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纽约时报】Uber用户成为大票仓 美国总统候选人们都抢着要搭顺风车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纽约时报】Uber用户成为大票仓 美国总统候选人们都抢着要搭顺风车

无论是司机,还是用户,Uber背后庞大的选民人口政治上的忠诚度并不是铁板钉钉的事。因此,这项颠覆了美国出租车行业的叫车服务公司现在又成了2016美国总统选举各路人马竞相拉拢的对象。

图片来源:CFP

美国,旧金山——杰布·布什(Jeb Bush)在总统竞选途中赞扬Uber实现了自给自足的美国梦,而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则暗示,Uber提出了事关当代工作财务安全的“艰难问题”。另一位总统候选人则表扬Uber暴露了政府监管的过时,而马丁·奥马利(Martin O'Malley)认为,它揭示出美国需要新的劳动法。

叫车服务Uber在颠覆了美国出租车行业、带来了“应需型经济”的新时代之后,现在又出人意料地成了入主白宫这场争夺战的一个指标。美国左派和右派之间正在形成一场关于工作的未来、雇主的责任、技术的益处以及职场监管必要性的大辩论,而Uber则在这场辩论中占据了中心位置。

美国工人财富增长停滞、收入不平等不断加剧等问题已经主宰了美国总统宝座之争,Uber在其中成了一个触手可及的象征,代表着美国的经济目标和民主党以及共和党的焦虑。某种程度上,它就跟八年前零售巨头沃尔玛的一些做法所具有的象征意义一样。

“它已经变成了一个切入点,让这些总统候选人能够切入他们不得不关注的事情。”即将出版新书探讨Uber与共享经济的作家史蒂芬·希尔(Steven Hill)说,“它对我们的经济同时具有象征意义以及实实在在的重要性。”

但这家公司全面且跨越党派的吸引力、特别是在消费者中的吸引力,却是一个标志,表明它的拥护者和批评者们正在模糊人口统计学和意识形态上的界线。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拥抱Uber,不只是把它当作一个榜样,用来标榜自己的自由市场精神以及对根基深厚、受政府保护行业的鄙视,同时也是把它当作一个竞选战略,靠它架起一座桥梁,进入这家公司蓬勃发展、但传统上属于民主党势力范围的城市。上周四,布什访问左倾城市旧金山,在当地进行民调的时候,很应景地叫了一位Uber司机。这位司机开着一辆黑色的丰田凯美瑞把他送到了一个竞选活动的现场。

“感谢你开车送我!”照相机快门响成一片的时候,布什大声地说了这么一句。

甚至就连民主党的候选人们,虽然他们不满意Uber只把司机当作独立承包人、而不是可以享受医疗服务和退休福利的全职员工,但还是不愿贸然批评这家公司。他们担心因此而疏远了年轻一代的自由主义消费者,因为他们十分渴望获得这些人的选票;他们也担心疏远了科技公司的高管们,因为他们还要依赖这些人的政治捐赠。希拉里在担心Uber司机财务命运的同时,又赞扬这项服务的所有者们“创造了激动人心的机遇”。

对这两个政党来说,从员工到用户,Uber以及它在共享经济大潮中的那些同类,也就是公寓共享服务供应商Airbnb、“跑腿服务”在线外包市场TaskRabbit这些公司上下所有层面的政治忠诚都并不确定。2016年,他们的团体选票都等待着两党去争夺。

“现在还不清楚谁将是政治上的赢家。”代表这些新行业的自由职业者联盟(the Freelancers Union)创始人兼执行总监莎拉·霍洛维茨(Sara Horowitz)说,“如果能够清楚地阐明自己打算怎样增加这些工人的收入,让他们成为中产阶级,那样的候选人就能在这里获得更大的支持。”

总统候选人们都在狂热地讨好千禧一代,而这一代人已经离不开Uber,其中许多人都在到处宣扬自己对这项服务的喜爱之情。

总统候选人、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是Uber的一位忠实用户。他曾经前往这家公司在华盛顿的办公室,批评美国的监管政策实质上禁止了这项服务及Lyft这样的竞争对手在迈阿密戴德县开展经营活动(但无论如何,它还是在运营,只是要忍受罚款)。卢比奥最新出版的书里甚至专门有一章,名字就叫《把美国变成Uber的安全之地》(Making America Safe for Uber)。

