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扎克伯格的那句“快速前进、打破常规”站不住脚了

市场将惩罚过早过快的增长,在医疗保健、金融服务或其他关键行业,让客户采用不成熟的解决方案是存在道德问题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赫曼特·塔内加(Hemant Taneja)

如今,许多企业家都遵循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那句现在变得很有名的座右铭:“快速前进,打破常规。”原本扎克伯格只是想用这句话来影响企业的内部设计和管理流程,不曾想它却精确地把握住了企业家看待颠覆的态度,那就是越多越好。

企业家们不顾离线管理系统的优点和基本原理,一心只想尽快将产品交到消费者手中。可以说,“快速前进,打破常规”是越来越站不住脚了。

被誉为“华尔街教父”的拉里·芬克(Larry Fink)在2018年致CEO们的信中,阐明了建立新的各行各业利益相关者问责制的必要性。在科技领域,风险资本家必须积极推动这一变革。基因组学、区块链、无人机、虚拟现实、3D打印这些未来的科学技术将会对生活产生巨大而且深刻的影响,这是过去十年的技术难以匹敌的。与此同时,公众将继续对科技公司在数据等方面的滥用感到厌烦,并将青睐那些能够解决经济、社会和环境问题的企业。

简而言之,“快速前进,打破常规”的时代已经结束。同时,“最小化可行产品”一定会被“最小化良性产品”取代。

“最小化良性产品”指的是那些考量了对利益相关者的影响,并建立了潜在危害防范机制的新产品。对于风投来说,提问是我们这个行业的重要工具。如果我们要在21世纪依然保持创新,那么我们需要通过改变我们向公司提出的问题,来改变公司的建立方式。为了更好地评估初创企业技术的社会影响,我列出了每个公司都必须回答的八个问题。另外,这些问题也值得每个风险资本家仔细思考。

1. 你希望你的产品能带来什么系统性、社会性的改变?

如果一个创始人立志于建立一个真正具有变革性的科技公司,他应该理解这种变革意味着什么样的可能性。当我问企业家这个问题时,我希望他们能够深刻认识到,他们对未来的愿景应该包含对其他技术、趋势和利益相关者的考虑。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他们具有同理心。

我想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假设我正在与一位致力于延长人类寿命的企业家交谈,我们会看到一个试图用自动化来解决劳动力市场的混乱的愿景,以及一个最小化良性产品(试想一下,当人们寿命更长、工作机会更少时,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我们还应该看到收入差距的问题(社会会允许富人的寿命是中产阶级的两倍长吗?或者,社会会允许富人拥有穷人3倍长的寿命吗?社会应该允许吗?)未来那些最好的领导者将会注意到这些关联,并在一开始就为它们做好计划。

2. 你将如何保持产品的优点?

十几岁时,我在印度长大,然后移居美国。Facebook让我能够与儿时的朋友保持联系,这给我带来许多快乐。绝大多数Facebook用户都有诸如此类的故事。但是,Facebook和它的许多创新虽然在数据上显示良性,却不是全面良性的。也就是说,少数邪恶的用户能够并且已经造成重大伤害,这使得Facebook在公司未能预测和预防最坏情况这件事上成为典型例子。

在预测和预防最坏情况这一点上,未来的初创企业必须做得更好。我的朋友前美国首席数据科学家DJ·帕蒂尔(DJ Patil)认为,企业的目标不应该是拥有完美的洞察力,而是合理地预见未来。

以基因组学为例,CRISPR技术让我们能够编辑基因。基因编辑的前景固然令人兴奋,但基因编辑带来的严重社会危害也不容忽视。如果富人能通过基因编辑让自己或者他们的孩子更好看、更有运动能力、更聪明,这将会带来新的生物鸿沟,进一步扩大人与人之间在财富、机会和渠道方面的现有差距。

为了防止基因编辑被滥用,社会必须制定法规(这可能会彻底扼杀创新),或者让公司和监管机构合作解决获取渠道不公平的问题。显然,后一种做法更为可取。

基因组的例子也许比较极端,但是这个例子是想说明每个企业家都应该有应对风险的计划。毕竟,消费者和监管者对统计(甚至选择性)优势的容忍度正在逐年下降。

3. 你如何在个人层面上产生最大的影响?

