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文化研究者刘柠:夹在中、日、俄之间,朝鲜半岛有种悲剧性的命运

虽然古代东亚的秩序非常明晰,但是近代以后,中国、日本和朝鲜半岛的关系更加纠缠不清。

中日甲午战争

这个月,韩国宣布开发了首款以慰安妇受害历史为题材的游戏。游戏主人公是一位名为“顺宜”的老奶奶,她在日本大使馆前参加示威后回家休息,睡梦中,她回到了1945年印度尼西亚的日军慰安所……

二战遗留下来的慰安妇问题是横亘在日韩之间的一大矛盾,也是日本侵略朝鲜半岛的一个缩影。近代以来,日本不但侵略了朝鲜,还散播了一种“朝鲜的历史是停滞的、他律的”历史观,以此美化侵略,这也使得朝鲜半岛始终处于屈辱之中。日本千叶大学文学部教授赵景达通过《近代朝鲜与日本》一书,从朝鲜半岛的角度,写出了一部充满苦闷、屈辱、愤怒和抗争的19世纪东亚近代史。近日,在《近代朝鲜与日本》新书发布会上,日本文化研究者刘柠、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许亮等嘉宾对朝鲜半岛的过去和未来进行了探讨。

在历史上,朝鲜王朝一边侍奉中原王朝,一边与日本等邻国进行往来。但由于其处于东北亚的核心地理位置,近代以来,很多问题都围绕朝鲜半岛发生——甲午战争源于日本想要在朝鲜半岛获得影响权,唆使朝鲜国王脱离宗主国;日俄战争也由日俄两方围绕朝鲜的利益而引发;1950年开始的朝鲜战争原本是朝鲜北方与南方势力想要统一半岛进行的战争,后来由于美国和中国的干涉,发展成为了美中之间的战争。刘柠说,夹在中、日、俄之间,朝鲜半岛有一种悲剧性的命运。

《近代朝鲜与日本》
[韩] 赵景达 著 李濯凡 译
新经典文化 | 新星出版社 2019-9

从华夷秩序到帝国主义秩序

在古代,以中华文化圈为基础形成的东亚世界体系是华夷秩序。《日本人为何选择了战争》的作者、东京大学历史学教授加藤阳子对华夷秩序采用了这样的定义:作为世界和文明中心的中国,以“德”来感化周围的地区,并依据周边地区被感化的程度形成的从属秩序。其中,规范中国和其他周边国家关系的国际秩序,被称为朝贡体制。加藤阳子看到,这种以中国为中心,以交易和礼节为基础的东亚秩序是“非常廉价的安全保障措施”,对列强而言,如果想要和华夷秩序下的国家和区域进行贸易,需要先和清朝沟通,然后就可以顺利展开后续工作。

活动现场,许亮(中)刘柠(右) 新经典/供图

赵景达看到,日本在对朝鲜的认知当中,有一种可以称为日本式华夷意识的优越意识。原本的华夷意识是以文明意识作为基础的,但是日本更看重“武威”。日本对朝鲜的态度带有蔑视色彩,近世时,朝鲜和日本的外交被称为通信使外交,尽管相互承认了对等关系,但是日本幕府却对内称通信使为朝贡使节,民众也这样相传。朝鲜方面则认为,因为明清换代而华夷逆转的中国已经不再是“华”,朝鲜虽然不得不在军事上屈服于女真族的清,向清进贡,但却是当时世界上唯一的“华”。这种思想被称作小中华思想。

虽然蔑视朝鲜的观念长期存在,但在日本,“征韩”思想是从18世纪末期才形成的。首先宣称要侵略朝鲜的是日本思想家佐藤信渊,他梦想首先进攻“满洲”,然后进攻蒙古、朝鲜,最后侵略中国本土。这种大陆扩张政策被日本江户时代末期思想家吉田松阴等人继承,后来,吉田松阴弟子木户孝允所在的对马藩向德川幕府提议“征韩”。这种思想认为,列强具体实施侵略时,朝鲜将第一个陷入危机,要想坚决攘夷,必须得到朝鲜的配合,不过,即使施以“信义”,朝鲜也未必服从,这个时候就需要用“兵威”使朝鲜屈服。这样的想法虽然没有立刻实施,但已经为日后的“征韩”提供了思想基础。

1876年,日本方面7艘军舰开到了朝鲜海域,要求和朝鲜签订条约。在朝鲜国势远远不如日本的前提下,朝鲜政府不得不签订了《朝日修好条约》即《江华条约》,条约第一款明确写明:朝鲜国为自主之邦。这样,中国对朝鲜的宗主权便被否定,日本能够顺利进入朝鲜。这以后,日本渐渐走上了吞并朝鲜的道路。《发现东亚》的作者宋念申指出, 这样的旧秩序解体以后,到来的并不是一个民族国家体系,而是以日本为中心的帝国主义秩序,东亚由中国治下的“天下”变成了日本治下的“天下”。

