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气候危机也是种族主义行为的一种

若气候危机来临,最先遭殃的是有色人群。

2009年,台风翁多在菲律宾马尼拉马里基纳市造成严重洪灾。自那以来,每年平均有2100万人因与极端天气有关的灾害而流离失所。来源:Greenpeace / Gigie Cruz-Sy

冰山正在融化,气温节节上升,野生动物以惊人的速度灭绝。土地荒漠化的面积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生物多样性地区变成了荒地。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的“生命地球指数”(Living Planet Index)显示,脊椎动物的野生种群在40年内平均下降了60%,需要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干预的气候相关自然灾害的数量在同一时期翻了两番。

然而,我们的破坏行动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我们继续燃烧更多的化石燃料,提取更多的矿物和金属。我们正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砍伐森林和农场。

根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汇报,我们只剩下十年的时间来减排并扭转这些趋势,以避免气候崩溃失控的风险,事态刻不容缓。

最先遭殃的地方

那些生活在南半球的人和北半球的工薪阶层、不稳定阶层在气候危机中最先遭殃。他们大多是黑色或棕色人种,其中女性所占比例更大。最为铺张的排放者和消费者生活在北半球。

预计在未来几十年,印度次大陆、中东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大片土地将变得过热,最终不适合人类居住。许多低洼的沿海地区和岛屿,包括大量人口密集的地区则很可能被海洋吞噬。根据IPCC的数据,拥有1.65亿人口的孟加拉国将受到特别严重的打击:到2050年,该国估计有2700万人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威胁。成千上万的人已被迫搬家。

气候危机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系统性种族主义行为,这些恶行的中心是公司权力。

我们不只要谈论化石燃料行业——有史以来最赚钱的行业,也要谈论那些肆意攫取地球资源的大型公司,它们的大批量采掘项目造成50%的碳排放和超过80%的生物多样性丧失。它们的避税和利润转移已经从全球南方掠夺了数十亿美元。

根据非洲开发银行的数据,从1980年到2009年,非洲至少从非法资金流动中损失了1.2-1.4万亿美元,在此期间,每年有超过300亿美元离开非洲大陆,是发展援助的三倍。自1980年以来,世界范围内的发展中国家在贸易、偿还债务和其他金融外流方面付出的净流出超过16万亿美元。

真正的暴力

这个系统还伴随着真正的暴力。《卫报》与Global Witness的合作监测显示,仅2017年,全球就有200多名土地和环境维护者被杀。自2014年以来,遇害者数量几乎翻了一番。

最著名的受害者之一是洪都拉斯土著活动家贝尔塔·卡塞雷斯(Berta Cáceres)。伦敦最近举行了一场名为反对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的抗议,位于抗议中心的粉色小船被赋予了贝尔塔的名字。她于2016年在家中被暗杀,因为她在一系列环境和人权问题上采取行动。

贝尔塔·卡塞雷斯

在北半球,黑人和棕色人种首当其冲地受到气候相关问题和企业榨取主义的冲击。环境、食品和农村事务部(Department for Environment, Food and Rural Affairs)发布的影响评估显示,英国黑人暴露在空气污染中的可能性比白人高出28%。美国华盛顿大学2017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在一氧化二氮污染暴露等级方面,种族是比收入更显著的因素。针对少数民族的公开暴力行为粉碎了针对达科塔石油管道计划(Dakota Access Pipeline,抗议者遭到武装士兵的驱逐)和海岸天然气管线(Coastal GasLink,加拿大液化天然气发展战略的项目之一,示威原住民的营地被皇家骑警强行拆除)的原住民抵抗。

大公司拥有可以为所欲为的力量,为了获得利润,它们残酷地攫取他们想要的人或其他资源,这带来了新殖民主义和生态灭绝。

自由的流动

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自由流动的机会。根据英国内部流离失所监测中心(Internal Displacement Monitoring Centre)的数据,自2008年以来,每年平均有2170万人因极端天气相关灾害而流离失所。环境正义基金会(The Environmental Justice Foundation)估计,到2050年,全球变暖将迫使约1.5亿名气候难民离开他们的祖国,6亿以上的人将面临流离失所的风险。

想要前往北半球寻求安全的人们面临着世界上最危险的移民路线和严重的暴力,包括强奸和死亡。2014年至2018年间,仅在地中海地区就至少有14795人死于前往欧洲的途中。那些进入英国的人面临着威慑移民的“敌意环境”(hostile environment)政策,一旦处理不通过,还可能面临无限期拘留。发达国家的一切工作都围绕着政府的压迫性移民法案运行,让那些被法律认定为“非法”的移民举步维艰。

边境管理者的主要目的是阻止南方公平地获得北方通过偷窃囤积的财富,同时让他们无法逃离化石资本主义的影响范围。边境管理是构成剥削主义和不平等经济的关键部分。

激进的团结

作为活动家,我们的反应必须是激进的团结。气候正义要求我们与气候破坏的残酷种族主义逻辑中受害最深的人站在一起。我们必须在运动之间建立联系,因为群体的多样化生态对企业和国家权力的威胁更大,并且更有可能成功。

作为移民权利和气候司法活动家,我们必须互相帮助,不仅因为我们的目标是相同的结构,也因为我们都是为了生命和正义斗争的成员。通过团结,我们可以共同扭转全球种族主义和生态崩溃的趋势。

(翻译:冷君晓)

来源:红辣椒

原标题:Power beyond borders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