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JMedia】老龄化有望带来经济平衡 希望在于老年农民工消费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JMedia】老龄化有望带来经济平衡 希望在于老年农民工消费

在中国的城市里,在工厂或工地埋头苦干数十年的农民工有千千万万,他们多年的积蓄也许可以为中国的消费市场带来一场革命。到头来,中国的老龄化恰好可能有助于实现中国领导人孜孜以求的经济平衡。

图片来源:CFP

撰文:彭博社

编辑:杨贵

翻译:程玺

拆解人口结构炸弹的一线希望或许在于消费

挑战在于,在老龄化进程中,要保持经济的活力

农民工郭怀亮(音译)打算退休以后过些好日子。

这位52岁的建筑工人在北京待了19年,住在一间狭窄的宿舍里,每天早晨5:30起床,工作12个小时。他一直在存钱,打算退休后回乡下,在那里,他有一座八间屋的大房子和一片4英亩(合24亩)的土地,他可以花一点钱,四处走走。他梦想去海南岛、台湾,甚至韩国旅游。

在中国的城市里,像郭怀亮这样在工厂或工地埋头苦干数十年的农民工有千千万万,如果将他们所有人的积蓄加起来,你可以想象会是多大的一笔资金,它将为中国的消费市场带来一场革命。到头来,中国的老龄化恰好可能有助于实现中国领导人孜孜以求的经济平衡。

“中国的人口老龄化绝对有助于从投资、出口向消费转变,”美国财政部驻北京前员工、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现任高级研究员戴维·多拉尔(David Dollar)表示,“我们在日本、台湾和韩国都看到过类似的情况,随着人口的老龄化,消费占GDP的比重会提升。”

多拉尔说,由于中国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推行计划生育政策,这一转变可能会更加迅速。

北京刚刚召开了为期四天的五中全会,据新华社10月29日在会议闭幕后的报道,中共中央委员会决定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这是一项历史性的转变,它弱化了这个世界人口最多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

十八届五中全会

郭怀亮和许多农民工一样都生于60年代,他们在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和千千万万人一起,背井离乡,前往沿海城市的工厂打工。

1996年,郭怀亮从距离首都两小时高铁车程的邯郸市附近来到北京。他每年收入三万元人民币。与备受期待的消费主力军——中国新兴中产阶级相比,这不算什么。

但对于刺激消费来说,中国的农民工仍具备几项优势。首先,他们积蓄了很长时间。郭怀亮和妻子预计,等他六十岁退休时,他们的存款能达到50万元。他的伙食和15平米的简陋住房都由雇主提供,因此,他平时只会花掉收入的十分之一。而在他退休之后,他预计不包括旅行的情况下,花销会翻上三倍。

其次,他们人数众多。到2020年,中国60岁及以上老人的数量会增加近3600万,至2.45亿。到2030年,该数字会剧增近1.49亿,超过法国和德国人口的总和,达到3.58亿。

  • 老龄化的中国——到2055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预计将超过5亿

数据来源: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人口司

“看看蜂拥海外的中国游客的年龄结构就知道了,”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社会学教授王峰(Wang Feng)表示。“不再只有喜欢冒险的年轻人,许多早早退休的老年人的旅行团也一窝蜂地出现在世界各地的旅游景点。 ”

牛津研究院经济有限公司(Oxford Economics Ltd.)驻香港的亚洲经济问题负责人路易斯·凯伊斯(Louis Kuijs)表示,这说明老龄化对消费的影响提前开始了,它的全部势能将在未来几十年陆续释放。

加州大学的王峰表示,除农民工的储蓄外,城市中产阶级也在过去15年的收入井喷中积累了万贯家财。这些储蓄,再加上城市相对丰厚的养老金和医保福利,都会让他们的消费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迄今为止,许多中国人花钱都非常谨慎。高昂的房价以及农村地区医保和养老金覆盖还不到位,导致了所谓的预防性储蓄居高不下,甚至较富裕的中产阶级也是如此。

结果就是,中国的消费占GDP的比重位居世界最低的行列,而储蓄率则位居世界最前列。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数据,2013年中国居民消费占比约为36%,相比之下,美国是69%,印度是59%,巴西是62%。而截至9月末,中国的存款总额约为21万亿美元。

  • 节俭之国——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美国财政部前中国问题专家戴维·洛文杰 (David Loevinger)表示,随着劳动力占比的下降,家庭和政府的储蓄也会萎缩,部分原因就在于,有些资金将被投入到医保和养老金层面。

“我们在北亚地区已经见过这样的剧情,”现任洛杉矶基金管理公司TCW Group Inc.分析师的洛文杰表示,“伴随着中国和东亚其他地区人口的老龄化,一些过剩的全球储蓄将被消耗掉。”

当然,农民工花掉他们的积蓄充其量只能带给中国短暂的繁荣,除非中国同时能够成功转型为一个依靠较少劳动力的经济体。在日本,老龄化和人口萎缩往往会削弱经济活力和企业家精神,凯伊斯表示。

“领取养老金的人口比重上升有助于中国经济向消费的再平衡,”他表示,“决策者面临的困难在于,要确保这一再平衡发生在一个生机勃勃、稳步增长的经济体中。”

不太乐观的声音

有些农民工对于自己未来的购买力则不那么乐观。50岁的李泵生(音译)来自东部沿海省份福建的农村,他说,给他18岁的儿子娶亲要花掉20万元。在中国,结婚通常要有一笔彩礼、一座新房以及一应俱全的家居配备。

郭怀亮常常一连工作六个月而不休息一天,他还打算在退休之前进一步拉长工作时间,因此对他来说,这不是一个大问题。他说他的三个孩子都二十多了,工作也都不错。同时,医保能负担他未来70%的医疗费。

“老了以后,我要享受生活,”他说,“我现在要抓紧时间多干活,挣更多钱,也存更多钱。没有其他选择。”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