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卢向华:互联网企业的英雄光环为何消失了?

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互联网企业大约只需要两到三个月就可以改变旧模式,但对于社会来说,接受变化需要更长的时间。

孙金云:走向垄断的平台要如何被打破?

走向垄断的平台,以及垄断随之带来的社会福利的净损失,将和顾客构成平台价值的属性产生冲突和矛盾。

裁员1/3竟反馈良好,网飞的“反直觉”操作靠谱吗?

“没有公司会因为读了一本书就变成网飞。”网飞模式是学不会,还是不能学?

葛长银:如何让企业存货占用资金为零

这种一方出库房,一方出货物,在保证生产供应的前提条件下,延迟付款时点的“零库存管理”模式,是中国企业在市场经济环境中又一大管理方法的创造。

“2020年影响财会的十大技术”出炉,谁让会计人又爱又恨?

因部分工作职责的重复和琐碎,部门难以直接为公司创造收益,加之信息技术的迭代更新,如今会计从业者的饭碗已经不再“铁”。

管理者每日三省:我比打工人更博学吗?

仅有18%的员工认为领导了解其工作内容,约有60%的员工认为管理者不能有效地帮助自己培养当前以及未来工作角色所需的技能。那是谁给了领导指点一切的自信?

朱岩:旧生产关系被打破,中国的智慧人口红利刚刚开始

为了匹配新基建带来的生产力重新布局,工业时代层级化的生产关系将被颠覆,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发行便证明了这一点。

安筱鹏:消费者主权崛起,企业需要这三场革命

对于大多数企业家来说,转型不取决于喜不喜欢,而是不得不做。

为什么不要向阿里和京东学习平台战略?

战略虽指引企业向正确的方向前行,但如果过度沉溺于制定“完美计划”,恐将掉进纸上谈兵的陷阱。

论数字领导力:数字科技时代的国家治理

数字科技作为引领这一轮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的战略性技术,对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等各方面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王小毅:直播电商,平台、主播、品牌商、MCN谁能笑到最后

我们研究比较了所有头部主播,不论是传统电商平台的薇娅、李佳琦,还是短视频媒体上的罗永浩、辛巴,都是以直接改变流量为目的,即新的品类、新的人群和新的购买频次,本质...

AI变成罪恶帮凶,IBM终止面部识别

对实验条件的苛刻要求、在模糊性方面的应对无能,会使AI连基本的小事都无法顺利完成。

企业能向SpaceX学什么?

“让人类成为多星球的物种”,这句话已不再是 SpaceX 外宣的噱头。

为什么定位理论不能解释BAT的成功?

这就是一个简单的“集中优势兵力歼灭对手”的道理,孙子兵法里就有类似的表述,这不是定位理论的原创。

鲍勇剑:疫后,办公空间莎士比亚化

建议新的办公空间剧场化,策展化和庆典化,因为它们与公共空间的历史精神一脉相承,毫不违和。

海德格尔之问:反思疫情中的商业再设计

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为反思提供了思路和工具,最适合用来感悟大灾大难的经历,例如当下的流行病肆虐和商业大萧条。

李若山:会计师事务所要如何为瑞幸造假负责?

外界认为会计师事务所应该对瑞幸咖啡的会计假账承担法律责任,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会计系教授李若山发表了不同观点。

iPhone变慢、特斯拉迭代,我们买下的商品到底属于谁?

“所买即所得”的观念已不再适用,企业正通过升级系统的方式,与消费者共享产品的所有权。

鲍勇剑:哑火的信号枪

盘点新冠疫情初期的发展过程,有助于我们洞悉危机决策的法则。“阈值信号”的概念和感知原则为危机决策提供了更好的实践方法。

年轻人爱跳槽,因为公司筑起了“层级高原”

层级高原现象正越来多地在更低层级的年轻人身上出现,这类员工正处于职业发展的“爬坡阶段”,对晋升有强烈的现实诉求。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