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猜猜共享单车的融资什么时候花完?

共享单车战局,又添新变数。

图片来源:图虫

文|华商韬略  Penny

中国互联网史上最波澜壮阔的烧钱大战仍未止息。

从成立第一天起,共享单车就是一头“吞金兽”。5年过去了,资本依然是驱动共享单车变局的关键力量。即便在疫情期间,共享单车依然融资消息不断,令人震惊。

4月17日,青桔单车被爆出首轮融资即达到10亿美金;去年年底,哈啰出行也拿到最新融资。与之相伴而来的是,新一轮补贴潮悄然浮现。

共享单车棋至下半场,混战再起。共享单车被巨头招安之后,战火烧到助力车、四轮出行乃至本地生活服务领域,但供需不平衡的出行痛点依旧无法解决。

巨头溢价购入共享单车,看重的都是流量效应,以及完善生态闭环的战略考量。然而,共享单车最终都不能独自存活,而是依附于巨头生态,成为持续输血的虚胖独角兽,不断画大饼、讲故事、博眼球。

另一面,共享单车的孪生兄弟——不那么引人注目的公共自行车运营商,却活得相当滋润。比如永安行、杭州金通都已经上市,毛利率很高。永安行2017年底一度剥离了共享单车业务,从侧面印证了共享单车的硬伤。

在资本晕轮下,探讨共享单车的真伪命题之辨似乎毫无意义。但令人深思的是,新一轮资本大战硝烟四起,共享单车能给行业带来真正的变革吗?

巨头融资不断

共享单车从烈火烹油到归于沉寂,只用了2年时间,以摩拜被美团并购、ofo陨落为注脚。

但共享单车的车轮大战仍在延续。

4月17日,据《晚点LatePost》报道,滴滴旗下独立品牌青桔单车首轮融资金额超过10亿美元,由君联资本领投、另一家国外大基金跟投。这与疫情笼罩期间的资本寒潮相比,反差极大。

无独有偶,哈啰出行创始人、CEO杨磊在2020年3月18日的内部沟通会中透露,去年底哈啰完成了一轮新的融资,现在应该是创业至今,哈啰账上现金储备最多的时候。

据“晚点”报道,哈啰单车在2019年下半年启动该轮融资,一家海外基金巨头本来准备注资给哈啰,但最后关头被滴滴“截胡”,转投了青桔。

4月27日的媒体沟通会上,哈啰杨磊对于这轮最新融资,并不愿披露太多信息,只提到“蚂蚁等老股东参与比较多,财务投资人出资占大部分”,“融资的核心思考是为了发展新业务”。

据企查查,哈啰出行至今已完成14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200亿元。其中,蚂蚁金服曾连续六轮加持。杨磊表示,支付宝是哈啰的大股东,但并不是控股股东,哈啰管理层拥有最多投票权,仍是一家相当独立的公司。不过,支付宝入股后,哈啰才在支付宝九宫格有了一席之地,从两强相争中抓住了爆发式发展的机遇,每辆车身醒目的支付宝logo,已经妥妥彰显了巨头棋子的身份。

当前,哈啰野心勃勃要做一家以出行为基础的生活服务平台。在阿里、美团、滴滴三大巨头割据之下,共享单车的鏖战正在从单一领域驶入多面混战,仍未至终章。

助力车,变异的共享单车?

在北京等一线城市街头,以青桔和美团为主的共享单车分庭抗礼,哈啰则在二线及以下城市大施拳脚。

但竞争的重心,已经转移到了助力车,即共享电单车。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执行总裁李开逐预计,“助力车今年将继续维持高速发展,竞争将加剧。”

▲哈啰出行发布的最新一代的共享助力车“云起”

