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火箭少女,撕就对了

随着饭圈话语权变强,撕公司、撕同事其实已是日常操作。

文|娱乐硬糖 毛丽娜

编辑|李春晖

孟美岐饭圈疑似诈骗事件还没过去几天,杨超越注册ins又清空就窜上热搜,期间还伴随着Sunnee粉丝要求公司公正对待,吴宣仪家日常抗议对自家姐姐规划不上心。

中秋节前夕,又传出赖美云因被杨超越粉丝网暴而隐形退团。中秋节过后,最最新的看点则是,杨超越和孟美岐早年的写真照被有心人士大范围曝光。

从选秀过程的诸侯混战到成团之夜的暗流涌动,火箭少女各家粉丝绝对是把“撕”的精髓发挥到了极致。

随着饭圈话语权变强,撕公司、撕同事其实已是日常操作。但火箭少女粉丝厉害之处在于,每一次都“撕”得声势浩大,数次以登上新闻告终,甚至是法制新闻。

孟美岐数据站疑似诈骗就是一例,数额超百万,涉及职业粉丝及灰色产业链,国内数家新闻媒体跟进报道。这么大阵仗事件被起底,根源还是孟美岐与杨超越粉丝的互撕大战。

作为团内第一名与第三名,两家粉丝一向水火不容。恰好最近杨超越与孟美岐都有影视作品播出,更给饭圈暗自较劲的借口,再加上混杂了一些“批皮饭”故意激发矛盾。

孟、杨两家从8月开始就互屠广场、发黑料,从微博一路斗到ins。杨超越注册ins后,一句含糊不明的“这里没有火箭少女杨超越,只有2017年的杨超越”,更是被各路人马解读出了微言大义。最终杨超越清空ins,并喜提热搜以及“虐粉有心计”的最新人设。

按说和气生财,但团内互撕到飞起,却挡不住火箭少女源源不断的资源,以及稳坐第一女团宝座的底气。亦或者,“撕学”正是火箭少女的核心竞争力?毕竟,上一个靠“撕”走红的综艺《花儿与少年》,可是这么多年都被群众深深惦记啊。

耐撕,也是一种宣传

要说选秀艺人如过江之鲫,怎么火箭少女的粉丝战斗力异常强悍?就连SNH48战斗力超绝的李艺彤粉丝,遇上火箭少女也被撕到毫无还手之力。

对外撕不手软,队内撕更是火箭少女粉丝的日常。要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11个女孩在一起,粉丝总要有个上下高低的比较。而每次头部成员互撕,都无形中为火箭少女加强曝光及声量——有人为“妹妹”如此疯狂,你不得高看这“妹妹”一眼吗?

而为何战斗力如此强,还要从火箭少女的饭圈组成形态来看。与“偶像练习生”不同,火箭少女的饭圈构成并不只是追星少女或肥宅大佬,而是混杂了虎扑直男、直播水友等更广泛的群体,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初恋追星”。

追星老手组成的饭圈,其互撕手段也无外乎是我们熟悉的:挂对家、屠广场、小论文等,行文风格则是饭圈中人最熟悉的用爱发电、姐姐/妹妹只有我们之类的“老生常谈”。

追星新人的思维模式与行事方法则完全不同。

在火箭少女中,杨超越的粉丝构成最多样化。不管是知乎的长篇大论还是反击的条分缕析,都不似追星女孩手笔,而是自黑幽默+数据打脸的虎扑直男风。硬糖君身边好几个朋友表示,虽然不追火箭少女,但最爱看杨超越家的小论文,可见撕得独特也能吸引路人关注。

杨超越及其粉丝,就像是搅动娱乐圈、粉丝圈的鲶鱼,不按理出牌,却为个人及团体带来持续不断的关注度。

而作为团内杨超越粉丝的“公式对手”,以“正统偶像”形象著称的孟美岐,粉丝也是不折不扣的“正统粉丝”,女粉数量更多,而且以韩粉出身居多。

虎扑直男与韩流女粉之间,原本就存在天然矛盾。从古早时期的“SJ事件”,到前不久的“唱跳篮球坤坤”,两路人马早有积怨。

与传统饭圈思维不同,水友及虎扑直男们不会遵守所谓“饭圈事、饭圈毕”的饭圈潜规则,要撕就撕个痛快。

于是我们得以窥见:火箭少女头部成员饭圈的战斗总是那么轰轰烈烈,撕上热搜才作罢,撕进监狱才算完,这种特殊饭圈构成功不可没。

早在多年前,SM公司的李秀满大神就说过“黑流量也是流量,Anti饭也是饭”的至理名言。别看火箭少女隔三差五就要撕一场,但热度切切实实就是居高不下。能撕出声量,撕出关注度,也是一种本事。

资源,头部与腰部两个世界

粉丝互撕,说到底是为了妹妹们的资源与发展。其他团体还能用一荣俱荣这种空话来自我麻醉,作为限定团体,火箭少女从成团那天起就注定了无论是粉丝还是成员个人,都要在成团期间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曝光与资源。

火箭少女的头部成员,自然是从选秀到成团都站在舆论中心的前三名:孟美岐、吴宣仪及杨超越。

成团后的出走事件,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两位出身乐华的漂亮妹妹的资源。吴宣仪在舞台上灵动可人,但成团一年半仍没能找到合适定位。原本第二位出道的她,目前在头部三人组中逐渐被甩下。锦鲤人设杨超越与天生偶像孟美岐如今更像是势均力敌的公式对手。

也正因如此,吴宣仪的粉丝每隔一段就要在社交网络“请愿”,要求公司合理规划吴宣仪的发展。但老实讲,漂亮妹妹那么多,吴宣仪的个人特质确实不如上述两位明显,就算公司合理规划,也得找到发力点不是?

