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承认“我不知道”比想象中难多了,这是为什么?

“邓宁-克鲁格效应”是一种认知偏差现象,指的是能力欠缺的人在自己欠考虑的决定的基础上得出错误结论,但是无法正确认识到自身的不足,辨别错误行为。

文|造就

“我们对自己的无知视而不见”。

密歇根大学心理学教授大卫·邓宁(David Dunning)的职业生涯中,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人类思维的缺陷。

你可能知道一个心理学术语“邓宁-克鲁格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没错,此“邓宁”就是彼“邓宁”。

所谓“邓宁-克鲁格效应”,是一种认知偏差现象,指的是能力欠缺的人在自己欠考虑的决定的基础上得出错误结论,但是无法正确认识到自身的不足,辨别错误行为。这些能力欠缺者们沉浸在自我营造的虚幻优势之中,常常高估自己的能力水平,却无法客观评价他人的能力。

下图是从邓宁论文中直接摘录出来的经典结论。我们可以看到,能力最欠缺的人——位于图表底部——大大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而能力相对出众的人却会低估自己的能力。

《性格和社会心理学杂志》

“邓宁-克鲁格效应的第一条规律就是,你不知道自己就是其中一员,”邓宁教授在去年接受我采访时指出,“人们总是会忽视这一点。”

最近,我再次采访了邓宁教授,我们讨论了有关“智力上的谦逊”(intellectual humility),或者说是“我们所相信的事物可能是错的”这个话题。

“智力谦逊”是一种少见的品质。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的大脑倾向于把我们的盲点隐藏起来。“邓宁-克鲁格效应”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对某种技能或话题,我们常常感觉非常有把握,而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并且,我们还察觉不到自己的这种过分自信。

由此,我向邓宁教授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该如何评价自己的认知,并让自我评价更准确?

以下是访谈实录(经编辑有删减):

你如何评价自己的工作?

邓宁:我研究的是隐藏在人类错误理念下的心理。为什么人们会相信那些不是真的,或者大概率不是真的事?用一句简单的话来概括的话,我研究的是“人们是怎么相信(那个的)?”

让我想到“邓宁-克鲁格效应”这类问题的,是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无知。我们察觉不到自己的的无知。

在能有更多人去了解人类思维和认知的限制方面,你有什么期望?

邓宁:如果说,有什么心理学理论我希望有更多人了解的话,那就是“朴素实在论”(naive realism)。“朴素实在论”指的是,即便你对世界的看法看起来是正确的、不证自明的,事实却并非如此。

当我们得出一个结论时,这个结论似乎总是对的。但实际上,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和总结是由我们的大脑所掌控的。如果你能牢记这一点,那么你就可能停下来思考,并意识到自己是错的,或者意识到别人的看法可能是对的。你就想听听别人的意见。

大脑自始至终都在做创意性的艺术加工。过去几年当中,也出现了几次可用于(“朴素实在论”)教学的事件。

一个例子就是“蓝黑/白金裙”之争。你看着那条裙子,心里说,嘿,可不就是白金条纹么,我可看不出其他颜色。那么就是白金条纹裙了。但其实,我们的大脑先做了几种假设,然后才得出了某个答案。这是我们的问题。不是这个世界的问题。

我从你的研究中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人们常常理解错“邓宁-克鲁格效应”,然后从中得出错误的结论。你经常碰到这种事吗?

邓宁:是的,我经常碰到。

我研究的是为什么人类意识不到自己其实并没有弄懂某件事。所以说,人们并没有掌握某件事或某种技能,既是一种甜蜜的讽刺,也是一种很好的证明。

不过,有这么几件大家都理解错的事情其实非常重要。

首先,他们认为这关乎他们自己。也就是说,他们认为,外面有些人很愚蠢,但却不知道自己很蠢。

当然了,确实有这样的人存在,但我研究的并不是这个。我研究的是,这是一种迟早会发生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现象,只是在有些人身上更明显些,有些人则不那么明显。但是,不知道自己的无知是人类的一个普遍特点。这其中的问题在于,我们看到别人存在这个问题,却看不到自己身上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

“邓宁-克鲁格效应”的第一条定律就是,你不知道自己是这个俱乐部的成员之一。人们往往会忽视这个事实。

第二条定律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上对于这种效应的理解从“能力较差者太过自信了”变成了“初学者太过自信了。”我们在去年发表的研究成果表明,初学者并不是在一开始就落入“邓宁-克鲁格效应”之中,但他们很快就会成为这个俱乐部的一员。他们很快就会选择相信,自己知道怎么完成某个任务,而事实上他们并没有相应的能力。

人类常常误解了你的结论,这是不是也能促使我们就人类思维的局限性做一些思考?

邓宁:这让我们从两方面有所思考:人类思维的局限和天赋。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截取部分事实,围绕它编造出一个完整而又引人入胜的故事,前后连贯、合情合理、毫无破绽、有趣精彩——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它就是对的。它只是表明了,人类有多擅长于编造故事。

有些什么解决方案,或是可以使用的工具吗?