正如我在《去规模化》一书中写的那样,如今AI和强大的平台允许创新者以惊人的速度创造影响。这意味着,影响将越来越多地来自那些更精确、更有效地服务于更小范围客户的公司。我希望创始人能够理解这一点。

当我开始与糖尿病护理管理公司Livongo的创始人Glen Tullman合作时,我们希望优化服务,以进一步提升影响力。大众市场将糖尿病患者分为两类:1型或2型。但是,我们都知道每个病人有着不同的痛苦,需要不同的照顾。诚然,标准化治疗允许护理提供者能够诊治大多数病人,但是我们相信,通过提供个性化的、预防性的医疗保健解决方案,我们可以给病人的生活带来更多积极影响,无论他们属于哪一种类型的患者。

如今,Livongo通过提供指导和数据洞察来帮助患者降低糖尿病的严重程度,从而与强生(Johnson & Johnson)和联合健康(UnitedHealth)等医疗保健巨头进行竞争。我想,如果我们一开始就接受了目前的市场前提,那么我们就不太可能为糖尿病患者提供个性化的方案而努力。

4. 你认为最佳的增长率应该达到多少?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你如何让公司继续承担责任?

当人们在谈论风险投资时,一定会提到增长这个问题。对于任何公司而言,最佳增长率取决于以下几个因素:招聘员工的速度、提供服务的复杂性、扩张的资本密集度、公司的规模大小、公司的成熟度、市场内的竞争等等。

风险投资家往往推崇“赢者通吃”这个观念,不惜以影响最初的客户目标为代价,极力推动公司扩张。这一点现在越来越说不通,这是因为:规模更小的解决方案取代现有方案的速度意味着低于标准的服务将被取代。市场将惩罚过早过快的增长,更不用说在医疗保健、金融服务或其他关键行业让客户采用不成熟的解决方案是存在道德问题的。我们不应该忽视“先落地再生根”这句古老的商业格言的道德含义。今天,当我和企业家谈论他们成长的速度时,我希望他们认识到创造一个“良性”的产品也许需要他们比在其他情况下成长得更慢。

5. 负责任地运用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框架是什么?

从长远来看,创始人如果想要继续使用科技、形成与监管者的合作、赢得消费者信任,就不能形成“黑盒”AI。也就是说,创新者必须能够用简单的语言来解释这些复杂的算法是如何得出结论的。如果你对AI的医学诊断运作原理没有一个基本的了解,你还会相信它得出的医学诊断结果吗?如果你不明白AI做出刑事判决的逻辑,你是否能够信服它对你或者你爱的人的判决结果呢?

如果一个企业的创始人能够简单、易懂、诚实地把复杂的AI解释清楚,这个企业的产品将会获得持久的成功。更不用说,产品成功的前提原本就是建立于创始人对AI的理解之上的。

同样,在产品对个人数据的收集和使用上,消费者要么没有心理准备,要么知之甚少,因此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对数据的收集和使用产生了不满。我们对此并不陌生。不管目前政府是否会采取相应的行动,值得注意的是,AI以完全公开透明的方式收集、记录、使用数据必定是大势所趋。创业者若是能够早些明白这一点,就越有可能在未来的竞争中赢得优势。

6. 你的企业是否形成了一个有利于创新的生态系统?