杨超越应该是“101”的意外之喜。当年若没有她的“美丽废物”人设与王菊的“陶渊明齐相随”现象,“创造101”也不过是一场饭圈内的选秀狂欢而已。正因为她们身上“不偶像”的一面,将节目从饭圈推向了大众,完成了破圈的过程。

凭借着“不偶像”的特质以及过硬颜值,杨超越的资源不仅保量,而且保质。上综艺,超越妹妹金句频出,综艺感十足;演偶像剧,虽然演技不算惊艳,但好歹合格完成任务;接代言,小龙女的俏皮扮相足够粉丝吹一年。

孟美岐担任《明日之子3:水晶时代》的星推官,资源是好饼,但由于其一年前还是个“选秀求职者”,身份转变令对家及黑粉借此大做文章。虽然节目的收视情况及讨论度都不错,但或许出于低调少拉仇恨的心理,孟美岐在节目中的表现并没造成太多讨论。

电影《诛仙Ⅰ》则成为孟美岐的意外之喜。搭档新晋流量肖战一下有了电影票房“实绩”,虽然演技有褒有贬,硬糖君倒觉得表现还算是有梗,起码比超越妹妹的网剧“出圈”啊。

对于头部成员来说,烦恼的是资源适合不适合。对于腰部成员来说,要烦心的则是目前的资源能否在团队解散前,为自己积累起足够的知名度及死忠度。

FUNJI DATA数据显示,火少腰部成员大部分曝光来自于团体资源,个人资源数量少,而且质量也一般。如傅菁担任观察员的综艺《我们长大了》、段奥娟客串嘉宾的综艺《我和我的祖国》。

小彩虹徐梦洁与小七赖美云则分别出演偶像剧:《极限17:扣杀》《极限17:羽你同行》,不过这类偶像剧本就是粉丝向产物。

在选秀过程中大放异彩的主唱李紫婷、张紫宁,虽然也有零星个人资源,但存在感在赛后明显下滑。顶着队长头衔的Yamy,也未能通过队长名号巩固人气。

对于大部分成员来说,团队解散后仍旧要回原公司发展,但是离开了熟稔新商业玩法的腾讯,原公司能给到的资源大概率是无法与现在相比。也难怪Sunnee的粉丝要在微博上撕公司抢资源,眼看火箭少女倒计时,自家姐姐一把好嗓子只能跟团活动,搁谁谁不急?

复制,下一个火箭少女在哪里

随着两年限定期的时间越来越近,国内第一女团的宝座也将随着火箭少女的解散而出现暂时空位。能够坐上第一女团宝座的会是谁?硬糖君认为大概率还是下一个选秀女团。

从造星能力来看,别管经纪公司对外如何宣传,但国内远还没出现“内地SM”或“内地杰尼斯”。

换句话说,公司自己捧红人的可能性远远低于“时势造英雄”的可能性。一直坚持玩生态闭环的内地48教父王子杰殿下都宣布要参加爱奇艺选秀了,谁不希望自家艺人能成为下一个头部女团成员,继而为公司反哺输血呢。

但要复刻火箭少女的全民关注,这难度可不小。101系选秀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下一次是触底反弹还是逐次降温,谁都说不好。

王菊与杨超越这样的选手,民间肯定还有,但节目组能否挖掘到是另一回事,成为社会热点议题更是玄学。

不过,虽然在国内火箭少女是经由选秀所诞生的第一代民选女团没有先例可循,但是在“101”模式的发源地韩国,却有现成的例子可供参考。

第一代由“101”模式选出的女团i.o.i同样出道爆红,且人气一路高涨,能够与公认的现役女团王者twice正面对抗且不落下风。但限定期满,团队解散后,成员们的发展都不如人意,甚至最近几个公司一合计,又捡起了“i.o.i”的团名来个重组。

从投票人数来看,韩国的“101”模式关注度及投票人数也都呈现下滑趋势。2018年,日韩联合推出“星素101模式”的“Produce 48”,虽然播出后造成了热议,但是舍得花钱割肾的观众却在持续下滑。

用一句充满玄学的话来概括:火箭少女是天时地利人和等多维度因素作用下的产物,下一个第一女团易得,但是下一个火箭少女不易得。

据悉,倒计时不足300天,火箭少女的解散演唱会已经在筹备中。对于粉丝来说,还会有更多新的偶像涌现;对于部分成员来说,成团这两年时光,或许就是她们偶像生涯最高光的时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