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爹味爱情剧”,可以休矣

“她图你什么,图你岁数大?图你不洗澡?”

文 | 毒眸 吴喋喋

编辑 | 何润萱

又一部“老少配”都市爱情剧引发了吐槽。

陈建斌、李一桐主演的《爱我就别想太多》在豆瓣获得3.4的低分,热门短评写道:“救命啊,陈建斌好好演《三叉戟》这种剧不行吗”、“这对CP实在太可怕了,建斌叔实在太爹了!”

生于1970年的陈建斌今年50岁,与他在剧中演情侣的李一桐却是个90后。此外,由于陈建斌疏于外貌、身材管理,腆着啤酒肚的他皮肤松弛,同女主角站在一起视觉年龄差还要更大。豆瓣上一张二人同框的剧照下面,网友设计了这样的对白:“爸,你少管我!”图文对照起来,毫不违和。

网友设计对白:“爸,你少管我!”

除了“画面太美”的老少配,剧情也充满中老年杰克苏式意淫。陈建斌饰演的有钱人想寻找不图钱的真爱,因此扮作包子铺老板,与年轻貌美的女主角擦出火花,甚至被对方倒追——此刻观众脑海中不禁浮现《都挺好》里的经典台词:“她图你什么,图你岁数大?图你不洗澡?”

像《爱我就别想太多》这样,从形到神弥漫一股“爹味”的爱情剧虽不太多,但每部都很有话题。

2014年的《大丈夫》中,满脸皱纹的王志文与李小冉扮演老夫少妻,终成眷属;2017年热播剧《我的!体育老师》中,年近五十还发福的张嘉译与88年的王晓晨搭档,豆瓣热评写道:“这部剧最大的bug在于,会有张嘉译这体型的健身教练吗?”

而毒眸(ID:youhaoxifilm)观察到,近年随着女性观众对“爹味剧”反感情绪的攀升,此类剧集产量已经减少,正在播出的《爱我就别想太多》已经积压近三年,并不是新拍剧。

不过对于演艺圈来说,发福的“哥哥”们的中年危机,已经来得比女演员迟了太多。

陈建斌在《甄嬛传》中扮演的皇帝坐拥佳丽三千,比鲜肉果郡王魅力更大;张嘉译近年的“老少配”作品,还有搭档王珞丹的《急诊科医生》。这些从不管理身材的40岁+男演员常年占据着电视荧屏,搭档一茬又一茬的小花,和他们同龄的女演员却早已在影视作品中升级当妈,甚至不少人无戏可演。

“老少配”也要讲基本法

用年龄来攻击一对成年人之间的爱情,似乎是政治不正确的:既然电视剧可以向女性观众提供“年下小狼狗”,那么男性观众需要的清纯小女友也应该“存在即合理”。

事实上令女性观众反感的并不是“老少配”这一设定本身,而是这么几种情况——

其一,身材走样、中年油腻的男演员尬演“魅力大叔”;其二,“老少配”中男性往往成为上位者,对恋人不断进行陈腐的说教,“爹味”爆棚;其三,当“老少配”与“姐弟恋”并置时,“叔叔”与“姐姐”之间的不平等待遇愈发彰显。

第一种情况最为直观,不少观众表示难以直视《爱我就别想太多》中,李一桐强吻陈建斌的画面,这类剧集中,男演员在“魅力大叔”四个字里往往只占了一个“叔”字。

让对比变得更残忍的,是男性凝视下的幼女审美。

在为“白瘦幼”、“少女感”所统御的女性审美陈规下,女演员们卯足了劲保养、医美、节食、健身,导致大部分女演员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27岁的李一桐看起来在22岁上下、《大丈夫》拍摄时36岁的李小冉看起来堪堪28,衬托得叔叔们愈发沧桑。

能够被观众认可、成为经典的“老少配”,则无一例外需要外形英俊的大叔。名留影史的《洛丽塔》尽管因为伦理问题受到争议,但几乎没有观众质疑杰瑞米·艾恩斯的迷人;华语言情界也有《一帘幽梦》中刘德凯饰演的费云帆、《天若有情》里车仁表饰演的季东阳。

不过也有例外。中年女性观众的“天菜”靳东尽管称得上保养得宜、五官端正,但从演员本人到角色不断散发出的“爹味”气质,让他难以得到年轻女粉丝的青睐。

戏外的靳东好为人师,曾因为一句“诺贝尔数学奖”导致博学人设翻车;戏里的他则角色同质化严重,热衷演绎养成菜鸟女主的上位者。《欢乐颂》里他是刘涛的顶头上司,《我的前半生》中他养成人妻马伊琍,《精英律师》里又训导着新人律师蓝盈莹。《精英律师》豆瓣评分5.3,豆瓣热评说他演谁都是贺涵。

