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隐秘的角落》大结局豆瓣破9分,你看懂里面的浪漫和现实了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隐秘的角落》大结局豆瓣破9分,你看懂里面的浪漫和现实了吗?

将家庭与成长向悬疑耦合,将此前“隐秘”的题材最大程度地做到了阳光化。这种走向阳光的过程,也超越了“浪漫的再创作”概念本身,具备着行业的现实意义。

文 | 三声 王亦璇

采访 | 王亦璇 周亚波

“你可能不记得某个故事,但是很多东西是美学形成的基础。”

采访过程中,导演辛爽几次提到了“潜意识中的美学”,一如故事中的几名少年一样,每个人的成长经历当中,可能会有无数个不记得细节的事情,但很多相通的感受可以形成共鸣。

例如,在决定制作片头之前,辛爽的本意是将所有字幕打在动态底板上。后来,为了不让过多信息干扰到观众对故事的理解,他和团队创作出了稍显诡异、却又有着儿童感的手绘动画。

这是辛爽首次以导演的身份接触长篇剧集,在此之前,他身份多元,审美独特,当过Joyside乐队的鼓手,还在湖南卫视的音乐综艺《幻乐之城》中有过5次执导经历。不论是剧情风格亦或影像审美,乃至配乐选择,《隐秘的角落》(以下简称“《隐秘》”)在国产悬疑类型剧中都独具特点。

《隐秘》改编自紫金陈小说《坏小孩》,但作为一部独立的影视作品,与原著又有着截然不同的表达。在辛爽看来,纯粹的“恶”一定不是自己想要表达的方向,在进行了一系列理解与提炼的过程后,“爱与选择”被确立为了《隐秘》的关键词。而如万年影业合伙制片人卢静所言,《隐秘》的类型定位,第一是家庭,第二是成长,第三才是悬疑。

根据公开信息,《隐秘》的豆瓣开分为9.2分,截至发稿前虽然评分回落至9.0,但依然是2020年以来国产剧拿到的最高分数。在超过24万人的评分中,有92%的观众都打出了四星以上的好评。

作为爱奇艺迷雾剧场系列中第二位登场的作品,《隐秘》带来了风格与类型的反差,也跳脱了传统悬疑剧的框架。一方面,《隐秘》以小孩子的视角看待杀人事件,在剧本尚未完成之时,就已经定调夏天的故事和阳光明媚的风格。另一方面,剧情没有直观递进的推理环节,为情感表达、人物塑造留白了大量想象的空间。

这些空间与创作当中的诸多细节,合力将作品推向了大众的视野。剧集的内容厚度和短剧的形式本身,都在“隐秘的角落”这一标题中形成了巧合:将家庭与成长向悬疑耦合,将此前“隐秘”的题材最大程度地做到了阳光化。这种走向阳光的过程,也超越了“浪漫的再创作”概念本身,具备着行业的现实意义。

01 | 组局

卢静在确定好主创团队最后一名成员录音指导张楠之后,坐在自己的车里大哭了一场。

2017年,悬疑剧集《无证之罪》(以下简称“《无证》”)收获了4.6亿的播放量和良好的观众反馈,悬疑类网络剧的热度也在那个冬天日益增长。当时还是执行制片人的卢静在《无证》的制作过程中得到了不少经验,也同时激发了自己“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的决心。《无证》之后,卢静又接触了市场上很多同类型的不同项目。但是,能打动她的一直没有出现, “没有能够一下击中我的那种项目。”

与此同时,卢静一直对小说《坏小孩》念念不忘。2018年,拥有这本小说版权的爱奇艺宣布了悬疑短剧剧场的计划,找到此前合作过的万年影业,而万年影业创始人兼CEO何俊逸则将这个项目交给了卢静。

“我跟小紫老师说,我又要做你的项目了,这回是《坏小孩》。” 卢静向《三声》描述自己下定决心后和紫金陈的首次沟通。当时,紫金陈的第一反应是为何没有去争取一下《长夜难明》,卢静表达了自己想要“有所突破”的决心,并直接表示要把这个故事“阳光明媚地”做。

“当时紫金陈听了也非常高兴,他说我也是这样想的,这应该是一个阳光下的故事。”卢静表示。

找编剧是最重要的,也是最大的困难之一。2018年,在第一版剧本大纲的基础上,卢静带着执行制片人宋存松见了不下30个编剧,但迟迟没有遇到非常合适这个项目的人选。“圈里不少人都看过小说,也都研究过大纲,但关键在于谁才是那个真正适合《隐秘》、能表达出那股气质的编剧。”卢静说,这种情况持续到Joe Cacaci、胡坤、潘依然和孙浩洋4位编剧的出现。

