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沙漠滑雪场和室外空调:灼热的阿联酋真的可以变成绿色的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沙漠滑雪场和室外空调:灼热的阿联酋真的可以变成绿色的吗?

阿联酋是全球碳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之一,“沙迦建筑三年展”能带领这个国家走上环保之路吗?

Cooking Sections设计的无水灌溉容器 图片来源:Antoine Espinasseau

一块修建完美的草坪沿着八车道的高速公路两侧排开,一直延伸到沙迦海湾地区。在一排排棕榈树和盛放中的粉色花坛装点中,眼前的景象豪华到令人难以置信,但炎炎灼日之下全靠洒水装置持续喷出的水雾维持美景。离“绿丝缎”稍远些的沙地上,则是各种带有豪阔栅门的别墅,它们又为镜子般的玻璃塔让出位置,通往一座重建的“老城”,那里的空调正为着露天市集的大街小巷全力运转。

不难看出为何阿联酋(沙迦是其第三大城邦,排在阿布扎比酋长国和迪拜之后)会是世界上二氧化碳排放量最高和人均耗水量最高的国家之一了吧?在这里,到处可见加足马力的越野车从人工岛一路轰鸣着冲往带有室内滑雪坡的大厦,一桶桶的水被灌进观赏花园,能源被当做世界末日的狂欢一般随意使用,阿联酋人似乎对格里塔·腾伯格(Greta Thunberg)抗议全球变暖的疾呼充耳不闻。但在嘲笑之前,请记住,这种依赖石油驱动、水源极度缺乏的生活很大程度上是英美帝国的共同杰作,正是他们想出来的馊主意:在一片气候根本无法保障的沙漠上建造城市。

后殖民时代的遗产、气候争议和水资源公平,是“沙迦建筑三年展”中部分令人暴怒的话题,这场声势浩大的展览已开幕,将持续展出三个月。被誉为“斗争群岛”的建筑展其实和建筑的关系并不大,而更多是关于那些影响着我们星球的力量。它综合用到了建筑师、工程师、活动家、表演者、编舞师、科学家、音乐家和人类学家的成果,试图描绘出气候大灾难、原住民的土地诉求、非法占有乃至更多东西的肖像,这一切内容都被冠以“后代人的权利”之名。

Marina Tabassum设计的小木屋 图片来源:Antoine Espinasseau

带有黎巴嫩口音的澳大利人Adrian Lahoud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建筑学院的院长,同时也是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他谈到:“我对建筑的定义十分宽泛。”他并没说错。本次展览其中一处场馆曾是一所高中的庭院,一名来自巴厘岛的加麦兰音乐家正在演出,隔壁是关于卫星政治的展示,还有关于巴勒斯坦人在加沙重度伤残的艺术装置。紧接的展览分别展示了被摧毁的埃萨俄比亚的神圣森林、联合国发展影像的含义以及与麦加祷告者通话的地理图。

近年来从芝加哥到奥斯陆的很多两年展和三年展,都不再热心关注建筑。全球危机时代的建筑学秉持着社会道德,这些活动固然能激发颇有价值的议题,问题在于此类主题能否转化为优秀的展览呢,还是像那些博士论文建议那样卡在半路?

沙迦展览中的项目以好坏参半的结果与此划清界限:部分重要议题被装腔作势的宏大理论所蒙蔽,其他的则得到了清晰明了的执行。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成果之一来自伦敦二人组合Cooking Sections,他们在学校前院建了一系列凹陷进沙地的岩石质碗状容器,里面栽种了各种沙漠植被。

这些碎石堆起来的结构看起来就像微型火山口,特殊的设计可以实现无水灌溉。其灵感源自兰萨罗特岛、阿尔及利亚等地发现的远古时期的耕种技巧,能保护植物免受风灾,并且岩石阴暗面可以收集冷凝水。

“阿联酋的育植温床不种沙漠植被,因为它们没被当做观赏植物,”来自该伦敦二人组的Alon Schwabe说道,“我们倡导另一种无需灌溉的城市花园模式,希望沙迦和其他气候干旱地区都能采用,让沙漠景观重回城市。”

Cooking Sections通过与AKTII的工程师合作,为其“岩石火山口”种植器皿安装了能够记录叶子湿度、热辐射、风速等数据的传感器,信息将在附近实时监测植被状态的屏幕上展示出来,一直持续到下一届三年展。这个美丽且气候适宜的创造装置的确值得关注,尤其是在这个深受西方理念支配而种满草地和异国灌木的地方,据称此地到2030年的耗水量将翻倍,其中一半用于灌溉。

