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1本书8句话1000页:露西·埃尔曼《纽伯里波特的鸭子》赢得金史密斯奖

在错失布克奖一个月后,露西·埃尔曼凭借“打破常规”的《纽伯里波特的鸭子》赢得了金史密斯奖。

2019年金史密斯奖得主露西·埃尔曼 图片来源:Amy Jordison/ The Guardian

露西·埃尔曼(Lucy Ellmann)长达1000页的小说《纽伯里波特的鸭子》(Ducks, Newburyport)摘得2019年的金史密斯奖(Goldsmiths prize),评委称赞其为“杰作”,“达到了小说的最高水准”。

《纽伯里波特的鸭子》讲述了俄亥俄州一位母亲在厨房里烤馅饼时的意识流内心独白。整本书由八句话组成,没有段落停顿,这种充满野心的写作形式也导致埃尔曼的前出版社Bloomsbury拒绝出版这本书。后来,这本书获得了独立出版社Galley Beggar的支持,并入围了今年的布克奖短名单。

金史密斯奖评委会主席埃丽卡·瓦格纳(Erica Wagner)称这部小说是“罕见之书”,“一本在刚出版后不久就可以被称杰作且当之无愧的书”。

金史密斯奖旨在奖励那些“打破传统模式或拓展小说形式可能性”的小说,今年入围金史密斯奖的6部作品包括马克·海登(Mark Haddon)的《海豚》(The Porpoise)和黛博拉·列维(Deborah Levy)的《看到一切的人》(The Man Who Saw Everything)。

瓦格纳说,从中选择一个获奖者相当具有挑战性,但评委发现,“扣人心弦、引人入胜”的《纽伯里波特的鸭子》“重新塑造了小说,并扩展了读者对小说形式的理解”。

埃尔曼在接受《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杂志采访时表示,她曾想写一本“漫长、柔和、节奏缓慢的书,读者可以在其中遨游一段时间,沉浸在一个女人的思绪中,或沉或游”。

《纽伯里波特的鸭子》

“阅读这本书得靠自己,其他人帮不了你,” 埃尔曼说,“大家都是成年人,能够阅读比一般情况下更具冒险精神的作品。我觉得人们在渴望一些新的东西,厌倦了那些懒洋洋地向读者——或者更糟糕,向‘市场’——卑躬屈膝的小说。那些认为写作很容易的人其实还不够努力。”

金史密斯奖评委、冰岛小说家斯琼(Sjón)称《纽伯里波特的鸭子》一书是“巨大的成就”,并称赞它“像许多之前的文学经典一样有趣、紧迫、人道且无畏”。

之前几届金史密斯奖得主包括艾莉·史密斯(Ali Smith)、罗宾·罗伯逊(Robin Robertson)和迈克·麦柯马克(Mike McCormack)。爱尔兰小说家艾米尔·麦克布赖德(Eimear McBride)曾凭借小说《女孩是半成品》(A Girl Is A Half-formed Thing)获得首届金史密斯奖。麦克布赖德在此前十年时间中,不断收到出版商和文学经纪人的退稿信,直到她的处女作被埃尔曼的出版社Galley Beggar选中。麦克布赖德还获得了百利女性小说奖和德斯蒙德·艾略特奖,随着销量的不断攀升,费伯(Faber)出版社买下了此书平装本的版权。

去年10月,埃尔曼曾告诉《卫报》,《纽伯里波特的鸭子》的出版版本已经过删减。“我本来可以加更多的,”她说,并补充说Galley Beggar允许她在一次编辑中添加了3万个字。“我还以为他们会晕倒呢,但他们做得很好。你想,如果你已经写了40万字,再加3万字也没什么大不了吧?他们也可以赚更多钱。”

对于这家由萨姆·乔迪森(Sam Jordison)和埃洛伊塞·米勒(Eloise Millar)联合创立的小出版社Galley Beggar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乔迪森上个月曾在《泰晤士报文学增刊》(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上发文抨击布克奖评委把奖项给了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和伯纳德·埃瓦里斯托(Bernardine Evaristo)的决定,他写道,他需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一些评委暗示,他们的决定考虑了入围作家的职业生涯和声誉,而不仅仅是按规则那样只评价小说本身。“失败是一回事,但连参赛资格都没有,那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乔迪森写道,“这个奖占据了我们生活的全部,我们倾尽了全部心血。但现在看来,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了希望。”

(翻译:张海宁)

来源:卫报

原标题:Eight sentences over 1,000 pages: Lucy Ellmann 'masterpiece' wins Goldsmiths prize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