孙浩洋是最先加入的,他喜欢紫金陈、喜欢《坏小孩》。“他能够很好地保护小说中的人物和情节,提炼有价值的部分,再做延伸和拓展。”

参与过《纸牌屋》创作的Joe Cacaci为《隐秘》定下了基调——当卢静通过Cacaci的学生,带着整本翻译好的《坏小孩》找到他时,他只问了一个问题:故事的主线是选择家庭与成长,或是案件与悬疑?卢静没有犹豫过多就站在了家庭与成长这边。把控好剧集类型之后,Cacaci打造了最基本的叙事结构和框架,这种在节奏方面的总控,成为了观众评论中“美剧感”的基础。

为了让张东升和三个小孩之间建立联系,Cacaci在原著的基础上创作了人物王立。在家庭为第一类型的前提之下,王立在剧中被设定为“家庭成员”,他是王瑶的弟弟、朱晶晶的舅舅,和朱朝阳有着天然的对立与矛盾关系。

故事的框架搭好之后,卢静“费了挺大劲儿”才把胡坤请到团队中来。胡坤是前辈,比其他人都年长许多。同时,他有自己的家庭、有孩子,生活经历丰富,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编剧,编剧,编不过生活”。

胡坤对人物的把控给整个团队都带来了惊喜。当时,胡坤根据亲身经历的故事,给剧中人物严良加了一段“吃梨”的戏。“这就是胡坤老师自己小时候的经历,那时他爸爸在精神病院,不认得他和姐姐。但是他们去看爸爸,爸爸竟然记得他爱吃梨,从树上摘了一个梨递给了他。”

《隐秘》在剧本创作中投入了7个月时间,有不少片段都出了6稿、7稿,甚至到了现场还在修改飞页。卢静在北电读书时的同学潘依然是最后一个加入团队的编剧,也作为第一编剧,成为了《隐秘》剧本的关键人物。

一方面,潘依然对大结构的把握十分成熟,在学校时就已非常优秀;另一方面,她擅长书写细节,对人物的刻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拿周春红举例,她出去约会,化好妆回来把口红擦掉,指甲盖上涂的红色指甲油,儿子一说她一藏,这些都是潘老师写的。” 卢静说起了剧中周春红和马主任的恋情线,这是基于原著的全新创作,而细致入微的描写,也让周春红的形象更趋于饱满。

确定主创的工作也在同步进行着。在构思主创团队之初,卢静首先想到的是《无证》的部分原班人马——大家有过一次愉快的合作经历,当时也留下了一些遗憾。从摄影指导晁明、美术指导李佳宁、造型指导田壮壮,到剪辑指导路迪、选角导演李俊霆,卢静一个个地去找,很快地,大家在考核项目之后,一致决定以《隐秘》为契机,再聚在一起,做点儿不一样的。

“那时候就觉得怎么他们都愿意来帮我,又都是我的师哥,可能在学校拍作业时,我只是一个帮他们买盒饭的。” 卢静再次谈及当时的情景,依然非常感动,“《无证》之后,大家都小有名气,发展得很好,所以每一个人回来都背着巨大的压力,希望超越自己。”

而包括导演辛爽、录音指导张楠、作曲丁可,以及编剧团队在内的新成员,则为《隐秘的角落》带来了更多新鲜的元素和气质。“最开始确实是通过《幻乐之城》知道辛爽导演的。”卢静解释说,当时爱奇艺的制片人就向她推荐辛爽,希望能够有进一步的合作。“但最开始我跟他沟通的其实不是《隐秘》,而是另一个很小众的项目。两个项目同时在做剧本开发,我跟辛爽也在合作的过程中成为朋友,会让他帮忙给《隐秘》提提意见。”

在《隐秘》完成12集剧本大纲后,卢静需要为项目找到合适的导演。这时她尝试性地向辛爽提出邀请,没想到辛爽一口答应了。“当时他说,我早就在等你找我了,我太喜欢这个项目了。”卢静回忆说,“辛爽的加入,按照我们编剧潘依然的原话说是,终于在小黑屋里看到了那束光。”

02 | 推进

2018年年底,卢静和团队用10天的时间采风,为《隐秘》拍摄地选址。这部剧中要有夏天、有孩子,还要有山有水,“一种阳光和炽热的东西”,所以团队定下了目标:往南走,寻找夏天的质感。

