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在182页调查报告面前,特朗普涉妨碍司法公正的账该怎么算?

麦克加恩回忆,特朗普告诉他“穆勒必须走“,并且说“干完给我打电话 ”。

美国总统特朗普。图片来源:Flickr

记者 | 刘芳

美东时间4月18日上午,美国司法部公布了穆勒调查的报告全文。调查报告共分为“共谋通俄”和“妨碍司法公正”两个部分。其中,总统特朗普涉嫌妨碍司法公正的部分尤其引人注意,厚达182页。

穆勒团队在报告中认为,如何定义美国总统妨碍司法公在美国宪法和刑法体系里都是充满争议的议题,因此他们不能做出传统意义上的“起诉”或者“不起诉”这种非黑即白的决定。并且不同于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的皇家调查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 制度,美国特别检察官办公室隶属于司法部,因此要遵守部门的法律意见。

正如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Office of Legal Counsel)在声明中所说:“对在任总统进行刑事起诉必将损害行政部门履行其宪法所赋予的功能,也不符合三权分立的精神。”穆勒办公室根据此声明认为,对在任总统行为不端应当通过其他途径(国会)来解决。换言之,特别检察官办公室遇到了美国宪法和刑法目前没有解决的法律困境。而总统拥有豁免权,不能被刑事起诉的结论也和目前美国大部分法学家的观点一致。

特别检察官穆勒。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然而大量的证据证明,特朗普在穆勒调查期间曾经尽最大的努力干涉调查活动。正如穆勒报告所说:“如果我们对总统没有妨碍司法的事实有信心的话,我们会这么说。然而,根据事实和适用的法律标准,我们无法作出这一判断。我们获得的证据使我们无法最终确定没有任何犯罪行为发生。因此,虽然本报告没有得出总统在法律层面犯罪的结论,但也不等于他无罪。”

“我需要忠诚”

穆勒报告称,特朗普在2017年1月27日打电话给时任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邀请他当晚共进晚餐。时任白宫幕僚长普里巴斯(Reince Priebus)回忆说,他曾特别告诫特朗普:“无论聊什么都不要聊俄罗斯的事儿。”而当时的白宫总法律顾问麦克加恩(Donald McGahn)也建议过特朗普不要直接和司法部的人共进晚餐。所以据科米回忆,当他发现在饭桌上出现的只有美国总统时,他感到非常惊讶。

2017年5月3日,前FBI局长科米在国会作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科米在备忘录中详细记录了晚餐的情况。备忘录显示,特朗普一再提到科米的职位,问他是否愿意留任FBI局长。而科米从未说过自己不想留任FBI。据科米的理解,特朗普是想让科米为了保住工作而求他,从而承认总统掌握他职业生涯的权力。特朗普还提到了一段对自己不利的不雅录像带,他考虑让FBI来调查这些指控,以证明传言是假的。

调查证据显示,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 (Michael Cohen) 在2016年10月30日确实收到过俄罗斯商人里茨基拉泽 (Giorgi Rtskhiladze) 发的短信。这条短信写道:“我已经阻止了来自俄罗斯录像带的传播,但不确定其中内容真假。只是让你知道。”科米对特朗普表示,他应该再仔细想想,因为FBI无意对特朗普个人进行调查。

在那次晚餐中,特朗普显然对科米的忠诚产生了质疑。特朗普说:“我需要忠诚,我期待忠诚。”科米当时没有回应,而是转移了话题。但在晚餐结束的时候特朗普再次提及了科米的职位,并重复说,“我需要忠诚。”科米回答:“你将永远从我那里得到诚实。”

“把弗林开了,俄罗斯的事就完了”

2016年12月28日,前总统奥巴马就俄罗斯干涉大选签署行政令13757,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当天,俄罗斯驻美大使便联系了弗林(Michael Flynn)。在担任特朗普政府首个国家安全顾问后,弗林就是否曾与俄罗斯大使通电话讨论美国对俄制裁一事对FBI撒谎。2017年2月13日,弗林被迫辞职。

2018年12月28日弗林在开庭前。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月14日,也就是弗林辞职的第二天,特朗普和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在白宫共进午餐。据克里斯蒂说,在午餐期间特朗普表示:“既然我们已经把弗林开了,俄罗斯的事儿就结束了。”克里斯蒂笑着回答说:“不可能。俄罗斯的事情还远没有结束。2018年情人节那天我们还会在这里谈论这件事。”特朗普表示不解:“你什么意思?弗林和俄罗斯人见过面,这就是问题所在。我炒了弗林,问题结束了。”克里斯蒂说,没有办法缩短调查时间,但有很多方法可以延长调查时间。弗林的问题“就像你鞋底的口香糖”,很难摆脱。

