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鲶鱼效应来袭,特斯拉在华新增电力业务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鲶鱼效应来袭,特斯拉在华新增电力业务

由于我国的电力行业长期受到两网、五大发电等电力巨头的把控,特斯拉作为一个几乎从零开始的“外来和尚”,能念好中国电力市场这部“经”吗?

文|光伏头条 叶奈法

5月25日,国际能源网记者获悉,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简称特斯拉上海)经营范围发生变更,新增发电、输电、供电业务(核电站经营建设除外)。并且,特斯拉官网还在前不久发布了招聘电网及发电侧的业务拓展经理,该职位的主要职责为领导特斯拉在中国的电网、发电领域的能源业务开展。种种迹象表明,特斯拉在成功搅动了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还要杀入中国的电力市场,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由于我国的电力行业长期受到两网、五大发电等电力巨头的把控,特斯拉作为一个几乎从零开始的“外来和尚”,能念好中国电力市场这部“经”吗?

“老本行”业绩向好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而在没有硝烟的资本战场,“钱”便是各大公司开疆拓土所必备的“粮草”。不论是特斯拉的老本行——造车,还是其新增的电力业务,都是非常烧钱的重资产行业。因此,特斯拉要想拓展新业务,首先必须考虑的是自己的大后方是否稳定,能否给前线输送源源不断的“粮草”。

据国际能源网记者了解,4月底,特斯拉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报告显示,特斯拉汽车第一季度的总营收为59.86亿美元,比2019年同期的45.41亿美元增长32%;并且,其净利润为0.68亿美元,而2019年同期这一数字还是-6.68亿美元。这是自去年第三季度以来,特斯拉汽车业务首次连续三个季度盈利。

即使在疫情期间,特斯拉也有亮眼的业绩,这与其在上海建立的超级工厂有很重要的关系。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生产的首批Model 3于2020年1月7日正式向公众交付,并且在3月中旬其周产量就可以达到3000辆,其高管预计6月份就可实现周产4000辆的目标。在特斯拉另一家超级工厂——弗里蒙特工厂因疫情迟迟无法开工的情况下,上海超级工厂的产能大幅提速,无疑是其能保证按时交货的重要砝码。

特斯拉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其电动汽车一季度实现交付88496辆,同比上升40.5%。另外,特斯拉在2019年底新推出的电动皮卡Cybertruck,距离正式交付还有半年时间,其预订量已经超过60万辆,其最终在正式交付前的预订量有望突破100万辆。

正因如此,特斯拉才有足够的底气去布局电力业务。如果时间回到三四年前,那时的马斯克根本不敢奢望能够将触角伸向电力行业。因为当时特斯拉正在经历产能地狱,导致特斯拉业绩常年严重亏损,只能靠马斯克的其他公司养着。用马斯克自己的话说便是,“特斯拉距离破产只有几周时间”。

如今,特斯拉熬过了最困难的时光,其老本行汽车业务不断向好,这大大增加了其伸长触角的底气。而特斯拉为何将触角伸向电力行业?个中缘由则十分耐人寻味。

借力新基建

资本天生就是逐利的,所以特斯拉新增电力业务的目的依然是为了赚钱。此前,我国公布了七大新基建领域,其中特高压和充电桩榜上有名。因此,特斯拉新增电力业务,很大概率是为了搭乘新基建的便车,从而在中国下一盘“能源大棋”。

国际能源网记者获悉,特斯拉在前不久公布了其充电桩建设规划,规划显示特斯拉将在中国部署超过4000个超级充电桩,其数量两倍于过去5年建设总和,并且特斯拉还将基于此打通从上海到伦敦的电动汽车充电线路。

特斯拉突然大规模建设充电桩,除了想依靠充电服务费赚钱外,还打算以充电桩为媒介,参与电力交易市场。国际能源网记者了解到,特斯拉已经为其Model 3 和 Model Y 两款车部署了双向充电技术。

根据一项研究表明,双向充电技术可以将电动车将电能送回电网,从而节省数十亿美元的费用,还能优化电网对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可谓一举多得。

虽然在当下,电动汽车双向充电技术鲜有在充电桩领域使用。因为将电动汽车电池储能上传到电网不仅无法为车主带来可观的收益,而且还会加速动力电池老化,但是当电动汽车和充电桩设施的普及率足够高、电动车电池可以不计入电动车消费者购买的成本的时候,双向充电技术可能会成为分散式储能的重要利用形式。