如今,哈啰、滴滴、美团,都对共享电单车及其背后的低线城市用户虎视眈眈。它们声称共享电单车模型更性感,更适合中短途出行、使用频次更高、盈利性更好。

但重资产、重运营的属性,对资金的需求无疑更高,因此又变成了巨头对垒的战场。

共享电单车与共享单车仅一字之差,命运却迥然不同,此前被外界认为,“有共享单车的梦,没有共享单车的命”。

早在2017年,共享电单车就与共享单车相伴相生,却在共享单车和网约车的夹缝中尴尬生长。哈啰出行是最早投放共享电单车的公司之一,当时也不乏一众小玩家如小蜜、芒果、7号电单车等,但都未成气候。随后,共享电单车因为大多未能达到“40公斤以下、时速20公里以下”的标准,存在安全隐患,被一线城市叫停,退居二三线。

自2019年上半年以来,随着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编入发展《绿色产业指导目录》以及《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新国标)实施等一系列政策利好,电动车死灰复燃。

哈啰出行在此领域占据了先机。与此同时,为了解决电池续航的痛点,哈啰投入可谓不菲。

哈啰出行宣称,截至2月底,哈啰助力车已进入320座城市,占据70%的市场份额;3月23日,哈啰出行推出第五代助力车,并搭建起仓库与换电柜结合的换电网络;4月7日,哈啰出行与宁德时代、蚂蚁金服三方合资成立的福建宁德智享(即哈啰换电),获得上市公司中恒电气2亿元投资。

哈啰出行助力车事业部负责人彭照坤认为,助力车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中国整个带电两轮出行大概有3亿多车主,每天出行次数超过7亿次;而共享助力车高峰期日单量不到1000万次,还存在巨大的空间。

滴滴也在加码。

青桔曾向媒体表示,电单车是今年青桔的重点方向之一。2018年初,滴滴完成了对小蓝单车的托管,同时推出了自有品牌青桔单车和街兔电单车,后者主要分布在三四线城市。青桔单车成立于2017年8月,2019年一直在拓展市场、增加投放,峰值时超过1000万单。

4月16日,程维在内部公布未来3年战略目标时表示,滴滴国内业务将进行“双曲线战略”,青桔单车将承担其中一条曲线的重要使命,要和网约车、顺风车、公交、地铁一道,为用户提供多元化的一站式出行服务。与此同时,滴滴出行将未来三年的战略目标命名为“0188”: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

美团更对此领域虎视眈眈。

据36氪报道,4月,美团已经向富士达和新日订下百万辆以上的共享电单车。美团单车表示,自2018年4月摩拜融入美团之后,美团一直没有放弃电单车业务,它将与解决0到3公里出行需求的共享单车形成互补。

对美团来说,摩拜单车仍是一个长期流血的生意。

美团招股书显示,摩拜日亏近1500万元;美团2018年财报显示,从2018年4月4日被收购起,摩拜同期亏损高达45.5亿,之后也只是亏损幅度减小而已。

因此,美团急需找到止损的办法,共享电单车或是一个突破口。

在全国280多个地级市,巨头们跑马圈地的野心再次浮现。按照一座城市1万辆的规模、每辆电单车4000元左右的成本推算,全都铺满需要100亿元左右。这显然超出了任何一家巨头的预算。

因此,多家平台推出合伙人制度。3月5日,哈啰出行启动合伙人招募计划,单车、助力车以及车服系统都推出了加盟模式。

不难想象,共享电单车又将重演共享单车的混战。

小玩家的洗牌已经在所难免,但巨头们的处境也难言风光。

按照理想的共享电单车模型测算,考虑到房租、运维等费用,一辆共享电单车成本在5000元左右,每次骑行收4元,平均每天骑5次,每车每天能收20元,不到一年就可以收回成本。

