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开心麻花闯入“短剧浪潮”,解码“喜剧厂牌”的跨界方法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开心麻花闯入“短剧浪潮”,解码“喜剧厂牌”的跨界方法论

“电影级质感”,并不是剧集市场的新鲜名词,不过它更多被用于悬疑题材中。

文 | 一点剧读 肖晓

​一场“短剧革命”正在兴起。从优爱腾代表的头部视频平台,到头部影视公司如华策影视、正午阳光,再到拥有“电影基因”的市场新贵万年影业、橙子映像等,都在主动投身其中;内容层面,《我是余欢水》《隐秘的角落》等优质短剧也先后跻身头部市场,引发全民关注。

携《亲爱的,没想到吧》和《兄弟,得罪了》两部短剧登场的开心麻花自然也成了市场关注焦点。目前,《亲爱的,没想到吧》已然收官,豆瓣评分最高达7.5分,抖音话题播放量超过13.9亿,优酷站内该剧也跻身短剧热榜TOP1、爱情剧热度榜TOP2等,市场效果可见一斑。《兄弟,得罪了》也于今日12:00在优酷独家上线。

从深耕舞台剧,到以爆款电影铸就超强厂牌效应,再到如今试水短剧,开心麻花的每一次“转身”都十足惊艳。“我们相信优质的喜剧内容是有长尾效应的,优质的内容经得起时间的检验,不管过多少年,这个短剧依然经典而好笑”,《亲爱的,没想到吧》制片人张莉的话,不难窥见开心麻花驰骋内容场多年的原因。

一如看似突然的短剧“跨界新兵”的背后,是开心麻花对内容和市场的深研:其一,短剧和喜剧题材具有天然的适配性,这也是开心麻花试水剧集领域的优势;其二,立足市场,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内容,正在深刻影响并刷新观众的观剧习惯,而短剧既能满足大众的碎片化追剧需求,又能够提供更有品质的内容。这种短剧,更确切来讲是“短时长剧”。

借此机会,我们也独家对话《亲爱的,没想到吧》制片人张莉、《兄弟,得罪了》制片人何毅,走进这个深耕喜剧十余载、不断探索全新内容表达的喜剧厂牌,去探寻两部剧背后开心麻花在内容制作上的方法论、解码其未来在剧集市场的内容布局。

“浓缩爆笑喜剧”炼成记:短剧时代创作很“长”

《亲爱的,没想到吧》每集10分钟左右、共30集,也就是300分钟5个小时的刷剧体量,但背后却是历时一年的剧本创作和一年的制作周期;《兄弟,得罪了》单集8分钟,总共240分钟左右,从2018年末筹备到如今才与观众见面。快餐时代,开心麻花的创作很“长”,而对于张莉和何毅来讲显然已习以为常。

“开心麻花的项目一般都会打磨许久,精雕细琢后才会放出”,张莉如是说。这一点也曾支撑着开心麻花“迅速”在电影市场站稳脚跟,历经时间和舞台检验的故事在大银幕上受到了大量观众的喜爱;但是回归短剧市场,不同的是不再沿袭开心麻花经典创作规律,相同的是同样在内容打破上耗尽心力。

《亲爱的,没想到吧》和《兄弟,得罪了》聚焦的是最常见的爱情和亲情命题,以喜剧表达去挖掘大众的情感痛点和共鸣。这离不开主创团队对生活的观察与思考:前者以两集为一组以男女两种视角戏剧化地探讨年轻情侣在现实生活中所面临的思维差异;后者则将目光瞄准了父母远走后兄弟俩的搞笑同居生活,探寻那种夹杂在吐槽、矛盾甚至争吵中的神奇亲情,从人物关系入手去锤炼包袱,玩转角色人设带来的人物关系反差,从而制造笑点,这也是开心麻花创作上的常用手法。

“比较年轻化、碎片化、有网感的逻辑里头,这是一个很快能够让人接受的一种情感形式”,何毅指出,不过谈及剧本创作他却直言“前期摸索结构的过程中比较辛苦”。相比长剧在叙事空间上的充足,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把故事讲明白直击观众的情感痛点、以及如何设置反转空间里的喜感和爽点等,都是短剧创作所面临的考验。

