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如果柏林墙没倒,东德人默克尔这会儿最想做啥?

柏林墙倒塌30周年纪念日前夕,默克尔在采访中聊到了两德统一前她曾要“游历美国”的梦想,也直面了当下前东德民众对她的失望之情。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德国即将于11月9日迎来柏林墙倒塌30周年。德国总理默克尔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柏林墙还在,她已经在五年前退休,开始了一直梦想的美国之行。除了是德国的首位女性总理,默克尔也是首位来自东德的总理。

除了分享她原计划中的退休生活,默克尔还在采访中提到了东部民众对现状的不满,呼吁东西部民众进行更好的对话。联邦政府东部代表委员最近发布的调查显示,依然有57%的前东德民众感觉自己是“二等公民”。

德国之声11月5日报道,《明镜》周刊当天放出了对默克尔的专访。在被问到如果德国没有统一,现在正在干什么时,默克尔表示她应该早在五年前就拿到护照,实现了她的梦想:“对美国的首次长途旅行”。

现年65岁的默克尔出生在西德的汉堡,但在东德长大。她回忆,在民主德国,女性的退休年龄是60岁。退休之后,民众可以自由旅行,因为“不再作为社会主义工作者被需要的人可以离开”。

如果没有统一还留在民主德国,默克尔已在五年前退休,获得护照“前往美国”。她称那样的话,虽然自己也想前往西德,但首次长途旅行去美国是她的梦想,“因为美国的国土面积、多样化和文化”。

“我曾经的梦想是去看落基山、开车兜风、听布鲁斯·斯普林斯汀。”

美国摇滚歌手斯普林斯汀曾在民主德国广受欢迎,1988年也就是柏林墙倒塌前一年,斯普林斯汀还在民主德国举办过演唱会。

不过在被问到她会不会搞一辆美国车开时,默克尔似乎不大情愿:“不,我更中意小一点的轿车。另外,还有什么车能比得上一辆特拉贝特(Trabant)么?”特拉贝特(也译“卫星”)是前东德汽车品牌,也是东德最常见的车。

一辆特拉贝特601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除了分享自己曾经的退休生活计划,在柏林墙倒塌30周年之际,默克尔也谈到了前东德民众对现状的不满。1990年,柏林墙倒塌后一年,民主德国和联邦德国正式统一。

“我知道对于很多东部民众来说,和平革命之后的生活变自由了,但并没有变得更简单。但你们要清楚:就算你对公共交通、医疗保险、国家、或者自己的生活不满,也不意味着要让位给仇恨和藐视。”

过去两个月,德国极右翼政党另类选择党在德国东部三个州的选举中均获得了第二的位置。在2013年成立之时,另类选择党尚无法获得足够票数进入联邦议会,但现在,该党已成为德国第三大政党。

默克尔在采访中直面了前东德民众对她的失望之情。她表示,作为总理,她需要对整个德国负责,“那些认为我应该首要关注东部利益的判断是错误的,但如果你确实这么想,你当然会失望”。

针对东部民众的不满,默克尔呼吁在德国内部进行更好的对话。

德国联邦政府东部代表委员希尔特(Christian Hirte)在今年9月公布的调查报告中指出,目前依然有57%的东部民众感觉自己是二等公民,在东部仅有38%的受访者认为两德统一成功。

希尔特在报告中特别指出,列入德国蓝筹股指数DAX30的公司中,没有一家公司的总部位于前东德地区。

德国阿伦巴研究所8月的调查显示,高达71%的前西德受访者认为自己是德国人,但该比例在前东德地区仅为44%。调查显示,高达47%前东德地区的受访者仅认为自己是“东德人”。

皮尤研究中心10月的民调显示,虽然从总体上,前西德和前东德地区的大部分受访者都认为两德统一对改善生活产生了积极影响,但前东德地区的受访者对德国现状的满意度远低于前西德地区受访者。

除此之外,前东德地区受访者对下一代经济状况的看法比前西德地区更悲观;前东德地区受访者也更容易对另类选择党产生好感。

对下一代经济状况的看法。图片来源:皮尤研究中心

莱比锡大学2017年的调查报告显示,虽然前东德地区的人口占德国人口的17%,但在军事、商业、司法、政治的高级职位中,仅有1.7%的成员来自前东德地区。

另一方面,希尔特的报告指出,去年,前东德地区的经济增长达到前西德地区的75%,远高于1990年的43%;平均工资水平达到前西德地区的84%;失业率也从2005年的18.7%下降到6.4%。

希尔特表示,前东德地区的基建、环境、民众生活水平一直在持续提高,该地区民众的不满情绪更多是来自“心理上”,认为东部地区无法赶上西部。

金融时报》分析指出,从1989年起,有超过190万前东德民众离开家乡前往西部地区,大部分是受过教育的年轻人。这些人正是东部地区目前需要的人才;而随着年轻人的离开,留在东部的民众产生了被遗弃之感,从社会主义制度迅速转向资本主义所带来的不适应又让部分民众产生了怀旧心态。

2015年起欧洲遭遇的难民危机也加深了前东德地区民众对联邦政府的不满。东部萨克森州政府统一部长柯平(Petra Köpping)指出,当德国开始接收大量难民时,很多当地民众非常不满,指责政府宁愿为其他国家的难民花钱,也不为前东德人花钱,“人们对我说:你们和你们的难民!你们应该让我们先融入!”

圣加仑大学经济学教授、来自前西德的里格(Stefan Legge)则认为,前东德地区民众的不满有部分是来自与前西德地区的比较,认为东部不及西部。但如果与整个欧洲比较,前东德地区的人均收入已经超过了包括波兰、匈牙利、捷克在内的东欧国家。

“在德国,统一之后的期望是东部将达到和西部一样的水平。这种期待至今依然是评判基准。”

专题:柏林墙倒三十年后,国际秩序走向何方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