邓宁:我认为,相比那些以“确定性”为出发点进行思考的人,(宾夕法尼亚大学心理学家)菲利普·泰特洛克(Philip Tetlock)的“超级预言者”(superforecasters)理论能够更好地预见这个世界即将发生些什么。所谓“超级预言者”,指的是那些以“可能性”,而不是“确定性”为出发点进行思考的人。

不过,这还只是个开始。

你需要做的是,从中吸取教训,谨慎些对待从你脑子或嘴里跳出来的东西。

当然你不需要时时刻刻如此,但如果你身处重要场合,还是建议三思而后行。

这几年,美国媒体正在经历所谓的“假新闻”、“另一个真相”的时代,你的研究可以如何帮助我们思考这些呢?

邓宁:我很担心的一点是,大家真的分不清什么是事实、什么是观点。所以,如果你对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做一个调查,那他们对于美国的优先事项是什么、美国应该往哪个方向走的意见当然是不一样的。

至于美国是什么,他们的观点也是不同的。“美国经济好吗?”、“如何评价奥巴马政府?”、“股市是上涨还是下跌?” ……对于这些问题,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答案大相径庭。

这些是事实性问题。这几年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人们不仅会编造自己的观点,还会编造关于这个世界的事实性信息。

我在政治性问卷调查中提过很多问题,我本来以为,有不少问题的答案应该是“我不知道”。这个选项就在那里,结果大家直接跳过了它。

对于事实性问题,美国人不喜欢说“我不知道”吗?这是你的新研究?

邓宁:这是我们最近正在进行的一个项目,我们会问一些有关美国的事实性问题,比方说,“青少年怀孕率是否达到了史上新高?”,或是,“社会保障系统的财政情况如何?”

我们知道事实如何,我们向人们询问关于这些事实的问题。不仅如此,我们还在调查问卷中隐藏了能让人们更坦诚的激励机制。

我们得到的结论基本上就是,就这个世界的事实性信息而言,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的看法大相径庭。

我想要弄清楚的是:我们真的能判断出这些看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吗?

我们尝试搞清楚“birther”(认为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其实并不出生在美国)是不是真的。也就是说,当一个人说“奥巴马出生在肯尼亚”的时候,这看起来会不会像是一件真事?答案似乎事肯定的。

怎样让人们能够更自在地说出“我不知道”这四个字?你对此有何见解?

邓宁: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因为人们确实对说出“我不知道”感觉不自在。而我们之前从来没能成功地让人们对此感到更自在。

我要承认,在30多年的研究当中,我常常认为,(我在调查问卷中设计的)问题的正确答案是“我不知道”,可是受访者给出的答案却往往不是这个。

你要怎么才能让别人说“我不知道”呢?我不知道。

智力上更谦逊会产生什么对个体有影响的后果吗?我认识一些很棒的记者,他们好像总有点神经质,但他们对事物的理解是对的。不过,总是抱着一种不肯定、不确定的态度,未必是一种适用于所有人的健康状态。

邓宁:要完全正确地理解某事物,你必须非常非常专注,甚至还要有一些强迫症的症状。

关键在于,那些会产生后果的决定往往是我们并不常常接触的事,比方说,我们该买什么样的房子?要和什么样的人结婚?要培养什么样的孩子?同样的,会产生后果的决定也往往是那些我们缺乏经验的事,就是那些我们完全不知道的事,而我们需要寻求外部建议的也正是这些事。

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我会倾向于信任焦虑的人。

邓宁:我同意。我发现,神经质的人在他们擅长的领域异常智慧,这一点常令我惊讶不已。

我之所以关注我所关注的那些事情,主要是因为我认为,你每做一个决定,就离最终结果(完蛋)更近了一步。所以我想搞清楚:如果我要完蛋了,会是以哪些方式?当然,这可能并不是最健康的生活状态。

有没有一种既保持怀疑、谦逊的心态,同时又能意识到我们认知盲区的方法?

邓宁:如果你要做一个重要的决定,你就要问自己,在哪些方面你可能是错的,或者说,你的计划将以怎样的方式最终走向失败?

好好想一想,因为这很重要。想一想你不知道什么。也就是说,要核查你的假设。

从更宽泛的层面来说,我们之所以会碰到许多的烦恼和问题,是因为我们都是在一个人单打独斗。我们依靠的只有我们自己而已。我们站在自己的立场做决定。而如果我们和别人聊聊天、向别人咨询,我们通常能学到有用的东西,或是获得看待事物的不同角度。

活跃的社交生活,以及活跃的社会联系,在很多方面是有益于健康的,对于信息的更新和获取也颇有裨益。这是从一个更高一级、更抽象的层面来说的。我的意思是,不要单打独斗。当你单打独斗的时候,就是麻烦开始的时候。

翻译 | Lily;校对 | Lily;来源 | Vox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