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流量江湖第二次华山论剑

武功需要时间,流量却最怕时间。

文|娱乐硬糖 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金庸的武侠宇宙,华山论剑共计三次。

第一次,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人争夺《九阴真经》;第二次,中神通王重阳已谢世,郭靖与岳父黄药师、师父北丐等人的“过家家”,被疯了的西毒给搅局;第三次,西毒和北丐的位置被杨过顶替为“西狂”,被郭靖顶替为“北侠”,东邪保持不变,南帝改成南僧,中神通的位置被王重阳的师弟周伯通补位,号为“中顽童”。

于是,花了几十年,“新五绝”顺势取代了“旧五绝”。更迭缓慢的原因很简单,武林高手随着年纪的增长,除了内力的与日俱增外,对武学的理解也越发深厚。年轻人要想白手起家“考宗师证”,越前龙马都想劝他差得远呢!

武功需要时间,流量却最怕时间。在今年,我们熟悉的四大流量纷纷呈现“减流”之势。吴亦凡爆恋爱,没听到太多迷妹的怨怼之声,反而收获了路人的衷心祝福。最让人不解的,是微博没有瘫痪,是流量不牛了还是新浪服务器变牛了?

鹿晗自从《甜蜜暴击》时传出“格格恋”,已经带着“前夫”的帽子一整年。今年和舒淇搭档的《上海堡垒》,又扑了个结结实实,最后还被导演给甩了一次锅;杨洋的《全职高手》不再走油腻路线,李易峰凭《动物世界》站稳演员定位,口碑回升之余却少了几分热度。

与此同时,近两年的暑期档却加紧了“造流造浪”。去年的《香蜜沉沉烬如霜》爆了邓伦,《镇魂》火了朱一龙。今年的《亲爱的,热爱的》出了李现,《陈情令》更带出了两位新晋小生肖战和王一博。虽然根基未稳,但在即时热度上的确已“艳压”前辈。

在此,硬糖君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提出“新四大流量”的说法。加上长盛不衰的“三小”TFboys,与“双骄”刘昊然、吴磊,构成目前娱乐圈新流量的第一梯队。我们绝无喜新厌旧之意,但流量与热度的迭代自有其规律。无论新旧四大流量都是时代的产物,放置在一定的市场环境中观察,别有意趣。

四大流量,亢龙有悔

这两年,TFBOYS渐渐长大,可“四大流量”的人气,却不复当年。先是偶像团体出身的鹿晗和吴亦凡,变得不那么偶像了。然后是热剧崛起的李易峰和杨洋,热剧的产出速率下降。

鹿晗只用了三年,就耗尽了市场对顶流的信心。从2016年的《盗墓笔记》,到2017年的《择天记》,再到2018年的《甜蜜暴击》,一直未能拿出有代表性的作品。在《长城》和《重返20岁》中的划水,还没有太多的批评,一旦到了主演的电影和剧,男团出身的演技短板就充分暴露出来。

今年的《上海堡垒》似乎可以为鹿晗盖棺定论,好比武侠小说中,没有深厚底子的少年,硬要去修习顶级武功,不走火入魔已是运气。如今的结论恐怕是:鹿晗最不该走的路,就是去迎合被流量吸引来的不适合自己的橄榄枝。

吴亦凡比鹿晗讨好的是入局时间早:在观众还没有骂票房毒药的时候就拍了很多片,在还没被虎扑直男diss的时候就成了中国说唱的标签人物。尤其是电影方面,硬糖君至今不懂他是如何让徐静蕾、管虎、徐克、周星驰等导演青眼有加的。

《大碗宽面》是凡凡的分水岭。这场“自黑亲民”的危机公关,当时硬糖君也拍案叫绝,如今却得承认自己看走了眼:宽面讨好了路人粉,但吃太多就驱散了真爱粉。

到底是做一个怼天怼地的顶流,还是发福亲切的大碗,利害关系值得深思。这相当于百姓爱戴的郭靖,和万里独行的杨过。也许郭靖的路人粉很多,但金庸江湖第一追星粉头郭襄的爱豆却是后者。

李易峰和吴亦凡犯了同样的错误。从《这!就是灌篮》到《我要打篮球》一直痴迷体育综艺,但这并不能让他和直男真正握手言和。而且虎扑直男既不会做数据又不会买代言,要他何用?