午餐快结束时,特朗普提起了FBI局长科米,问克里斯蒂是否跟他关系不错,克里斯蒂说确实关系不错。这时候特朗普要求克里斯蒂打电话给科米,告诉他自己“真的很喜欢他,科米是自己人。”但克里斯蒂认为这个要求很“荒谬”,他并没有照特朗普的意思传递信息。

当天下午,特朗普在一次会议之后将所有人员支开,和科米进行了一对一会面。特朗普说:“弗林是个好人,我希望你让这件事过去吧。”

“你只需要写一封信”

2017年2月22日,特朗普的顾问告知时任副国家安全顾问麦克法兰(K.T. McFarland)特朗普希望她辞去职务,但只要她起草一份内部邮件,特朗普就可以让她在第二天担任美国驻新加坡大使。

时任副国家安全顾问麦克法兰(右)。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这份邮件中,特朗普希望麦克法兰写明弗林打电话给俄罗斯大使讨论制裁一事并非受到特朗普的指示。但麦克法兰表示,自己不能确认特朗普是否指示过弗林打这个电话,所以她不能写这封邮件。之后,麦克法兰联系了白宫的法律顾问艾森伯格。

麦克法兰在备忘录中写道:“为什么我要发电子邮件做声明呢?这对总统来说也是个坏主意啊,因为这会让任命我为大使的决定看起来是一种交换。”

大约在同一时间,特朗普要求自己的高级顾问和弗林联系,让他知道自己仍然关心他。特朗普高级顾问随即打电话给弗林对他表示,他是国家英雄。

“你把我一个人丢在了岛上!”

2017年3月2日,由于在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时任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宣布回避有关俄罗斯方面干涉2016大选的调查。对此特朗普感到怒不可遏。

2017年11月15日,塞申斯在国会作证。图片来源:东方IC

备忘录显示,特朗普曾对塞申斯说:“这太可怕了,都是因为你选择了回避。司法部长被认为是政府里最重要的任命。肯尼迪总统任命了他弟弟。奥巴马任命霍尔德,我任命了你而你却回避了!你把我一个人丢在了岛上,我什么也做不了。”

据时任白宫首席顾问班农(Steve Bannon)回忆说,他从来没见过特朗普如此愤怒,他对白宫总法律顾问麦克加恩大吼,称塞申斯是个软蛋。

之后,特朗普曾在公务出访中将塞申斯单独留下,再次表示了希望他不要回避俄罗斯调查的想法。3月6日,特朗普告诉自己的顾问,希望联系司法部从而知道自己是否在通俄门调查的范围内。

“他疯了,真是个疯子”

2017年5月3日,科米在国会就通俄门调查作证。两天后特朗普与女婿库什纳 (Jared Kushner) 和高级顾问米勒 (Stephen Miller) 在内的多人进行晚餐,在晚餐中特朗普首次表示了他想解除科米职务的想法,并让米勒做了记录。这封信应该是这样开头的:“科米,虽然我非常感谢你告诉我,我并没有因虚假的通俄门事件接受调查,但我相信美国公众已经对你作为FBI局长失去了信心。”特朗普特别强调要把没有作为调查对象放在信的开头。

5月8日中午,司法部长塞申斯、副部长罗森斯坦等在白宫召开会议,得知特朗普将开除科米。他们没有反对。但接下来的事情让塞申斯和罗森斯坦感到十分尴尬。

5月9日晚间白宫方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开除科米的决定完全来自罗森斯坦,没有任何白宫方面人员参与。”白宫方面还要求罗森斯坦发表同样的声明,确认是他开除了FBI局长科米,但被罗森斯坦拒绝。

5月10日上午,特朗普在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了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和俄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Sergey Kislyak)。特朗普告诉他们:“我刚刚解雇了FBI局长。他疯了,真是个疯子。因为俄罗斯我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没事了,我没有接受调查。”

“我完了”

2017年5月17日,罗森斯坦任命穆勒作为特别检察官,专门对通俄门进行调查。当时特朗普瘫坐在椅子上说:“哦,我的天哪,这太可怕了。我的任期到此结束了。”接着特朗普开始痛斥塞申斯,“杰夫,你怎么能让这种事发生?”随后特朗普告诉塞申斯,他应该辞去司法部长的职务。塞申斯同意辞职,并离开了椭圆形办公室。