以《兄弟,得罪了》为例,何毅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来形容短剧的创作。“短剧的结构不同于常规剧集,也不同于抖音快手那种特别短小的段子。它需要有一个长线剧情作为支撑,然后每集又是单元性的,是一个单集归零的逻辑,这就需要我们在单集里面把它的起伏结构做出来,同时又需要有包袱和桥段设计”。

张莉在谈及《亲爱的,没想到吧》时也表示,短剧不同于传统影视剧最大的地方就是节奏快、笑点密集、故事剪短、内容紧凑,也就是“浓缩爆笑喜剧”。这种情况下,最大的难度也就在于包袱好不好笑、够不够密集。具体到《亲爱的,没想到吧》中,还要考量双视角叙事模式下产生的极致反差效果,并在喜剧之外与观众产生多维情感联动。

“我们整个创作过程都是精雕细琢的,希望观众不要把短时长剧当作一时流行的短视频来看,能够感受到创作的用心”,张莉直言。至少从《亲爱的,没想到吧》的市场反馈来看,这份初心和用心观众是能够感受到、并愿意为其买单的。

打造“电影质感”短剧,优酷和开心麻花的“一拍即合”

“电影级质感”,并不是剧集市场的新鲜名词,不过它更多被用于悬疑题材中。喜剧领域,开心麻花是首个提出“电影质感”短剧的公司,并在其首次进军剧集市场、探索短剧模式的《亲爱的,没想到吧》时就明确了这一目标,《兄弟,得罪了》亦是如此。采访中这一名词也频繁出现在两位制片人口中。

这并不难理解,长久以来开心麻花在舞台剧和电影领域推出了大量的优质作品,市场对于“麻花出品,必属精品”喜剧厂牌的认知根深蒂固,这无疑是其以喜剧内容入局短剧市场最有力的敲门砖。在《亲爱的,没想到吧》的豆瓣评论中,位列前列的赫然是“喜剧还得说开心麻花”、“中国短剧也该起来了”,市场认可度可见一斑。

事实上,开心麻花也在努力不辜负这份信任:虽然没有沿袭舞台剧经典IP孵化电影的创作模式,但是在短剧上也借用舞台剧模式进行了线下打磨。“在短剧文本上有一定成熟度的时候,我们也会把演员放到排练场去进行排练、精修我们的台词和包袱笑点”,何毅表示。

同时他们还在制作上拉来了电影班底。《亲爱的,没想到吧》的后期调色公司画林代表作是电影《推拿》《后会无期》等,声音制作公司金知了代表作是电影《影》《催眠大师》等;《兄弟,得罪了》的美术指导王硕代表作是电影《夏洛特烦恼》《快把我哥带走》等。“我们想要制作水准更精良些,整体质量做到精细化”。

在开心麻花接连奉上两部短剧试水剧集市场时,另一个幕后推手同样功不可没。2020年1月,优酷发布短剧短综招募令正式加入短视频赛道,截止目前其已上线将近400余部精品短剧,仅4月份短剧的排播量就超过了100部。如此,开心麻花两部短剧先后花落优酷,这场强强联手自然也就成为关注的重点。

“可能很多人对开心麻花的认知还在院线电影上,然后一下子到短剧内容上会比较惊讶。但其实我们在沟通过程中非常默契的,我们的内容他们比较认可,平台也给到了我们想要达到的制作精良程度,一拍即合”,何毅用了诸如“默契”“达成一致”等来形容和优酷的合作。

据他介绍,在《兄弟,得罪了》中,开心麻花和优酷始终保持良性沟通:诸如前期开心麻花在时长上更倾向于五六分钟,而优酷则向打造10分钟左右的剧集,最终两者在考量内容量的基础上敲定了8分钟,不过各集时长又会根据内容进行调整。其他如考量整体市场占有等因素,将原本的20-24集延展到30集,亦是如此。

