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养成”TFBoys、“速成”张艺凡:时代峰峻的双向“偶像实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养成”TFBoys、“速成”张艺凡:时代峰峻的双向“偶像实验”

来势汹汹的选秀速成冲击着时代峰峻后继乏力的养成模式。

文|镜像娱乐

顶着“TFBoys师妹”光环的张艺凡,会在《创造营2020》出道吗?

“养成”TFBoys“速成”张艺凡:时代峰峻的双向“偶像实验”

在《创造营2020》的参赛选手及经纪公司名单中,首次下场的时代峰峻引人注目。

树立了国内偶像养成标杆TFBoys之后,时代峰峻也成功跻身知名偶像经纪公司之列,在多地开展分部,不断扩大自身商业版图。

事实上,培养了TFBoys的时代峰峻重庆偶像部,和张艺凡所在的时代峰峻北京影视部,无论是运营理念,或是业务范围都大相径庭。

“养成”TFBoys“速成”张艺凡:时代峰峻的双向“偶像实验”

时代峰峻分管偶像的重庆部位于重庆市南岸区长江国际大厦十八楼,因此粉丝习惯称之为18楼。而这个说法也得到了官方认证,出现在物料中。由此又延伸出一系列“楼言楼语”。比如,向路人安利时代峰峻的艺人,叫“售楼”;入坑时代峰峻的艺人,叫“上楼”;时代峰峻旗下艺人的粉丝,叫“楼丝”……时代峰峻内娱偶像养成的独一份,在饭圈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选秀潮冲击下,时代峰峻的偶像打造依然坚守着养成系的“初心”:招募二代、三代练习生,持续壮大“TF家族”。比起出圈,时代峰峻似乎更重视吸引粉丝“入圈”,或者说,“上楼”。

三代练习生、四大分部,从“小作坊”到头部经纪公司

2020年4月,江苏峰峻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

至此,时代峰峻已在重庆、成都、北京、江苏四个城市开设分部。

重庆部——成立于2014年11月20日,以打造未成年偶像团体为主,独立运营“TF家族”。

“TF家族”拥有以TFBoys为代表的初代练习生、时代少年团(即TNT)代表的二代练习生,以及正在培训中的苏新皓、朱志鑫为代表的三代练习生、未官宣的试训生。

“养成”TFBoys“速成”张艺凡:时代峰峻的双向“偶像实验”

沿着一代的走红轨迹,重庆部多方挖掘8~12岁的小男孩,采用家族式运营模式,对其进行艺能培训,为团队定制综艺、剧集,“捆绑”已有人气的TFBoys寻求主流舞台的曝光。针对TFBoys早期被诟病的唱跳实力问题,家族也在二代团的运营中加入了舞台月考。

成都部——成立于2015年3月19日,与重庆部业务相同,向重庆部输送优秀练习生。

“养成”TFBoys“速成”张艺凡:时代峰峻的双向“偶像实验”

北京部——成立于2017年9月26日,旗下有刘俊昊、李俊濠、邓恩熙、张艺凡四位艺人,主攻影视业务。

影视部艺人的培养相对独立,但依然能发现“以老带新”的同款家族模式:刘俊昊、李俊濠都曾在TFBoys主演的《我们的少年时代》中露面,李俊濠在易烊千玺主演的《热血同行》中饰演司三,张艺凡也在易烊千玺主演的电影《少年的你》中饰演胡小蝶一角。

“养成”TFBoys“速成”张艺凡:时代峰峻的双向“偶像实验”

除此之外,四人也有独立的商务、影视资源。邓恩熙先后出演《嫌疑人X的献身》《没有秘密的你》《唐人街探案》等电影、电视剧,张艺凡在《创造营2020》前还参加过综艺《舞蹈风暴》。

正因为北京部与重庆部各自独立,所以向《创造营2020》输送张艺凡,并不意味着时代峰峻要自砸养成系招牌,公司的偶像主力军TF家族依然是按养成模式进行培养。

“养成”TFBoys“速成”张艺凡:时代峰峻的双向“偶像实验”

江苏部——成立于2020年4月2日,暂无活动及艺人信息。

从TFBoys横空出世,到TFBoys单飞不解散,在“帝国”从不间断的粉丝骂战、维权问责中,时代峰峻已经从粉丝口中的“小作坊”发展为TFBoys所在的内娱知名经纪公司。

养成VS速成,闭关锁“楼”,还是“乌托邦”

在国内偶像市场,时代峰峻是独特的存在。

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横空出世,引领着选秀造星迅速崛起。

这一年,时代峰峻推出了TF二代团“台风少年团”,然而,3年养成+空成员降的“玄学”、定制专辑+团综物料+主流舞台的组合拳,都没能让台风少年团成为第二个TFBoys。

“养成”TFBoys“速成”张艺凡:时代峰峻的双向“偶像实验”

来势汹汹的选秀速成冲击着时代峰峻后继乏力的养成模式。

比起难以复制的TFBoys,越来越多经纪公司开始押注一夜崛起的“蔡徐坤”们。头部视频网站的高曝光、全民投票的热潮之下,新的偶像厂牌陆续打开知名度,吸引了TF家族的潜在粉丝群体,对时代峰峻这样的老牌公司造成了一定的威胁。

“养成”TFBoys“速成”张艺凡:时代峰峻的双向“偶像实验”

