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本年度最糟糕性爱描写奖出炉,同样也是“双黄蛋”

颁给小说中糟糕性描写的“英国最可怕文学奖”今年由《花园与池塘管理处》和《和平女神》两部作品摘得。

迪迪埃·德库安(左)与约翰·哈维 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今年,布克奖和诺贝尔文学奖都产生了两位得主,而“糟糕性描写奖”这个“英国最可怕文学奖”也被掰成两份,发给了龚古尔文学奖得主迪迪埃·德库安和英国小说家约翰·哈维。

1993年,《文学评论》的编辑奥伯伦·沃(Auberon Waugh)和评论家罗达·柯尼格(Rhoda Koenig)创立了这个奖项,意图评颁给“本年度内,在一部于其他方面而言是本好小说的作品中,最糟糕透顶的性爱场景描写”。奖项的目的,是让人们注意到“现代小说中那些写得蹩脚、冗余或尴尬透顶的性描写文段”。

德库安是一位法国作家,曾于1977年以小说《约翰地狱》获得龚古尔文学奖。他这次获奖是凭借小说《花园与池塘管理处》中的文段——这本小说是一部寓言集,故事背景是一千年前的日本——其中有着这样的描写:“胜郎呻吟着,他那身和服的布料之下凸起了一个鼓包,这鼓包被美幸抓住,揉捏、按摩、挤压、压榨。在爱抚中,胜郎的阴茎和睾丸成为一块孤耸的土丘,被她紧握在手中四处滚动。美幸觉得自己就像是在玩弄一只蜷曲着爪子的小猴子。”

作为五部小说的作者和剑桥大学伊曼纽尔学院的终身院士,哈维是以小说《和平女神》获得提名的,个中关键是下面这个场景:“她火辣得像是一团烈焰,而那热量焚着他的身。他俯视着她那完美的黑色苗条身材。她的眼神贪婪,和他的眼神一样,满是欲火和渴望。不止热带的炎热,不止热带的酷热:这两个人正骑在赤道上。他们紧紧拥抱,仿佛凭着暴力的相拥就能把他们两个合二为一、融于一体。”

两位作家都是第一次获得此奖。在本周一(当地时间12月1日)晚间宣布评奖结果的公告中,评委们说:“面对这两名同样‘难吃’的竞争者,我们无法在他们二人中作出抉择。相信英国公众会认识到我们的困境。”

今年布克奖做出了同时颁给两位得主这个受到争议的决定,当时布克奖的评委会主席彼得·弗洛伦斯(Peter Florence)声称“我们试过票决,但并不奏效……我们没办法一分高下”。糟糕性描写奖的评委们显然对此进行了呼应,说他们哪怕是在“数小时的曲折辩论后”也无法作出抉择。

“我们试过投票了,但并没有什么用,”他们说,“我们又试了一次。最后,得主们也没能分出个高下。”

参与今年该奖项角逐的还有玛丽·科斯特洛的《河流袭夺》(“她恳求他更加深入,且不要再害怕伤害她,他专注于她心灵与肉体的深处,在拥挤的器官空腔之间,穿过她肝肺的轮廓,振动着经过她的心脏,他感受到了她的完美”);《美食、祈祷和恋爱》的作者伊丽莎白·吉尔伯特的《女孩之城》(“我就像是被火车碾过一样尖叫着”);还有多米尼克·史密斯的《电动旅馆》(“在整个过程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他能感受到自己的渴望,它就像是被拴在一根绳线上,一个在他的余光里飘浮着的鲜红气球,但他最终还是冲破了出去”)。

依照传统,这个奖项在位于伦敦的“进进出出俱乐部”(In & Out Club,也叫Naval & Military Club,大抵可顾名思义为“海陆空军俱乐部”——译注)举办颁奖礼并公布评奖结果,此奖多年间一直被男性小说家所主导,26年间仅有3位女性获奖,而包括塞巴斯蒂安·福克斯、约翰·厄普代克和吉尔斯·科伦在内的作家都获得过这一奖项,不过他们获奖后的反应各不相同。科伦曾出现在颁奖礼上并说“真希望提名的其他几本也出自我手”,而2004年以《我是夏洛特·西蒙斯》中一个包含了“嘶嘶嘶嘶的声音去向舌尖”这么一句话的场景摘得桂冠的汤姆·沃尔夫则抵触这一奖项。

“老话讲得好,‘你可以带领一名妓女走近文化,却没法让她开口唱歌。’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引导一个英国伪文青去讽刺,却没法让他领会精髓。”沃尔夫后来说。

2018年的奖项由詹姆斯·弗雷(James Frey)凭借小说《卡特琳娜》获得,其中包括诸如此类的句子:“一个。白色的。神。射精。射精。射精。我闭上眼睛泄出自己的呼吸。射精。”弗雷愉快地接受了奖项,并表示他为“接受这一久负盛名的奖项而深感荣幸且不胜惶恐”。

(翻译:李元哲;高璐对本文中的日语译名亦有贡献)

来源:卫报

原标题:Bad sex award twosome: prize goes to DidierDecoin and John Harvey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