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美国作家乔纳森·弗兰岑:网络暴力阻碍了我们应对气候危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国作家乔纳森·弗兰岑:网络暴力阻碍了我们应对气候危机

在接受媒体关于“反抗灭绝”的采访时,弗兰岑发现人们对他写的有关气候危机文章的负面反应“令人吃惊而沮丧”。

乔纳森·弗兰岑 图片来源:Morgan Rachel Levy/ The Guardian

乔纳森·弗兰岑(Jonathan Franzen)对气候问题紧急情况的看法日前在互联网上引发了一场争论,他警告称,社交媒体上的仇恨言论正在分化人类,阻碍人类为应对环境危机展开合作。

这位美国小说家日前在接受“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播客采访时,谈到了自己在《纽约客》上发表的一篇关于气候危机的文章在网上引发的激烈反响。弗兰岑不使用社交媒体,他表示,“所以我没有体验到Twitter上的愤怒,不过通过几个朋友的账户我了解到了一些,但他们没有意识到不应该告诉我这些事情。”

弗兰岑表示,“令人吃惊而沮丧的是,即使信息的事实没有受到质疑,传达信息的人也会受到攻击……在社会秩序受到威胁的背景下,这种两极分化、歇斯底里和真正的仇恨言论主要出现在互联网上,面对面时要少很多,这是一部分问题。”

在9月发表于《纽约客》的文章中,弗兰岑分享了他的观点,即气候危机是不可避免的,因此“更重要的是要打一场规模更小、更有希望在小地方取胜的战役”。他的批评者中有科学家,这些科学家尤其反对他的说法,“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的共识是,如果全球平均气温上升超过2摄氏度,我们将越过这一关口,而不可逆转。”

弗兰岑承认,他关于气候变暖的说法本可以表达得更清楚。“那句关于气温上升2摄氏度造成的气候变化失控的观点是说,我们应该立即尽我们所能减少碳排放——不仅仅因为这是正确的方向,而且它将至少,不说别的,可以放缓气候变化的步伐,给我们更多的时间准备和适应。显然,上升2摄氏度的世界比上升7摄氏度的世界要好,”他说。

在《纽约客》的文章中,弗兰岑敦促读者“拯救你所热爱的东西——一个社区,一个机构,一个野生的地方,一个陷入困境的物种——并在你的小成功中鼓足劲头”。他也是美国鸟类保护协会的理事,写了大量关于保护鸟类的文章。

“我觉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失败的,但偶尔我们也会取得一些小小的成功,这就是我在《纽约客》上发表的那篇文章所要最终传达的信息,”弗兰岑说,“你可能不会永久地保存任何东西,但是,为了保存一段时间,为了观察一个曾经遭受破坏的地方在生态上的恢复,为了看到一个你所关心的物种的种群数量从下降中反弹——我对那些地方抱有希望,对那些物种抱有希望。在大的失败背景下,这不是没有意义的。”

弗兰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支持“反抗灭绝”运动,该组织正在伦敦进行为期两周的抗议活动。“它不同于一些早期的气候活动组织。我很欣赏这次活动,并且完全支持他们。”

(翻译:张海宁)

来源:卫报

原标题:Jonathan Franzen: online rage is stopping us tackling the climate crisis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