朝鲜半岛受到的屈辱

进入到日本帝国主义秩序当中后,朝鲜半岛经历了屈辱的殖民时期。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历史学者和田春树曾经在接受界面文化采访时指出,近代以来,朝鲜半岛的人民受到了多层屈辱,这些屈辱大多是日本带来的。

在日俄战争之后,朝鲜半岛被日本吞并,失去了独立,之后的殖民时期持续了36年,在这期间,朝鲜半岛的抵抗运动全部以失败告终,1945年日本战败,但打败日本的不是朝鲜,而是苏联、美国和中国,这是朝鲜半岛受到的第一层耻辱。第二层耻辱是,日本战败之后,远东军事法庭对一系列战犯进行审判,其中也有朝鲜人。日本占领朝鲜半岛之后,曾动员朝鲜族人去替日本人打仗,因此,虽然朝鲜明明是被殖民的一方,却在军事法庭上受到了审判。第三层耻辱是,朝鲜半岛的人民本来想通过战争实现半岛统一,结果未能实现。

《朝鲜战争》的作者、芝加哥大学历史系教授布鲁斯·卡明斯看到,美国在1945年至1948年于汉城(今首尔)成立的军政府使得朝鲜半岛的情况更加糟糕。他说,日本人在二战中严重欺侮了朝鲜人,而美国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雇佣了几乎所有曾为日本人工作的朝鲜人,美国人认为这些人曾经被日本人安排过职位,应该拥有丰富的经验。这就造成了韩国军队的高级官员几乎都曾为日本人做过事,而朝鲜军队的高级官员几乎都参加过抗日——要么在1930年代在满洲国和日本人对战,要么曾在国共内战中和共产党并肩作战。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朝鲜战争一触即发——金日成恨不得把韩国高层统统除尽。

刘柠在活动现场谈到,朝鲜半岛对日本是有恩的:中国的稻米、耕作、纺织等技术曾经通过朝鲜半岛的中转,传到日本,对日本文明的进步起到了重要作用。可是,日本对朝鲜半岛的一系列作为却大有问题。他说,中国的宗藩制度比较仁慈,虽然接收朝贡,但还礼更多。但是日本不仅使朝鲜半岛沦为殖民地,其推行的政策也十分残暴。举例来说,日本人杀害了实行开化政策、抵制日本侵略的朝鲜闵妃,以及将本应按国际公法判决的安重根判处死刑等,都显示出日本殖民扩张的手段残忍。

刘柠 新经典/供图

今天:纠缠不清的东北亚关系

活动现场,许亮认为,欧洲通过威斯特伐利亚条约建立了各个主权国家共存的概念,并经过两次世界大战和美苏冷战,审视自己的历史,这样,从18、19世纪的民族国家之间的争夺,到今天欧洲身份的确立,欧洲各国彼此之间已经建立了明确的关系准则。东亚的情况则和欧洲有很大不同。虽然古代东亚的秩序非常明晰——朝鲜和中国是宗藩关系,和日本是通信使的联系,但是近代以后,“我们把西方的国家关系的逻辑和模式移植过来,但中国、日本和朝鲜半岛的关系更加纠缠不清。”

“从近代转变以来,各国就搞不清彼此的定位,”许亮说,日本、韩国自认为处于文化秩序的顶端,中国则是落后状态。他说,韩国经过上世纪60至80年代的高速发展,成为了经济强国,需要塑造和自己身份、地位匹配的历史,所以今天,我们还会看到韩国人“发表一些不着边际的言论”,这些言论往往带着浓厚的民族主义情绪,其中心思想认为古代东亚的华夷秩序根本不存在,韩国很长时间以来处于东亚等级链的最顶端。

除了和中国的摩擦以外,在今天,朝鲜半岛对日本的感情有憎恶、憧憬,也有正在萌芽的“对等意识”。《近代朝鲜与日本》中,作者赵景达看到,日本不但侵略了朝鲜,还认为朝鲜不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实现近代化,必须靠日本出手相助,所以日本迫不得已只能以“并合”的方式把朝鲜“升格”为属于日本的一部分。刘柠认为,日本至今依然在回避自己犯下的罪行:例如,日本说慰安妇等问题已经由1965年签署的《日韩基本条约》以及《日韩请求权协定》等附属协约“完全解决”,但是这些条约是在冷战背景和美国的强大压力下实现的,是对历史问题的政治解决,这其中不乏乘人之危的色彩。

许亮 新经典/供图

刘柠说,过去,自由派主导的意识形态认为,民主国家之间不会发生战争,但是这种论断在东北亚不成立,日韩是世界上综合实力排名靠前的民主国家,但两国“互撕”的历史基础非常深刻,矛盾难以弥合,他相信,这些矛盾不会随着朝鲜半岛的统一而结束。刘柠认为,未来朝鲜半岛如果统一,权利意识提高,会对朝鲜日据时期、慰安妇等议题进行集中讨论,这将酿成日韩之间更大的撕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