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新王”已就位,现代汽车未来怎么走?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王”已就位,现代汽车未来怎么走?

豪门家族传承,向来充斥着腥风血雨。无论是三星集团还是现代汽车集团,到了权力交接时,都不可避免地会陷入争权夺利的漩涡中。

文|零零柒车邦德

从10天前郑义宣全面执掌现代汽车集团,到近日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去世,韩国最大的两个财阀成了整个世界关注的焦点。

豪门家族传承,向来充斥着腥风血雨。无论是三星集团还是现代汽车集团,到了权力交接时,都不可避免地会陷入争权夺利的漩涡中。

相对而言,郑义宣的上位之路还算平坦。10月中旬,郑义宣正式从其父郑梦九手中接棒,这也标志着现代汽车家族进入第三代继承人阶段。

零零柒车邦德了解到,出生于1970年的郑义宣,是郑梦九的独子,早年曾就读于韩国高丽大学和美国旧金山州立大学。1999年,郑义宣加入现代汽车,先后在现代汽车、现代摩比斯、起亚汽车担任要职,并于2018年9月晋升为现代汽车首席副会长,协助郑梦九工作。

事实上,郑梦九近年来已经逐渐退出公众视野,而郑义宣开始频繁出席重要场合。这也被外界解读为现代汽车在为权力过渡做准备。而这场权力更迭的背后,郑义宣的一举一动也备受瞩目。

转型进行时

2001年,现代集团创始人郑周永去世后,这个昔日韩国最大财团上演了一场“分家戏码”,在韩国政府的压力和现代汽车掌门人郑梦九的策划下,现代汽车集团和现代重工业集团从现代集团分离,被称为“王子之乱”的内部争斗落下帷幕。

作为现代汽车黄金时代的缔造者,郑梦九在执掌公司的20多年时间里,对于产品质量始终有着一份执念,他从制度和意识上改变了现代汽车对于汽车质量的态度,也正因为如此,现代汽车摘掉了“廉价车”的帽子。同时,凭借全球化战略和出色的营销策略,现代汽车一度跃升为全球第五大汽车制造商。

不同于郑梦九行事作风的偏于保守,郑义宣则是实实在在的改革派。在就职演说中,郑义宣表示,现代汽车将以“customers(客户)”、“humanity(人类)”、“future(未来)”和“social contribution(社会贡献)”为重点方向,加速实现从汽车制造商向未来移动出行解决方案供应商的转型。

去年9月,现代汽车宣布与安波福成立自动驾驶合资公司,今年8月新公司定名“Motional”,计划在2022年提供自动驾驶出租车及车队运营服务。

今年年初的CES展期间,现代汽车与Uber联合发布了S-A1空中出租车,把业务版图从地面拓展到空中。

实际上,最近几年,在郑义宣的主导下,现代汽车一直在引入各个领域的合作伙伴,包括东南亚打车租车服务供应商Grab、英国电动车新势力Arrival以及美国电动车初创公司Canoo。

与此同时,郑义宣还特别重视设计业务,并从大众集团、宝马集团等公司挖了许多顶尖设计师,负责公司新车型的设计开发。此外,高端品牌捷尼赛思(Genesis)的独立也是郑义宣一手促成的。

郑义宣以前瞻的眼光和卓越领导力把控主要业务,在业界获得广泛赞誉。郑义宣的努力,也收到了不错的回报。比如,在最重要的美国市场,现代汽车业绩表现抢眼,在2019年还实现了7年来首次净利润增长。

可以发现,郑义宣的经营思路中,并未刻意强调对销量规模和市场份额的追求,而是注重在新技术领域的发展,强调创新性。

比如,现代汽车在电气化上选择了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是紧盯HEV、EV、PHEV 等新能源市场,另一方面是坚定执行FCEV路线。根据现代汽车披露的计划,在2025年之前将推出44款电气化车型。

按照郑义宣提出的“2025年战略”目标,到2025年,现代汽车将成为世界前三的电动车制造企业。为了实现上述目标,现代汽车计划在2025年前投资100万亿韩元,并争取在汽车领域实现8%的营业利润率。

在中国市场能走多远?

