂森克虏伯和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政府正式签订合同,拿下了澳大利亚公共交通系统历史上最大的单次电扶梯采购订单。该合同价值高达8700万澳元(约合5500万欧元)。

今年8月,蒂森克虏伯收到了新南威尔士州政府的订单邀约,为悉尼六个新地铁站提供约200部电扶梯设备,包括70部电梯和130部自动扶梯。

这笔大单,几乎相当于这个工业巨头2017/2018财年(2017年10月1日-2018年9月30日)的净收入。然而,并没有显著提振蒂森克虏伯的股价。

12月11日,蒂森克虏伯股价为每股15.367欧元,跌至2016年7月以来最低水平。目前,蒂森克虏伯股价在15.3-15.92欧元之间波动。

今年7月6日,蒂森克虏伯前CEO赫辛根宣布辞职后,公司股价开始下滑,于8月1日跌破20欧元。9月,受到分拆消息提振,反弹至21.74欧元,但之后又直线下滑至目前的波动区间,已下挫了约25%。

蒂森克虏伯今年已经两次下调了盈利预估。

11月27日,蒂森克虏伯发布了2017/2018财年财报。蒂森克虏伯该财年订单额为428亿欧元,与上一财年持平;销售额略有上升。调整后息税前利润达到16亿欧元,同比下降5.88%;净收入为6000万欧元,同比下降77.86%;并购前自由现金流同比增长显著,但仍为负1.34亿欧元,与预期基本一致。

蒂森克虏伯集团首席执行官吉多·克尔克霍夫(Guido Kerkhoff)表示:“对于蒂森克虏伯而言,过去的这个财年充满起伏和挑战。我们启动了公司史上最大的重组计划之一。”

今年9月,蒂森克虏伯决定将集团拆分为两个重心更明确、效率更高的公司,即蒂森克虏伯材料公司和蒂森克虏伯工业公司。

这两家公司将各自独立上市,并直接与资本市场挂钩,分别管理材料业务和资本货物相关业务。

界面新闻获得的一份蒂森克虏伯资料显示,公司前CEO海里希•赫辛根(Heinrich Hiesinger)于7月辞职后,监事会主席Ulrich Lehner也在十天后辞职,公司管理层一直在动荡中。这其中最重要原因为,股东间对公司未来走向的意见存在严重分歧。

赫辛根因其坚持的转型计划未能获得股东一致支持而辞职。他在成为蒂森克虏伯CEO之后,自2011年开始力促这家依赖钢铁产业的工业巨头转型。赫辛根用七年时间,砍掉了使蒂森克虏伯负债累累的美洲钢铁业务,又推动欧洲钢铁业务和塔塔钢铁整合,将蒂森克虏伯占营收比重最高达60%的钢铁业务,压缩到目前的25%。

蒂森克虏伯的大股东Krupp Foundation,持股比例为20.9%,一直坚持保证蒂森克虏伯的统一完整性。这和激进的二股东瑞典激进基金Cevian Capital及拥有小部分股权的Elliott基金意见相左。Cevian Capital基金在蒂森克虏伯持股18%,它希望卖掉公司重工业资产,将其变身为一家轻资产高科技集团公司。

Krupp Foundation的代表Ursula Gather,以及Cevian Capital基金合伙人Jens Tischendorf是蒂森克虏伯监事会的成员。作为大股东和二股东的代表,有业内观点认为,他俩需要为蒂森克虏伯高层的分裂负部分责任。

最后,两大股东达成协议,接受Bernhard Pellens作为新的监事会主席,不采取过激的变卖资产、成为高科技集团公司的激进方案,但按照市场定位,将公司分拆成两家独立上市公司。

在这波人事动荡中,前CFO克尔克霍夫成为现任CEO。克尔克霍夫称,分拆后的两个公司都有清晰的股东回报目标。他认为,分拆后将显著地提升股东权益比率,且股息会更高。

股东权益比率是股东权益与资产总额的比率,反映企业资产中所有者投入的比例。如果权益比率过小,表明企业过度负债,容易削弱公司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权益比率过大,意味着企业没有积极地利用财务杠杆作用来扩大经营规模。

根据前述蒂森克虏伯提供的资料,该公司目前的股东权益比率低于10%。蒂森克虏伯股东们认为,这个股东收益比率太低,希望这一数字能在两位数以上。

这一积极的愿景想变为现实,可能得再等等。

蒂森克虏伯集团董事会和监事会已向将于2019年2月1日举行的年度股东大会提议,保持2017/2018财年每股0.15欧元的股息派发。

蒂森克虏伯称,拆分计划有望在2020年1月的全体股东大会最终通过。相关文件将于2019年第四季度的集团年度新闻发布会上公布。

为了拆分计划顺利实施,蒂森克虏伯材料公司和蒂森克虏伯工业公司这两家公司将在2019年10月1日前完成独立运营,管理团队均会在2019年春季得到确认。

蒂森克虏伯称,重组后集团交易结构的创建,将对2018/2019财年的净收入和自由现金流量产生重大影响。根据目前的计算方法,集团预计重组成本将高达几亿欧元。

蒂森克虏伯表示,在完成重组后,隐性储备的杠杆作用将对股权和资产负债表产生积极影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