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从《恶之花》看韩剧变迁:不是白马王子,是精神病也没关系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从《恶之花》看韩剧变迁:不是白马王子,是精神病也没关系

女性的白日梦在悄然变化。

记者 | 潘文捷

编辑 | 黄月

平民高中生与霸道奢侈的超级富豪子弟F4成员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打工狂少女与韩国财阀继承人的罗曼史,事业跌入低谷的明星得到全身异能的外星人痴心守护……灰姑娘与白马王子的故事,或许让人永远看不腻。不过,近期李准基、文彩元主演的韩剧《恶之花》却让观众看到了亲密关系的另一种可能。

在《恶之花》中,被传说是连环杀人案凶手的陶贤秀利用假身份,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他为妻子女儿做饭做菜,无微不至,表面上看起来是人人羡慕的好丈夫。车智媛是一位重案组刑警,在追踪悬案的过程当中,逐渐接近丈夫的真实身份。这种猫鼠游戏一般势均力敌、相爱相杀的夫妻关系,在常以灰姑娘和白马王子为卖点的韩剧中颇为罕见。韩剧往往被视为女性的白日梦,而从《恶之花》中我们可以看到,女性对亲密关系的想象也正在发生变化,不仅仅只是期待被王子拯救而已。

另一方面,剧中陶贤秀疑似冷血精神病患者(Psychopath,俗称精神变态者)的设定,也反映出了近年来韩剧越来越多以精神疾病患者为主角的趋势。今年,《虽然是精神病但没关系》《恶之花》等韩剧都采用了精神疾病患者的设定,一方面使得剧情在脱离前一阶段韩剧超能力设定窠臼的同时,能够给观众带来新奇感,另一方面也把在韩国长期遭遇污名的精神疾病摆上了台面,以帮助更多患者摆脱社会偏见。

《恶之花》剧照 图片来源:豆瓣

灰姑娘之梦正发生变化

不知不觉中,在符合女性观众心理需求和内心渴望的韩剧里,女性角色的位置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根据《九十年代以来韩剧中女性形象构建研究》一文作者杨莉莎的观察,随着时代变化,韩剧中的女主角也发生了从传统女性形象向新女性形象的转变——这里的“新女性形象”是针对家庭主妇、无业女性而言的。文章指出,一方面,女性角色越来越拥有自己的经济来源;另一方面,在韩剧女性角色的职业分类中,处于社会底层或者无地位者高达85%(至2015年的不完全统计),其中很多女性做的是小职员工作或是需四处打工兼职的工作。这种设定或多或少是因为女主角多为默默无闻的、善良温柔的“灰姑娘”,等待着或需要着男主角无微不至的呵护。

当然,韩剧也塑造了一些中上层的白领女性的形象,但很多时候其职业相对符合社会对女性职业的刻板印象,例如秘书、主播、时装设计师、作家等;而且依旧无法与男主角的高富帅形象匹敌——即使如《来自星星的你》女主角千颂伊已是韩流明星,男主角却更胜一筹,是至臻完美、无所不能的外星人都教授。也就是说,虽然女性的地位有了很大的提高,可是她们在男性面前依然弱小,女性最终要解决问题还是得通过男性的帮助。

不过在《恶之花》的故事中,我们似乎看到风向正在转变——女主角车智媛的工作是刑警,与很多刑侦剧中女性角色充当助手的警花不同,她是重案组的Madam,不仅带领、指挥男性下属,而且和男性同僚在办案时身份平等,对案件的侦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家中,试图揭开丈夫真相的刑警妻子与试图隐藏杀人嫌疑的丈夫之间的戏份分配和紧张关系,比起过去白马王子/灰姑娘型韩剧,更接近《史密斯夫妇》等两性双方势均力敌的爱情故事。