当然,在致力于带领现代汽车顺利转型的同时,如何提振在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中国的表现,以及妥善处理集团内部人事调整事宜,也是郑义宣所面对的重要课题。

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现代汽车也遭遇到巨大挑战。7月份公布的第二季度业绩报告显示,现代汽车营收和净利润都出现下滑,预计要到2023年才能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好在,现代汽车在中国市场的本土化布局正在不断提速,按照郑义宣的设想,其希望让中国消费者“重新认识现代汽车”。因此,在产品方面,现代汽车发布的第十代索纳塔,被誉为现代汽车读懂中国市场的最新力作,凭借过硬的综合实力,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起亚汽车推出的全新一代K5凯酷,也进行了由内而外的革新,同样获得了不少年轻消费者的青睐。

10月25日,北京现代第七代伊兰特上市,新车共推出6款车型,官方指导价区间为9.98万元-14.18万元。目前消费者购车还可享“锋芒立享计划”,包含终身免费保养等多项附加优惠。

可以说,此次焕新而来的第七代伊兰特被北京现代给予了厚望,它在先进的造车平台和智慧的内核的加持下,竞争力全面提升,并有望重新改写A级轿车市场格局。

作为现代汽车最成功的全球战略车型之一,伊兰特迄今为止在全球范围内的累计销量已达到了1400万辆。在中国,自2003年登陆国内市场以来,伊兰特车系累计销量近470万辆,在北京现代整体销量中的占比达到40%以上。

今年,现代汽车宣布重启在中国市场的进口车业务,首款以全进口身份登陆国内市场的车型为现代汽车全球旗舰SUV帕里斯帝(PALISADE)。这款新车已在北京车展期间完成亮相,当时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围观。凭借3.5升V6自然吸气发动机+8AT变速箱的动力组合、29.88万元的起步价以及全新的线上销售模式等优势,帕里斯帝也将引领中大型SUV出行新体验。帕里斯帝的入市,进一步丰富了现代汽车的产品序列,同时也有助于北京现代品牌形象的提升。

据零零柒车邦德了解,在北京车展上登台亮相的第五代途胜L,预计会在明年4月上市。这款新车上市之后,也有望成为北京现代SUV家族的实力担当。

在技术层面,现代汽车也在加强技术研发,逐步推进各项新技术的落地。2019年,现代汽车对外宣布完成i-GMP第三代技术平台的研发。这一平台融合了现代汽车最新的模块化技术,能兼顾多种车型的开发,在设计、安全性、舒适性和驾驶性能等多个领域进行了创新性的改变。随着第十代索纳塔和第七代伊兰特先后在国内上市,现代汽车第三代i-GMP平台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未来这一平台也将在现代汽车产品序列中得到进一步推广应用。

关于全球首创的CVVD连续可变气门正时技术,现代汽车早在2017年就已经向外界公开,最终在2019年正式发布,率先应用这一技术的产品是第十代索纳塔。现代方面表示,CVVD相较于现行的DVVT更为先进,主要效益在于能够兼顾发动机动力性能和节油效果。以第十代索纳塔为例,在CVVD技术的帮助下,可以根据实际驾驶工况来调整气门开启和关闭的持续时间,进而实现发动机性能提升4%、燃油经济性提升5%、尾气排放量减少12%。

对于北京现代而言,除了引入现代汽车第三代i-GMP平台和CVVD技术以外,其还在积极部署智+战略“HSMART+”, 它包含智+环保(HSMART+Clean)、智+互联(HSMART+ Connected)、智+自由(HSMART+Freedom)三大板块,通过在新能源、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等前沿技术方向的积极努力,让中国用户能更快体验到个性化、便利化、先进化的用车生活。HSMART+战略彰显着北京现代在新四化趋势之下,向“智能移动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变的决心。

2020年是北京现代HSMART+战略的激活年,已经上市的第十代索纳塔和第七代伊兰特都搭载了北京现代目前最先进的第三代智能网联平台。它提供高度便捷的智能语音识别、车家互控、BLE蓝牙钥匙、BlueLink、位置共享等便捷功能。

当然,北京现代并不满足于现有的产品和技术。在未来出行方面,北京现代也计划围绕智能穿戴设备、5G技术、智能通讯等领域进行突破,希望借助此举不断提升品牌科技实力形象,以及强化在市场上的竞争力。

此外,现代汽车在中国市场也开始重视本土化人才使用。目前北京现代、东风悦达起亚和现代汽车(中国)已经形成了“李峰+向东平+李宏鹏”的组合,凭借三位高管的本土化经营策略及丰富的销售经验,现代汽车希望在中国打一场翻身仗。

当然,子承父业的郑义宣面临的挑战还有很多,但在行业大变革的今天,留给他的机遇同样不少。正如郑义宣所言,“新的征程中,我们可能会遇到阻碍。但凭借着乐观精神和团结合作,现代汽车必定会让不可能成为可能。”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现代汽车

3.7k
  • 现代起亚上半年在美销量同比减少12.7%
  • 现代汽车集团在美国设立新法人用于投资新技术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新王”已就位,现代汽车未来怎么走?