比尔·盖茨(Bill Gates)说过,当“消费者使用某种产品或服务所获得的经济价值,超过创造该产品或服务的公司所获得的经济价值”的时候,这个平台便成形了。

这种对真正意义上的平台的愿景将指导未来的监管,原因很简单:创造共享价值阻碍了创新。形成一家垄断巨头的旧规则注定要发生改变。

事实上,Amazon、Google、Facebook这些表面上免费的平台已经变成了21世纪的垄断巨头。Amazon上的一家小小的零售商怎么和具有大数据优势的Amazon相抗衡呢?(然而Amazon所具有的大数据优势恰恰就是这些零售商所促成的)虽然大数据的运用让这些垄断巨头得以提升它们的产品,但是大数据也在扼杀创新,从而损害竞争,并最终伤害到消费者。

这些对数据形成垄断的巨头不仅有责任促进价格公平,也有责任支持发展充满活力的创新型经济。除此之外,就只有让政府使用限制性的干预措施一条路可走了。

7. 如何在企业中定义和促进多元化?

这些数字让人震惊:在去年,各大基金中的创业合伙人只有8%是女性,小于3%的基金雇用了非洲裔或拉美裔的创业合伙人,小于3%的风险资本流向了全女性阵容的团队(相比之下,有79%的风险资本流向了全男性阵容的团队)。尽管美国上一次普查表示有35%的企业由女性所有,28%的企业则由少数群体所有,但是同期仅有13%的风险资本流向少数群体。风险投资公司First Round发现,在它的投资组合公司当中,有女性创始人的公司比拥有全男性创始人团队的公司投资表现高63%。我们必须意识到风险投资行业中的一个重要的事实:长久以来,市场在选择接受风投的企业创始人时处于失灵的状态。

如果我们积极改进风险投资的策略,投资者们将会在提升投资组合的多元性和包容性中会获得经济利益。

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的研究表示,多元化的团队在业绩、人才招聘、客户导向和员工满意度等方面上表现更佳。这是因为企业中多元的视角有利于企业从用户的感受出发,从而推出更好的产品。我们鼓励创始人运用现有的方法来减少招聘过程中的歧视,比如瑞贝卡·奈特(Rebecca Knight)提出的一些方法:进行标准化面试、向应聘者索要作品、在简历筛选时隐去应聘者姓名、不凭借所谓的直觉来评判应聘者。

8. 你的公司如何灵活地响应政府的监管,并对受到产品影响的利益相关者负责?

几十年来,创业者们都为政府监管感到担忧。但是,政府监管本身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监管不力。随着科技越来越普遍、强大、难以理解,监管不力的威胁日渐增长。如果我们不尽早积极地参与到政策辩论当中,监管者容易出现矫枉过正的态势,从而破坏经济价值,削弱国家的竞争力。

大谈特谈一个产值达数十亿、极具颠覆性的商业构想,却忽视这个构想可能面临的监管,这样的做法是极其荒谬的。我常常发现,创业者们对他们可能面临的监管障碍普遍缺乏了解。创业者最起码要了解自己所在的市场中主要决策者是哪些人,并思考与他们合作的方式和时机。和监管者因危机而产生的交易关系,既不有效,也不具有价值;持续、一致的对话才能让监管者更加了解市场,从而带来一个更加完善的监管机制。

最后一点,风险投资者总是利用现有的最新数据,在没有掌握充足信息的情况下,对高素质人才、创新的理念、商业模型、不断变化的市场性质得出结论。提出以上几个问题,能让你对企业家是否能够处理好创新所带来的意外挑战有一个更好的了解。

投资于负责任的创新,不仅有益于社会,还能提高科技创新在民主体制中的生存能力。对于风险投资者来说,这才是明智之选。

(作者赫曼特·塔内加是硅谷风险投资公司General Catalyst的董事总经理,《去规模化:人工智能和新一代企业如何创造未来经济》(Unscaled: How AI and a New Generation of Upstarts Are Creating the Economy of the Future)一书的合著者。本文由刘静珊翻译。)

来源:哈佛商业评论

原标题:“快速前进,打破常规”——扎克伯格这句座右铭怎么越来越站不住脚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