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易到危局未了:三周裁员超300人,欠薪迟迟未发

此次裁员之举意在削减成本,但这家网约车公司问题缠身,恐已难有转机。

来源:视觉中国

九年来最糟糕的危局正在笼罩易到。这家中国首家网约车平台自2010年成立以来,不断面临市场竞争挤压和资本困境。近日有媒体曝出,易到通知员工办理解除劳动合同的手续,涉及人员达三四百人,只有负责运营和研发的团队幸存。

裁员举动是近来一段时间易到掀起的风波的一部分。此前,该公司经历了打折甩卖、员工被迫在家办公、工资拖欠、CEO辞职等一系列戏剧性消息,而随着裁员消息坐实,这家网约车公司正在被外界认为步入断臂求生的境地。

易到的境遇凸显了其面临的资本挑战。目前该公司正艰难应对各种债务纠纷、以及在滴滴、快的、神州专车等后来居上的窘境下融资前景渺茫的局面。

“放弃幻想、放弃烧钱,放弃一切不切实际、无法产生正向现金流的想法,放弃一切不必要的、不直接作用于平台生存的成本支出。”易到在近日给员工的一封内部信中这样写道。随着网约车整体发展速度放缓,盈利模式尚不可及,降低成本、裁员瘦身本是市场铁律,但对于这家问题缠身的公司,裁员这一断臂方法,被认为很难给其自身带来本质上的改变。

3周裁员超300人

易到的内部信于3月26日发出。但据凤凰网科技获悉,易到的裁员大约从3周前就已启动,并非是内部信公布的时间。

更准确地说,在内部信发出之后,易到已经将技术、市场、渠道等多个职能部门和业务的人员全部裁掉,而目前仍有员工在岗的仅剩研发、运营、财务和人力等这几个部门。

“我们3月19日收到易到北京人事部打来的电话,告知公司裁员,然后要我们签署一份协议。”一名易到员工向界面新闻表示。

据该员工称,此次裁员涉及人数超过300人左右,部分职能部门被要求全部清退。此前易到的员工数在500多人,这意味着这家公司此次裁员率或将高达60%。

此外,该员工透露,这份解除劳动合同的协议将赔偿时间定在6月30日,但由于对公司前景的悲观预期,不少员工担心如果易到破产,手中的赔偿协议将变成空头支票。这些人已在社交网络上建立多个仲裁群,以备不时之需。

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起,易到已显露混乱迹象。有认证员工在10月爆料,称公司已停止个税和公积金的缴纳。开年后,接连有员工在社交平台上指称公司从1月起停发工资。“在易到公布2月起停发绩效工资的时候,实际上基本工资在1月就没有发放,社保也存在延迟缴纳的情况。”另一名员工告诉界面新闻,公司在停缴社保后,曾告知资金紧缺,“如果想缴社保必须自行承担公司部分的社保费。”

随后2 月19 日,易到用车的大股东韬蕴资本发布通知,称在接盘易到用车后,其耗费大量资金,且新一笔融资难以到位,已无法支撑现有团队继续运行。“除必要岗位人员继续到岗上班外,其余同仁在做在家安排。”

一纸通知下,易到员工开始在家办公,直到3月中旬,裁员信息大量流出。

多重危机

员工对易到的破产预期并非空穴来风。

2015年7 月,乐视以7 亿美元买下易到70%的股份,把易到作为乐视生态、汽车业务中的一环。

但据《好奇心日报》报道,乐视未能让易到在网约车市场获得更多市场份额,反而因资金链紧张而不得不部分挪用易到的资金。即使这样,乐视自身的资金问题也无法解决。最终,在2017 年6月,乐视把手中易到的股权卖给了韬蕴资本。

但在交易价格与支付上,乐视和韬蕴资本各有说法。韬蕴资本的说法是,2017 年收购的时候是承债式收购,接手了易到23 亿元的债务,并提供6.3 亿元的现金给司机提现用,合计对价约30 亿元。

对此,乐视表示,韬蕴资本至今未向乐视方支付任何交易对价。

除了收购价格,还涉及债务问题。根据韬蕴资本提供的数字,当时乐视控股及贾跃亭在交易文件中承诺易到债务规模是23 亿元,而韬蕴资本入主易到后陆续发现债务规模在50 亿元左右。 

随后,易到在韬蕴资本手中经历了颠簸的两年,期间不断传出资金链断裂、司机提现延迟等负面消息。与此同时,易到的商业困境也未能在韬蕴资本手上得到扭转,界面新闻通过极光大数据《网约车行业研究报告》发现,截至2018年12月,易到月均DAU(日活跃用户数量)仅为5.7万,同一时期滴滴出行月均DAU人数高达1105万人。同样专攻专车的神州租车和曹操专车,该数据分别是易到的4倍和11倍。

直到今年1月,韬蕴资本发布了一份名为《关于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的声明》,彻底将易到的财务现状公之于众。外界也第一次真切看到易到身上所背负的数十亿债务和资金缺口,当时,韬蕴资本甚至要以一半的价格抛掉所持有的易到股份。但直至今日,迟迟未见有有意向的资方出现。

3月13日,有消息称入职未满一年的易到用车CEO巩振兵已于近期离职,未经过董事会考核。此后韬蕴资本董事长温晓东发朋友圈解释,巩振兵在2018年临危受命加入团队,离任也为经过友好协商之后的决定,没有董事会考核一说。但这个消息无疑让面临多重危机的易到“雪上加霜”。

劳资矛盾凸显

对于易到员工而言,在目前每况愈下的公司运作中,裁员绝非意外之事。但从半年前开始的欠薪,断缴公积金,拖缴社保,以及裁员赔偿金不明等行为正在将该公司的劳资矛盾推向棘手的境地。有员工向界面新闻表示,尽管公司在解除劳动合同的协议上列明了赔偿和补发公司时间,但很多人抱有疑问,并因此引发了更多顾虑。

“我们并不相信,也觉得在公司在和员工忽悠,签了这份协议,6月30日之前就不能去仲裁,我们担心该日期之后公司宣布破产,仲裁对我们来说就很难了。”这名员工说道。

据凤凰网科技报道,目前易到有大约200名被解雇员工拒绝签字,并且已经开始组团着手维权,对工资、社保和公积金要求给出明确说法。3月27日上午,已经有易到员工到劳动局了解情况,并且有人开始寻求律师帮助。

忧虑和不满从办公室职工蔓延到司机。据报道,因为屡次拖延司机提现日期,从今年二月起,陆续有司机到易到北京总部维权。

3月28日,数名司机继续前往易到CEO办公室进行“围堵”。据其中一名司机描述,直到当天晚上,易到实际责任人温晓东才出面,称公司原本打算4月10日给司机提现,但部分滋事司机的发薪时间将延后15日,温同时威胁,若继续闹事,将再推延发薪时间至五月。

而撇开当下极具升温的危机。此次大幅裁员标志着,在经受多年的债务和成本累积后,这家公司正试图更易互联网的烧钱策略,寻找盈利契机。但在目前情况下,易到要面临的远非成本壁垒,这家公司未来要如何解决劳资矛盾、如何重建饱受摧残的商业信誉,以及以何种策略进入更为艰难的网约车市场竞争,仍是未知数。

截止发稿,易到和韬蕴资本未就上述问题回应界面新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