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
沙漠滑雪场和室外空调:灼热的阿联酋真的可以变成绿色的吗?

阿联酋是全球碳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之一,“沙迦建筑三年展”能带领这个国家走上环保之路吗?

既得利益者是如何“洗白”气候变化的?

最新数据显示,全球五大国有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每年约花费2亿美元进行游说,以控制、推迟或阻止具有约束力的气候政策落地。

思想界|通向平庸的《冰雪奇缘2》:让艾莎穿裤装就算女性成长了吗?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冰雪奇缘2》与人贩“梅姨”画像风波。

激进环保主义是扭转气候变化的希望吗?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环境政治学者吉迪亚·珀迪在最新著作《这是我们的土地:为新联邦而抗争》中提出了激进环保主义的主张。

美退出《巴黎协定》,诺奖得主诺德豪斯:全球变暖应与暴力冲突、经济萧条等同视之

真正科学的做法不是在“气候赌场”中等待,而是采取措施来避免转动“气候赌场”的轮盘。

亚马孙地区的可持续旅行可以帮助减少森林大火吗?

马克·贝克因热爱雨林关闭了自己的木材公司,他希望用可持续旅行为这片土地带来新的生机。

【思想界】人们为什么害怕《小丑》?为什么讨厌瑞典女孩格蕾塔?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电影《小丑》全球上映和16岁瑞典环保活动家格蕾塔引发的争议。

荷兰青年向塑料垃圾宣战,“海洋清道夫”小目标是如何达成的?

“相比让所有人都成为素食主义者,更好的方法是研发人造肉。相比让人们放弃坐飞机,更好的方法是研发零排放客机。相比让所有人都不坐汽车,更好的方法是电动车。”

自我意识能否将人类从自私中拯救出来?

人类是否会成为地球未来的一部分,这取决于人类自己,也取决于人类独有的自我意识所作出的选择。

当实验室的肉类走向社会

《绿色新政》的核心政策是,必须大幅度减少动物性食品的生产,以及相关的肉类消费。但很少有人会自愿不吃肉。实验室做出的汉堡包,对所有人来说都不会是一个糟糕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