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ofo坠入深渊,戴威难辞其咎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ofo坠入深渊,戴威难辞其咎

别了,ofo!

文|龚进辉

最近,我看了一篇题为《ofo生前的最后一个夏天》的文章,得知ofo去年夏天尝试的有桩单车在短短3个月后便以失败告终,这对艰难求生的ofo来说无疑是个巨大打击。

要知道,失去资本加持走向全面溃败后,有桩单车几乎成为ofo留在共享单车舞台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ofo创始人戴威对其寄予厚望。但事与愿违,ofo终究还是玩不转有桩单车。这意味着,ofo在共享单车市场再无翻身的可能,只能黯然退出。

因此,你会看到,ofo运营人员找到散落在各个角落的小黄车后,通过竞标的方式与废品厂合作报废,报价25元一辆,而当初ofo投放一辆小黄车成本是260元,如今却不到成本价的1/10,俨然形同贱卖,令人唏嘘不已。

与此同时,ofo办公室越搬越小,越搬越隐蔽,以至于自家员工有时也找不到。更为尴尬的是,在去年薛鼎、张巳两位联合创始人退出后,今年戴威也卸任ofo法人。核心业务几近停摆、员工大量流失、创始团队接连出走,种种迹象表明,ofo正在做最后的清场,起死回生彻底无望。

到头来,戴威为自己当初的年少轻狂、刚愎自用付出沉重的代价,也把一手创办的ofo推向绝境。这位90后CEO到底有多任性和孩子气?他曾犯下的两个致命错误足以说明问题。

一、ofo与最大金主滴滴关系生变

2017年11月,ofo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是滴滴派驻ofo的三位高管(包括滴滴高级副总裁付强)无预警宣布休假。当然,这只是官方说辞,实际上他们是被戴威赶走,代表ofo与滴滴关系已现裂痕。关于ofo为何与滴滴产生嫌隙甚至走向决裂,坊间有诸多传闻,我暂且不表。

AI财经社《戴威,官威依旧》一文披露了一个细节,知情人士透露,当时付强与戴威谈判,态度比较强硬,戴威被激怒了,“来自北大学生会主席的骄傲和富二代优越条件的那股劲儿一上来,拼着15亿美元不要也要赶走付强,宁可不要钱不要发展也不想受气。”

注意,15亿美元指的是2017年7月滴滴帮ofo拉来软银投资,前提是ofo进入滴滴体系,孙正义与戴威见过面,还签了投资意向书。不得不说,戴威为了出口气而置即将到手的15亿美元于不顾,真是无比愚蠢、冲动,他出的这口气堪称史上最贵。尽管他事后私下找过孙正义,但还是未能挽回这笔对ofo极其重要的融资。

二是ofo被曝出挪用用户押金。付强被戴威扫地出门后,没过多久,蓝鲸财经便曝出了一个重磅猛料:ofo资金链已告急,开始挪用用户押金填补缺口。尽管ofo官方在第一时间出面否认,但未能打消外界疑虑。

1年后,ofo办公室楼下惊现大批用户排队退押金、线上更是涌入上千万用户申请退押金,充分说明ofo早已挪用用户押金,而且不是笔小数目,其当初的回应完全是自欺欺人。回头来看,2017年11月是ofo命运重要转折点,此后发展态势急转直下,一步步走向凉凉。

如果把这两则新闻连在一起看,你会发现,戴威是个不合格的CEO,他的意气用事把ofo坑惨了。明明陷入极度缺钱的尴尬境地,还逞能赶走大股东滴滴,间接失去了潜在金主软银,完全不会低头求人,受不得半点委屈,导致ofo资金链困境加剧。

其实,如果戴威不出于一时意气赶走付强,那滴滴收购ofo的计划很有可能会顺利推进。可是被戴威这么一闹,收购计划产生变数,但他并未与滴滴彻底撕破脸。2018年初,滴滴再次主动提出收购ofo,戴威也表示同意,但在收购价格上没谈拢,他认为滴滴出价十七八亿美元过低,与自己的预期相差甚远。

于是,戴威拒绝了滴滴的第二次收购。但他没想到的是,2018年ofo走得格外艰难,尤其是下半年各种坏消息接踵而至,包括拖欠供应商货款、挪用押金、发不出工资、收缩办公空间等,戴威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尽管坊间时不时传出各种版本的滴滴收购ofo的消息,但ofo官方均予以否认。

此时,戴威逐渐意识到,ofo独立发展这条路越走越窄,必须找个实力强悍的靠山才能安全靠岸。他想到了自己曾多次拒绝的滴滴,据GQ报道,2019年春天,戴威低下了头,请求滴滴收购ofo,但被程维拒绝,因为ofo对滴滴来说已没有价值。

据悉,戴威曾主动找程维洽谈过多次,但滴滴每次开出的条件都太羞辱人,导致谈话总是不欢而散。话说,戴威拒绝滴滴后,滴滴转而大力发展自家的青桔单车,没想到风水轮流转,戴威也有被滴滴拒绝的一天,这对于奄奄一息的ofo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二、2017年底错过ofo与摩拜合并