豪门家族传承,向来充斥着腥风血雨。无论是三星集团还是现代汽车集团,到了权力交接时,都不可避免地会陷入争权夺利的漩涡中。

文|零零柒车邦德

从10天前郑义宣全面执掌现代汽车集团,到近日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去世,韩国最大的两个财阀成了整个世界关注的焦点。

豪门家族传承,向来充斥着腥风血雨。无论是三星集团还是现代汽车集团,到了权力交接时,都不可避免地会陷入争权夺利的漩涡中。

相对而言,郑义宣的上位之路还算平坦。10月中旬,郑义宣正式从其父郑梦九手中接棒,这也标志着现代汽车家族进入第三代继承人阶段。

零零柒车邦德了解到,出生于1970年的郑义宣,是郑梦九的独子,早年曾就读于韩国高丽大学和美国旧金山州立大学。1999年,郑义宣加入现代汽车,先后在现代汽车、现代摩比斯、起亚汽车担任要职,并于2018年9月晋升为现代汽车首席副会长,协助郑梦九工作。

事实上,郑梦九近年来已经逐渐退出公众视野,而郑义宣开始频繁出席重要场合。这也被外界解读为现代汽车在为权力过渡做准备。而这场权力更迭的背后,郑义宣的一举一动也备受瞩目。

转型进行时

2001年,现代集团创始人郑周永去世后,这个昔日韩国最大财团上演了一场“分家戏码”,在韩国政府的压力和现代汽车掌门人郑梦九的策划下,现代汽车集团和现代重工业集团从现代集团分离,被称为“王子之乱”的内部争斗落下帷幕。

作为现代汽车黄金时代的缔造者,郑梦九在执掌公司的20多年时间里,对于产品质量始终有着一份执念,他从制度和意识上改变了现代汽车对于汽车质量的态度,也正因为如此,现代汽车摘掉了“廉价车”的帽子。同时,凭借全球化战略和出色的营销策略,现代汽车一度跃升为全球第五大汽车制造商。

不同于郑梦九行事作风的偏于保守,郑义宣则是实实在在的改革派。在就职演说中,郑义宣表示,现代汽车将以“customers(客户)”、“humanity(人类)”、“future(未来)”和“social contribution(社会贡献)”为重点方向,加速实现从汽车制造商向未来移动出行解决方案供应商的转型。

去年9月,现代汽车宣布与安波福成立自动驾驶合资公司,今年8月新公司定名“Motional”,计划在2022年提供自动驾驶出租车及车队运营服务。

今年年初的CES展期间,现代汽车与Uber联合发布了S-A1空中出租车,把业务版图从地面拓展到空中。

实际上,最近几年,在郑义宣的主导下,现代汽车一直在引入各个领域的合作伙伴,包括东南亚打车租车服务供应商Grab、英国电动车新势力Arrival以及美国电动车初创公司Canoo。

与此同时,郑义宣还特别重视设计业务,并从大众集团、宝马集团等公司挖了许多顶尖设计师,负责公司新车型的设计开发。此外,高端品牌捷尼赛思(Genesis)的独立也是郑义宣一手促成的。

郑义宣以前瞻的眼光和卓越领导力把控主要业务,在业界获得广泛赞誉。郑义宣的努力,也收到了不错的回报。比如,在最重要的美国市场,现代汽车业绩表现抢眼,在2019年还实现了7年来首次净利润增长。

可以发现,郑义宣的经营思路中,并未刻意强调对销量规模和市场份额的追求,而是注重在新技术领域的发展,强调创新性。

比如,现代汽车在电气化上选择了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是紧盯HEV、EV、PHEV 等新能源市场,另一方面是坚定执行FCEV路线。根据现代汽车披露的计划,在2025年之前将推出44款电气化车型。

按照郑义宣提出的“2025年战略”目标,到2025年,现代汽车将成为世界前三的电动车制造企业。为了实现上述目标,现代汽车计划在2025年前投资100万亿韩元,并争取在汽车领域实现8%的营业利润率。

在中国市场能走多远?