美术指导李佳宁翻遍了中国地理地形图,根据水的走向,选择了武汉、长沙、湛江、佛山和柳州5座城市。起初,团队预设的理想拍摄地是武汉,城市漂亮,又有江湖,“悬疑感”也极佳。但是,实地考察的情况并不理想,用卢静的话来说,武汉最大的问题是分不清南北方,没有办法把地域特色表达出来。

而当团队行至湛江时,“渔船、烟火气、小镇感,让我一下子觉得就是这个城市了。” 卢静说到了湛江的海和停在岸边的废船,与剧本中的场景非常相似,“加上南方的棕榈树、礁石的颜色,都很符合导演的审美风格。”

正式加入《隐秘》之后,辛爽又额外去了两趟湛江。他喜欢老城区的氛围和建筑的颜色,和剧本调性是一致的。在他所惯用的视听叙事之下,剧中出现了许多航拍湛江的场面,“一个城市的空镜都在演戏。”这些美学与城市的选择背后有更深一层的寓意——在强烈的阳光之下,阴影也越强。

这正符合“角落”的含义,也突出了《隐秘》想要传达的正反两面的关系。

定下湛江没几天,《隐秘》就进入了长达半年多的选角时间。2019年1月1号,选角团队入驻。王景春是全剧第一个定的演员,他的加入使整个剧组变得强大,后续的选角流程也更加顺畅。“他演过非常多的警察,我们写剧本的时候就是照着他写的。” 王景春的信任,让卢静颇为感动。

“王老师的第一个影帝,就是演民警的时候拿的。后来又拿了(柏林电影节)影帝,我很替他开心,但心里也咯噔一下,想着可能请不到他了。没想到等我们找到他时,他居然还是那么认可我们的剧本和团队。”

在为朱朝阳的妈妈周春红选角时候,遇到了很多意料之外的困难。因为大多数女演员都不愿意出演妈妈,团队还曾一度对自己的创作产生了质疑。在剧本进入定稿阶段后,选角团队推荐了刘琳,双方的首次见面也安排在了一场剧本会上。

在卢静的描述中,刘琳走进房间的那一瞬间,大家都觉得她就是周春红。实际上,经历过前期选角的压力,编剧已经准备了另一版剧本,将已经改编好的周春红讲给刘琳听。

“当时琳姐特别激动,她说不行,说自己在飞机上看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让我们不要怀疑自己原来的剧本。” 刘琳当场就表演起了周春红,体会这位经历坎坷、性格中具有压迫感的妈妈的神态细节。“那一刻给了我们巨大的信心,导演和编剧也都对最初的周春红这个角色重拾了信心。”

《隐秘》已经确定了两位影帝后级演员,但卢静心里还惦记着主角张东升的人选。在合作过《无证》之后,卢静认为秦昊是她“必须要用”的人。“昊哥帮了我们。那时候我们只是一帮小孩儿,没有很大的投资,在做着谁都不知道结果的网剧。” 卢静说,“如果我有机会创造出一个好的角色,我一定要先去问他(秦昊)。”

卢静和辛爽第一次是去横店见的秦昊。初次碰面在一个房车里,辛爽准备了10页关于张东升这一人物的分析和画像。然而,事情进展并不顺利,当聊到第3页纸时,秦昊就提出了很多细节上的质疑。

“当时我觉得完了,昊哥不喜欢这个角色。我还有一点埋怨的情绪去跟辛爽说,你怎么做了那么多功课,也不跟他解释。” 辛爽的回答倒是十分简单,他认同秦昊的观点,要再创新一下张东升这个角色,再面对秦昊的时候,也会更有把握。辛爽和编剧团队在随后修改了许多细节,在数次视频通话后,秦昊在2019年的春天确定加入。

作为《隐秘》核心的三名小演员,也是在非常靠后的阶段才加入的。当时,选角团队已面试了上千名儿童演员,最终给到导演和制片人手中的照片,也有数百名候选。

在见到朱朝阳的扮演者荣梓杉时,辛爽说他的眼神一下子就让他觉得有戏。虽然荣梓杉在戏外是“小太阳”,是“哈士奇”,但一进入戏中就变得非常真实。“戏是戏,生活是生活。孩子们要对表演有正确的理解。”选择饰演严良和普普的演员,也都按照“真实”的标准来,不能太“油”、太“过”。

辛爽表示孩子们的天赋占据了很大一部分,说自己在“找天才”,但卢静却向《三声》透露,辛爽也自有一套“调”小孩子的方法。

在片场的时候,辛爽会告诉小演员,“你就是普普,就是朝阳”,让他们把自己充分地代入到角色中去。这种互喊角色名交流的方式,也贯穿了整个拍摄过程。他还会用别人听不懂的语言跟小朋友们对戏,在这一点上从不死板教条。

比如,在拍摄孩子们躺在船上感受幻境的镜头时,辛爽告诉荣梓杉,“朝阳,现在假设你眼前全是球鞋,你很喜欢球鞋,这样躺在想象中去。”

完成那一场戏之后,荣梓杉转过头问卢静:“姐,导演怎么知道我喜欢球鞋的?”

