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呷哺呷哺成被执行人实则维权?迅猛扩张品牌迭代,难挽净利下滑

全国拥有上千家连锁店,却为22万元租金变为被执行人,难道真是只为维权争口气?面对吃瓜群众关于财务问题的质疑时,呷哺呷哺又会不会觉得得不偿失?

文|全球财说 丁一

6月2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一则执行消息引起大家注意。

国内知名餐饮企业呷哺呷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呷哺呷哺,00520. HK),被天津市津南区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呷哺呷哺作为连锁餐饮企业,该事件一下冲上微博热搜第二位,大众对于火锅的热情,瞬间化为对事件的讨论。

上诉驳回维持原判 有能力支付却被执行实则维权?

信息显示,呷哺呷哺的执行标的为227338,执行法院为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案号为(2020)津0112执1624号。

图片来源: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而被列为被执行人的原因,源于其与天津科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存在的租赁合同纠纷。

《全球财说》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厘清事情脉络。

双方租赁合同纠纷于2019年4月17日在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立案。2015年11月11日,原告天津科诚与被告呷哺呷哺签订租赁合同,约定由呷哺呷哺公司承租使用面积为203平方米房产,用于开设并经营呷哺呷哺火锅店及饮料吧,租赁期限8年,自2015年12月31日至2023年12月30日。

前两年租金按照呷哺呷哺营业额的8%每月15日之前交付,2017年12月31日至2019年12月30日的租金每年为200057元,每年物业费为111142元,以后租金每两年递增一次。

合同签订后,呷哺呷哺入场并一直经营,租金交纳至2017年10月30日,至今仍欠2017年10月31日至2019年4月16日的租金224486.29元,天津科城多次催要未果。

呷哺呷哺称,同意解除合同,但不同意支付租金。合同履行过程中,天津科城存在违约行为,商场的开业率要保证在70%以上,自2017年11月起,涉案的商场开业率就已经不足70%。按照合同约定,呷哺呷哺可以不支付租金及物业费。

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认为,呷哺呷哺开业后缴纳租金至2017年10月30日,已经表明案涉商铺的开业率已经达到70%,被告抗辩2017年11月之后开业率降至70%以下,但并未提交充足的证据予以证实,对该项抗辩,不予采信,对天津科城该项主张,予以支持。

判决解除双方《租赁合同》,并于判决生效后5日内,呷哺呷哺向原告天津科城支付租金224486.29元。

之后,呷哺呷哺不服判决,提起二次上诉。因未能提交新证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至2020年6月2日,案件终审后已进入执行程序,呷哺呷哺被列为被执行人。

对此呷哺呷哺回应称,因天津科城不仅与呷哺呷哺有诉讼,还涉及与其他第三方的执行案件,且呷哺呷哺也对天津科城提起返还押金及赔偿损失的诉讼。

期间,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向呷哺呷哺送达执行裁定书,要求呷哺呷哺冻结对天津科城的债权约22万元,冻结期限三年。

并称,完全有能力支付22万元租金,但为了维权,依法必须止付该笔约22万元的租金。

全国拥有上千家连锁店,却为22万元租金变为被执行人,难道真是只为维权争口气?面对吃瓜群众关于财务问题的质疑时,呷哺呷哺又会不会觉得得不偿失?

净利下滑近四成 扩张迅猛推陈出新并不奏效

那业绩方面呢?《全球财说》查阅呷哺呷哺2019年财报后发现,并不乐观。

2019年,呷哺呷哺实现营业总收入60.30亿元,同比上升27.38%;实现股东应占溢利2.88亿元,较上年的4.62亿元同比下滑37.66%。

这是自2012年以来,呷哺呷哺首次录得年度净利负增长。

但是这种趋势已经早有迹象,2015年-2018年呷哺呷哺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86.52%、39.92、14.13%、10.00%,自2014年上市、2015年爆发式增长之后,呷哺呷哺净利增长已现乏力。

但是呷哺呷哺扩张的脚步却从未停下,并于2016年开始进军高端火锅市场,对湊湊进行布局。截至2019年12月31日,呷哺呷哺在中国22个省份及自治区的125个城市以及三个 直辖市(北京、天津及上海)拥有及经营1022间呷哺呷哺餐厅。全年新开张189家呷哺呷哺餐厅及54件湊湊餐厅,几乎一天半就新开一家店铺。

2018年年末,呷哺呷哺共拥有886间门店,经计算2019年门店数量同比增长15.34%。

减去关闭店铺,新增了136家门店,但全体系呷哺呷哺餐厅净收入提升并不明显,2019年实现净收入46.71亿元,较上年同比增加14.51%。

且凑凑餐厅收入由2018年的5.56亿元同比增加116.0%至2019年的12.00亿元。从多组数据均可以看出,除湊湊外的呷哺呷哺门店已呈现严重下滑趋势,当平价火锅不再便宜的时候,呷哺呷哺获客面临更大挑战。

湊湊火锅的网红定位,一定程度上会影响该餐饮业态的生命周期,在火锅行业竞争激烈的环境中,湊湊的热度已逐步减退,疯狂开店所造成的后果可能是致命的。

呷哺呷哺也明白这一点,在推出湊湊+奶茶以后,又接连推出了茶饮品牌茶米茶,以及新的火锅品牌in xiabuxiabu。新品牌依旧主打一人一锅,引入了更多的符合年轻人及具备网红特性的新鲜事物,如将丸滑做成方形的“in派魔方”、模仿脏脏包的“in脏脏糍粑”,价格同时也大大提升。

同时,门店的高速扩张一定程度上积压了呷哺呷哺的利润空间。2019年,公司员工成本、折旧与摊销、所用原材料及耗材等支出增速加快,分别同比增长25.6%、13.9%、36.9%。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举扩张的背后,全国呷哺呷哺餐厅同店销售减少1.4%,同时翻座率由2018年的2.8降至2019年的2.6,作为以连锁快餐火锅为主打的呷哺呷哺不断下滑的翻台率着实难堪。虽然高端火锅大肆扩张,但顾客人均消费仅是微升2.5元至55.8元。

图片来源:呷哺呷哺2019年年报

推陈出新固然是好,但依靠网红理念吸睛,却也不是长久之计。如竞争对手海底捞(06862. HK)多年如一日,并未进行过多花哨营销,其2019年营收净利均增长显著,同时翻台率为4.8,远高于呷哺呷哺的2.6。

虽然呷哺呷哺门店远多于海底捞,但目前市值却不到海底捞的二十分之一。

或许就如股票代码一样,海底捞起初想选择开始创业的1994年作为代码,而呷哺呷哺则选择了更有年轻及网络意义的520。

2020年5月8日,企查查信息显示,呷哺呷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发生变更,新增销售工艺美术品、玩具、化妆品、服装。呷哺呷哺的下一步可能会像喜茶、星巴克一样推出餐饮周边或联名产品也说不定,只不过消费者能买单吗?

或许,呷哺呷哺更应该放宽眼界,去思考如何做大做强更要做得长久,而不是昙花一现。就像此次被执行人事件,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要远远高于22万元甚至维权本身。

此前高盛预计,受疫情影响,呷哺呷哺2020年上半年同店销售跌幅35%,净亏损2.11亿元。对于呷哺呷哺后续发展《全球财说》将持续关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