水资源匮乏和过剩的问题是本次展览的主题之一。孟加拉国建筑师Marina Tabassum展示了一个关于她祖国南部三角洲地区的有趣研究,三条河流在此地汇集碰撞出一块始终变化着的土地。卫星图像可以展示出季节变迁时一列列沙地出现又消失的场景,居住在此的家庭可能一夜之间便失去家园,有时不得不等上好几代人的时间,才能寻回再次露出水面的土地。

《The Atacama Lines》

“英国规则指导下的土地所有权,是靠着地图上标注地界来正式化的,”Tabassum说道,“这是把‘旱文化’强加于‘湿文化’之上:雨季来临,人们便只有手中的一纸地图,却没有实际的土地。所以很多家庭都得拿着地图等上很多年,直到水下的土地重新浮现。”她的研究成果被封装在三个带有屋顶花园的迷你可爱的小木屋中,可以在孟加拉国买到现货,能够很快拆解后装上卡车运走。

孟加拉三角洲地区的居民拥有的水太多了,智利北部阿塔卡玛沙漠的盖丘亚族人则处于缺水状态。在与国际采矿大企业的斗争当中,为了水源的战斗是最至关紧要的。因为开采矿产,前十年部分当地水源供应量已锐减十倍。暗室中由背光照射出的壮美的航拍图和模型共同描绘出阿塔卡玛沙漠山地古老的浮雕。这些展示着人物、动物和神秘符号的大地原始艺术作品,均出自当年的游牧民族之手,但现在已成为盖秋亚族人提出土地诉求的强有力的法律武器。

塔拉帕卡原住民社区Huatacondo的领袖Mauricio Hidalgo专程为了展览赶到沙迦,他谈到:“这些采矿企业已经毁掉了我们的资源,污染了我们的水。但浮雕给我们带来了不曾想象的发声底气和精神力量。祖辈们遗留下来的公共艺术,正在帮助我们重拾尊严与自主权。”

该社区目前和律师及人类学家Alonso Barros展开合作,充分利用起如今已成为国家级保护遗产的古老浮雕,试图阻止进一步矿产开采对祖传土地的伤害。Hidalgo说:“这些采矿企业比以前尊敬我们多了。”奇怪的是展览并没有提及这些,仅简单关注了浮雕的考古学意义,丝毫没有谈到它们在领土主权之战中起到的武器作用。

艺术在土地权利斗争中的角色,倒是在城镇彼端沙迦艺术基金会的另一场展览上得到了更直接的呈现,西澳大利亚Ngurrara地区的原住民带来了令人惊艳的Ngurrara帆布画。在上世纪90年代漫长的官司中,这个原住民社区不得不为证明自己与家园的联系提供充足证据,包括证明持续存在的法律与风俗,还有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的足迹。

考虑本土历史难以用英语表达出来,他们决定用绘画取而代之,宣扬自己对家园故土的所有权。40位艺术家连续奋战两周之后,面积达80平方米的杰出画作终于诞生,在令人眼花缭乱的拼接布上画满了代表着水坑、营火、生育与葬礼场所的标记符号,汇集了千变万化的仪式与记忆。

Ngurrara帆布画 图片来源:Sharjah Architecture Triennial

这些一直被刻意回避的问题,已经遍及全球维权远征军们强有力的探险旅程,而问题的要害正是阿联酋本身。去年,该国最著名的人权运动家因发布推特被判刑十年,同时对外籍人士任意扣押的新闻报道频出。政府当局一直不承认生于本国的成千上万民众的国籍,最终致使他们无国可归。尽管近期已实施改革,但建筑业农民工依然深陷被剥削的困境。总统拉胡德表示工人的住房条件是每三年就要进行的基础调查内容之一,但相关情况却在展览上神秘缺失。

感觉就像是错过了探讨部分建筑和城市问题的好时机,这也是沙迦正面临的急迫问题。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留下来的现代派遗产遭受着被拆除的威胁,诸如沙迦大厦和滨水城市综合体这些装有空调的“玻璃巨兽”却如雨后春笋般崛起。

在沙迦酋长的女儿、沙迦艺术基金会重要支持力量源Sheikha Hoor al-Qasimi的努力之下,这里也正在取得一些进步。包括学校和蔬菜市场在内的场馆现在已被保护起来,al-Qasimi将12处空闲建筑保留作为艺术和社区空间。此外,由意大利Dogma工作室执行的另一个三年展,也见证着一处空地被改造为公共空间,并有望成为永久固定场所。

拉胡德已为新制度建立起强有力的政治支持先例,但未来更需要具备足够的信心,进一步参与到塑造阿联酋城市的力量中去,着手解决该国掠夺式的城市开发问题——至少在为时不晚之前。

(翻译:刘欣)

来源:卫报

原标题:Desert ski slopes and outdoor aircon: can the scorching emiratesreally go green?

最新更新时间:12/07 12:43

本文来源第三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