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辞职,他和特朗普有过怎样的爱恨纠葛?

“当你在穆勒报告新闻发布会上面无表情地站在巴尔 (司法部长) 身后时,你在想什么?答案是我在想,‘我的工作就是面无表情地站在这里’ 。”

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图片来源:Flickr

 文 | 刘芳

“你不能避免批评的声音。在公务员生涯中,唯一能避免批评的办法就是呆在家里。但实际上必须有人来做这项工作,因此你必须接受这项工作所带来的批评。”——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

当地时间4月29日,任命特别检查官穆勒启动“通俄门”调查的罗森斯坦向总统特朗普递交了辞呈,预计于5月11日正式结束自己在司法部30多年的职业生涯。而与之同时落下帷幕的,还有他在整个调查期间充满争议的角色,和他与特朗普之间的爱恨纠葛。

辞职信中,罗森斯坦对任命他的特朗普赞赏有加。他说:“我感谢您给我服务国家的机会,感谢您在我们的私人谈话中经常表现出的礼貌和幽默,以及您在就职演说中设定的目标:爱国、团结、安全、教育和繁荣。”

同时,罗森斯坦对司法部在他任期的表现也十分满意。他说:“我们的国家更加安全了,我们的选举也更加安全,我们的公民可以更好地了解到外国的秘密势力企图进行欺诈、窃取知识产权和发动网络攻击的阴谋。”

罗森斯坦辞职信截图。

鉴于特朗普和众院共和党人在过去对罗森斯坦的攻击和罢免企图,美国媒体对这份辞职信的姿态纷纷表示质疑。《华盛顿邮报》作者布莱克(Aaron Blake)甚至以“罗森斯坦以屈服于特朗普的姿态正式退出(政坛)”的标题表达了对罗森斯坦的失望。

罗森斯坦和特朗普之间的纠葛还要从特朗普解雇前FBI局长科米说起。2017年5月9日,在科米于国会就俄罗斯干涉美国2016年大选作证6天后,特朗普做出了解雇科米的决定,并告知了时任司法部长塞申斯和罗森斯坦。

令罗森斯坦始料未及的是,在特朗普拍板当天晚间的新闻发布会上,白宫发言人将解雇科米的决定描述成罗森斯坦的单方面决定,并声称“没有任何白宫人员参与”。作为回应,罗森斯坦威胁辞职。这也是有记录以来,罗森斯坦第一次考虑辞职,而此时距他上任才15天。《纽约时报》援引消息人士称,他认为自己被利用了。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在理论上FBI局长和特别检察官都需要向司法部副部长报告,但科米和穆勒在联邦政府的资历远超过罗森斯坦,这也是罗森斯坦不能对科米被开除一事坐视不管的原因之一。

2013年6月21日,前总统奥巴马提名科米(左)接任穆勒(右)担任FBI局长。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资料显示,科米曾于2003年12月至2005年8月担任司法部副部长。也就是说,在罗森斯坦成为副部长14年前科米就曾担任过这个职位,是司法部的“老前辈”。而现年74岁的穆勒更是美国司法系统不可撼动的标志性人物之一。他曾于2001年代理司法部副部长一职,2001年至2013年担任FBI局长,之后由科米接任。

上任15天就要被特朗普拿来为开除司法部前辈“背锅”,这显然不是罗森斯坦理想的职业规划。2017年5月17日,罗森斯坦任命穆勒作为特别检察官开启了“通俄门”特别调查。鉴于时任司法部长塞申斯在国会听证会上就他与俄罗斯大使会面撒谎而回避,罗森斯坦就成了“通俄门”调查最高监督管理者。

塞申斯就他于俄罗斯驻美国大使接触撒谎大事记。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在罗森斯坦的支持下,俄罗斯干涉美国2016年大选的调查进行得非常顺利。2018年7月13日,也就是普京和特朗普赫尔辛基峰会前夕,罗森斯坦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起诉12名隶属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情报总局(GRU)26165小组和74455小组的俄罗斯军事情报人员。

紧接着,在6天后,罗森斯坦发布《司法部网络数字特别工作组报告 》(Attorney General Cyber-Digital Task Force),首次表明司法部将给私有领域和社会公众提供网络攻击预警情报。

也许是罗森斯坦在自己的工作上做得“太出色了”,2018年7月25日,11名共和党众议员对他提出罢免议案,理由是潜在利益冲突。当然,议案没有获得通过。

2018年7月25日,提出罢免的共和党议员乔丹(左)在听证会上与罗森斯坦对质。图片来源:C-SPAN

随后,共和党保守派和特朗普本人与罗森斯坦的矛盾在《纽约时报》披露后者计划启用《第25修正案》之后达到了顶峰。2018年9月21日,《纽约时报》特别报道称,罗森斯坦在2017年科米被罢免之后曾与司法部和FBI官员谈到对特朗普秘密录音,并启动《第25号修正案》的事情。知情人包括当时接替科米的代理FBI局长麦凯布 (Andrew G. McCabe)。

近日,麦凯布在新书《威胁:FBI在恐怖和特朗普时代是如何保护美国的》中披露了他与罗森斯坦谈话的细节。据称,森斯坦的原话是:“我去白宫时,从来没有被搜身,我可以带上录音设备,他们不会知道的”。

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第四款规定,副总统和大部分内阁成员可以宣布总统无法履行其职务所规定的权力和职责,如获得国会参众两院三分之二议员投票通过,即可以让总统下台。但这一条款极其复杂,通过后半个多世纪从未被使用过。

《纽约时报》称,在科米被解雇后的那段日子里,罗森斯坦“似乎很矛盾,很后悔,也很情绪化”。对此罗森斯坦在最近的演讲中表示:“我被记者问到的最愚蠢问题是,‘你在过去几年里真的有过几次生气和情绪激动的情况吗?’见鬼,当然!你在几年里都没有情绪吗?”

不过之后罗森斯坦充分展现了他的政治智慧。他先是发表声明否认了《纽约时报》的报道,紧接着他被安排与特朗普面对面恳谈了40分钟。从结果来看,特朗普不但没有解雇罗森斯坦,甚至与他“相谈甚欢”。用特朗普的话说“我们实际上处得不错。”

这种“相处得不错”一直持续到2019年3月穆勒调查完成。不论罗森斯坦是否在辞职信里拍了特朗普的“马屁”,这位在美国历史上最具争议性的司法部副部长之一确实用他的政治智慧走到了最后。

2019年4月18日,穆勒报告新闻发布会上,罗森斯坦面无表情站在司法部长巴尔身后。

上周四(4月25日,罗森斯坦参加美国律师协会晚宴时罕见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甚至还开起了玩笑。他说:“上周最多人讨论的一个话题就是,‘当你在穆勒报告新闻发布会上面无表情地站在巴尔 (Bill Barr) 身后时,你到底在想什么?’答案是我在想,‘我的工作就是面无表情地站在这里’ 。你能想象,除了站在那里之外我还能做什么吗 ?想象一下,如果我笑或者做鬼脸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和评论。”当时,观众给予了热烈的掌声。

罗森斯坦在演讲中还表示:“我不在乎警察、检察官和法官如何投票,就像我不在乎士兵和水手如何投票一样。这不关我的事。我只关心他们是否明白,当他们在工作岗位时,他们的工作只与法律有关,而不是政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