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4月沪京展讯推荐】虚拟的真实,就是人类世界的崭新自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4月沪京展讯推荐】虚拟的真实,就是人类世界的崭新自然

teamLab、人工智能、生物艺术、游戏中的丛林法则、尿液做成的茶……

《油罐中的水粒子世界, 消除作品的边界》

【上海】

teamLab:油罐中的水粒子世界

地点:上海油罐艺术中心

时间:3月23日-8月24日(周一闭馆)

门票:120元(单人平日票)

《Black Waves: 迷失、沉浸与重生》

在波兰东部,世代耕种土地的农民被称作Karczeby,同样一个词,也用于描绘树木被砍伐后留下的根。波兰摄影师Adam Panczuk有一个同名系列作品,他让人真真正正地扎根于田地里面,表达了人与土地的紧密联系,也展现出波兰这个民族在历史磨难当中的坚韧精神。

走进teamLab的世界,我想到的就是这件作品。因为你只要在墙边站一会儿,就会有一株树从你背后生长起来。光打在脸上,人和树融为一体。很快的,整个油罐里面仿佛一个五彩斑斓的未来世界,树木花朵交织在一起,人们纷纷举着相机。当然,如果没有波兰摄影师的那件作品,在油罐里面的人并不会想到Karczeby这个意象,因为我们离土地、离真正的自然已经如此遥远。

这不是teamLab第一次来到中国,不过想必它依然会吸引到大量观众,因为它真的非常适合拍照,非常适合这个社交媒体的时代。醉心于自拍,可能会让观众用一种更加直觉性的、更加自我的方式去与作品发生关系,从更加广义的角度来说,这可能也是在这个网络时代,人与外界发生关系的方式。虚拟的真实,就是人类世界的崭新自然。对于那些依然怀念过去的美好时代的人来说,医治他们的方式,只需要时间而已,或者,他们只是需要找到一个新的方式和另类的出口,来安置乡愁。

这个展览是油罐艺术中心的开幕展,同期,还有另外两个展览,分别是阿根廷艺术家Adrián Villar Rojas的个展,以及集合了中国十几位艺术家的群展“建立中”。除了展览以外,油罐艺术中心的建筑本身也是一大看点,这里原本是龙华机场旧址内的五个废弃储油罐,经建筑师李虎及其团队“OPEN”建筑事务所设计改造,而今成为一个开阔的艺术空间,从油罐顶部平台望出去,还可以看到附近的小飞机机场和奔流的黄浦江。

GOSHKA MACUGA:我曾为何物?

地点:Prada荣宅(陕西北路186号)

时间:3月23日-6月2日

门票:60元

“GOSHKA MACUGA:我曾为何物?”展览现场

在这段时间内,曾经的荣宗敬故居,成为了一个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家。确切的说,它本是这座房屋的管家,在人类灭亡之后,独自守护着屋子,以及屋子里人类遗留下来的艺术作品。“我曾为何物?”这个题目来自于英国作家玛丽·雪莱的小说《弗兰肯斯坦》,书中的怪物向他的创造者弗兰肯斯坦博士提出了同样的问题——这也是一个人工智能的存在困境,仿佛它刚刚从“电子羊的梦”中醒来。与此同时,另一方面,人类已经不在。

走在展厅里面,观看人类留下的“遗物”——这些作品一部分是艺术家本人的创作,另外一些出自Prada基金会的收藏——你会开始发问:它们是否足以代表人类的文明?究竟有什么样的艺术作品可以堪此大任呢?以及,我们应该以何种心态来面对人类灭亡这一状况?

在一楼尽头的会客厅里面,观众会见到房屋现在的主人——它背靠墙壁坐着,手舞足蹈地进行着演讲,仿佛是一个正在布道的神职人员。他讲着流利的英语,述说着从人类文明的数据库里面汲取的片段,机器在处理人类语言的时候出现的语法和用词的错位,给听众带来一些新奇的感觉与意外的联想。最能引起注意的,是它的眼睛,灵活的,飘忽的,仿佛就像是一个真正的人类的眼睛。看着它的眼睛,你会突然意识到:未来并不遥远。

托比亚斯·雷贝格:如果你的眼睛不用来看,就会用来哭

地点:外滩美术馆

时间:3月23日-5月26日

门票:50元

《如果你的眼睛不用来看,就会用来哭》,混合媒材,2019

美术馆门口有一个巨大的“肉铺”的霓虹灯招牌,走进去,观众会发现,底楼果然在卖肉,而且是很好吃的肉。据说艺术家请来了某著名餐厅的主厨,观众可以在现场吃,也可以打包带走。二楼则是一个限流的空间。空间里面最大的作品是《肖像花瓶》系列,艺术家的朋友们挑选真正的花朵,放在特别设计的花瓶里面。观众在欣赏芬芳的时候,他们在欣赏的其实是一幅幅艺术家朋友的“肖像”。三楼的作品尝试的人不多,所以经常会空着,感兴趣的观众不仿体验一下:你在一个隔间里面撒一泡尿,就可以去装置的另一边领一杯“据说是你的尿循环处理后做成的”茶。相对而言,四楼和五楼的布置看起来像是比较传统的美术馆展览,尽管,它依然使用了多样的媒介与材料,至少,它诉诸于人的肉眼观看,不再需要你的身体参与其中。美术馆的六楼成了一个夜间开放的酒吧,它的名字是“天堂禁用地狱无用”,参观者可以在天台上欣赏夜景。如果你在一楼买了外带肉食,回到家,展开包装纸,你会发现眼前是一幅画。

