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女权主义婴儿书是给谁看的?

年幼的孩子单纯可爱,但是他们能够理解少数群体交叉主义这类社会学词汇吗?

图片来源:Slate

上个周末在图书馆里,我两岁半的女儿手里拿着一本纸板书走到我跟前,这本书是洛恩·布兰茨(Loryn Brantz)写的《女权主义宝宝找到了她的声音!》(Feminist Baby Finds Her Voice!)。这本书里有很多色彩明亮、可爱有趣的插图,还有不少显示女孩权力的话语,例如:“女权主义的宝宝站得高!大家都要平等的权利和同样的玩具!”我大声地把这本书读给女儿听,她耐心地站在我跟前听着,什么问题也没有问,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不过当我刚读完,还没来得及把书合上,她已经爬上旁边的玩具火车座位去了。我独自坐在那里,心里充满了疑惑:真见鬼,这本书到底是打算写给谁看的?

我知道最近出现了大量面向小读者的具有女权主义倾向的传记书,例如《给叛逆女孩的晚安故事》(Good Night Stories for Rebel Girls)、《从前的那些坏女孩》(Bygone Badass Broads)等等。但是直到我女儿把刚才那本书拿给我看,我还不知道自从2016年美国大选之后,出版商们推出了大量与“女权主义”有关的纸板书,给那些尚不会独立阅读的年纪最小的小读者。我在亚马逊网站也发现了一个专门推荐这一类书的小型虚拟书架,其中有一套《女权主义宝贝》(Feminist Baby)三部曲。这套书包括:一本专为男宝宝写的《女权主义宝贝》;一本名为《婴儿女权主义者》(Baby Feminists)的书,书中介绍了从RBG(Ruth Bader Ginsburg,鲁思·拜德·金斯伯格,现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也是唯一一位美国犹太人女性大法官——译注)到马拉拉(Malālah Yūsafzay,巴基斯坦少女,因争取穆斯林女性的受教育权而被塔利班开枪击中头部。后来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译注)等一系列历史上的著名女性,并且还提醒读者,这些著名的杰出女性以前都曾经是婴儿;还有一本名为《这位小小年纪的开拓者》(This Little Trailblazer)的格调轻快的漫画书,也介绍了一系列著名的女性,例如罗莎·帕克斯(Rosa Parks,黑人民权运动先驱——译注)和弗洛伦斯·南丁格尔(Florence Nightingale)。除此之外,还有一本书名为《平等权利ABC》(An ABC of Equality)的书,里面出现了包括“性少数群体LGBTQIA”和“压迫”等词条。

这些书中涉及的复杂、抽象的概念和历史思维能力,可能远远超出了幼儿的理解能力。

如果有必要表白一下的话,我可以告诉大家: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而且我也打算把女儿培养成为一个女权主义者。当然,我也知道,所有这些书的出发点都是很好的。但是,自从有了孩子以后,我变得比较敏感,我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经常会误解年龄很小的孩子的想法,而且我们还会不恰当地期望他们会有成年人的思想。旨在为专业人士、政策制定者和父母提供信息及支持的非赢利组织“零至三”(Zero to Three)在2016年对一些婴幼儿的父母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受调查者普遍对自己年幼的孩子在养成自控能力和同理心方面有着超前的期盼,这种期盼比孩子实际能够发展出这种能力的时间提前了一年至一年半。现在的幼儿园和学前班的教育都变得比以前更学术化了,研究儿童发展方面的专家都对这一发展趋势表示震惊。传统上纸板书的读者群是0-3岁的幼儿,难道我们真的期望这些蹒跚学步的孩子具备抽象思维的能力,能够理解类似“性少数群体”这样的概念吗?