另外,特斯拉还在日前宣布其会将光伏作为2020年在华业务的主要布局方向。随着新一轮特高压建设热潮拉开序幕,我国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消纳水平将更上一个台阶,特斯拉的光伏业务也将获得不小的发展机会。

因此,特斯拉在新基建的风口布局电力业务,一方面是为了拓展新的盈利点,而更重要的是配合其充电桩、光伏、储能等短期内主要投资的业务。一旦特斯拉的发输供电业务形成一定规模,不仅可以帮助其消纳光伏发电量,而且可以将这些电力用于其充电桩业务,使其充电桩运营成本得到有效降低。另外,特斯拉还可以配合本身就有的储能业务,打造独有的虚拟电厂,从而实现“自发自用,余电上网”的良性循环。

实际上,早在2018年2月,特斯拉就与南澳大利亚州当地政府合作,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虚拟电厂。而在今年4月底,特斯拉公司又向英国有关部门申请发电企业牌照。根据英国目前的立法,储能供应商获得发电许可,则可以免于缴纳对其系统充电所用电力征收的消费税,从而使其储能项目更具经济性。结合其在2019年推出的电力交易平台——Autobidder,我们不难看出,特斯拉已经逐渐开始从电动汽车制造企业向能源企业转型,而其首选目标便是类似中国、英国等有政策支持的国家。

“特斯拉电”动了谁的奶酪?

不得不说,马斯克的理想很丰满,但实际特斯拉面对的现实却可能是相当骨感的。特斯拉虽然电动汽车大卖,但是其在我国的电力业务几乎是空白,所以,特斯拉电想要在短时间内取得突破,几乎不可能实现。

首先,电力行业与造车行业相同,都是烧钱的重资产行业。并且,电力行业成本回收的周期比造车行业更长。虽然目前看来,特斯拉的造车业务已经站稳脚跟,但是在加入电力业务后,其投资能不能产生预期的回报,还是个问题。电力行业动辄上亿的投资规模,对于特斯拉来讲,并不是短期内能够突破的。因此在未来的投资中,如果稍有不慎,不仅其电力业务会受到打击,甚至还可能牵连到电动汽车业务。

其次,中国电力行业长期受到两网、五大发电等央企把控,而特斯拉中国的电力业务才刚开始不久,双方实力十分悬殊。所以特斯拉势必会在起始阶段避其锋芒,并选择能发挥自身优势的细分领域。

根据特斯拉的招聘信息来看,其打算将新业务的第一步棋下在电网和发电领域。就目前的实力来看,在电网领域,特斯拉最有可能拿电力设备企业开刀。特斯拉目前鲜有涉足电力设备行业,但是其作为一家高新科技企业,技术方面应该不是问题,并且,技术上的领先也是特斯拉最大的优势。而当下特高压正处于兴建热潮,对于电力设备的需求规模很大。因此,特斯拉如果想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在中国电力市场产生利润,电力设备行业对其来讲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发电领域,特斯拉除了新能源发电外,或许还会在传统能源有所部署。当前我国能源转型进入关键期,许多以火电为主的发电企业都处于巨额亏损状态,并且在去煤电的大形势下,类似企业未来的路将充满坎坷。而另一方面,我国火电仍然承担着大部分发电任务,在这些企业陆续退出后,就需要有新的企业补上缺口。所以,不能排除特斯拉接手一部分火电资产的可能。接手现有资产可以为特斯拉省去建设成本,并且上述企业多面临经营困境,基本都会以较低价格转手。而特斯拉便可将省下来的钱进行机组超低排放改造,走精准投资路线。

另外,目前综合能源服务炙手可热,特斯拉或许也会借助自身的储能技术和逐渐规模化的充电桩来入局。不过,据国际能源网记者了解,当前国网、南网、中石油、中石化等央企巨头纷纷加码综合能源服务,特斯拉能否在夹缝中分一杯羹,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不论如何,特斯拉能源业务的构想如果能实现,将为许多类似的、从单一业务向综合能源业务转型的企业提供范例。这些企业的活跃会产生“鲶鱼效应”,从而加快我国能源转型的步伐。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