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奇葩说》6开播,反转,逆袭,高潮,都是与自己较劲

如果《奇葩说》可以稳定地输出带领观众不断到达思想胜境的辩论,那么它始终就会具有生命力。

文|黑白文娱  蓝二

编辑|王子之

没有人是安全的。

《奇葩说》第六季海报上最显眼的一句话,在第一期就上演了。

第一场,狂人杨奇函被他的同门师妹,一位新奇葩全程按在了地上摩擦。

这是因为老奇葩们必须重返起跑线,与新奇葩一起,全部参加1V1海选。

不消说杨奇函,连大神级的黄执中在海选时都被一位新奇葩逼上了淘汰的悬崖。

导师们同样无法幸免,在后面的进程中也将直接下场辩论。

《奇葩说》走完了五季,最大的命题其实只是挑战过去的自己。在这条路上,每一季都在抛出新的点子新的元素新的玩法,但收效各有不同,由第六季来看,他们依然是想回归到“会说话”的本体,并且用更激烈、更逼自己、更充满悬念的状态来实现这场回归。

从开局看:反转,反转,反转

第一期的《奇葩说》中,几个小规模的反转名场面,已经让我们感到一丝兴奋。

  • 被摩擦到最后一刻

首先就是杨奇函与自己师妹许吉如的对决,关于“早点睡觉、多喝热水这样正确的废话要不要说”。

许吉如持反方立场,立论一开始就站到了更高的视角上,她将“正确的废话”升维了,认为不假思索不求甚解地说废话,会使人变得无感、无知、盲目,不去关怀和探求亲人朋友的真正所需,也不会反思习以为常的事物是不是对的,只会盲从,因此她提出了“不要说正确的废话,要说正确的话”。

许吉如对杨奇函的打击是碾压式的,场面十分尴尬。

然而反转来得突然和迅猛。

就在结辩的最后几十秒,杨奇函突然提出了一个新论点——“如果说话也要论对错,以后父母跟我们沟通时,可能要更加战战兢兢,可能什么都不敢跟我们说了”。

最后时刻的突然共情,令他迅速扳回比分,以1票优势险胜。

  • 低智商的逆袭

第二个场面是大王对阵新奇葩廖哲逸,辩题是“你愿意成为一个高智商的讨厌鬼吗”。

这个辩题的场面本身十分有意思,一直给人留下咋咋呼呼无脑印象的大王,似乎就是一个低智商的人,面对着一个高智商高素养温文尔雅的青年。大王似乎不被看好。

没想到的是,在开篇几句插科打诨之后,大王进入了她入节目以来最深刻的一场。她持正方立场,一步步切入,先论证“被讨厌”只是一个相对概念,再进一步阐述高智商可实现的“情绪自由”,最后落到自身经历上,给出了“我不是迷恋智商,只是渴望进步,不想再做一个装疯卖傻讨好卖乖的人”的核心。

当一个人将自身的经历和成长融入了辩题之中,就无法再用论点和逻辑打败她。大王实现了逆袭。

  • 颅内高潮

第三个场面是当肖骁遇到了新奇葩小黑。

赛前小黑的声势就很大,他是一位专业的狼人杀选手,风格凌厉凶狠,在狼人杀赛场上擅长将敌人逼至绝境。绝大多数选手都很看好小黑,而肖骁则临场出现了十分收紧的状态。

他们就“奇葩星球黑科技:每个人都可以按键复活一位最爱的人,你支持吗”进行辩论。正方的小黑不出所料的气势逼人。

肖骁完全没有了以往骄傲的气势和外放的风格,但是他的立论一出口让人惊喜,很有高度,比如他提出了“最诱惑的礼物不是上帝给的而是恶魔给的”,提出了“接受离开和学会告别”这样的论调,还提出了“要站在对方角度思考复活到底是幸福还是诅咒”。

可以说在这期中,肖骁是最精彩的,他一步一步引人入胜境,带着听者实现了一场关于思想满足的颅内高潮。

《奇葩说》的舞台上历来有着三类选手,一类是专业辩论的立论与逻辑打法,一类是以情感振荡来争取共鸣,还有一类是怪招怪出吸引眼球,比如声势惊人、堆砌段子、混淆逻辑等等。

关于说话这件事,在正常射程范围内,技巧与真诚之间的较量是互有高低的。但如果脱离了正常的范围,当面对以声势唬住人,或以撒泼打滚混战,有时候正常逻辑在其中也难免失准。

而从第一期的过程和结果我们还是可以欣慰地看到,《奇葩说》依然展现了“会说话”的初心:真诚>技巧>声势。

后续期待值:压力下的成长与再成长

一个有趣的比喻说,《奇葩说》就像海底捞,时间长了你可能埋怨它不那么新奇了,但它始终以稳定的品质存在着。

《奇葩说》经历过自己的槛,作为目前国内最长青的原创综艺和网综,必然面临着创新、生命力与受众满意度的问题。在第五季结束之后,有声音甚至觉得《奇葩说》会结束了,但第六季还是如期来了。

“唱衰”《奇葩说》的特殊性在于,从来不会有人将它与其他同类、同档综艺比较,观众只会将它与过去的它自己比较,进而“爱之深责之切”。

然而客观地来说,现象级的事物,有其产生的必然性与偶然性的叠加。回到四五年前,社会的视野是怎样,民间的包容度又是怎样,网友所需要的破口又是怎样。在那样背景下所产生的石破天惊的事物,自己也是不可能逾越自己的。

再回到《奇葩说》现下的发展,稳定的出品最重要依靠的是什么?

自然是辩论本身。

一场好的辩论,就像是一场扣人心弦的思维解密。辩手的每一句话就是一个一个线索,观众们接收到思索着,跟着辩手一步步来到结论处。如果这是一个高超的推理至精彩的结论,就像是揭开了一个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谜底,充满了大呼过瘾的刺激感和满足感。比如第一期中肖骁的表现。如果《奇葩说》可以稳定地输出这种带领观众不断到达思想胜境的辩论,那么它始终就会具有生命力。

在这一过程中,竞争的刺激是最关键的,事实上大王、肖骁在第一期有别于自身特点的新的发挥,就是在新人强势的竞争重压面前做了大量的准备而实现的。

从第一期来看,新奇葩中有不少值得称道的人物和表现,也是依旧多元化的。

最典型的就是碾压杨奇函的许吉如,法律背景的她台风表现非常成熟、稳健、大气,立论思维肉眼可见的高出常人。

哈尔滨的一个小网红小芮Shary,她面对“最好的朋友帮我追暗恋对象他们成了,该不该绝交”这个辩题时,持正方态度的她打出了新颖的视角,更显示了豁达的胸襟。

还有一个外国女孩星悦,她是通过看《奇葩说》来学习中文的,如今能够用中文来参加辩论,更让人充满好奇。

拥有了这些可造之材,我们就会更加期待《奇葩说》后续玩法在他们身上能起到多大的化学反应。

按照目前公布的赛制和玩法,未来将由导师分别带队进行PK,导师将对队员进行指导。不同的导师会倾向于根据队员风格定制打法,还是会向他们添加不同的作用力?

比如新奇葩们鲜明的个人风格会保留多少,专业化多少?又比如外国女孩是否能发挥出跨文化语境的优势,在思维立论上做出更有国际化视野的尝试?

而老奇葩们在开场阶段的纷纷险胜优势,在之后还能保持惊喜吗?

所有人的成长与再成长,综合带来的《奇葩说》自身的再成长,是我们最期待的部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