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大地艺术节明年秋季登陆桐庐,我们与总策展人北川富朗聊了聊

北川富朗走访了中国15个县100个村落,最终选中了桐庐。首届“桐庐大地艺术节”计划展出60件作品,在全县20余个空间内展示。

桐庐桐君山风光

记者 | 林子人

编辑 | 朱洁树

1

20世纪下半叶,城市化成为全球现象,农村等偏远地带则因为人口流失、农业凋敝、传统文化消逝而日益凋零,城乡差距越来越大。日后大名鼎鼎的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的诞生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日本新潟县当地政府的最初计划是合并十日町地区的偏僻村落,但北川富朗并不认可这样的做法,在和政府协商过后,大地艺术节计划启动了——通过三年一届的大地艺术节,希望重新发现当地的价值。

从1996年开始,北川富朗和他的团队先是组织了八万人参与“发现当地美”的活动,让当地人和前往当地的艺术家通过拍照的方式把当地漂亮的场景记录下来;然后发动各市村町的人种花,用种满鲜花的道路把各个地区连接起来;接着根据五个当地村落的不同定位建立艺术活动基地;一切准备就绪后,第一届“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于2000年正式开幕。

迄今为止,“大地艺术节”已成功举办七届,是目前全球规模最大、水准最高、影响力最广泛的国际性户外艺术节。仅2018年,就吸引了548380名游客,创造了65亿2800万日元的经济收益。2010年,北川富朗团队又打造了“濑户内海国际艺术节”,将越后妻有模式运用到濑户内海的12座岛屿上。随后,日本房总里山(2014年起)、北阿尔卑斯(2014年起)、奥能登(2017年起)等人口稀少地区也相继举办了此类艺术节,均获得了成功。地域性艺术节的概念日臻成熟——以推动地区发展为目的,融合文化与旅游的大型艺术活动,被联合国旅游组织(UNWTO)列为旅游可持续发展的全球范例。

“大地艺术节”即将落地中国的消息从2018年开始就令国内的艺术爱好者激动不已。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杭州市桐庐县政府与北川富朗创立的艺术策展机构Art Front Gallery及其中国合作伙伴瀚和文化签署了“大地艺术节中国项目合作协议”。作为首届进博会国际文旅合作的重要项目,“桐庐大地艺术节”已全面进入实施阶段,预计将于2020年秋季正式开幕。

11月4日,第四届“濑户内海国际艺术节”刚刚落下帷幕,而在2020年,伴随首届“桐庐大地艺术节”一道相继开幕的还有“房总里山国际艺术节”(2020年3月20日-5月17日)、“北阿尔卑斯国际艺术节”(2020年5月31日-7月19日)和“奥能登国际艺术节”(2020年9月5日-10月25日)。在刚刚闭幕的第二届进博会上,北川富朗率领“濑户内国际艺术节、房总里山艺术节、北阿尔卑斯国际艺术节、奥能登国际艺术节和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这日本五大地域型艺术节,以“艺术创生—释放地域魅力”为题,首次在由中国对外文化集团负责组展的“服务贸易”展区文旅版块中组团参展。在11月7日晚举办的推介发布会上,三位日本艺术节主办方代表与现场听众分享了相关经验,并邀请中国游客亲自前往当地感受艺术节的魅力。

日本石川县珠洲市市长、奥能登国际艺术节执行委员会会长泉谷满寿裕表示,明年即将迎来第二届国际艺术节的株洲位于能登半岛的边角地,号称“日本的天涯海角”。在历史上,那里曾是日本海洋贸易的重要枢纽,但随着陆地贸易的兴起而逐渐边缘化。尽管如此,当地依然保留了丰富的节庆活动。2017年,首届奥能登国际艺术节迎来了7.1万名观光客,极大地激发了当地的活力,“每天都被百姓赞扬夸奖,我感受到了艺术节的举办让百姓更自豪,也更有凝聚力了,艺术节结束的两年后的今天,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年轻人回到了这里,艺术的力量改变了这个地区。”

历史最悠久、作为地域性艺术节最初范本的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则在将近20年的时间里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艺术资源,据十日町市政府产业观光局局长藤卷裕介绍,十日町市政府不再把大地艺术节当做简单的艺术节,而是城市更新的手段。除了三年一届的大地艺术节以外,当地每年还会根据不同季节举办为期两到三周的艺术活动,比如2020年2月就会举办名为“雪花火”的艺术庆典活动。

北阿尔卑斯国际艺术节执行委员会事务局局长和田泰典表示,举办地长野县大町市在举办艺术节前面临四个问题:如何提高大町市的城市品牌影响力;如何实现人口增长;如何带动整个区域的人参与艺术节;如何进行地区活化。2014年的首届国际艺术节带来了43万游客,为解决上述问题开了一个好头。

在发布会现场,桐庐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徐文波分享了桐庐大地艺术节的准备情况。他透露,首届艺术节计划展出60件作品,在全县20余个空间内展示,包括文物保护建筑、闲置厂房、民房等,力图“兼顾旅游体验和艺术,把桐庐打造成一个艺术公园”。

在“建设美丽乡村、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大背景下,中国的乡村复兴将与大地艺术节碰撞出怎样的火花?桐庐大地艺术节总策展人、综合艺术总监北川富朗接受了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的采访,与我们聊了聊艺术节的筹备情况、他对艺术节的构想,以及中国可以向日本借鉴的经验。

日本知名策展人北川富朗

【对话】北川富朗:我希望能通过艺术家的介入,把整个地域的魅力充分释放展现出来

界面文化: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濑户内海艺术祭的成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中国艺术圈热议的话题,我相信国内也有许多地方有意愿与你合作开展中国版的大地艺术节。为什么最后会选择桐庐呢?