不仅仅是韩剧女主角在悄然发生变化,对男性气质的追求也逐渐与以往不同。韩剧被认为是造梦机器,在任何时候男主角都必须完美,而《恶之花》中的完美男主似乎已经在打破常规。如果我们把韩国偶像剧分为三个阶段:在第一阶段,如《夏娃的诱惑》(2000)中的尹享哲和《巴黎恋人》(2004)里的启柱,男主角常常是高富帅型的白马王子,对单纯善良而饱受欺凌的灰姑娘一见倾心;第二阶段是霸道总裁型男主角,如《花样男子》(2009)里的具俊表、《原来是美男》(2009)中的黄泰京等,不仅是高富帅,且兼具霸道性格,他们极度自恋、小心眼又幼稚,对女主角充满厌恶和嫌弃,堪称“欢喜冤家”,男主恋爱前后的转变会让他在观众心中大放异彩;到了第三阶段,异能型男主出现,不论是《来自星星的你》(2013)里的都敏俊还是《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2016)当中的金侁,男主角都是有着特别身份、超越世俗完美标准的男人。

《恶之花》剧照 图片来源:豆瓣

《恶之花》的男主角设定看起来并未免俗,表面上是高富帅、从事业到家庭都堪称完美的白熙成,实际上却是套用白熙成身份的农村孩子陶贤秀,有杀人嫌疑,绝非白马王子。在这部韩剧中,除了男女双方的身份之外,二者的相处模式也打破了爱情剧的常规套路。首先发起追求、不断示爱的是女主角,成婚之后,女主角没有被家庭束缚,而是在警局打拼事业,办案方面屡获佳绩;男主角不仅有自己的工作,还分担起照料孩子、料理家务、洗衣做饭等家务和育儿劳动,被豆瓣网友描述为“前一秒害人,后一秒带娃”。剧中都贤秀的家务劳动绝非流于形式,有这样一个细节可以证明:女主角想要帮女儿吹头发,女儿却说想要爸爸吹,爸爸吹得一点都不烫。

《恶之花》剧照 图片来源:豆瓣

由男性承担部分家务劳动和育儿责任,和现实中的实际情况并不符合。据人民网2015年数据,韩国女性基本全揽家务活,做家务时间是男性的4.7倍。如果按照韩剧就是女性的白日梦这种说法来看,今天很多女性的白日梦已经在悄然变化。比起把自己当成灰姑娘等待一个白马王子拯救,她们或许更希望自己能够在职业上有所进展,并且在家务和育儿方面得到更多来自男性的支持。

为精神疾病去污名化

《恶之花》的另一看点是男主疑似冷血精神病患者,这一设定给剧作带来了诸多悬念。除了《恶之花》,近年来的韩剧中存在很多精神病设定。在2020年,还有金秀贤、徐睿知主演的爱情剧《虽然是精神病但没关系》,讲述的是照顾自闭症哥哥的精神病院护工和因有反社会人格而不懂爱情的童话作家之间的故事。

这一方面可以被看作是异能型男主的变体——如果主角不能像都敏俊教授一样拥有眼观四面、耳听八方的超能力,精神疾病也可以提供奇观,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比如观众可以在《恶之花》中看到这样奇异的景象:陶贤秀不知道如何表达正确的情感,因此需要观看视频学习如何展露幸福笑容或是如何表达悲伤。这种做法代表着连谈恋爱都在演戏,还是想要展露爱意的刻苦学习?观众一开始或许对此感到毛骨悚然,认为这都不过是男主角为隐瞒杀人嫌犯身份在弄虚作假,但直到最后却发现,笑容是假的,眼泪是假的,但是对家人的关怀却是真的。由此,《恶之花》充分利用精神疾病设定一方面为观众提供了观赏乐趣,另一方面也为剧情的发展提供了不同的解读和反转的可能。

