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写】爱上“夜上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爱上“夜上海”

鲜有城市可以在名称之前冠以“夜”字,以彰显其在夜间的城市魅力。在西方,这座城市叫巴黎;在东方,这座城市叫上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杨舒鸿吉 徐菲

编辑:徐菲

临近夜间11点,位于上海西藏南路251号的“谢谢四大JIN刚”店,收银台的电脑里,“你有一个新订单”的提醒声不曾间断,而堂食客人也陆续涌入。这家24小时营业的小店,正在迎来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

“谢谢四大JIN刚”店中最受欢迎的菜品是上海人口中的“四大金刚”——大饼、油条、豆浆、粢饭糕。每月3万多份的销量,令其成为上海名副其实的“网红店”。

“谢谢四大JIN刚”店。

老板谢振伟是上海本地人,因小时候弄堂口早餐摊上的“四大金刚”给其留下的美好回忆,令其有了自己开一家小食店只卖上海传统早点的想法。但如今早餐店变“深夜食堂”,却是“夜上海”带给他的“惊喜”。

在小店辐射的三公里半径内,有上海人民广场、上海大剧院、新天地购物中心、老西门、豫园、大世界、连卡佛、k11等知名景点、商圈、文化演艺中心和夜店。逛完街、看完戏、参加完聚会的年轻人们,在深夜走进这里,歇歇脚吃口饭。“这也是我把店开成24小时的原因,可以让城市里的年轻人随时随地吃到上海老味道。”谢振伟说道。

与“谢谢四大JIN刚”店相隔不远的大世界。摄影:Yiran Ding 图源:Unsplash

据他观察,店内的用餐高峰集中在夜晚12点、次日凌晨3点及6点三个时间段,“食客基本都是在附近活动的年轻人,这三个时段也是他们夜间活动离场的高峰。”

在谢振伟看来,开业四年多来,小店能做到月销3万多单,月均流水近百万元,除了“四大金刚”在上海人心中的特殊地位外,更大的原因是,店里的营业时间迎合了年轻人的作息,他最喜欢从每天晚上6点守候到次日凌晨,“在夜晚的店里,看着同龄人在这里吃饭、休息、交朋友,心里很满足。”

和谢振伟一样,喜欢在深夜“交朋友”的还有顾佳。

顾佳是上海一所大型医院的急诊科医生。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中,意外总是不期而至,他所坚守的科室成为救死扶伤的前沿阵地。急诊室夜间的接诊量,有时候比白天还多,遇上棘手的突发事件,通宵手术是家常便饭。深夜补充能量的唯一来源就是外卖。

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旗下外卖平台饿了么提供的数据显示,上海夜间外卖订单最为集中的区域是高校和住宅区,996工作制的科技、金融企业写字楼是订单集中区域第三名,紧随其后的就是以长海、瑞金为代表的多家沪上知名医院。

据顾佳观察,白天坚持带病工作,夜间挂急诊的病例并不鲜见,快节奏的生活让很多人无法在白天工作时间看病,只能选择夜晚下班后前来就诊。因为长期点外卖,顾佳的科室已经和外卖小哥有了默契。“外卖送达后,小哥都不会打电话告知,而是直接放在问诊台处,因为他知道如果我们在手术,是没有办法接电话的。而且他们送餐很准时,也是知道我们只能掐着时间吃饭。”

上海夜间活跃商户正不断增加。摄影:Yiran Ding 图源:Unsplash

饿了么数据显示,上海已成为全国餐饮消费能力最高的城市,而夜宵是上海市民“一日三餐”之外不可或缺的“第四餐”。其中,80后用户占到38.59%,90后用户占到38.14%,这两个群体是夜宵的主力军。相应的,上海本地夜间活跃商户的占比也正在增加。其中,2016至2018年,夜间各小时平均活跃商户数以年均52%的速度增长,凌晨3、4、5点活跃的商户数年均增速超过100%。

而发生在谢振伟和顾佳身上的故事,正是上海近些年繁荣“夜间经济”的一个缩影。

在世界范围内,鲜有城市可以在名称之前冠以“夜”字,用以彰显其在夜间的城市魅力。在西方,这座城市叫巴黎;在东方,这座城市叫上海。上海,可谓是近代中国“夜间经济”的诞生地。

1882年,英租界成立英商上海电光公司,电灯开始逐步取代煤气灯。同年建成的张园试燃电灯,游客争相围睹,视之为“天灯”。报纸记载,因电灯的引入,“租界中地火如林,夜游无须秉烛”。上海“不夜城”的历史就此开始。