北川富朗:在四、五年的时间中,我走访了中国近15个县100个村落,在这当中有非常多的地方对我们表现出了兴趣。桐庐最积极热诚,而且为开展大地艺术节已经做了非常多的准备,所以我们最后选定了桐庐。

界面文化:做了哪些准备呢?

北川富朗:我担任桐庐大地艺术节的总策展人和综合艺术总监,但实际的相关准备工作是和中国的瀚和文化一起开展。目前已经在资料、数据的收集方面做准备了,比如说当地的地形地势、气候、相关产业,这方面的调查和数据收集正在准备过程中。我们希望能够最终找出桐庐当地的特色,了解桐庐当地人过着怎样的生活,归纳总结以后,下一步就是和我们觉得合适的艺术家接洽。

界面文化:2016年你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中国的城乡差距越来越大,需要举办像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这样的艺术节。2018年12月,桐庐大地艺术节的筹备工作组已正式组建,相信你对中国农村也有了更多的了解。请问你如今如何看待中国乡村复兴的问题?

北川富朗:我对中国还不是十分了解,但是年轻的时候我学过很多中国历史,知道中国是一个国土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而且中国聚集了丰富多元的元素,比如说有山河沙漠海洋,而且中国的文化非常悠久,有5000年的绵延至今的历史。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人民有非常多的生活智慧。

反观当下,随着全球化的进展,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在推进城市化,很多城市缺失了自己的特质,城市和城市之间基本已经没有太大的差异。在城市里居住的人们更加向往自然——由于居住在城市里,他们和自然隔绝了。他们心中其实对自然,对祖先生活的农村是充满了向往的。

中国在这些年也出现了“失去的中国”的情形。我们看到过去传承下来了非常多好东西,比如说中国有很好的农业生产经验、中国农村里有强大的凝聚力、人们非常尊重自己的祖先,年节的时候有祭拜的习俗。实际上乡村中有丰富精彩的文化,我非常希望能通过艺术家的介入,让艺术家发现这些精彩,并且表现出来,把整个地域的魅力充分释放展现出来。通过这样的释放,其实也提高了当地人民的自豪感。我觉得这是对于中国来说非常重要的。

桐庐当地人晒咸肉

界面文化: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和濑户内海艺术节之前,日本已经具备了“地区复兴”的社会基础,比如说20世纪初的日本民艺运动。请问大地艺术节在多大程度上利用或者顺应这股潮流的呢?

北川富朗:民艺运动实际上是当时民众之间产生的一些自发性的艺术活动,包括木工、陶艺等等。但它的结果在一个很小众的范围内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在那之后日本社会迎来了高速发展期,带来了城市化。城市开始不断扩张,快速发展,与此同时出现了地区的问题,农村地区开始出现人口流失、经济衰退的现象。这些问题如何解决?我们就提出,是否可以通过艺术的介入作为破题之解。大地艺术节是近20年内做的,和过去的民艺运动截然不同。不同的点在于我们的艺术家走入各个角落,不是各个行业,而是生活当中的各个领域,去发掘亮点,体现出来,而不是像民艺运动那样只是做个木工,做个陶艺。

界面文化:近年来已经有一些中国艺术家尝试推动乡村复兴,比如说安徽省的“碧山计划”。不知道你是否有所了解,如何评价?在乡村复兴,特别是调和村民、政府、商户、游客等利益相关方的利益冲突上,中国可以向日本借鉴什么经验?

北川富朗:对不起,中国方面的乡村复兴运动我个人不是很了解,有所耳闻,但是我没有亲自去现场参观过,就不便发表评论了。

能够提供参考的就是,中国的地域非常广大,所以我们做艺术节只能选定一个范围。在这当中,我们当年是和很多方面的人,众多的当地老百姓进行交流了解,相互之间的理解只能通过人和人之间的交流来实现。所以我们搞了很多场说明会、宣讲会,只要沉下心来,发自内心地和当地人交流,事情是能够推向成功的。第二点是,过去我们往往认为艺术作品一定是艺术家自己来做的,但是我们的艺术节是不一样的。我们一定要在地创作,不是说在艺术家自己的工作坊里或者美术馆画廊这样的白盒子里自己埋头创作,而是一定要怀着一个姿态——我要和当地的人、资源、环境进行对话,要以这样的心情去创作作品,而且要和当地合作。

界面文化:中国乡村和日本乡村有诸多不同,比如土地所有权问题、政企关系问题等等。桐庐大地艺术节会有哪些因地制宜的措施来应对这种种挑战呢?

北川富朗: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觉得目标是很明确的,就是我们希望把当地的特色和魅力体现出来。同时我们希望当地的人因为有这些活动,对自己所生活的地区心怀自豪。这个目标明确的话,接下来就是遇到什么事情,大家坐下来一起谈,敞开胸襟地去交流,只要能够放下姿态,和人耐心交流,事情应该是能够推进下去的。

桐庐县茆坪村

界面文化:对于桐庐大地艺术节参展艺术家,你的遴选标准是什么?

北川富朗:我希望邀请尽可能更多的持不同观点、有不同背景的艺术家,他们可能家乡不同,思想不同,对中国的未来也有很多不同的设想。我希望在这样的一群优秀艺术家中进行筛选,从中找出优秀的人。他们要来到桐庐,了解桐庐,在桐庐当地进行创作。这是最重要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