速成造星的盛况之下,TF家族无法向选秀综艺输送未成年的练习生,转而举办了内部选秀比赛《台风蜕变之战》,计划由粉丝投票从台风少年团的4名成员与二代被淘汰的3名成员中选出5名成团出道,固守养成初心,不接纳家族之外的成员。

只是,无论从规格、人数、播出平台而言,《台风蜕变之战》都逊色《偶》《创》不少。即便马嘉祺粉丝为让偶像当上C位集资了700万,节目仍是小圈子内的自嗨。

而时代峰峻以粉丝和偶像的共同想法为由,突然将出道名额改为7个,也让《台风蜕变之战》彻底从选秀沦为一档“团综”:无人淘汰,全员出道。成员100%就业,时代少年团(即TNT)也留下了几个出圈的舞台。

迄今为止,TF家族没有向任何一档选秀节目输送练习生,据传还拒绝了优酷男团选秀节目《少年之名》及腾讯视频的打歌节目《炙热的我们》的邀请。

有人说这是闭关锁“楼”的行为,但也有粉丝说,18楼是内娱偶像的“乌托邦”。

“养成”TFBoys“速成”张艺凡:时代峰峻的双向“偶像实验”

在封闭的18楼,男孩们对娱乐圈的残酷知之甚少,粉丝则拥有较高的话语权,强势参与偶像的养成。

从415的音悦V榜投票到一部又一部电影包场,公认的“帝国三子”TFBoys的“帝国”,并不是时代峰峻给的,而是粉丝建造的。

在TF家族的养成模式中,粉丝们通过源源不断的日常物料、团综参与着偶像的成长,见证一群孩子的互相陪伴和共同长大。粉丝们珍视并维护着的,其实是一段美好的少年时代。

就像2019年微博之夜的舞台上,TFBoys拿下微博十年影响力组合,王源打趣要将组合名改成“TFmen”,而主持人说:“你们永远是男孩,我们就能够永葆青春。”

这种羁绊感会随着年岁的推进愈发深厚,即便曾经的一代单飞了,也能转移到二代、三代上。

偶像“实验”、自制打歌节目,是“画大饼”,还是未来可期

“大家说国内偶像团体没有生存的土壤,没有打歌节目……我们想自己做一个打歌的节目。”

在TF家族自制纪录片《光环下的少年——突变》里,重庆部负责人李飞公布了TNT2020年的后续行程安排:

“养成”TFBoys“速成”张艺凡:时代峰峻的双向“偶像实验”

6月发表新歌;7~8月邀请助演嘉宾,录制自己的打歌舞台;4场演出结束后如果疫情缓解,团员们可以去日本或者新加坡旅行;9月录制团综;11月发表新专辑并举行一周年演唱会;12月照常举行家族演唱会……从规划中,也可以读出时代峰峻坚持自成一派的雄心壮志。

事实上,疫情期间成员的日更营业、组合连续不断的物料、粉丝的大规模安利,都让TNT完成了一轮人气积累,单个成员超话排名从60开外赶超至前30,甚至登上第一,组合官微也超越TFBoys成为明星势力榜组合榜第一。

“养成”TFBoys“速成”张艺凡:时代峰峻的双向“偶像实验”

粉丝基数增大,意味着更加成熟的消费市场。在此基础之上,时代峰峻也意识到要用高质量的舞台作品留存流量,计划自制打歌节目。而演唱会门票与家族官网的高级会员制度直接关联,也能促进转化率,圈定一批付费粉丝。

但复盘时代少年团近几月的运营,定位不清、策划不成体系、团魂不够等问题依然存在。

在时代峰峻的运营中,一代的爆红始料未及,二代的孵化近似于试验品。如果能成功打响TNT的知名度,总结出可行的培养模式,就能为将来三代四代的发展、甚至国内偶像市场贡献一套新的运营策略,将公司推向国内养成第一厂牌。

“养成”TFBoys“速成”张艺凡:时代峰峻的双向“偶像实验”

可要成就“偶像帝国”,又谈何容易。

就自制打歌舞台的规划而言,爱奇艺、腾讯视频尚且无法完善国内偶像生态,没有资本联姻、没有平台绑定、没有产业链闭环的时代峰峻,格局还太小。

所谓的“自己做打歌节目”,也很有可能像《台风蜕变之战》一样,最终沦为自娱自乐的“团综”。

“养成”TFBoys“速成”张艺凡:时代峰峻的双向“偶像实验”

故事的开始,是2007年,大学生黄锐凭借一份《关于在中国建立类似日本杰尼斯事务所艺人经纪公司》的策划案受到了房地产商人李飞的关注,“小作坊”就此诞生。

13年过去了,从时代峰峻出走的黄锐创立了原际画,完成了四轮融资,旗下艺人何洛洛在《创造营2019》高位出道。而迄今为止,时代峰峻还守着“家庭企业”的小架构——管理层结构单一,温素芬、李雯两大股东都是李飞的亲属,公司未有过任何融资记录。

结构固化无疑会妨碍战略投资,不利于高效率聚合市场资源,影响公司的扩张。时代峰峻还未接入现代企业的治理结构,而所谓的家族式运营虽然是公司目前的特色,但门槛不高、易被复制,仍需加强核心竞争力。

长江国际十八楼很大。能装下男孩子们的偶像梦想,无论是3个、7个,还是13个。长江国际十八楼又很小。容纳不了万千粉丝的所有期待,也未必能承载一套完整的偶像生态。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