1933年12月,有“远东第一乐府”之称的百乐门饭店在上海落成。此后十余年间,舞厅、酒吧逐渐成为上海市民的娱乐场所和海派文化发展的一个缩影。

百乐门资料图。

1968年,位于上海市西藏路北京路拐角的星火商店决定摘掉排门板,宣布采取昼夜不间断营业的方式运营。这一创新之举让其成为新中国历史上第一家24小时通宵服务的商店,也拉开了新中国“夜间经济”的序幕。

进入21世纪之后,上海“夜间经济”的体量越做越大。然而快速的发展,也不可避免的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

2016年之前,上海永康路是在沪外籍人士喜欢光顾的酒吧街,但午夜的喧闹让附近居民苦不堪言。居民商铺矛盾严重时,居民甚至通过向楼下泼水的方式表达不满。随后,扰民问题得到相关部门重视,并通过全面整治得以解决,但酒吧街也难再现昔日繁荣。

实际上,这一情况在世界范围内并不鲜见,阿姆斯特丹的夜生活一度被噪音、暴力、垃圾带来的负面影响环绕。2012年,由政府和企业出资成立的非营利组织阿姆斯特丹夜间市长基金会设置了“夜间市长”这一民间职务,负责沟通协调政府、夜间商业经营者和居民之间的关系。

普华永道思略特高级执行总监唐海燕近几年一直参与“夜间经济”的课题调研,她在日前撰写的一份报告中就指出,上海要繁荣“夜间经济”,政府制度设计上需不断优化、完善。

“上海‘夜间经济’管理需要尽快完成顶层制度设计,在不干扰居民生活的前提下,引导夜间经济从业者合理、合法地开展经营,并及时传递政策,以增加从业者的安全感,并通过对营商环境的改善,来鼓励更多的从业者加入夜间经济,提供更丰富、高品质的夜间经济的服务与产品。同时,城市也需要提升服务配套,比如交通、消防等,保证夜间消费的安全与便捷。”

南京东路步行街。摄影:Hyunwon Jang 图源:Unsplash

就在这份报告发出之前,上海市已开始行动。2019年4月,上海商务委等九部门出台《关于上海推动夜间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了推动夜间经济发展的十大举措。《意见》第一条举措就提出,借鉴国际经验,建立“夜间区长”和“夜生活首席执行官”制度。

当月,黄浦区率先推出夜间区长和夜生活首席执行官。黄浦区区委常委、副区长陈卓夫成为上海首位夜间区长,来自百联股份、上海新世界(集团)、上海外滩投资开发(集团)、中国新天地太平桥项目、上海豫园股份的相关负责人成为黄浦区首批“夜生活首席执行官”。5月,杨浦区也“夜间区长”,由副区长赵亮担任,七位来自杨浦区商业企业的管理人才,出任该区“夜生活首席执行官”,协助“夜间区长”共同推动杨浦夜市的繁荣。

“网红打卡地”巨鹿路闹中取静,其与周边多条背街小巷,已形成了集酒吧、餐饮、美妆、服饰、生活美学于一体的新商圈。近两年,小众潮牌店相继落脚于此。巨鹿路的发展,不仅得益于南京西路与静安寺商圈的人气聚拢优势,也与政府的柔性治理手段息息相关。近年来,上海静安区相关部门通过鼓励特色街区、举办各种集市来丰富夜间经济形态、激发街区活力、打造出一批以巨鹿路为代表的“夜间集市”。

巨鹿路夜景。

初夏将至,从繁华的南京西路拐进巨鹿路,你就能闻到街边咖啡店中手冲咖啡的馥郁香气,而在潮牌店内精心设计的灯光掩映下,路边的法国梧桐也更生俏丽。

国家信息中心产业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聂新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夜间经济已成为服务业发展新的着力点和促进消费的第二空间。上海夜间商业零售额已占全天的62%,着力打造城市夜间形象和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成为城市阶段性发展的必要选择。

谈及上海“夜间经济”的未来,“谢谢四大JIN刚”店老板谢振伟希望有更多小伙伴能够加入到深夜营业的行列中,“让深夜在外的同龄人吃好、喝好、玩好。让上海白天有阳光,夜晚有灯光。”

医生顾佳则希望通过互联网可以让上海的“夜间经济”更加方便快捷,“只需要在线一键下单,就能对症买药,把有限的医疗资源留给更需要的人。”

而在普华永道思略特高级执行总监唐海燕看来,互联网消费盛行的今天,发展“夜间经济”的目的已经变成了鼓励城市居民走到线下去社交和消费。“面对面的交流更能增进彼此的情感,上海之所以叫大上海,是因为它包含‘人生百态’,这也是上海的魅力所在。”

相关阅读:【特写】“不要小看上海的任何一个小酒吧”

                  【特写】大沽路夜市“求生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