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僵化低效、引发众怒,为什么企业总是显得“没常识”?

合规滋生恐惧,让人们远离常识,而这种建立在恐惧之上的文化只会阻碍进步和创新。

关于“品牌昵称”的猫腻,这几点企业和消费者都需要知道

当公司在自己的官方账号中使用其品牌昵称时,会给人留下一种宣传和操纵的印象。

新职业势头正猛,我们该如何应对增长的数字技能需求?

针对职业技能的培训和学习势在必行。

“大辞职”浪潮袭来,为什么全球40%的人都想换工作?

过去一年,远程办公成为欧美企业在疫情下的主流选择,对此,领导者和员工的感受却大相径庭。

宋秩铭:团队管理的10点建议

要不要越级打报告?如何优雅地开除员工?……

互联网巨头“亦敌亦友”,为什么遭殃的总是消费者?

技术创新带来的好处的确显而易见,慎重而妥善的行政干预也有其存在的必要

美国的新经济企业模式,为什么也难以避免内卷?

如果一个经济体创新乏力同时又叠加不稳定和不平等,那么无法向外演化的“内卷”就难以解决。

我们对“权力”有哪些误解?从互联网大佬纷纷退居二线说起

权力不是个人名誉或财产,而是你在别人故事中扮演的角色。

2020全球综合品牌价值百强榜:15个中国品牌上榜,科技品牌增长最快

2020年上榜中国企业的平均排名较2019年有所提升,中国企业的总价值也有较大增长。

小企业如何走出大企业阴影?“柔道”能给你这些启发

面对大企业攻击,小微企业只有依赖法律、依赖市场监管这条路可走吗?

想让企业闪电式扩张?管理者要学会这七个“反直觉规则”

领导者需依据“反直觉规则”调整内部管理。

既想涨价又想留住消费者?你该看看这份攻略

面对价格敏感的消费者们,难道企业真的只能“一价定终生”?

陈春花:在数字化逻辑下,核心竞争力是个陷阱

我们必须用一种新的世界观、新的管理运行方式来理解和转化今天遇到的问题。

被亚马逊等巨头“嫌弃”的工会,为什么连员工也不想加入?

管理的本质在于管人,而“杀死抵抗分子无法完成工作”。

平台企业需要“适度的混乱”,但如何做到乱中有序?

如果企业人员与职位之间还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说明该企业大概率已被形式和结构束缚住了手脚。

是时候祛魅了,关于“破坏性创新”的三个驳论

客户是遏制企业创新的“罪魁祸首”吗?成功的经验真的是导致企业失败的主要原因吗?自我颠覆能够对抗破坏性技术吗?

都知道创新很重要,为什么没多少企业做得好?

强势的绩效标准如何与容忍失败的文化共存?乐于实验的精神如何确保企业盈利目标?坦诚表达与冒犯他人的边界在哪?团队合作里的个人责任如何划分?

逃离“楚门的世界”,如何设计出“用户友好”的产品?

当选项已被大数据限定甚至塑造,我们做出的选择还是基于自由意志吗?这样的产品设计真的用户友好吗?

大牌企业是如何把好声誉“作”没的?告诉你几个经验教训

每个企业面临的关键风险,面对的利益相关者不尽相同。

卢向华:互联网企业的英雄光环为何消失了?

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互联网企业大约只需要两到三个月就可以改变旧模式,但对于社会来说,接受变化需要更长的时间。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