总统候选人兰德·保罗也自称是Uber的常客,他把这项服务叫做新经济的使者——这种经济的动力是消费者的参与,而不是政府的官僚主义。

“人们可以给Uber司机评级,可以住旅馆。”他最近说,“随着信息传播越来越广泛,大家可能越来越不需要政府。”

Uber信徒布什一直在反复鼓吹这家公司,把它树立成了一个榜样,用来说明长期免受竞争、已经固化的行业在面临来自创新企业家们的挑战时会出现什么情形。

“我们都看到了这场出租车公司对抗互联网汽车服务公司的战争。”布什不久前在一次阐述经济问题的演讲中这样说道,“我今天到这里来不是要偏袒哪一方。但我认为政府也不应该偏袒。”

虽然布什满腔热情,但旧金山的那位Uber司机却没能认出他来。

“我完全没想到。”现年35岁、来自也门的姆尼尔·阿尔加扎里(Munir Algazaly)说。当时,就是他为布什开的车。

民主党人对Uber的热情略逊一筹。马里兰州前州长奥马利偶尔也会使用Uber。他在一份竞选声明中称,“我对Uber这类公司的前景很乐观,原因是它们在激发全国各地城市的活力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但他警告称,“随着Uber这样的公司成长壮大,我们需要更新我们的劳动法。”他的建议是,让员工福利变得更轻便灵活,这样,为Uber这样的公司效力的人们换工作的时候就能带着保险一起走;另外,降低难度,让这类工人能够更容易地成立工会组织。

希拉里则暗示,Airbnb和Uber这样的公司“释放了创新”。但“劳动保护措施”(workplace protections)的缺位引起了她的担忧。她同时也疑惑,在如今这个新的、由手机应用支配的兼职劳动时代,“未来的好工作到底是什么样的。”

希拉里还没有用过这项服务,虽然她常常暗示,但却小心地避免指名道姓地提到Uber。据了解双方谈话内容、获得授权匿名讨论双方私下交谈内容的人士称,希拉里的竞选团队很有外交手腕,曾经联系过Uber的最高层人士,让他们明白,她演讲中的哪些措辞会给这家公司带来关注。

劳工领袖们,其中许多似乎已经听腻了希拉里对这个新兴行业的评论,正在要求更鲜明、更有力的评论。他们辩称,问题涉及这个行业从业人员的经济安全。尽管股票发行给这些技术的所有者们带来了财富,但普通的行业工人们却没有获得传统雇佣架构所带来的报酬与保护。

代表蒙大拿州及华盛顿州工人的国际服务雇员联盟地方775分部(the Service Employees International Union Local 775)总裁大卫·罗尔夫(David Rolf)说:“更有头脑的工会和民主党人未来会努力找到一套21世纪的政策,确保真正创造财富的人也能参与分享财富。”

针对几位Uber司机的采访则显示,尽管他们都夸这家公司工作时间灵活,但他们同时也渴望获得更大的保障。

“Uber为许多需要额外工作及收入的人们所做的一切很好。”已经有两年工龄的Uber司机奥古斯丁·坎图(Agustin Cantu)说。但他同时还说:“现在关于他们如何对待司机、如何看待司机的问题还需要一些监管政策。”

Uber这一方已经通过一系列政策说明直接向两党的各位总统候选人及他们的助手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这家以激进扩张闻名的公司态度坚决,希望竞选活动能够转化为客户。

“我们希望,每一场竞选都选择Uber作为竞选工作人员的交通方式。”这家公司的发言人马特·麦凯纳(Matt McKenna)说。他还补充说,“Uber已经进入了所有举行初选的州,同样也进入了两党举行全国代表大会的城市。”

各路竞选活动都纷纷接招。根据公开的四月至六月竞选支出明细,共和党候选人泰德·克鲁兹(Ted Cruz)的竞选班子成员在这项服务上消费了1168.84美元,远远高于希拉里团队(219.32美元),但比杰布·布什要少(1396.40美元)。

目前,2016年Uber初选的获胜者是:兰德·保罗。他的竞选活动在这项叫车服务上的支出是1428.20美元。

(译者:轩然)

来源:纽约时报

原标题:UBER'S MUCH MORE THAN JUST A RIDE SERVICE IN THIS PRESIDENTIAL RACE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