张莉也感激优酷在《亲爱的,没想到吧》中在创作制作上给到的充分信任,在营销运营上给到的充分支持。“可能对于平台来讲,短剧内容本身也是新门类、新类型,可能大家的考量都是参考常规剧集甚至是短视频内容,都没有很精准的维度去判断它,所以大家也都是各执己见,在争取都能够有认可度的情况下,来达成一致推进整个内容”,何毅说。

不过立足整个短剧市场,何毅对于开心麻花在喜剧内容上的创作还是非常自信的,“找准了方向以后,深耕自己的内容,把时间都放在这个内容是否精彩、能否被观众接受和认可上,至于能不能做到头部,我们肯定是尽力去做了”。

未来还将尝试多形式题材作品,开心麻花的剧集“野望”

短剧掀起的浪潮已然席卷而来,爆款加持下不难预见投身其中的影视公司必将也越来越多,只是繁华背后却往往掩盖了第一波闯入这个新新蓝海的人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接连推出《亲爱的,没想到吧》和《兄弟,得罪了》,扎根短剧头部市场,开心麻花却保有一份理智和冷静。

“电影和短剧是不同的艺术表达。电影是长篇的,它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去铺设、去完成更多的喜剧表现形式、能融入到内容里的综合创作;但是短剧的时间长度决定了我们需要在玩法上就要直接删减掉一部分,不做长期铺垫,我们少了一些创作手段”,何毅分析创作难度。而对于张莉来讲,制作预算和创作需求的不匹配同样是一个艰难的探索过程。

“短剧太新了,很多人对短剧还没有更多了解,包括我们自己在做短剧的专业制作人,都是在不停的摸索和往前推进中。我们只能在创作规律上找到一些方式方法去解决这些问题”,何毅坦承。而他所说的创作规律便是开心麻花深耕多年的舞台剧打磨模式和艺人孵化模式。

《兄弟,得罪了》完成剧本创作后,全体演员参与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线下排练。更重要的是,基本上全部出自开心麻花签约艺人的演员阵容,也让他们能够在排练过程中产生更多的化学反应;曾打造过多部品质电影的主创团队的加持也保障了剧集的质量。这也是开心麻花较之市面上大多数影视公司所不具备的优势。

“我们有二三百名签约艺人,可能大家熟知的就是头部的沈腾、马丽等人,但是我们还有很多腰肩部的艺人,还有很多的年轻人。我们的艺人都有一个共性,就是从舞台剧开始磨练,然后逐步向影视作品上转移”。此番担纲《兄弟,得罪了》的两位主演亦是如此。

“我们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我有一个初衷想法就是把我们中腰部艺人再往前推一步,让大家所熟知,他们虽然在流量影响力上还有待开发,但他们的表演能力和个人魅力却是经过舞台剧见证的”,何毅坦承这份初衷。未来开心麻花的短剧布局,或将成为中腰部艺人最重要的孵化器。

开心麻花的导演、编剧团队同样践行了这一模式。“我们每一个导演都是从演员出身,然后转型导演,甚至开始的时候是舞台剧导演,然后才是电影导演”。

而谈及在短剧市场的布局,何毅及他背后的开心麻花同样保有一份冷静:“我们说不上什么布局,只是有一些想要做的题材和方向,我们尽力往前推动去影视化。对于短剧未来的发展,平台起到的作用比我们要强得多,如何把它变成一个观众熟知、而且更便捷就能观看的内容还需要平台来发力”,而未来他也希望能够继续和优酷这样的优质平台友好合作。

不过短剧只是其进军剧集市场的小探索,未来开心麻花也会尝试短集剧、情景喜剧等各种形式和题材的作品;在情侣关系、兄弟关系之后,也在考虑推出基于“夫妻”、“亲子”、“职场同僚”等各种人物关系进行喜剧创作的内容。同时,他们也在思考像影视项目一样,从成熟舞台剧IP去推衍一些短形式的表达。

属于开心麻花的剧集市场,尚有无限可能,不过张莉还是强调,“开心麻花是对产品和内容精雕细琢的团队,需要更多的时间打磨作品,可能没有那么快可以和观众见面”。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