前白宫总法律顾问麦克加恩。图片来源:Flickr

特朗普对穆勒的任命感到极度不安。当他第二次打电话给白宫总法律顾问麦克加恩时他干脆说道,“给罗森斯坦打电话,告诉他穆勒有利益冲突,不能做为特别检察官。”麦克加恩回忆,特朗普告诉他“穆勒必须走”,并且说“干完给我打电话”。

麦克加恩回忆说,他当时觉得自己陷入困境,因为他不想遵照特朗普的指示,但又不知道下次打电话时特朗普会说什么。因此麦加恩产生了辞职的想法。虽然他之后选择了留任,但特朗普试图开除穆勒的行为还是给麦克加恩带来了巨大的困扰。

2018年1月25日,《纽约时报》报道了特朗普曾在一开始就希望开除穆勒的消息。第二天,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打电话给麦克加恩的律师,希望他发表更正声明,否认特朗普曾要求他开除穆勒的传闻,但被麦克加恩拒绝。

2月6日,特朗普与麦克加恩在椭圆形办公室见面讨论《纽约时报》的报道。特朗普说:“我从来没说过‘开除’这个词,这报道看起来太糟糕了,你得澄清这个事,你是白宫总法律顾问。”

麦克加恩回答说,“你说的是‘给罗德 (罗森斯坦)打电话,告诉他穆勒涉及利益冲突,不能做为特别检察官。’”特朗普回答:“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接着特朗普质问麦克加恩他到底能不能做出更正声明,麦克加恩说了不。记录显示,当时会议的气氛“有点紧张”。

当知道和麦克加恩的谈话不属于律师委托人保密协定的一部分时,特朗普问道:“这些记录怎么办?你为什么要做笔记?律师不记笔记。我从来没有律师做笔记。”麦克加恩说,他记笔记是因为他是一名“真正的律师”。

“就说是为了领养孩子”

2016年6月9日,特朗普的小儿子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女婿库什纳、特朗普前竞选委员会主席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和其他至少4名人员在纽约特朗普大厦会见了俄罗斯律师Natalia Veselnitskaya,后者称手里掌握对希拉里不利的材料。

特朗普的小儿子小特朗普。图片来源:Flickr

在已经掌握的邮件中俄罗斯方面表示:“作为俄罗斯及其政府对特朗普的支持的一部分,俄罗斯皇家司法部(Crown Prosecutor of Russia)提议向特朗普竞选团队提供一些官方文件和信息,这些文件和信息将使希拉里和俄罗斯的交往涉嫌犯罪。”对此特朗普的小儿子回答说:“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太喜欢了。”

2017年6月22日,时任白宫战略公关主任希克斯(Hope Hicks)、库什纳和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一起去和特朗普谈话。当时库什纳带了一个文件夹试图给特朗普看,但是特朗普阻止了库什纳,说他不想知道这件事。

6月28日,希克斯第一次在库什纳的律师办公室查看到了关于上述特朗普大厦会晤的电子邮件。她回忆说,这些邮件让她感到震惊,因为它们看起来“非常糟糕”。第二天,希克斯与特朗普私下交谈,提到了她对这些邮件的担忧。她知道这份邮件很快就会与国会分享。特朗普似乎很沮丧,因为太多人知道这些电子邮件。

当天晚些时候,希克斯、库什纳和伊万卡再次会见特朗普。当时特朗普问库什纳什么时候要上交文件,库什纳回答说还要几个星期。特朗普回答道:“那就别管了。”

2017年7月8日,在得知《纽约时报》即将揭露2016年特朗普大厦会议的情况下,特朗普指导希克斯完成了他将让小特朗普发布的简短声明:

我叫库什纳和马纳福特过来讨论了一项关于收养俄罗斯儿童的方案。该计划多年前在美国家庭中很受欢迎,后来被俄罗斯政府终止。但这在当时不是一个竞选话题,也没有后续行动。

希克斯在短信最后对小特朗普说:“你还好吗?都归到你头上了。”小特朗普通过短信回答说,他希望在“讨论”之前加上“主要”一词,改成“我们主要讨论了一个关于收养俄罗斯儿童的项目。”对此小特朗普表示:“要是没有主要这个词要是以后又泄露了点儿什么的话,看起来我就是在说谎了。”

(感谢外经济贸易大学数字经济与法律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朱悦)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