慕夏

地点:明珠美术馆

时间:3月30日-7月21日

门票:120元

《Lefèvre-Utile饼干包装盒:香草薄饼》,慕夏 ,约1900年

本次展览展出超过230件捷克新艺术运动艺术家阿尔丰斯·慕夏的作品,包括海报、装饰品、珠宝设计等,以及此前从未公开的素描、绘画、摄影、书籍设计和私人物品。展览围绕慕夏的六重身份展开:巴黎的波西米亚人、为人民而作的肖像画艺术家、国际艺术家、神秘主义者、爱国者、哲学家-艺术家……完整呈现了慕夏的艺术创作生涯。

法国女演员莎拉·贝恩哈德特是慕夏的第一个缪斯,展览也是从这里开始,慕夏凭借为其设计的剧院海报一举成名。而在此后与莎拉的持续合作中,慕夏的海报艺术不断延续和发展,最终他凭借华丽曼妙的个人风格成为“新艺术运动”的翘楚。在捷克斯洛伐克独立前后,慕夏以“斯拉夫史诗”为主题创作了一系列作品,他是一位记录历史的艺术家,也成为捷克的骄傲。他的影响甚至传播到地球的另一端日本,“没有他就没有日本漫画”,是日本漫画界对于慕夏的一句赞誉。今年是慕夏逝世80周年。

游戏中的丛林法则

地点: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文化教育处

时间:3月29日-4月27日

门票:免费

© Perfect Woman | Peter Lu & Lea Schönfelder

本次展览以“电子游戏”为主题,呈现一系列不同政治领域的作品,并邀请参观者体验试玩。展览希望呈现部分社会文化现象和问题,探讨电子游戏反映社会政治话题的可能性。

参展游戏涉及了各类社会、政治问题,如恶劣的工作环境(游戏:Sunset)、性别问题(游戏:Perfect Woman)以及难民问题(游戏:Escape from Woomera)。玩家还将直面国家监控机制(游戏:Touch Tone和Orwell)获经历武装冲突(游戏:This War of Mine)。对玩家而言,游戏所反映的政治性因素有一些在游戏过程中清晰可见,有时需要直接作出政治性判断和选择(游戏:Democracy 3);有些则是通过观察间接感受到的,例如社会不平等现象。与此同时,玩家往往扮演的是非常边缘化的人物角色,其操控权利极其有限,切时刻面临着被惩罚的威胁。

策展人表示,这些游戏给玩家带来了双重压迫——即来自于玩游戏的过程,又来自于游戏本身的难度——并由此揭示出广泛的政治性议题。

【北京】

中国风景:2019泰康收藏精品展

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园区707街A07号楼

时间:3月21日-5月5日

门票:80元

《黄河颂》,陈逸飞,布面油画,1972 ©️ 泰康收藏TAIKANG COLLECTION

大概要花五个小时,才能仔细看完这个大型收藏展。大型指的不仅是展品规模——此次展览收录了泰康历年收藏中55位艺术家的超过70件不同媒介的作品以及20世纪40年代以来涉及艺术与社会的各类重要文献——也指的是这次展览的野心。展览并没有以时间顺序或者是风格流派的演变为线索,而是大胆地将从1942年至改革开放前夕、改革开放至今以及由当下向未来延伸的三种历史时间并置,在三个代际的艺术家及其作品之间来回跳跃。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强调“红、高、亮”,突出英雄人物和主体人物的“文革”时期油画作品《革命理想高于天》旁边,摆放着刘野对于红小兵卡通式的描绘。马秋莎含着刀片讲述自己年幼时学习艺术的痛苦经历的视频作品与张培力2006年的录像作品《喜悦》并置。后者采用蒙太奇的手法,从《战台风》中截取两组“讲话”和“鼓掌”的画面,通过双屏交替播放的方式制造出忍俊不禁的喜剧效果。仔细想来,早在12年前,张培力已经掌握了鬼畜的正确打开方式。在不同时代和政治背景作品的并置中,我们看到时间性在此转化为历史与现实、传统与当下、政治与艺术等主题的平行叙事,同时也可以窥见改革开放以前的艺术和当代艺术之间隐秘的传承与断裂关系。

准自然——生物艺术,边界与实验室

地点:现代汽车文化中心(北京市朝阳区798艺术区)

