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任天堂公布员工待遇:平均年薪54万元,工作时长不超过8小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任天堂公布员工待遇:平均年薪54万元,工作时长不超过8小时

但该公司应届生的收入泛善可陈。在一个年轻人普遍扎堆的行业里,较低收入群体居多却导向高收入的平均值,或许可以推断任天堂内部薪酬分层的严重程度。

来源:视觉中国

任天堂公司近日在招聘平台上公布了内部超过2000名雇员的工作待遇,详细列出了他们的平均报酬、工作时长和福利。长久以来,这家游戏巨擘以令人印象深刻的电子游戏和硬件引领行业,如果招聘平台有任何迹象的话,那就是该公司在员工待遇方面同样走在前列。

根据情报信息,截至2018年9月,任天堂在日本雇佣员工总人数为2271人,员工的平均年龄为38.6岁,平均工龄为13.5年。员工平均年薪约为8.0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4万元)。任天堂还另外为员工提供通勤福利、一年两度奖金和年度加薪。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任天堂的平均工作时长为7小时45分钟,期间有一小时休息时间。在以无限度加班著称的日本企业中,这被认为是该公司员工待遇优厚的最突出例证。

将以上数据公诸于众正是任天堂发动的魅力攻势之一。据日本厚生劳动省最近发布的数据,日本人均年收入均值约在22.3万元人民币,仅占任天堂员工平均薪资的一半。此前一年,出色的游戏业绩也给日本索尼公司的员工赢得了整体5%的涨薪,公司人均年收入达到910万日元(约合54万元),与任天堂相当。

由于吸金能力强劲,游戏向来是让人垂涎三尺的行业。但作为从上世纪就迈入游戏业巅峰的日本企业,其总体薪资水平实则并不抢眼。

CEDEC发布的《2016年日本游戏行业就业情况报告》显示,一名游戏开发者在入行长达九年之后,年收入平均才会达到524万日元(约合32万元)。工资最低的三个职位分别是策划、美术和程序,年收入分别为436万日元(约合27万元)、445万日元(约合27.5万元)和513万日元(约合31.7万元)。工作年限在3年以下的员工收入会更低,仅为380.9万日元(约合23.54万元)。

“这个价位只能算普通,在一个正常公司找一份职业就能轻易够到。”一名在日本留学六年的学生告诉界面新闻,“在东京,稍好地段的房租破八万稀松平常,水电费、网费都惊人的高,日本员工还要缴纳年金和国民健康保险费,二十多万的薪资并不见得能太体面地活。”

从任天堂公布的招聘计划中也可窥见一斑。这家老牌公司计划全年招聘81人,比起2018年的59人名额大幅增长,为近五年之最。但相比50多万元的平均薪酬,新人收入泛善可陈,其中,博士生为26万日元(约合1.5万元),硕士生24万日元(约合1.45万元),大学本科生23万日元(约合1.3万元)。

尽管缺乏更具体的数据支撑,得出的结论因此也仅具有部分参考性。但在一个年轻人普遍扎堆的行业里,较低收入群体居多却导向高收入的平均值,由此或许可以推断该公司内部薪酬分层的程度。

将视线拉回国内,虽然数月前监管机构暂停接受游戏版号申请,曾给中国这个世界最大游戏市场的增长布上阴霾,但人们对该行业的利润前景仍寄予厚望。比之日本游戏行业的员工待遇,国内从业者显然不遑多让。

不久前,完美世界教育和伽马数据联合发布《2018年中国游戏从业者状况及薪资调查报告》,对国内目前的游戏产业人才薪水进行起底。报告显示,超过四成的游戏从业者月薪超过万元,其中,硕士从业者平均起步价近1.5万元。

其中,上海、北京的游戏从业者在薪资方面明显高于其他地区;除此之外,杭州、深圳、苏州、广州等地区的游戏从业者的平均月薪也达到万元以上。其中,杭州已经超过深圳,成为中国游戏从业者薪资第三的城市。

一名知乎网友在“日本游戏产业是不是萎缩了?为什么?”的问题下就谈及,日本游戏公司普遍工资很低,算下物价还赶不上国内的游戏巨头企业,“真正想进这些公司的,都是有‘情怀’的人吧,就像日本的画师们一样。”

在游戏行业工作逾五年的孙人浩告诉界面新闻,目前在薪酬这一块,国内游戏行业无疑是值得入行的。“如果以应届生看待,大公司能给到的毕业生起薪在互联网行业中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再加上项目奖金,每月到手的数额足够可观。”

尽管政策反复、版号停申在去年给整个行业带来了悲观情绪,但孙人浩对此仍然乐观,他谈到,此轮洗牌如果顺利发展,能避免重复性过高的游戏面世,对游戏业的发展实为一剂良药。“短期或中期来看,游戏行业的确会经历阵痛,但长期可能回归正常甚至向好。如果单凭目前的情况为游戏行业定性,那未免有些‘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79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