当然,在致力于带领现代汽车顺利转型的同时,如何提振在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中国的表现,以及妥善处理集团内部人事调整事宜,也是郑义宣所面对的重要课题。

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现代汽车也遭遇到巨大挑战。7月份公布的第二季度业绩报告显示,现代汽车营收和净利润都出现下滑,预计要到2023年才能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好在,现代汽车在中国市场的本土化布局正在不断提速,按照郑义宣的设想,其希望让中国消费者“重新认识现代汽车”。因此,在产品方面,现代汽车发布的第十代索纳塔,被誉为现代汽车读懂中国市场的最新力作,凭借过硬的综合实力,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起亚汽车推出的全新一代K5凯酷,也进行了由内而外的革新,同样获得了不少年轻消费者的青睐。

10月25日,北京现代第七代伊兰特上市,新车共推出6款车型,官方指导价区间为9.98万元-14.18万元。目前消费者购车还可享“锋芒立享计划”,包含终身免费保养等多项附加优惠。

可以说,此次焕新而来的第七代伊兰特被北京现代给予了厚望,它在先进的造车平台和智慧的内核的加持下,竞争力全面提升,并有望重新改写A级轿车市场格局。

作为现代汽车最成功的全球战略车型之一,伊兰特迄今为止在全球范围内的累计销量已达到了1400万辆。在中国,自2003年登陆国内市场以来,伊兰特车系累计销量近470万辆,在北京现代整体销量中的占比达到40%以上。

今年,现代汽车宣布重启在中国市场的进口车业务,首款以全进口身份登陆国内市场的车型为现代汽车全球旗舰SUV帕里斯帝(PALISADE)。这款新车已在北京车展期间完成亮相,当时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围观。凭借3.5升V6自然吸气发动机+8AT变速箱的动力组合、29.88万元的起步价以及全新的线上销售模式等优势,帕里斯帝也将引领中大型SUV出行新体验。帕里斯帝的入市,进一步丰富了现代汽车的产品序列,同时也有助于北京现代品牌形象的提升。

据零零柒车邦德了解,在北京车展上登台亮相的第五代途胜L,预计会在明年4月上市。这款新车上市之后,也有望成为北京现代SUV家族的实力担当。

在技术层面,现代汽车也在加强技术研发,逐步推进各项新技术的落地。2019年,现代汽车对外宣布完成i-GMP第三代技术平台的研发。这一平台融合了现代汽车最新的模块化技术,能兼顾多种车型的开发,在设计、安全性、舒适性和驾驶性能等多个领域进行了创新性的改变。随着第十代索纳塔和第七代伊兰特先后在国内上市,现代汽车第三代i-GMP平台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未来这一平台也将在现代汽车产品序列中得到进一步推广应用。

关于全球首创的CVVD连续可变气门正时技术,现代汽车早在2017年就已经向外界公开,最终在2019年正式发布,率先应用这一技术的产品是第十代索纳塔。现代方面表示,CVVD相较于现行的DVVT更为先进,主要效益在于能够兼顾发动机动力性能和节油效果。以第十代索纳塔为例,在CVVD技术的帮助下,可以根据实际驾驶工况来调整气门开启和关闭的持续时间,进而实现发动机性能提升4%、燃油经济性提升5%、尾气排放量减少12%。

对于北京现代而言,除了引入现代汽车第三代i-GMP平台和CVVD技术以外,其还在积极部署智+战略“HSMART+”, 它包含智+环保(HSMART+Clean)、智+互联(HSMART+ Connected)、智+自由(HSMART+Freedom)三大板块,通过在新能源、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等前沿技术方向的积极努力,让中国用户能更快体验到个性化、便利化、先进化的用车生活。HSMART+战略彰显着北京现代在新四化趋势之下,向“智能移动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变的决心。

2020年是北京现代HSMART+战略的激活年,已经上市的第十代索纳塔和第七代伊兰特都搭载了北京现代目前最先进的第三代智能网联平台。它提供高度便捷的智能语音识别、车家互控、BLE蓝牙钥匙、BlueLink、位置共享等便捷功能。

当然,北京现代并不满足于现有的产品和技术。在未来出行方面,北京现代也计划围绕智能穿戴设备、5G技术、智能通讯等领域进行突破,希望借助此举不断提升品牌科技实力形象,以及强化在市场上的竞争力。

此外,现代汽车在中国市场也开始重视本土化人才使用。目前北京现代、东风悦达起亚和现代汽车(中国)已经形成了“李峰+向东平+李宏鹏”的组合,凭借三位高管的本土化经营策略及丰富的销售经验,现代汽车希望在中国打一场翻身仗。

当然,子承父业的郑义宣面临的挑战还有很多,但在行业大变革的今天,留给他的机遇同样不少。正如郑义宣所言,“新的征程中,我们可能会遇到阻碍。但凭借着乐观精神和团结合作,现代汽车必定会让不可能成为可能。”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