除了被出行巨头滴滴收购之外,ofo还有一条出路:与最大劲敌摩拜合并。众所周知,ofo、摩拜背后都站着阵容豪华的投资人,它们在资本助攻下不断攻城略地,也打得不可开交,双方激烈厮杀的结果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既把中小玩家几乎消灭殆尽,市场上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玩家,也让自身处于亏损状态,一时半会难以实现盈利。

因此,ofo、摩拜只能靠资本输血才能维持表面繁荣,当资本态度转冷后,不得不挪用押金来艰难度日。而逐利是资本的天性,它们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当初看好的投资标的一直亏损下去,而是希望在战略扩张期收割市场后成为行业巨头,并迅速实现盈利,ofo与摩拜合并是唯一选项,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如果任凭ofo、摩拜继续恶斗下去,那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只能是两败俱伤。2017年9月,ofo投资人朱啸虎表示,目前ofo和摩拜占到整个市场份额的95%,投放量已过量饱和,如果想要盈利,那么两家合并才是合理的。3个月后,他又说出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你们感受下:

“任何一个企业合并都很复杂,因为有很多很多的因素在里面,包括投资人,包括创业者,包括股东,包括用户,各方面的声音都在里面,要平衡各种各样的声音,这里面很多很多的利益不是那么容易平衡的。这个市场还没有打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就合并,这是需要股东有大智慧和大格局的。当战局已经比较明朗化,再打消耗战就没有意义了,对双方损耗都很大,需不需要再打?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

在我看来,朱啸虎这番表态信息量很大,至少有三层含义:

一、承认推进ofo、摩拜合并并不容易。双方合并存在诸多阻碍,这话不假,ofo与摩拜走向合并确实很难,其中平衡各方利益无疑是最大难题,尤其是阿里、腾讯两大巨头诉求不同且近乎水火不容,无形中使局面复杂化,非常考验双方团队的决策智慧。

二、向阿里、腾讯喊话。“这个市场还没有打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就合并,这是需要股东有大智慧和大格局的。”翻译下来就是,目前摩拜与ofo之争仍未结束,谁也没有打败谁,而且市场仍有较大增长空间。但烧钱不止、盈利遥遥无期的现实处境,倒逼双方必须认真思考合并事宜,需要股东有大智慧和大格局明显是在向阿里、腾讯喊话,希望他们在推进合并时能尽量配合,而不是为了一己之私故意扯后腿。

三、仍会努力促成摩拜和ofo合并。尽管ofo与摩拜合并难度极大,但为了使各自团队、股东、用户利益最大化,朱啸虎还是极力呼吁ofo与摩拜坐下来好好商谈,探讨双方都能接受的各种可行的合并方案,而不是继续打无谓的消耗战,最终演变为两败俱伤,这是各方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事实上,朱啸虎这番肺腑之言,道出了所有ofo投资人甚至摩拜投资人的共同心声,即希望促成ofo与摩拜合并,这才符合各方期待。据中国企业家报道,一位ofo投资人回忆,几乎所有股东都支持合并,只有戴威不同意。这位年轻的创业者评估,未来自己的权力存在被削弱的可能性,这是他不能接受的。这让股东心生不满,抱怨道,“他把自己的权益凌驾在所有投资人的权益之上。”

对于ofo投资人的集体呼吁和良心建议,戴威似乎不为所动,“非常感谢资本,资本助力了企业的快速发展,但是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他的这番表态,不仅让ofo创始团队与投资人围绕公司战略方向的分歧台面化,也让ofo投资人对双方合并不再抱以希望,甚至可以说是彻底死心。

朱啸虎曾在多个公开场合提及,2017年底是ofo和摩拜合并的最好时机,甚至可能是唯一的合并机会。但倔强的戴威那份独立发展的执念让他心如死灰,原本有戏的合并案卡在他一人身上,几乎陷入僵局。2018年1月,心灰意冷的朱啸虎选择套现离场,以30亿美金估值将所持有的ofo股份出售给阿里、滴滴,从此与戴威再无瓜葛。

在ofo生死关头,戴威没有以大局为重,想的不是如何想方设法拯救,哪怕牺牲个人利益,而是留恋自己的权力,丝毫不顾及同坐一条船的投资人、股东、员工、供应商等各方利益,未免私心过重。殊不知,戴威与各方是利益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ofo陷入至暗时刻后,随时都有船翻人亡的可能。

2017年底ofo与摩拜合并无望后,2018年又屡次拒绝滴滴的收购要约,戴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连番过错导致ofo错过本就不多的自救机会,最终坠入无止境的深渊。商业江湖就是这么残酷,一步错步步错。或许,ofo今日之败局,冥冥中早已注定,年轻气盛的戴威难辞其咎。

结语

尽管当下ofo并未彻底凉凉,但仍有1000多万用户在等待退押金,这是其无法承受之重。同时,ofo在放弃共享单车这门生意后,转型为导购返利平台,但表现平平,且被用户吐槽套路满满。比如,使用购物返现功能可以退回99元押金,但用户可能要在平台上消费上万元。

这个夏天,ofo死局已至,5年大起大落的商业大戏已落幕。别了,ofo!也许戴威会重新踏上创业征程,但ofo这段经历注定会成为其永远无法抹去的不光彩的一页,只能负重前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