但这个模型没有计入折旧费用,以及高居不下的盗损率。换言之,共享电单车和共享单车一样,都不是处于真空中的假设状态,而是游走在盈亏平衡的边缘。

无边界竞争

资本助推下,共享单车三巨头哈啰、滴滴、美团,正在谋求跨越边界,整合服务生态。三者都从“吃喝玩乐行”中的一环出发,希望打造一体化超级平台,切走最大的蛋糕。

出行与吃喝玩乐看起来不搭界,实际上有着天然的延伸。

哈啰从两轮单车出发,相继接入打车服务、第三方生活服务等;滴滴不断发力两轮业务,染指酒店、外卖业务;美团则从生活服务反向切入3公里出行。

逻辑上,大家都能走通。这为这场战争的终局走向,平添了更多复杂因素。

2017年2月,美团打车在南京市试点上线运行,一年后实现日订单量突破10万;登陆上海,依托大规模的补贴战,实现日订单15万。数据显示,最高峰美团常用用户已经占到网约车整体比例的20%以上,抢夺了滴滴不小的份额。

▲在美团外卖渠道部2017年年会上,一句“灭饿除滴,商渠共赢”的口号赫然而出,杀气跃然纸上

但随后,美团打车遭到相关部门的约谈以及被要求进行整改,不得不按下暂停键。

而并购摩拜,让美团的出行野心得以实现,吃下了4000万活跃用户。

2019年,美团交易用户数目达4.5亿,同比增长12.5%,低线城市是美团用户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且大多数新用户来自三线以下城市。这其中来自共享单车的贡献应该不小。

哈啰已经有3亿多用户。围绕着流量变现,哈啰出行野心不小:希望成为以出行为基础的一站式生活服务平台,“DAU过亿,跻身中国主流三大APP之一”。

哈啰希望从高频单车切入四轮出行,乃至低频生活服务,用利润高的后者来补贴单车业务。此前,哈啰曾经试图聚合打车平台。滴滴遭遇重击后,哈啰顺风车更是通过补贴追赶成为市场第二,但与滴滴实力相比仍然悬殊。

4月13日,哈啰App改版,升级为本地生活服务提供端,主要是聚合模式,将流量开放给第三方,目前有车主服务、吃喝玩乐优惠券、体检优惠券等,仍处于相当早期阶段。

哈啰的本地生活服务,还将触角伸向了电商。5月10日,哈啰出行在拉勾发布的电商采购职位显示,主要职责为生鲜采购、日用百货采购等。

酒旅方面,哈啰也跃跃欲试。杨磊透露,哈啰希望做较偏中低端的酒店,为下沉市场用户提供普惠服务。“大概从去年年底开始酝酿,还在内测阶段。”

2019年,到店、酒旅业务为美团第二大业务板块,创造了223亿元的营收。美团大众点评经过多年的沉淀,已经有了坚实的消费者基础、商户基础,建立了供给端数字化体系,牢牢把控了市场垄断地位。哈啰想仅靠简单的补贴逆袭,已经不太现实。

单车、助力车、生活服务,这三个赛道都需要巨量资金投入,每条赛道的竞争都异常激烈,更何况是聚合式平台。

目前,两轮业务(单车+助力车)仍然是哈啰的基础业务,“比重超过50%”,杨磊透露。哈啰正在加大发展新业务力度,两轮出行未来整体占比将越来越低,希望未来三五年占集团收入之比在10%-15%。

时至今日,哈啰共享单车仍未实现盈利,挣扎在盈亏平衡点上。杨磊表示,“很有希望在2020年实现整个集团的首次盈亏平衡”,并透露哈啰在2018年3月,就实现了公司的自由现金流转正。

滴滴的护城河在四轮业务,但也努力通过布局两轮完成出行闭环;美团的核心竞争力仍是本地生活,同时积极补充两轮+四轮出行的弹药;而哈啰想要在两轮基础上,攻取两大巨头的腹地,显然并没有那么容易。

眼下,拿到了融资的两名头部玩家,又悄然开启了价格战和补贴肉搏,优惠券、红包车再现。在很多人ofo的押金都拿不回的当下,资本号令集结,又是新一轮似曾相识的厮杀。

但烧钱大战,能烧出真正的核心竞争力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