当然,不能全赖演员,角色的“爹味”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剧本,根源是编剧乃至整个主创团队对父权逻辑的习以为常。

豆瓣3.4分的《爱我就别想太多》,尽管在立意上标榜打破物质枷锁、歌颂真爱,却出现不少物化女性的“爹味”台词:“男人喝酒女人少插嘴”、“冲着我的钱来的女的,就好比一块蛋糕,啪,掉地上了,不能要了”、还有配角对女主说,“纯,就是你的核心竞争力”。

《爱我就别想太多》剧照

而当 “老少配”与“姐弟恋”被放在一起比较时,观众又会发现更明显的差别:影视剧中,“老少配”往往能获得圆满结局,“姐弟恋”却常常以失败告终。《大丈夫》中王志文抱得美人归,剧中另一对年龄差情侣——俞飞鸿与杨玏的姐弟恋,却被棒打鸳鸯。这一剧情曾引发不少观众的愤慨。

2017年偶像剧《人间至味是清欢》中,陈乔恩分别与佟大为、王一博有感情线,女主角放着痴情多金年轻帅气的年下小狼狗不要,爱上事业弱于自己、性格市侩的离异男,引发观众哗然。相比剧集本身的遇冷,剧中姐弟恋部分反而被剪辑成cut,在B站受到了欢迎。

老少配不是不可以,只是在男性凝视惯性下,这类剧集往往存在着性别双标,让女观众如鲠在喉,难以下咽。

 

“爹味”式微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爹味爱情剧和不合理的老少配在网络平台已经走向了穷途末路。

《爱我就别想太多》杀青于2017年8月,尽管该剧男二是同年凭借《白夜追凶》热度攀升的潘粤明,这部剧仍然没有尽快上线,而是积压近三年,如果不是受到疫情影响,赶上新剧停拍、积压剧清库存的当口,该剧也许至今都未排播。

目前市面上为数不多的“大叔萝莉”题材剧,也多找到了及格线上的“魅力大叔”,比如《下一站是幸福》中,与虞书欣大谈师生恋的张雨剑就颇受欢迎。几部将播剧的“老少配”阵容也尚算合理:言承旭、沈月搭档的《我好喜欢你》、林雨申、赵露思合作的《我喜欢你》、张鲁一、吴倩的《这个世界不看脸》等。

另据新剧观察统计,2020年上半年开拍的93部新剧中,绝大部分爱情题材的主演年纪相仿,有少数几部姐弟恋题材,男主角年龄较女主角明显年长的只有一部刘威、王鸥主演的都市爱情剧《生活万岁》。

爹味的式微,其实是漫长的性别平等意识觉醒过程的产物:随着观众越发敏感,贯穿剧里剧外的性别双标问题得到了暴露。

曾经在剧外,出演“老少配”、“姐弟恋”的男女演员待遇大不相同。演绎“爷孙恋”、“父女恋”的男演员很少因此受到苛责,毕竟他们还曾主演过不少品质正剧,偶尔“失格”,归来仍是戏骨。

但35岁以上的女演员出演姐弟恋则会面临严苛的审视:一部《西门无恨》让杨钧钧以“西门大妈”的名字留在网友心中,B站上充斥着这位女演员的鬼畜视频;2014年的《生活启示录》中,闫妮、胡歌的剧中激吻片段在网络上引发激烈讨论,不少声音表示“心疼胡歌”;“偶像剧女王”陈乔恩也在35岁之后不断被催促转型,还曾引发陈乔恩微博怼网友的争议。

演艺圈性别双标问题的大面积暴露,继而引发了女性观众对“爹味”的抵触,观众开始意识到,单独对女演员苛刻是不公平的,男明星似乎过得太轻松了。

闫妮正是一个极佳的舆情转向坐标:在《生活启示录》中被骂“老牛吃嫩草”的她,在2019年有一部名为《狗眼看人心》的电影上映。影片中闫妮与黄磊有一场床戏,数年前早已被认为不配演姐弟恋的闫妮依旧身材曼妙,反而是发胖的黄磊,由于裸露上身的画面太有冲击性,在网络引发吐槽。

近年来,男明星的“油腻”、“爹味”、“身材管理”纷纷得到重视:黄晓明、杨烁、陈思诚、周一围因为他们油腻的真人秀表现或演技被封“四大油王”;微博上出现了名为“男星爹味发言bot”等人气账号,专司批判男艺人的性别歧视言行;男明星的身材话题也更频繁地冲上热搜。