《心理罪》和《动物世界》虽然为自己演技正了名,但并非惊艳。还耽误了在用户黏性更大的剧集上的投入,导致《古剑奇谭》和《麻雀》之后,缺少热议作品。

流量们天天琢磨转型,却容易忽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因为太习惯了,就被背景化了。以己之短,攻人之长,最后回头一看,追星女孩也跑了,而所谓的“好感路人”,只会看看热闹。而且刻板偏见超强,始终对你以“流量”视之。

杨洋用《微微一笑很倾城》赶上了甜宠的第一波浪潮,但接下来的影版《三生三世》和《武动乾坤》让形象严重透支,直到今年的《全职高手》仍被讨论“油腻”。

世故的夜华与活泼的林动,本是杨洋在戏路上的主动探索。但即便是顶流,试错机会也不多。只要三两部不慎,就容易被贴上各种赶客标签。

其实类似《亲爱的,热爱的》与《香蜜沉沉烬如霜》等剧,杨洋拿捏起来问题都不会太大。如果这几年杨洋走保守路线,会不会已经在甜宠界制霸?

在这方面,小生们的规划还真该学学杨紫。成为一种类型的专业户真有那么可怕吗?杨幂大女主了多少年,杨紫如今又是怎样的收视灵药,其实走得反而比急着探索新路的小生们更长也更稳。

都忙叨叨的演正剧,难道我们看偶像剧的人不配拥有看好看又有演技的人的权利吗?

新晋小生,或跃在渊

在“新四大流量”走红前,大都有过一段明显的:小爆之后的蛰伏期,当再有合适的机遇时一飞冲天。

肖战在《哦!我的皇帝陛下》里小露锋芒,李现凭《河神》圈了一波粉,邓伦从《欢乐颂2》走入大众视角,充分说明了“小红靠己,大红靠命”的真理。小爆没能延续热度的大有人在,《小美好》之后负面缠身的胡一天就属此例。

从小爆到顶流,好比武侠中的练功关隘,冲得过就更上一层楼,冲不过便是山洞一骷髅。也难怪高手都爱“闭关”,找个僻静的所在好好琢磨武功,万不可被舆论影响。但在高曝光的娱乐圈,这段危险期就只好自求多福了。去年靠《延禧攻略》小红的许凯,就是被家暴的真假黑历史拖垮的,刚预选就出局。

这两年的新晋流量,靠的都是爆款剧,那种追星女孩可以轻易代入的。双男主的《陈情令》带出了博君一肖,我追的剧可以是假的,但我磕的CP一定是真的,比去年的《镇魂》更上层楼;今年的《亲爱的,热爱的》和去年的《香蜜沉沉烬如霜》剥去类型外衣后,其实是同一种剧,都是给我恋爱和甜宠,剧情不难懂。

爆款剧更像是一味药引子,它可以起到快速吸引大众视线的作用,但具体的人气发展却不受控制。好比武侠小说中的灵丹妙药,吃了固然可以功力大涨,但也不能让你秒变宗师。

其实评选新四大流量,硬糖君在朱一龙和邓伦之间最犹豫。都主演了去年暑期的爆款剧,朱一龙明显流量更大,邓伦吸引的则是“三月剧粉”。但1988年的朱一龙是否会走、并且能走多久流量路线,也是个问题。

爆款之后,虽然邓伦今年有《我的真朋友》和《加油你是最棒的》两部主演作品上线,但成绩不佳。朱一龙的《知否》演技受肯定,但毕竟是男二。两人的处境和2017年的杨洋相似,在事业稳定期和戏路探索期,稍有不慎便有跌落之虞。

肖战和李现面临着同样的抉择,是走流量路线,还是走演员路线。以《万箭穿心》出道的李现,显然有更厚的底子和企图心,但市场的诱惑力往往让人难以把持。深度演技往往需要更多时间打磨,当你磨好了再回头,市场份额或许早已被瓜分殆尽。

半路出家的肖战最具融合意义。2015年的《燃烧吧少年》时间点尴尬,往前错过了选秀黄金红利期,后面又没赶上2018年的偶像元年。但这恰好是肖战一个相对温和的培养皿,让他有时间和心性去给自己的角色写“小作文”。

在《陈情令》之前,肖战不是一个典型的男团成员;在《陈情令》之后,肖战又不是一个典型的流量艺人。在半明半昧之间,他强在了可塑性。流量流量,关键不就在一个动态的“流”中吗?