精神疾病虽然在荧幕上看起来有趣,发生在现实中却十分沉重。2014年人民网的报道指出,韩国自杀率居高不下,在首尔市10-30岁年龄层的市民中,最主要的死亡原因是自杀。但对精神疾病的公众讨论很难形成,韩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显示,2012年韩国约有13%的成年人报告感到抑郁症连续两周。过去十年里,涉及抑郁症或其他与心理健康有关疾病的病例数激增77%,其中一半以上承认有自杀念头。不仅如此,《纽约时报》 2011年一篇题为《压力大且抑郁,韩国人还是不愿意接受心理治疗》的文章指出,在韩国人中,讨论心理健康一直是一项禁忌。这篇文章中,朝鲜大学教授、心理学家Kim Hyong-soo称,“如果感到抑郁,韩国人就默默忍受,等它过去,因为那些去看精神科的人会感受到一辈子的羞辱。”那些寻求心理咨询的人经常去私人诊所,甚至以现金支付,这样他们在找工作的时候社保上就不会显示这些记录。

《恶之花》剧照 图片来源:豆瓣

精神疾病长期遭受污名。在《恶之花》中,陶贤秀一家一直因为精神疾病长期遭到不公待遇,即使没有直接证据,也被全村人说成杀人犯,自然,观众也都一直认为他是没有感情的变态杀人狂。随着剧情的展开和连环杀人案的沉冤昭雪,观众可以发现,他并不符合人们对精神病患者的刻板印象,虽然他有反社会人格,但也在努力继续生活,并且给予周围的人以关爱。而且,许多骇人听闻的罪行也可能由完全“正常”的人类犯下。这样的剧情发展可以看作是为精神疾病去污名化的一种尝试。

在把精神疾病放到荧幕上讨论的过程中,一个值得警惕的倾向是精神疾病从污名化到浪漫化。自《神探夏洛克》中的夏洛克·福尔摩斯表现为阿斯伯格综合征以来,人们总是把这种疾病和高超艺术创造、数学天赋等结合起来。在这些表象背后,却常常忘记了患者感受到的孤立孤独及其家庭承受的痛苦。

《没关系是爱情啊》剧照 图片来源:豆瓣

既要摆脱对精神疾病的污名化,又要防止其掉入浪漫化的窠臼,这对精神病题材的处理提出了难题。不过就目前而言,这一题材的韩剧口碑仍在。尤其是2014年的《没关系是爱情啊》全剧以精神科医生池海秀为主角,在讲述爱情故事的同时,也给观众普及了很多精神疾病,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其中,男主角畅销书作家张宰烈表面风光、开朗积极,但实际上患有精神分裂症, 此外,患有焦虑症的池海秀、患有抽动秽语综合症的患者朴秀光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这部剧还获得了韩国精神分裂症协会的感谢状,社会精神分裂症研究所所长李俊诗表示:“我总是为大众对精神分裂症患者以及其家人的偏见感到不安,因为这种偏见,让他们不能勇敢接受治疗。我们必须赞赏《没关系是爱情啊》这部电视剧给了精神分裂症患者新的希望,以及帮助改变一些社会上的偏见。”

参考资料:

Stressed and Depressed, Koreans Avoid Therapy

https://www.nytimes.com/2011/07/07/world/asia/07iht-psych07.html?pagewanted=all

A TV drama shatters taboos around mental health in South Korea

https://www.pri.org/stories/2014-10-17/tv-drama-shatters-taboos-around-mental-health-south-korea

韩国自杀率居高不下 首尔年轻人主要死因为自杀

http://world.people.com.cn/n/2014/1126/c157278-26099089.html

《没关系,是爱情啊》剧组获得精神分裂症协会感谢状

https://www.koreastardaily.com/sc/news/49311

【调查】韩国女性基本全揽家务活 做家务时间是男性的4.7倍

http://korea.people.com.cn/n/2015/0702/c205807-8914641.html

《九十年代以来韩剧中女性形象建构研究》杨莉莎

《二十年来韩剧男主角形象变迁》曾于里

《韩国偶像剧男性气质变迁研究》李津竹

《韩国偶像剧男性气质研究》徐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