我们经常会误解年龄很小的孩子的想法,而且我们还会不恰当地期望他们会有成年人的思想

“我绝不会阻止人们购买有关女权主义的书,这类书籍真的并没有什么害处。但是,我不认为通过让孩子阅读这些书,你就能把孩子培养成为女权主义者。”发展心理学家克里斯蒂亚·布朗(Christia Brown)这样对我说。布朗著有《超越粉色和蓝色:如何让孩子摆脱性别成见》(Beyond Pink & Blue: How To Raise Your Kids Free of Gender Stereotypes)一书,她认为那些有关女权主义的书籍涉及了一些复杂、抽象的概念和历史思维能力,可能超出了一个刚刚学步的孩子的理解范围。

这并不是说年幼的孩子从来不会考虑性别这个问题。布朗认为,当孩子长到2、3岁时,他们会产生一些关于性别的定向思维,他们会说出“女孩子都……”或是“男孩子喜欢……”这样的句子。我女儿目前还没有发展到这个阶段,“我是一个女孩!”是迄今为止我们听到她在对性别的认识上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也许这就是她对那本关于女孩子应该坚定自信,并且敢于说出自己的想法的书不感兴趣的原因吧。据我了解,我女儿的头脑里甚至都还没有诸如女孩子“应该”安安静静、男孩子“应该”大胆说话这一类的概念,像《女权主义宝贝》这类有意突破传统观念的书,应该很难让她产生共鸣吧?

也许吧,布朗表示同意我的看法。但其实我的女儿已经开始了对其他一些事情的思考,而且这些思考最终还是会影响到她今后对于性别的认识。为了帮助学步阶段的幼儿摆脱在性别方面的各种定向思维,父母可以采用一些更加聪明而且更细致的做法,而不是简单地向孩子灌输一些成年女权主义者熟知的励志性词汇。布朗说,在孩子成长的早期,我们可以给孩子提供一些书籍,让他们认识人的多样性。这些书籍会告诉孩子世界上有喜欢跑步的孩子、喜欢读书的孩子,也有喜欢到处爬的孩子等等,这些书不会向他们灌输那种先入为主的性别分类的概念。世界上存在着很多不同类型的孩子这一观点会立即被孩子们接受,并且适用于他们的世界: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尤其是像我女儿这种每天被送去日托所的孩子,他们有机会接触到许许多多的其他孩子,于是他们很自然就会留意到孩子与孩子之间的差异(例如,我女儿时不时会告诉我“哈维不喜欢芝士,吉娜维芙喜欢小猫咪”,等等)。我们完全可以利用孩子对性别问题的认知兴趣,通过引导孩子阅读书籍,让他们了解和认识书中各种各样不同类型的孩子,从而帮助他们在心中奠定对人类平等多样性的理解基础。这一切并不需要向他们灌输理论性的信息。

布朗说,小孩子的思维模式是非常具体和实际的,父母应该直接在日常生活中为他们做出“女权主义”的示范,例如,当提到他们的同龄人的时,用“孩子”这样的中性词汇去称呼,而不是用“男孩”或“女孩”这样的词;在教会他们凡事需要征得别人的同意或准许时,可以提醒孩子;当发现宠物或朋友显然不想被抚摸或被拥抱的时候,就不要去抚摸小狗或拥抱朋友。布朗补充说,年幼孩子的父母会发现,其实生活里存在着大量有关性别的模式化观念,但是如果等孩子长大一点,可能他们会更容易理解我们对这一类观念的批评。她说,4岁左右的孩子会开始注意到,其实世界上存在着不少性别方面的偏见,而且他们会把自己的感受说出来。例如,如果你在一个玩具商店里,看到一个女孩站在包装盒的旁边正在看一个吸尘器,你可能会说,“噢,人们认为只有女孩子才会喜欢玩这个东西!”这样的话,岂不是太糟糕了吗?

我曾经注意到,在孩子尚未表达出在性别方面的偏好时,有的父母已经开始在另一些孩子的父母面前用一些衣服、书籍或玩具来表明自己为孩子设定的性别倾向了。这种现象令我非常懊恼,因为我们自己可能在其他方面多多少少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因此我和丈夫都一致同意,在我们的女儿还未长大到能够理解不同衣服所具有的不同的性别含义之前,在她还未能表达自己是否同意这类性别含义之前,我们不会强迫她穿那些具有区分性别含义的连体衣或T恤。如果你想给你朋友家蹒跚学步的孩子买一本《女权主义宝贝》,这没什么不好,不过,你应该知道的是,更适合看这本书的人应该是你和你的朋友,而不是那个年幼的孩子。

本文作者Rebecca Onion为《Slate》杂志撰稿人。

(翻译:郑蓉)

来源:Slate

原标题:Who Are Feminist Baby Books For?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