与“旧四大流量”相对的,是王一博的“被迫营业”。兔耳朵不想戴,张口闭口怼提问,心不在焉奈何舞。迎合粉丝会被嫌弃没个性,被迫营业则成了新萌点。和世家典范的蓝忘机相对的,是王一博的出格不羁。在偶像市场越来越规范化的今天,流水线艺人是否真的失去了什么?

三小双骄,见龙在田

和新旧“四大流量”相比,三小TFboys、双骄刘昊然和吴磊像是在练童子功。限制未成年明星活动时他们已经成年,竞争对手开始老了他们却刚刚长大。但长大也是一种诅咒,和成年流量可以选择一个戏路演到底不同,三小双骄必须要在成长中不断修正方向。

尽管我们可以笼统地将TFboys称为多栖发展,但三人已明显走出不同轨迹。

王源用《我是唱作人》打出了音乐牌,前往伯克利求学发文给粉丝承诺:“带回更好的我”。如今华语乐坛远不如拍戏吃香,王源能这么笃定并且剃发明志,有理由期待他走出自己的路。但求学毕竟会影响曝光率,这对热度的杀伤不小。不过考虑到之前的抽烟事件,这个阶段用求学来冷却一下也很明智。

易烊千玺有了《长安十二时辰》的成绩和热度,相信可以帮助他接到更多好角色。虽然《少年的你》遭遇撤档,但同曾国祥的合作也可以看出易烊千玺在大银幕的志向。

两届《这!就是街舞》,也奠定了他的综艺地位。吴亦凡27岁当《中国有嘻哈》导师,鹿晗28岁当《热血街舞团》导师,易烊千玺17岁当《这!就是街舞》导师。虽然年龄小了鹿晗和吴亦凡10岁,但在综艺里做导师的待遇,可比哥哥们早了近10年。

王俊凯目前的定位仍然比较保守。从《中餐厅3》看得出团队的点仍然集中在“阳光大男孩”上,想要突破却没有方向。老实说,这个人设很有路人缘,但对饭圈女孩似乎略嫌清淡了些。其实从《天坑鹰猎》可以看出王俊凯的潜质,不妨找一找戏路观望。

说到戏路,双骄的运气都不太好。刘昊然的《九州缥缈录》坏在过于宏大的故事和复杂的人性,现在掌握起来还有距离。《最好的我们》这种校园类型可以暂时抛开,类似《妖猫传》中惊鸿一瞥的长腿少年倒是不妨多接,《唐人街》系列当然是延续巩固地位。

对于刘昊然的溢美之词总离不开“少年感”,但一个正值少年期的艺人有少年感不是很正常吗?作为“三小双骄”里年龄最大的一位,建议刘昊然往“轻熟”的方向靠,抢一抢哥哥们的活儿干。

去年因为《斗破苍穹》和《阿修罗》被骂惨了的吴磊,今年的影视作品似乎断档了。春晚一别之后,路人鲜少听到消息。在一日不见如隔三年的娱乐圈,这种断档相当危险。在《大闹东海》里演哪吒,硬糖君看到刘镇伟就有点怵得慌,再说咱不是小时候在《封神榜》里演过一次了吗?

从2015年开始,满打满算“旧四大流量”统治了三年。2018年开始出现格局松动,崛起的“新四大流量”则尚需一段时间检验。当人们逐渐对流量嗤之以鼻,我们或可断言顶流时代过去,分流时代到来,未来可能进入“几超多强”的格局。

这种情况大概很像第三次华山论剑时,黄药师诧异的“菜鸡互啄”。三四十个僧俗男女,手里拿着各种low货兵器。中有大汉说道:“武林中相传有华山论剑的韵事,咱们今天也来论他一论,且看当世英雄,到底谁是天下第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