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不要小看上海的任何一个小酒吧”

夜上海吸引力法则。

2018年世界杯期间,上海158坊热闹非凡。图片来源:158坊

记者:刘素楠 徐菲

编辑:徐菲

“女生就应该来上海。”Jessica说。

端午小长假的最后一天,夜幕降临,她坐在上海市巨鹿路158坊的Hooked餐厅里,和两位朋友庆祝生日。巨鹿路158坊隐匿于延中绿地的鱼型下沉式广场,从上空俯瞰,夜晚的158坊如同一只充满电力的眼睛,因此也被称为“魔都之眼”。

从天空俯瞰,158坊如同一只电力十足的“眼睛”。受访者供图

Jessica是湖北人,大学毕业后来到上海,目前在漕河泾一家IT企业做广告商业化运营工作。“小时候看的电影、读的张爱玲小说,让我觉得上海很适合女生,文艺、精致、文明。”周一到周五,“空中飞人”Jessica在北京、深圳、杭州和上海几座城市之间飞来飞去,虹桥交通枢纽成了她白天最常光顾的地方。2018年,她有100多个夜晚在外地的酒店度过。

她喜欢周末,约上几个朋友一起养生、美容、逛街,到了晚上吃个饭,再找个小酒吧小酌一杯,跳舞蹦迪,整个人松快了许多。她和朋友的夜生活聚集于巨鹿路、长乐路、富民路、衡山路、武康路……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好好赏味从小向往的这座城市。

“上海夜晚的魅力更多的是上海的魅力。”上海人王功鸣这样说道,他的另一个身份是158坊运营方上海大同延绿置业有限公司运营总监。“在上海,白天你能感觉到一个国际大都市的快节奏,到了夜晚,人们坐在一起,交朋友、聊天、看演出,或是一个人独饮一杯,都蛮好。”

158坊是上海新晋网红打卡地,聚集了21个异国情调的酒吧和餐厅。蓝色海洋风格的Hooked餐厅主打夏威夷料理,炸鱼薯条和海鲜饭广受好评。主厨Hardeep Somal来自英国伦敦,2011年跟随老板来上海开餐厅。在这里,他遇见了现在的妻子,一个拉脱维亚女人,随后两人结婚生子。“我和妻子从相遇到结婚,到有孩子,都是在上海。”现在,Hardeep Somal在沪上参与三家餐厅的经营管理。

其中之一的Hooked餐厅,每周一到周三营业到夜里12点,周五周六周日营业到凌晨两点。周末,人们结对而来。餐厅最忙的时候,Hardeep Somal一天炸了数百份炸鱼薯条,消耗了60-70公斤土豆。“上海和我9年前第一次来时已经有非常大的不同,这些年我也算是见证了上海的飞速发展。上海的餐饮业变化很快,年轻人都愿意来这里的酒吧和餐厅,我们需要一直创新。”

为迎合年轻人口味,Hardeep Somal一直在创新菜式。受访者供图

吃完晚饭,Jessica打算和朋友们找个酒吧玩。“在158坊很容易找到下半场。以前我们经常去TAXX,95后的年轻人特别多,而且地方很大。”

TAXX酒吧创立于2017年12月,是上海最大的电音酒吧,面积2800平方米,可同时容纳3000人。92年出生的Sean是这家酒吧的品牌总监。大学毕业后,他没有从事自己所学的体育专业,而是跑到上海,投身夜经济行业。“我喜欢结识不同的人,和他们聊天,交朋友。来我们TAXX玩的都是年轻人。”

在Sean看来,TAXX的最大魅力是异常丰富的主题活动。“现在的年轻人对‘百大DJ’都有点腻了。过去的酒吧,除了酒精、音乐以外没有任何乐趣。而我们每个月都有非常大型的主题派对,内容从‘小猪佩奇’到‘权力的游戏’都有,就是为年轻人提供一个场地,让他们按照自己的喜好扮演角色。”

让Sean津津乐道的一个活动,就是去年11月,网易总裁丁磊为宣传网易云音乐新上线“DI电音”电台,跑来TAXX打碟。实际上,不只丁磊,2018年上海时装周期间,一些设计师品牌已经开始选择酒吧作为秀场,发布新品。以往聚焦了模特、设计师、造型师、摄影师、媒体、买手、观众的时装秀,变身为互动更多、乐趣更多的时装派对。

这些早早嗅出商机的品牌方,在将酒吧作为营销新阵地的同时,也为上海夜生活注入新内容。

“很多品牌都开始把新品发布会和夜生活绑定在一起。去年TAXX接下的品牌发布会、企业年会就有40场。我们不单单是提供场地给品牌方,还会帮他们把整个方案按年轻人的口味和喜好进行完善。”Sean说道。