时间:3月22日-6月16日

门票:免费

《自然?》,玛尔塔·德·梅内泽斯,1999-2000

从爱德华多·卡茨大名鼎鼎的绿色荧光蛋白兔,到奥伦·凯茨用细胞培养出的半活体雕塑,再到玛尔塔·德·梅内泽斯经过改造翅膀图案获得的蝴蝶,这些从构成生命的最为微观的维度——基因、细胞和胚胎组织层面来改造生命本身的艺术作品,被视为生物艺术史上奠基性的经典作品。这是《准自然——生物艺术,边界与实验室》为观众呈现的作品。观众也可以在展览中看到上述艺术家的新作,其中对于人造肉和基因编辑技术的探讨,呼应着去年引发广泛讨论的基因编辑技术。

与此同时,年轻一代的艺术家采用更加多元的思考方式,探讨自然、人类与技术之间的种种可能性。来自新加坡的艺术家赵仁辉研究并收集了被人类影响的几十种生物,包括因环境污染而产生变异的小鱼,人工改造之后的方形苹果等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尤伦斯艺术中心的大型摄影展《文明》中,赵仁辉也位列其中。

追踪末日松茸

地点:泰康空间(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草场地艺术区红一号院B2)

时间:3月16日-5月19日(周一闭馆)

门票:免费

《宋朝NO.1——岩石,贺兰山》,毛晨雨,综合媒材装置,2018

这个展览还挺玄学的,属于喜欢的人爱得要死,讨厌的人嗤之以鼻的那种类型。毕竟在“人类世”(Anthropocene)这个词成为人文、社科以及艺术圈的流行热词之后,对于它的谩骂与攻击也接踵而至。继人类世之后,人类学似乎成为另一个备受争议的流行热词。在人类学已经成为显学、田野调查已经成为万金油的当下,自称是学人类学的似乎已经成为了最犀利的一种自黑方式。了解人类学的朋友对于这个展览标题应该并不陌生,它来自人类学家安娜·秦(Anna Tsing)一部已经被奉为经典的民族志作品《末日松茸》。在书中,她考察了松茸这一生长于险恶原始森林中的古老物种与人类世的丰富关联。与此同时,蘑菇在很多原始宗教、巫术或者道教传说中始终在场,成为一个意涵丰富的象征符号。借由这个概念,展览试图将人类世所具有的当代性启示与源自非西方文明的精神内涵联结起来。参展的五位艺术家试图在他们的作品中,以只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勾勒出人类与自然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展览的规模并不大,作品也不多,但可供观众解读的空间却是无限的。至于能不能追踪到末日松茸,就全靠各位的运气咯。

铁姑娘与红丝袜

地点:丹麦文化中心(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706北一街)

时间:3月30日-6月2日

门票:免费

《红色娘子军》海报

丹麦文化中心最近有一个好玩儿的海报展览,叫“铁姑娘与红丝袜”。展览聚焦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中国和丹麦同时涌现出的与女性相关的一批海报。虽然有着不同的政治、经济与社会背景,在对待女性权益问题上,同一时期两国也体现出不同的方式与策略,但毫无疑问,宣传海报在当时的传播策略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

1955年,贵州民主妇女联合会刊物发表《在合作社内实行男女同酬》一文,毛泽东在看到文章后批示:“建议各乡各社普遍照办。”之后他提出“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口号,迅速响彻大江南北。这一口号意味着女性作为劳动力被纳入公共生产领域。在丹麦文化中心的解读中,它具备正面意义,因为这标志着女性的实力被肯定,也意味着女性和男性一样精明干练。

20世纪60年代,和许多西方国家类似,丹麦经历了大规模的社会动乱和抗争。其中,妇女解放运动是推进社会变革的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展览展出了丹麦的女权运动“红丝袜运动”的海报。参与该运动的女权主义者提倡性别分离主义,并将她们联合女同性恋者于1978年共同占领的哥本哈根市中心的一座废弃的老建筑宣称为自己的领地。41年后,该女性中心仍在运作。展览中展出的每一幅作品,都生动地阐释了“女权史即斗争史”这一道理。

吴山专:今天后来成了节日

地点:长征空间(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中一街)

时间:3月16日-10月13日

门票:免费

《正在投出彩虹的人》,2015

1989年2月5日的中国美术馆,“中国现代艺术大展”如期开幕。这是一个疯狂的展览,也是一个注定被载入史册的展览。它以艺术家肖鲁掏出手枪冲着自己的作品射出两枚子弹并直接导致展览关闭而告终。也是在这个展览上,艺术家吴山专把从家乡舟山群岛带来的几箱新鲜对虾用美术报包裹,在展厅内叫卖。他将这些新鲜对虾称为“携带作品”。从这个作品开始,物流的概念作为一种工作方法,一直贯穿在吴山专的作品中。“今天后来成了节日”由两百多幅绘画作品组成,它们分别来自汉堡、雷克雅维克、上海,分七次发送抵达北京。这两百多幅作品涵盖了吴山专近三十年来的创作,也阐释了他的艺术观点:所有的观念性,都可以被压缩进二维平面中。

……………………

| ᐕ)⁾⁾ 更多精彩内容与互动分享,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和界面文化新浪微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