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林采宜:应对养老金缺口,可考虑延长养老险最低缴费年限

华安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指出,鉴于当前人均寿命提高,我国可提高基本养老保险法定最低缴费年限,以缓解日益严重的养老金缺口。目前我国基本养老保险法定最低缴费年限为15年,她认为,可将最低缴费年限提高至20年或25年。

2017年8月25日,济南,上百老人凌晨5点排队等候银行开门领取工资。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华安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撰文指出,鉴于当前人均寿命提高,我国可提高基本养老保险法定最低缴费年限,以缓解日益严重的养老金缺口问题。目前我国基本养老保险法定最低缴费年限为15年,林采宜认为,可将最低缴费年限提高至20年或25年。

她指出,目前城镇职工基本养老及医疗保险是我国社会保险基金收入的主要来源,占比约80%。自2014年以来,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收支缺口不断扩大,征缴保费不足以覆盖当年支出,导致财政补贴不断增加。从2015年至2018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23%,而财政用于社会保险的补贴增长64%。

林采宜称,当前我国统账结合的养老保险采取的是一种代际转移的再分配方式,随着人口老龄化的长期趋势,养老保险将持续承压,面临供需失衡。一方面,城镇就业人口增速由2012年的3.3%放缓至2018年的2.3%,另一方面,老年人口比例逐步上升,若按60岁以上男性以及55岁以上女性作为退休年龄人口估算,2018年,我国退休年龄人口比例增至20.4%。

林采宜进一步表示,根据联合国预测数据推算,至2040年,我国15-59岁人口比例将降至56%,60岁以上人口比例将增至30%。在维持财政补贴不变的情况下,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本年结余及累计结余资金可能将分别于2020年、2024年出现亏空。因此,未来社保基金完全依靠财政补贴的模式难以为继。

林采宜认为,延长退休年龄、延长养老金缴纳时间、增加养老金投资收益、划拨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推进个人退休金计划将是未来政策的努力方向。

2017年起,我国开始计划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以保障社保基金长期可持续发展。国资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今年1月表示,2018年我国完成18家中央企业股权划转,划转规模达750亿元。林采宜指出,按照现有的国资规模估算,若以10%的划转比例,未来国资股权划转规模最大可达8.7万亿元。

养老金投资方面,至2017年末,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5.02万亿元,养老金委托投资规模仅占基金累计额的15%,养老金入市比例仍有提升空间。

对于延长退休年龄,据林采宜测算,若将我国女性55岁、男性60岁的退休年龄分别提高5岁,在维持当前财政补贴情况下,城镇养老保险基金出现亏空的时间将延长8年左右;若再考虑累计结余资金,城镇养老保险基金出现亏空的时间将延长10年左右。

此外,提高基本养老保险法定最低缴费年限也是可行的措施之一。林采宜说,从国际经验来看,日本基本养老金所需的保险金缴纳时间长达25年,英国需缴满30年才能领取全额养老金。同时日本政府还降低了加入养老保险的最低年龄,由以前的25岁降低到20岁,并规定在职养老金的对象(包括65-69岁的公司职工)也要交纳保险金。因此,在当前人均寿命不断提高的背景下,适当提高基本养老保险的最低缴费年限至20年或25年,将有效扩大保险基金的来源。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