03 | “浪漫现实主义”

朱朝阳爸爸朱永平的登场,伴随着广东话“无边、无边”和在南方地区流行的打牌术语。在辛爽看来,广东话、潮汕话都为故事提供了舞台,让观众相信世界上真有这样一处小镇。

辛爽说《隐秘》不是“猎奇”的故事,他用“留得住”、“留得下”六个字表达了自己的初衷。“在现实生活里,你要看到那些情感,去经历,不要对爱有错误的理解。所谓浪漫现实主义是什么,就是我们把浪漫放到现实。”

朱永平打牌并不是剧本中原有的戏。开拍前,演员张颂文趁工作人员还在打光,问了导演一句话:“能让我们在这先玩10分钟吗?不碍事吧?” 那一刻,辛爽站在旁边,发现几位演员是真的在打牌,而那个场景也是他真正想记录的现实生活。

在对《隐秘》的创作中,辛爽把现实主义,放在了人物的表演和气氛的真实之上,而浪漫则与美学相关,“我是希望在美学上,往上再踩一步。”

辛爽在剧中使用了不同的色调来表达人物的性格和感情。虽然有相当一部分看上去都违反了现实,但辛爽说它们也是叙事的一部分、浪漫的一部分。“美学的东西不能脱离故事、脱离剧本,我们根据每一个人物去考量色彩的使用。”

周春红出现的场景里,红色是主调。因为红色代表着能量、欲望,也为她和马主任的恋情交待了背景。而派出所的柜子是黄色,虽然偏离了现实,但同时也在衬托人物:老陈是一名警察,他的形象是鲜亮的。

这种“每个场景都在演戏”、“每个道具都在演戏”的逻辑,让剧集的细节密度徒然升高,也构成了观众进一步讨论的话题基础。

卢静笑言辛爽是一个非常严格的导演,“他几乎能’逼疯’剧组所有人,但所有人又能沉浸其中,享受和他合作。” 比如,辛爽在自己的影像表达当中,非常不喜欢将日期以字母的形式呈现,这就让“发生2005年”的设定必须要借助各类的辅助表达,是活生生的。除了剧中大量布置的老物件,“房子、服装、所有吃喝拉撒的东西、加油站、糖水店,都是我们整个重新做的,美术老师在闲鱼上淘到了不少东西。”

辛爽在当导演之前,是个“搞音乐”的人。组建摇滚乐队Joyside,还在2005年入职光线传媒。之后,辛爽又参加了湖南卫视《幻乐之城》。于是,他格外强调视听,“所有的手段用在一起其实才叫视听,才传达出来是一个完整的感受,这件事它不是做数学题1+1=2。”

在朱朝阳和爸爸吃糖水的那场戏中,辛爽加入了过山车的声音,从低到高、从高到低,还有人群的嚎叫。“用稍微好一点的音箱,或者声音放大一点,那是朱朝阳心理活动最激烈的时候,那些声音都是在辅助叙事。”

卢静也特别说到了这一点,辛爽和录音执导张楠在完成一段混录之后,要把素材导出在各种终端上看。“小米电视、乐视TV、苹果什么的都看一遍,包括iPhone、iPad、三星手机,感受不同的介质带来的效果,最后再找到一个最好的、综合的结果。”

辛爽早就想好了片尾曲的事儿。12集剧情要有12首片尾曲,它们大部分都来自于这位摇滚青年的歌单,由后海大鲨鱼、PK14、Joyside和发光曲线等乐队演唱。片尾曲也是剧情,每一首片尾曲都是对剧情或情绪的延展,“这些细节都在演戏。”

《隐秘》的剧情中少有层层递进的推理或悬疑,包括笛卡尔的故事等,都是它留给观众去解读的部分。辛爽很开心,看到大家对细节的不同认知,“蜥蜴的本意是暗喻它看到了张东升的犯罪,但观众说它代表着冷血,你说不对吗?这样的解读当然也是对的。”

周春红吃的橘子都是绿色的橘子,绿色除了是人物的一种色彩,也有其他意味。“有的观众看出酸,有的观众看出禁果,还有的观众看到欲望。” 这就是辛爽想做的,“一个东西能承载很多含义,这是给观众的乐趣。”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