网易总裁丁磊在TAXX打碟。受访者供图

越来越多年轻人的涌入,是促使上海酒吧经营形式发生改变的主因。TAXX总经理Rain2003年开始从事酒吧行业,据他回忆,2008年之前,上海的酒吧消费者更多是港商。2008年是一个分水岭,酒吧主流消费人群变成大陆做生意的老板们。Sean则发现,近5年,上海酒吧的消费群体越来越年轻化,海归较多。“电音是从国外兴起的,国外有很多电音酒吧,海外留学生回国的时候,将夜生活习惯带到了国内。”

“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年轻人轻而易举就能接触到国外的音乐文化,他们也非常渴望能够深入了解。”用DC漫画《蝙蝠侠》中一座精神病院ARKHAM命名自己酒吧名字的Jacky Shao,8年前还是个朝九晚五上班的白领,当初他不顾家人反对创业开酒吧,也是因为热爱音乐和上海的夜生活。

ARKHAM酒吧创始人Jacky Shao。受访者供图

“我一直坚持从国外引进独立音乐人,让国内的文艺青年可以看到真实的艺人、看到艺人的Live Show、感受他们的音乐文化。8年前,我们的受众人群多是外国人,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开始喜欢这些小众音乐。”Jacky Shao说道。

夜色渐浓的上海,美国人Danny Zanker拖着自己的大贝斯走进158坊,开始和朋友们在JZ Club的排练。10年前他从纽约来到上海,原本打算待上一年便回去,但最终却选择留在这里开展自己的音乐生涯。“因为上海的观众更懂爵士乐。”

JZ Club创始人任宇清是个地道北京人,十几岁时他就开始了职业乐手生涯,在上世纪90年代的摇滚潮中,他曾给何勇、张楚、窦唯、崔健、刘元等歌手的乐队担任贝斯手,22岁便到达了职业乐手的人生巅峰。2000年,他去新加坡留学,一年之后回国,选择在上海生活。

“我先选择了爵士音乐,然后才选择了上海。”任宇清说,“在中国的城市中,上海最具有爵士音乐的气息。1910到1930年代,上海曾是亚洲的爵士音乐中心。”

JZ Club创始人任宇清。受访者供图

2004年,任宇清创办了爵士酒吧JZ Club,经常邀请国外一流爵士乐手和乐队来上海演出。他自豪于JZ Club曾走出3位世界级爵士乐明星,“两个美国人和一个丹麦人,都从国外学大学毕业,来上海演出,然后选择在上海居住生活,一个待了7年,一个待了12年,另外一个待了8年。”任宇清说。他们是曾四度获得丹麦音乐奖最佳爵士演唱专辑的丹麦爵士女歌手Sinne Eeg、在德国科隆西德广播大乐团担任首席长号的美国长号演奏家Andy Hunter和三度获德国回声音乐奖提名的美国爵士小号演奏家Theo Coker。

“都是一给他们写邀请信就特别高兴,说我们真愿意来。这就说明这个城市潜在的文化能量有多大,更多年轻人、音乐家是特别希望可以在中国有更好的发展的。”

Theo Coker、Andy Hunter、Sinne Eeg

已经在上海工作十几年的Zane Goutard,喜欢称自己是“新上海人”,作为上海大同延绿置业有限公司首席运营顾问,她最近正忙着为158坊注入更多新业态,“国外有博物馆之夜,我们也可以有这样灵活性的夜间活动。我对夜生活的要求是必须要有文化、有内容,包括演出、不同的秀,要有良好的户外和室内环境。”她透露,158坊近期将和以视觉创意艺术为主题的M50创意园区进行更广泛的合作。

任宇清喜欢带着外国朋友到万丽酒店楼顶的JZ Latino酒吧,那里有一个露台正对着有632米高的上海中心大厦。站在露台上,浦江夜景一览无遗,现代化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建造于100多年前的万国建筑群静静矗立,有着400余年历史的豫园流光溢彩。“这个比曼哈顿怎么样?”他总忍不住问上一句。

在他看来,夜上海的魅力不仅仅是历史与当下在同一时空的交织与融合。“上海的夜生活很大部分是被文化支撑的。一提夜生活,一些人会认为不健康,但上海的夜生活不是纯娱乐型、发泄型的内容,不是泡脚、搓澡、看电视。真正拉动上海夜生活的核心力量是文化。”

2018年世界杯举办期间,158坊人声鼎沸。受访者供图

他把这些充满文化演出的酒吧视为一个个“文化根据地”,再往上才是剧院、大型节庆活动。“因为从这些酒吧里走出过太多真正的艺术家,上海也已具备培养世界艺术家的土壤。在上海,365天,天天有好的演出,这才是一个国际大都市应该拥有的夜生活。”

“不要小看上海的任何一个小酒吧。”这是他给所有人的忠告。

相关阅读:【特写】爱上“夜上海”

                  【特写】大沽路夜市“求生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