《爱我就别想太多》中的男二潘粤明,曾在2017年凭借《白夜追凶》翻红,那时他的身材与如今别无二致。但在当下,潘粤明开始遭到责备:网友吐槽他在《龙岭迷窟》中以“王胖子”的身形饰演矫健的胡八一,并催促他在拍摄下一季《鬼吹灯》之前务必瘦下来。

非常罕见地,潘粤明成为了一名为身材公开道歉的男明星:“我知道胖八一会影响灯丝们看这部作品的带入感,向大伙儿道歉!我会在后面的工作中严重注意对自身饮食及身材的管控!我也非常想把一个有意思的可看性很高的角色留在你们的心目中!我会为此努力。”

“姐姐”“弟弟”夹击叔圈

潘粤明的道歉是否足以成为一种信号还未可知,但在小鲜肉和“姐姐”们的两面夹击下,“叔圈“的确越来越不好混了。

2014年,《古剑奇谭》带火了李易峰、陈伟霆等一众“小鲜肉”,男色消费兴盛,催生一批年轻流量。与此同时,爱情剧也开始出现题材转向的趋势,到2016、17年左右,以一线女明星搭配鲜肉模式打造的“大女主IP剧”井喷,《锦绣未央》、《芈月传》、《那年花开月正圆》、《楚乔传》等剧十分卖座。

2018年又迎来了甜宠剧风潮。这一题材转向也受到了日韩影视创作的影响:嗅觉敏锐的日剧、韩剧率先发掘了更满足女性需求的姐弟恋题材,2016年的《贤者之爱》、2018年的《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都在中文互联网空间引发巨大的讨论。

有了更好的选择,中年发福男艺人更难入女观众的眼:肌肉型男有彭于晏、韩东君、李现;年下小狼狗则有刘昊然、宋威龙、易烊千玺这些鲜嫩的95后、00后;就连一向被油腻男星占领的霸道总裁市场,也有娃娃脸的任嘉伦来接班。

但2020以来,男色消费似乎也到了一个平台期:男团选秀不如女团选秀热闹红火,顶级流量很久没有换代,甜宠剧中走红的男演员,红利期日渐缩短。从邓伦这样的“年度男友“,到李现这样的”季抛男友“,再到许光汉、宋威龙、张新成、丁禹兮等“月抛男友”,甜宠剧男星走马灯似地霸屏一阵,就又没了声量。

相应的,女明星们开始获得更多关注和机会。

从“淑女的品格”到《乘风破浪的姐姐》,熟女明星们显然比同龄男星散发出了更多值得欣赏的特质:50岁的伊能静坚持健身,40岁的宁静完成高强度唱跳,37岁的金莎随身携带小秤,以保证自己一天摄入不超过1000卡路里。

随着《浪姐》刷屏社交网络,孙红雷突然发了一条微博问:“怎么没有乘风破浪的哥哥们?瞧不起人吗?”熟悉孙红雷画风的观众尚能会心一笑,但更多女性观众被这条微博激怒了:“问这话之前,想想怎么没有‘极限女人帮’?”

围绕《浪姐》男版翻拍的一系列话题,面临了空前的抵触情绪。比如《天天向上》推出特别节目《追逐梦想的哥哥》,结果被女观众们迅速开始挑剔,指责“哥哥”们跳不动舞、减不动肥,从颜值、身材、表达到意志力全面落于姐姐下风。

芒果TV招商会上公开的项目《披荆斩棘的哥哥》号称要召集“30位有男团梦的哥哥”,立刻被微博网友吐槽:“别说有男团梦想的哥哥了,30个没骂过男团娘炮的哥哥都很难凑齐。”更有网友进言献策,要求看“哥哥”改造类真人秀,让中年发福男明星减肥、去油、学男德。

舆论对“爹味”迟来的审判,正是男明星们早该降临的中年危机——女明星戏外保养戏里当妈,男明星顶着臃肿的身材和足可以当女儿的后辈演情侣的“好日子”正在远去。

所谓“厌男是情绪,厌女是文化”,当下中年男星所面临的“高要求”,不及过去几十年中女明星承受的十分之一。迟来的审判或许看上去过于猛烈,但这种情绪或许的确有长期存在的必要:因为“爹味”审美仍然有市场。

目前来看,爹味剧在网络口碑走低并未影响电视观众对它的追捧。

正如靳东至今仍是家中女性长辈的理想型一样,对“爹味剧”的反感情绪还未传递到更大年龄的受众群当中:据广电收视大数据显示,《爱我就别想太多》双台总收视率破1,市场份额超过5%,位列同时段第二;而云合数据显示,该剧受众年龄为31.7岁,高出电视剧受众年龄平均值4.2岁。

“爹味”开始消散了,但它的雾霭仍然缭绕在广袤的内陆,在此之前,不妨让“姐姐”的风浪刮得再猛烈一点儿。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